刚刚更新: 〔汉承天予杨辰秦惜〕〔神医毒妃不好惹〕〔磨了10年剑的我终〕〔一拳和尚唐三藏〕〔璃王妃 云若月〕〔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我强我嚣张〕〔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圣医商道〕〔武侠世界里的强盗〕〔种田系修仙〕〔凤落蛮荒〕〔退役战神杨辰秦惜〕〔逍遥神医〕〔我真不是角色球员〕〔小阁老〕〔从木叶开始逃亡〕〔我不想受欢迎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0章 西岭雪
    温暖的水流和花瓣一起涌来,唐宁被水呛得连连咳嗽,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

    可水里的人没有松手。

    她睁开眼睛,粉色的花瓣一晃而过。

    坚硬的池底就在脚下。

    唐宁冷静下来,踩上去,站在水里,抬手抹去面上水珠。**的头发,**的衣裳,她已经浑身湿透。

    对面的少年,一言不发,将她困在岸边。

    水好像渐渐变冷了。

    湿透的少女,光裸的少年。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明明离得很近,心里却生不出一点旖旎之情。唐宁的黑发,和他银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

    她终于看清楚,烙印在他胸前的那个字,是个篆书的“唐”。

    暗红色的痕迹,不知是烧上去的,还是刻上去的,看起来是那样醒目。

    她的姓氏,竟然有着如此狰狞的一面。

    鼻尖上挂着的水珠“滴答”一声落下去,荡漾出几圈小小的涟漪。符篆般的字在告诉她,那位名叫“唐律知”的先祖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谓的人,只会在自己的所有物身上留下名字。

    我的字。

    我的画。

    我的衣裳。

    我的,我的……全是我的。

    标上了名字,便是独一无二,只属于我的东西。

    唐宁看着那个字,垂下手,任由池水淹过她的袖子。原本干成了一团的血渍,在水中一点点散开,淡淡的红,甚至不如那片粉色的花瓣来得颜色浓郁。

    可对迦岚来说,那蜿蜒的血腥,有着难以想象的香气。

    他目光冷冷地望着唐宁。

    不过一道伤口罢了,被她看见,又能怎么样?

    只要拿回被唐律知偷走的东西,恢复力量,这点耻辱很快便会烟消云散。

    他为什么要躲?

    懊恼涌上心头。

    他松开手,靠到了一边。

    池中水流起伏,花瓣乱漂。

    唐宁轻轻舒口气,低了低头。乌黑浓密的长发,被水打湿以后,变得沉沉一把。“哗”一声,她把垂在水中的长发捞起来,用力拧了两下。

    有花瓣躲在里面,缠着发丝不肯放。

    唐宁皱着眉头去抓它,可抓了半天也没能取出来,只好又将头发松开。

    迦岚站在旁边,侧头看她:“六百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唐家只有这么几个人?”

    唐宁单手抓着头发,闻言眨了下眼睛:“人丁不兴,是什么奇怪的事吗?”

    六百年时间,用来开枝散叶,似乎的确能有许多人,可雷州唐氏……

    唐宁一边回忆,一边道:“族中记载,唐律知只有一儿一女。女儿要出嫁,生下的孩子自然不再姓唐;至于儿子,自幼体弱多病,长大成人娶妻后,也只留下一个孩子。”

    “不过那个孩子,后来倒是有了许多的儿子。”

    “但不知是唐家祖宅风水不佳,还是运气不好,他那成堆的儿子,都短命得很。活下来的,又好像没有多生儿子的命。娶妻纳妾,后宅塞了一群的人,也没有什么用处。”

    “自那以后,唐家的人丁便一直不太兴盛,到我祖父这辈,也才生了我父亲兄弟二人。”

    唐宁道:“剩下的事你都知道了,我父亲十年前便已失踪,我是家中独女,根本没有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伯父家中,如今亦只剩下个唐心……”

    “不对。”迦岚声音微沉,“你所说的只是唐律知一脉。”

    “但据我所知,唐律知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上头应当还有兄长和姐姐。”

    “那些人,也姓唐。”

    他离开岸边,面向唐宁。

    唐宁忽然有些语塞。

    唐律知的兄长和姐姐?

    他若是不提,她根本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唐律知一脉,是大梁朝时,从西岭迁居过来的。在那之前,唐律知和他的血亲,一直生活在西岭。但不知为什么,他迁居过来以后,便渐渐的不再和西岭唐氏来往。

    到现在,几百年过去,唐宁甚至不敢肯定西岭是否还有唐家后人。

    她把湿漉漉的长发松松挽起来,低声道:“你说的倒是没错,那些人的确也姓唐,但那几位是祖上便断了来往的人,我只知道他们当年应该留在了西岭。”

    迦岚听见“西岭”二字,脸色有些难看。

    那地方他去过,记忆里是座十分富饶的城,景色也很美。

    只是天气尤其得冷。

    冬日下雪,他蜷缩在烧了地龙的屋子里,也仍然冻得直打哆嗦。侍女们却好像一点也不怕冷,红着脸在院子里打雪仗。

    父亲走进来,拿厚厚的大氅裹住他。

    院子里有人在笑,笑着叫他的名字——“迦岚,好迦岚,快出来赏雪呀……”声音渐渐变轻,父亲将他抱了起来。

    还是小孩子模样的他,趴在父亲肩头上。

    雪越下越大,他转过头,看见亭子里的人,心里想,虽然西岭很冷,但他真想在这里住上一辈子。

    白色的雪,落在父亲的银发上。

    天地茫茫,热茶滚滚。

    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是个妖怪。

    石桌上摆着他最喜欢的点心,每一块都又香又酥脆。

    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十方一点也不重要。

    可大雪一直下,下得没完没了,什么热茶,点心,西岭……全冻结成冰冷的一团。

    指尖轻轻一点,世界便碎了。

    浴池里的水,好像也变得和寒冰一样冷。

    迦岚走出浴池,门口立即传来沙沙的脚步声。

    黑衣小童子们穿过门缝,鱼贯而入,每一个手里都拿着大堆的东西。

    唐宁看见了两个熟悉的面孔。

    瓜皮头,面无表情。

    是先前被阿吹带来给她量体做衣裳的孩子。

    这俩人看见她,径直朝浴池走来,也不说话,只是一个捧着新衣裳,一个试图来抓她的胳膊。

    唐宁连忙避开了道:“不用不用,我过会再出来,你们将衣裳放下便可以了。”

    两个小童子互相看看,点点头,把衣裳放在了浴池附近干燥的地方。

    唐宁站在水里,松口气,忽然看见了正在穿衣的迦岚。

    玄色衣裳,样式很像先前谢玄身上穿的,也不知是不是这群小童子偷拿了主人的衣裳来待客……

    正想着,迦岚转了过来。

    黑衣银发的少年,俊俏得令人邪念丛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