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娘子是女帝〕〔豪门龙崽三岁半〕〔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大流寇〕〔诸天最强大佬〕〔重生浪潮之巅〕〔我在大唐有后台〕〔大佬退休之后〕〔第一佳婿岳风柳如〕〔诅咒之龙〕〔我真没想当救世主〕〔致命偏宠〕〔狩猎好莱坞〕〔我的18岁老婆柳如〕〔鬼神竟是我自己〕〔天品龙少岳风柳如〕〔嫁给全城首富后我〕〔欠你一世深情顾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2章 醉生
    门外老实候着的黑衣小童子见她走出来,连忙齐齐仰头看她。那两个裁衣裳的瓜皮头,更是看得眼睛也不眨一下。

    湿漉漉的乌发,雪白的皮肤。

    从门里走出来的绯衣少女,像一幅绮丽无比的画。

    这身红衣,如此浮夸,穿在她身上却妥帖又美丽。

    两个小童子互相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满意。不愧是他们做的衣裳,真好看,真了不起。两张圆脸,一起露出笑容。

    坐在桌前的迦岚,听见响动,抬起了头。

    唐宁正好挤出人群,将湿着的绣鞋放到地上,光着脚,提着裙子,慢慢走过来。

    地上有些凉,她渐渐加快了脚步。

    床上的唐心,看清楚她的样子,愣了愣,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迦岚身上。肩膀上已经敷了药的伤口,似乎又开始作痛。

    他望着唐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该说什么呢?

    他不知道。

    黑衣小童子们,收拾了东西,同来时一样,又呼退出去。

    屋子里,转眼便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阿炎不知道去了哪里,半天也没有回来。

    唐心捂着肩膀,从床上坐起来。脑子里一团乱麻,让他一刻也躺不下去。

    他们在里头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说沐浴的是迦岚,却连二姐的衣裳也换了?乌七八糟的念头,不断冒出来。

    指缝间露出的衣裳,变成了暗红色。

    肩膀上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他低声呼痛,松开手,叫了一声“二姐”。

    唐宁已经走到床边,见状连忙放下手里的裙子,靠近了去看他的肩。衣裳解开,露出肩膀,愈合了又撕裂的伤口,看起来比一开始还要骇人得多。

    唐宁叹口气,眼前突然多了只手。

    迦岚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拿着只青瓷的小药瓶道:“竟然是人用的金创药。”他打开封口,将药粉倒在唐心肩膀上。

    黑衣小童子人虽走了,药却留了下来。

    他一股脑倒了半瓶上去。

    厚厚的一层金创药,散发出浓烈的药味。

    唐心咬着牙,一张脸冷得像冰。

    迦岚把药瓶顿在一旁的矮几上,笑了下:“怎么,不满意?”

    唐心低着头,没有看他。

    迦岚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你们的命,可都是我的。”他不笑了,连眼神都变得肃杀起来,但转眼,打了个哈欠,困意吞下世界,又让他变得没精打采。

    他神情散漫地收回手,去了屏风后。

    很快,唐心也开始犯困,连话也没了力气说。

    睡意这东西,不来则已,一旦来了,光凭毅力可坚持不住。

    阿炎还没有回来,屋子里的两个少年都睡下了。

    唐宁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应该困的。

    昨夜便没有睡上多久,白日里又走了许多的路,理应累极了才对。可她看着唐心的睡颜,一点倦意也没有。

    她给唐心掖了掖被子,起身走到桌边,搬了张椅子去窗下。

    雨过天青色的窗纱,白日看去,轻薄透亮,如今再看,便同夜色融为了一体。窗子外的天,黑得比先前要深浓些,但比唐宁从前见过的夜空还是要显得淡一点。

    多雨的雷州,总是天色阴沉。

    到了夜里,就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唐宁来了雷州十年,好像连星子也没有见过两颗。

    她半趴在窗台上,透过窗纱向外看。

    过去那个不能走路的她,总是这样坐在窗前,看雨、看花、看空荡荡的天。那个时候,外头的风,外头的阳光,哪怕是她讨厌的雨,都能让她高兴。

    不像现在,她坐在这里,望着天空,却仿佛身陷泥潭。

    她知道自己不对劲,但不知道究竟不对劲在哪里。

    谢玄觉得她说的那些话是狡辩,她笑笑也没想反驳,可事实上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正好是她的疑惑所在。

    现在的她,和那天夜里被唐大小姐割断脖子的人,真的还是一个人吗?

    唐宁素白的手指在窗纱上轻轻画着圈。

    沙沙沙——

    她想不明白的事,也许神明可以想通。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神明不是吗?即便今日之前,她从未想过,世上真有什么神明大人……

    突然,唐宁画圈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把手放下,将脸贴了上去。冷冷的窗棂,贴在脸上,仿佛带着水汽。她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外面。

    庭院里,发出簌簌响声,像是有蛇在花丛间穿行。

    滴答,滴答。

    唐宁闻到了酒的味道。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谢玄。

    穿着一身黑的年轻男人,站在花丛里,许久都没有动作。

    隔着一条长廊,半片花海,酒味越来越重。

    唐宁发现,他看见了自己。明明两个人都藏在黑暗腹中,谁也看不见对方的眼睛,可不知道为什么,唐宁觉得自己和他对上了视线。

    花海里的谢玄,也觉察到了异样。

    那种心神不宁,让他发怵的感觉,又出现了。

    生死册上的唐宁,的的确确是死了。

    他亲手翻开的生死册,亲眼看见的朱砂痕,不会有假。如果出了意外,她没有死成,那血痕也会自己消失,不可能一直保持原样不变。

    既然朱砂痕还在,那“唐宁”就是已故之人。

    ——屋子里此刻看着他的“唐宁”,恐怕根本不是人。

    只有人的生死,才归他管。

    谢玄垂着手,手里的酒壶歪斜着,淙淙流出酒液。

    黑暗里,他低下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凡人总说,醉生梦死,是快活的事,昏昏沉沉,糊里糊涂地活着,那些纷纷扰扰好像也就不存在了。可他酿了一堆的酒,喝水一样地喝它们,却从来没有醉过一次。

    明明阿吹上回,只是偷喝了一口,便醉得手舞足蹈。

    器灵们因此知道,埋在花下的“醉生”酒,是一喝便要发疯的酒,是他们绝对喝不得的酒。

    于是就连阿吹也不敢再喝,只是时不时便挖了酒送到他床头“孝敬”,想看看手舞足蹈的他是什么模样。

    可惜的是,阿吹至今也未能如愿。

    谢玄抬起手腕,把壶里的酒“哗哗”倒了个干净。

    他真想醉一次,疯一场,手舞足蹈给阿吹看一看。

    可神明……是不会醉的……

    永世清醒是他们的诅咒。

    就算他是不入流的神明,也逃脱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