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是灵馆馆长〕〔医者无眠〕〔盛夏微光暖暖情〕〔寻龙迷踪卷一华山〕〔嫡女为凰:摄政王〕〔团宠真千金每天都〕〔三国从忽悠贾诩开〕〔春雷1979〕〔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杨辰秦惜〕〔无敌继承人〕〔废柴娇妻太倾城〕〔废柴王妃是块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太傅帮帮忙〕〔都市盖世君主〕〔武侠管理局〕〔大佬真的不想当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4章 迎春
    可那通道黑布隆冬的,阿炎才不愿意独自回去。

    它委委屈屈,躲到小主子背后。

    一盘子糕点,全摔在了地上。

    酒气熏然间,银发的年轻男人一点点把脸上的点心沫子擦干净。那是阿炎,最后一次看见他。

    房门打开,绫生大人走出去,便成了永别。

    但那个时候,不管是绫生大人,还是它和小主子,都没有想过未来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不想只身孤影回十方的它,留在了小主子的身体里。

    沉睡的日子,对它来说,其实只是一眨眼。它以为自己醒过来时,一切都还会是从前的样子。可它睡了一觉,睁开眼睛,小主子便长大了。

    那个小小的迦岚大人,已经消失在岁月长河里。

    他为什么,不唤醒自己?

    阿炎不是太明白。

    在封印里的时候,他办不到,它理解,可被封印之前呢?从它入睡到小主子被唐律知封印,足足有八年空缺。

    阿炎忍不住想,那个时候,小主子大概是忘了它。

    就像它,张开眼,看见小主子,却叫出了绫生大人的名字一样。总是不在一起,感情疏离,难免会忘记。

    不要紧的,只要他们现在在一起就可以了。

    但绫生大人死了,是它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

    它追问小主子,绫生大人是怎么死的,小主子却不肯告诉它,只是说碰见了除妖师。那劳什子除妖师,杀死了绫生大人,还封印了小主子,实在是可恨。

    它永远讨厌姓唐的人。

    即便眼前穿着绯衣,坐在窗前的少女,看起来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阿炎看着她,越想越生气。

    它对面坐在椅子上的唐宁,却看起来很平静。

    六百多年前的先祖,和陌生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她知道他的名字,听说了他做过的事,但陌生的程度并没有减少一分。

    于她而言,除妖师唐律知不过是留下了一堆烂摊子的人。

    屋子里的光线愈发昏暗,唐宁转头向窗外看。

    寂静无声的渡灵司,像一座空旷的坟墓。她忽然道:“你先前,是去找阿吹了吧?”

    蓝色的小火球,闻言瑟缩了下。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叽咕一声,装作烛火,阿炎变得只剩丁点大。

    唐宁把脸转回来:“狐狸派你过去,是想打探无常的事?”

    阿炎一动不动。

    它是烛火,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话,什么阿吹无常的,它一点不知道。

    蓝色的火球,变成了小小的火苗。

    唐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已经干了大半。她把手指插入发间,抓了两下,口中道:“但阿吹显然不怕你,是以你今夜过去寻他,多半是去夸他的。”

    不禁吓的阿吹,也不禁夸。

    阿炎若是放低身段,好好地捧一捧他,想来是有用的。

    不过,那位神明大人的古怪之处,恐怕阿吹也并不知情。

    唐宁微微歪着头,拿眼角余光看阿炎。

    小火苗抖了两下。

    被她说中了。

    两个小家伙,原就互相看不顺眼。阿炎变得低声下气,阿吹当然很受用。可无常大人的事,他一个小小的器灵又能知道多少?

    不说他愿不愿意告诉他们,就是愿意,也说不出什么。

    阿吹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仰面看头顶上的帐子。

    帐子上绣着花,翠绿的叶子,明亮的花朵,是他顶喜欢的黄素馨。和渡灵司里也有的龙爪花不一样,这是人界才有的花。

    他第一次看见它,便觉得这花实在好看。

    迎春,迎春……名字也好听得不得了。

    他带了花种回来,悄摸摸种下,希望它能长出来。可渡灵司中没有四季之分,春夏秋冬全模糊成一团。

    什么迎春花,当然开不了。

    他心烦意乱地去找主人,想问一问,为什么龙爪花能开,迎春却不能。

    但无常大人听罢,哈哈大笑,说他也不知道。

    那个无能的神明,一如既往的不中用。

    他气哼哼地走了,没想到,等他从外头办完差事回来,门前便多了顶帐子。他进门挂到床上一看,帐子上黄花如金粉,全是迎春。

    他连忙踢掉鞋子躺到床上,心里想,老东西虽然百年如一日的没用,但到底还算个好主子。

    只是不知道,无常大人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帐子。

    他明明不喜欢人界,竟然能找到这样好看的东西。

    阿吹看着看着,渐渐有些犯困。

    迷蒙间,他忽然想起先前在谢玄那看见的博古架。那架子上,满满当当,全是人的玩意儿。

    他过去虽然也见过那些东西,但从来没有在意。

    直到现在,他才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讨厌人界的无常大人,为什么要在屋子里摆放一堆人的东西?

    是因为好看吗?

    阿吹迷迷糊糊想着,闭上了眼睛。

    迎春花消失在黑暗里。

    “醉生”的酒香,在渡灵司里漂浮。

    身为渡灵司的主人,谢玄此刻却并不在这里。

    他换下黑衣,走入人间,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