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6章 四十七年前
    钟妙低头去挂鱼饵,将钓竿垂进水里:“整整四十七年过去了,你看起来却还是跟我八岁时遇见的人一模一样。”

    “青春不老,真是件奇怪的事。”她望着水面,笑了一下,但笑容浮在脸上,像张面具。

    肥鱼在水底下咕噜噜地吐着泡。

    少女面孔倒映水中,被鱼尾割裂成狰狞的碎片。

    已经五十五岁的她,还生着十七岁的样貌。

    乌黑的头发,紧致的肌肤,白皙红润的脸色,所有的一切,都和过去没有分别。

    对她来说,昨日便是今日,今日便是明日。

    她的时间,是停滞的。

    就像他的一样。

    面上笑意渐渐淡去,钟妙抬起头,望向谢玄:“对了,我新刻了两枚闲章,要不要送你一枚?”

    谢玄的手,盖在眼睛上。

    阳光过于明媚,让他无法呼吸。

    听见钟妙的话,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的她。

    四十七年前的阿妙,还是个八岁的小孩子,生得瘦瘦小小,看上去仿佛只有四五岁。那种瘦小,一看便知道是饿出来的。

    蜡黄的脸,干枯的头发,全在大声呼救。

    她很饿,饿得快要死了。

    可屋子里,明明肉香扑鼻。

    谢玄走进去时,一眼便看见了那张歪歪斜斜的木桌。桌子上,摆满了酒菜。

    冬日里,天气冷,热腾腾的菜一上桌,便有滚滚的白烟涌上来。

    正中间的大盆里,是炖得烂烂的羊肉。仔细看,那羊肉又肥又嫩,被切成大大的几块,只加了盅清酱,并些葱头花椒便煮了。

    但闻上去,羊肉喷香,汤水似乎也十分美味。

    谢玄立在桌后,吸吸鼻子,从里头闻出了酒香,和桌子上摆着的那壶酒,气味很像,却又不一样。

    这羊肉,原来是用酒煮的。

    难怪闻上去这样的香,连他都忍不住想吃。

    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孩子,当然更加忍不住。

    她想吃肉,很想很想。

    可桌上的肉,不是给她吃的。母亲,父亲,哥哥,人人都可以吃,唯独她不可以。母亲说,因为她生得丑,人又笨,所以根本不配吃肉。

    哥哥也说,家里穷,没有钱。

    买了肉,当然要先紧着父母和他吃。

    不重要的她,别说肉,就是米也应该少吃些。

    所以她每日,只有一碗稀粥。

    糙米加了水,煮成一大锅,其实喝的时候,连汤带水,也挺管饱的。只是饱得快,饿得也快。

    她总是一边洗衣裳,一边饿得肚皮咕咕叫。

    有一回,她实在饿得没力气了,怎么搓衣裳,都搓不干净。

    母亲走过来,扬手就是一耳光:“供你吃供你喝,连件衣裳也洗不像样!”

    她一头栽进水盆里,头发、衣衫,立刻全湿了。

    母亲见状,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拖到边上,大声斥骂了半个时辰才走开。

    那个时候,她心里想,等她长大了,她一定不会叫她的孩子洗衣裳。

    天气这般冷,她的手都冻坏了。

    红通通的手指头,肿胀得像萝卜一样。

    她张嘴,轻轻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头。又痒又疼,难受极了。如果这十根手指头,真是萝卜便好了。十根萝卜吃下去,她一定就不会饿了。

    可桌上的肉,还是好香。

    干裂出血的嘴唇,用力抿了抿。

    小小的阿妙,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眼巴巴望着桌上的菜。

    生得又黑又胖的哥哥,大口吃着肉,汤汁落了满襟。

    母亲不断给他夹菜,笑呵呵地说,她的儿子不但生得俊,就连吃东西的样子也像大人物。

    阿妙想,若是让她吃,她一定看起来更像大人物。

    她不光能大口吃肉,连盆也能一块儿吃干净。

    胃里有火在烧。

    阿妙捂住肚子,用眼角余光看了看立在窗边的黑衣男人。

    那扇窗子,早就坏了。

    虽然关是关着,但风雪总从外头钻进来。

    他站在那,不冷吗?

    父亲和母亲也很奇怪,为什么来了客人,却只是自顾自地吃饭?

    不过,他们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

    阿妙虽然没有见过有钱的人,但她以为,贵公子应当便是这副模样。好看的脸,白净的手,一看就很值钱的衣裳。

    何况,他手里好像还捧着一本书。

    阿妙盯着那本黑色的书,仔细看了看。

    突然,有道目光落到她脸上。

    她连忙把头埋进臂弯。

    屋子里充斥着咀嚼声。

    桌上的三个人,吃得满嘴油光。

    窗边的谢玄,皱了下眉头。

    墙角的那个小丫头,好像看见了他?他垂眸往手里的生死册看,那上面写着她的名字——钟妙。

    血色朱砂痕,笔直地划过那两个字。

    她马上就要死了。

    不出半个时辰,这间屋子里的活人,便全会变成死人。

    谢玄神情冷漠地把生死册收进怀里。

    这样的活计,一向是器灵办的,但他成日呆在渡灵司里,越呆越是乏味,实在闲得发慌,便赶了阿吹去扫地,亲自出来。

    没想到,出来以后,却更无趣。

    谢玄倚着窗,打了个哈欠。

    桌前的小胖子,忽然咳嗽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