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7章 冷漠无情的客人
    他越咳越大声,口水溅了满桌子,没能咽下去的肉块“噗通”一声掉回汤里。

    好好的一盆酒煮羊肉,登时变得恶心起来。

    谢玄扫了一眼,面露嫌弃,身体下意识向后靠去。有凛冽的寒风,不断从窗棂缝隙间吹进来,雪粒子扑簌簌地落在他的玄衣上。

    雷州的冬天,大雪封城,风像刮骨的刀子一样。

    但谢玄并不觉得冷。

    他只是兴味索然地站在那扇破窗前,等待众人死去。

    人的寿命,不过一笔朱砂。

    生而为人,总是要死的。

    他屈起食指,轻轻叩击着墙壁——“夺、夺夺”。

    咳嗽声渐渐平息下去。

    妇人用力揉着儿子的背:“这孩子!急什么,慢慢吃,这一大盆肉都是你的!”她一边说,一边伸出空闲的手,将羊肉悉数盛到他碗里。

    小胖子见状,咧开嘴笑出声。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却不高兴了:“吃吃吃,就知道吃,让老子吃什么?”

    小胖子瞅瞅他爹,撇撇嘴,把肉碗挪到了嘴边。

    男人一筷子拍在桌子上,将本就有些歪斜的木头桌子拍得摇摇欲坠:“要不是老子,你们上哪吃肉!”他一下站起身,将凳子往后一踢,骂起来,“全是吃白食的东西!”

    好不容易得来的一锅羊肉,他还没有吃上几口,就成了口水汤。

    越想越恼火,男人转身就朝角落里的小女儿走去。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滚出去把衣裳洗了!”

    钟妙见他走过来,忙缩成一团:“我、我洗了……”

    比如母亲,她更怕父亲。

    父亲脾气更坏,力气更大。

    她一点也不想挨父亲打:“爹爹,我真的全洗干净了……”

    小姑娘低着头,声音轻轻的。

    可男人上前便是一脚。

    他根本不在乎衣裳洗了没有,他只是生气,不痛快,想要寻个由头发泄一下。哥哥犯了错,做妹妹的代他受点罚,也是应该的。

    儿子是家中宝贝,他舍不得动手,但女儿就不一样了。

    只要不打坏了脸,养大了总能卖出去。

    他骂骂咧咧,又是一脚。

    瘦小的阿妙,呜咽着倒在地上。

    桌上的小胖子,哈哈大笑。

    这样的家,却是她唯一的家。年幼的阿妙,趴在地上,明明疼得要命,却流不出眼泪。她哀哀地叫:“救救我……救救我……”

    正在吃菜的母亲,听见她的声音,把眉头拧起来:“死丫头,吵什么!”

    她一向是老实挨打的,从来不呼救,怎么今日却叫个没完?

    “再吵小心我拿剪子绞了你的舌头!”

    木桌前的母亲瞪着眼睛,厉声训斥她。

    救她?谁救她?这屋子里又没有外人。

    妇人的眼神,忽然有些变了。她发现,阿妙那几句“救救我”,根本不是说给他们听的。小丫头的眼睛,一直在看窗户。

    她抓着筷子,慢慢将脸侧过去。

    窗前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风雪打在窗子上,哗哗乱响。

    阿妙小猫似的呢喃着。

    妇人猛地收回视线,把手里的筷子重重掷出去:“鬼叫什么臭丫头,还不快点给我闭嘴!”

    可不知是因为慌张,还是心烦,她丢出去的筷子失去了准头。

    “哐当”一下,筷子摔在了丈夫的脚边。

    男人涨红了脸,大声地叱骂。

    屋子里吵闹起来。

    谢玄抬手,捂住了耳朵。

    吵来吵去,最后不都还是要死的么?他在心里盘算,时间过去了多久。为什么这群人还不死——真慢啊,谢玄想。

    “救、救救我……”

    地上的小姑娘,还在盯着他。

    她的声音已经微弱得像是下一刻便会消失,但她的目光,湿漉漉的,一直跟着他不放。

    果然,这丫头能看见他。

    寒风扎在背上,谢玄离开了窗户。

    按说,如果他不主动现身,凡人是看不见他的,但偶尔的确会有人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不过,像这孩子一样,看见他,还向他求救的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双手抱胸,谢玄靠着墙,和她对上了视线。

    “救……救……我……”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从齿缝间把话挤出来。

    疼痛让她脸色惨白。

    谢玄想起生死册上,她名字后写着的死因。

    眼前瘦弱的小姑娘,即将死在她父亲的手里。不间断的殴打,对一个本就虚弱饥饿的孩子来说,是一种缓慢而痛苦的酷刑。

    谢玄冷眼旁观着。

    愚蠢的人,为什么要向神明求救?

    神都是无情的家伙。

    人对他们来说,和草芥没有半点分别。

    就像人,会听蝼蚁说话,关心它想要什么吗?

    不会的。

    人绝不会回应蝼蚁的祈求。

    谢玄听见她的声音越来越轻。

    天命只许她活到八岁,她该认命了。去了归墟,忘掉一切,兴许日子会更快活。

    可是她倒在地上,颤抖着,一遍遍哀求他,就是不肯认命。

    她分明应该知道了,眼前的人并不是什么客人,为什么还要向他求救?那种眼神,简直像溺水的人终于遇上了浮木。

    两相比较,谢玄的眼神,冷硬如刀,没有一丝要融化的迹象。

    他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不会救你的。”

    那个时候,他没有意识到,从他张开嘴,发出声音的那一刻起,他便失败了。

    冷酷无情的神明,回应了草芥的愿望。

    冬日风雪,吹散了他的命运。

    谢玄放下手,去看阳光下的年轻姑娘。

    清晨的日光,照得她脸上细小的茸毛闪闪发亮。这样青春无匹的健康样貌,是那个时候的钟妙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样子吧。

    他看得有些出神。

    手持钓竿的姑娘蹙起了眉头:“怎么不吭声?不喜欢,不想要?”

    “我一个字也没有说,怎么就成不喜欢不想要了。”谢玄回过神,笑了下。

    钟妙别开脸,不再看他:“你不记得了吗?我头一次刻了章子给你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这字刻得歪歪斜斜,白费了一块田黄石,不如不要刻。”

    谢玄摸摸鼻子,假咳了两声。

    钟妙丢开钓竿站起来:“罢了,左右是刻着玩的,还是我自己留着吧,省的给了你,又被你拿去丢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