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48章 羊肉
    鱼半天没有上钩,她说着打发时间,但已经失去了耐心。

    钓竿卡在石缝里,一动也不动。

    谢玄跟着她,往廊下走去。

    这座宅子,是钟妙三年前买的。她一直住在雷州,但从不外出,只每隔几年,换个宅子生活。

    府里的下人,则一两年便换上一批。

    对他们来说,她永远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主子。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人敢想象,她竟然不会老。

    走到廊下,钟妙忽然站定了道:“又一年过去了,谢玄,你还是不想告诉我吗?”

    每年到这个时候,她都会问他一遍。

    可答案,从来没有从他嘴里吐露出来过。

    就像今日这般,他总是沉默着,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

    钟妙背对他站着,没有回头。

    温暖的春风,从廊外吹进来,吹得谢玄脸色发白。

    她想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一个不会老的人。

    这样的人,又是否还能被称作人?

    暖风里,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

    谢玄许久都没有说话。身为渡灵司的主人,他所要做的事,不过就是送死灵去归墟罢了。人的生死自有定论,原就不是他能插手的。

    可那一天,看着那个孩子湿漉漉的眼睛,他犯了错。

    他向她说了一句话,短短六个字而已,却让她活了下来。

    那个时候,听见他出声,阿妙便抓住了他的衣摆,还是孩子的她,拥有极其敏锐的五感。

    她能看见他,听见他,甚至抓住他。

    仰着头,小姑娘用尽全力爬起来,拼命地抱住他。

    果真,像是落水的人,得到了浮木。

    她挂在他身上,双脚悬了空。

    人想要求生的时候,竟然如此厉害。

    谢玄怔了一瞬,没有立刻推开她。桌前的小胖子立刻便大叫起来:“中、中邪了!阿妙中邪了!”

    两个大人,看着她,忘记了呼吸。

    等到谢玄将她拽下来,丢回地上时,一阵“叮铃哐啷”,木桌倒在了地上。三个人,全捂着肚子,疼到满头大汗。

    羊肉里的药,终于起了效。

    阿妙她爹说,没有他,谁也吃不上这顿肉,并不是胡说。

    钟家早就穷了几代人,到他这代,就更穷了。这么大块的嫩羊肉,家里哪有银子去买。这肉,是他抢来的。

    他别的本事没有,但人生得很高大,四方邻里都很怕他。

    前天,邻居家的羊,叫他拿乱棍给打死了。

    冬日里,总要吃两顿好羊肉的。

    他如是想着,待邻居哭哭啼啼收拾了羊后,还给人留下了两只羊蹄子。哪知道,这人背后竟然对羊肉动了手脚。

    腹痛如绞,阿妙爹趴在凳子上,呕出了口黑血。

    小胖子吃得最多,疼得最狠。

    他满地打滚,将狼藉的酒菜全碾压个遍。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怪味。

    地上一滩滩,全是三人吐的血,再也没有人关心阿妙什么样。

    按照生死册上所书,阿妙她爹会在死前,先活活打死她。可很快,剧毒攻心,他没了气。

    酒煮羊肉的汤汁,满地流淌。

    父母,兄长,全死了。

    但阿妙,还活着。

    时辰已过,她却没有死。

    那是谢玄第一次看见生死册上的朱砂痕消失不见。

    他带走了钟家其余人的魂魄,再没有多看墙角的小丫头一眼。

    然而才过三天,她的名字上,又出现了红痕。

    阿吹不知前情,见状兴冲冲要出门,被谢玄一把推进花丛。他抢了阿吹的葫芦,飞快出门。

    饥寒交迫的钟妙,在那日离开了家,如今流落街头,几乎要冻死。

    谢玄站到她面前时,她已经冻得嘴唇青紫。

    看一眼生死册,果然是冻死。

    这一回,他一言不发,连呼吸声都放到最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