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52章 恐惧
    谢玄一把从椅子上跳起来:“你不要后悔!”

    “我?后悔?”迦岚嗤笑,“杀个人而已,我有什么可后悔的。何况,人是你杀的,又不是我动的手。”

    谢玄沉着脸,恢复端庄模样:“好,很好。”

    一阵风过,不管是紫檀木的椅子,还是满庭鲜血般的红花,全雾气般散在空气里。

    他大步朝归墟入口走去。

    几个神情呆滞的黑衣小童子,则从长廊另一头跑过来,拿着绳子推开了唐宁所在屋子的门。

    “吱呀——”一声。

    阳光照进来。

    唐宁眯起眼睛,向门口看。

    渡灵司的天,依然是那种灰蒙蒙的白,一点也不真切。

    她身后,唐心正在沉睡。但即便身在睡梦中,他的神情却还是紧绷的,微微蹙起的眉头,似乎揭示了他的梦一点也不令人愉悦。

    唐宁站起身,往门边走。

    黑衣小童子们立刻团团围过来,将她牢牢围困在中间。

    她一低头,就看见了绳索。

    坚韧的黑色长绳,像小蛇一样垂落在地上。

    唐宁大步走出去,带上门,压低了声音问:“你们要带我去别的地方?”

    黑衣小童子点点头。

    她又问:“非得拿绳子捆了我再去?”

    拿绳子的黑衣小童,留着女孩子一样的长发,闻言把头摇成拨浪鼓。

    唐宁舒口气:“那留一个给我带路便够了,不用绳子。”

    小童子们歪着头,看看她,又看看绳子,四散而去,只留下了拿绳子的。看来,还是怕她不老实,想着不行便拿绳子捆了她。

    可她老实不老实的,左右走不出渡灵司,无形的绳索早就已经束住她的手脚。

    唐宁一边走,一边慢慢蹙起眉头。

    沿途长廊外,空荡荡的。

    那成片的龙爪花,连一株也没有留下。

    昨日的渡灵司,和今日的渡灵司,不一样了。

    到达归墟入口时,她一眼便看见了那扇巨大的门。一半黑,一半白,两种世上最纯粹的颜色,泾渭分明地立在那。

    唐宁看见谢玄黑着脸,站在白色的门扇前。

    而迦岚,站在另一边。

    门后,不断传来呜呜的风声,仔细听,又好像是有许多人在哭。

    有黑色的雾气,从缝隙里钻出来。

    头顶朝天辫的阿吹,看见她,飞快将脸别开。

    唐宁笑了下:“看来无常大人已经有了定夺。”

    门后便是归墟,她应该害怕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唐宁站在这里,望着那扇奇怪的门,心里却没有一丝恐惧。

    她向前走了一步。

    谢玄的背,几乎贴到门扇上。

    兽面的门环,叮当作响。

    唐宁站住了不动,谢玄背上却在发毛。那种诡异的惶恐,在不断膨胀,他终于敢肯定,自己在怕她。

    她一笑,他便双腿发软,额上冒汗。

    可为什么?

    谢玄隐在广袖下的手,颤抖了下。

    门后的呜咽声,猛地一静。

    唐宁道:“不知无常大人想要如何处置我?”

    谢玄张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嗓子好像突然哑了。他抬抬下巴,示意她看迦岚。

    迦岚一脸平静,摆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谢玄有些站不住了。

    “这都是狐狸的主意。”他终于从喉咙里挤出话来。

    迦岚目光微动:“我说,你好歹也是个神明,怎么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样。”

    谢玄扶着门,想把椅子召出来,可恐惧劈头盖脸地扑上来,让他浑身无力,像个凡人,像只蝼蚁。

    迦岚说的没有错。

    他的确……怕得要死。

    明明看见唐宁之前,他还觉得精神大振,今日一定能将这只死狐狸赶出渡灵司。

    真是没道理。

    为什么一见她,他就变得不对劲了?是因为离归墟太近了么?

    谢玄咬了咬牙,沉声道:“还请唐小姐前往归——”

    “墟”字还未出口,他突然身子一歪,就地跪了下去。

    正巧有黑衣小童子,捧着碧绿的小葫芦走过来,见状嘴一张,手一松,把葫芦摔在了地上。

    一群人,都怔怔地看着谢玄。

    阿吹急急忙忙上前,想要将他扶起来。

    再不成器的主人,也是主人。

    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搀起谢玄。

    掉了葫芦的小童子,也慌忙跑过来,和阿吹一人一边,抱住了谢玄的胳膊。但他的手,他的腿,好像都被钉在了地上。

    谢玄脸色大变,瞳孔晃动。

    映入他眼帘的绯衣少女,虚影重重,面目模糊。

    仿佛有座山,沉沉地压在他肩头上。

    他咬破舌尖,咽下一口带血的唾沫。

    阿吹在边上狂叫:“无常大人!你快起来呀无常大人!”

    可谢玄起不来。

    他跪在那,一字一顿的,把先前没能说完的话又说了一遍:“请唐小姐……前往……”

    “嘭”地一下,谢玄的脸,埋进了地里。

    话音戛然而止。

    阿吹和另一个黑衣小童子,也被他带着摔倒在地上。

    翡翠般的葫芦,滴溜溜地滚到唐宁脚边。

    她从怔愣中回过神,弯下腰,把葫芦捡了起来。

    阿吹揉着屁股,眼睛瞪得像要掉出来。虽然生得像葫芦,但那是渡灵司的宝器呀。他连忙扑过去,拼命地把谢玄拽起来:“无常大人!你不要胡闹了!狐狸还在呢!你可别丢人了!”

    然而谢玄身体僵硬得像石头一样,被他拽了半天,也不过才翻个面。

    阿吹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谢玄哑声道:“放手吧阿吹。”

    阿吹急得要落泪:“你都丢人丢到妖怪跟前了,还让我放手?”

    换了往常,谢玄听见这样的话,总要反驳几句的,可今日不管阿吹怎么说,他都是一副咸鱼模样。

    晒得硬邦邦的鱼干,只有空洞洞的眼神。

    他仰面躺在地上。

    唐宁蹲下身,把葫芦放到他身上:“无常大人,你想让我去归墟吗?”

    谢玄说不出话。

    唐宁又去看迦岚。

    他还站在门前,但脸上一片阴翳。

    谢玄道:“唐小姐,你不害怕吗?”

    归墟,可是有去无回的地方。站在这里,就是他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可唐宁摇了摇头:“说来奇怪,我非但不怕,而且十分肯定,归墟并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那里,不是她的归宿。

    这是看见那扇门的时候,浮现在她脑海里的唯一念头。

    唐宁站起来。

    谢玄抓住了葫芦:“你果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