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尖峰战神江唯林南〕〔天骄邪少〕〔尖峰战神江唯〕〔绝代妖医〕〔尖峰战神〕〔异界召唤之君临天〕〔我真的长生不老〕〔豪婿战神叶君临〕〔尖峰战神江唯林南〕〔超级人生〕〔孙猴子是我师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全职艺术家〕〔超级医仙〕〔唐时明月宋时关〕〔柯学验尸官〕〔演员没有假期〕〔阴阳异闻录〕〔锦乡里〕〔学园都市的傀儡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55章 明白
    迦岚走下台阶,步入花海。

    绯衣少女仰面躺在地上,黑发散开。

    他靠近过去,弯腰看她,就像那天在井里初次见到她时一样:“唐霂还活着,你不高兴吗?”

    听见他的话,唐宁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有什么可高兴的……”

    迦岚在她身旁坐下,语气有些冷:“你觉得,是他杀了你娘?”

    唐宁抬起手,盖在眼睛上,像是不想看他:“钝器致死,不是他,还能是谁?”她身上发冷,背上仍然疼得很厉害,“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要撒谎?”

    府里的下人,她的乳娘,包括她,全被瞒在鼓里。

    母亲身故后,小殓大殓,全是他一手操持。所有人都只当他是舍不得母亲,是天下最好的男人,可母亲却是因钝器致死。

    唐宁甚至不敢想,那所谓的钝器,到底是什么。

    他又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和母亲,明明一直都很恩爱不是吗?

    为了母亲,他背井离乡,把家安在江城,从来没有一句后悔。难道,那些笑容全是假的?

    可唐宁记忆里的男人,每次说到她娘,都会欢喜得眼睛发亮。

    她觉得,如果她和母亲站在那,非让他选一个。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她娘。

    那样的喜欢,怎么会是假的?

    眼眶灼灼,有泪无声地流淌。

    背上骨头断裂般的疼痛,终于让她哭出声音来。

    真疼啊。

    好像一直疼到了心里。

    迦岚默不作声地看着她。父亲,父亲——这两个字,总让他想起以前的事。那些久违的时光,久违的美好,隔世一般遥远。

    他莫名的明白她。

    憧憬,向往,喜欢,仰慕。

    失望,厌弃,仇恨,恶心。

    直到,连自己也分不清,那究竟变成了怎样的一种感情。

    脸上好像又感觉到了鲜血溅上来的烫。

    手背用力擦过脸颊,少年玉似的面上微微泛红:“既然还活着,那便想法子将他找出来吧。”

    唐律知的后代,即便她不找,他也要找。

    银发少年站起身,叫了声“唐宁”。

    唐宁放下手,泪眼朦胧地向上看。

    他站在花海里,朝她伸出手:“起来,我们去找唐霂。”

    唐宁看着那只手,有一瞬间的失神。

    远远的,谢玄靠在廊柱上,听见了“我们”,眉头一皱。那只狐狸……他眯了眯眼睛,站直身子朝台阶下走。

    唐宁坐起来,握住了迦岚的手。

    花海里,黑衣银发的少年和绯衣黑发的少女,达成了共识。

    谢玄已经涌到嘴边的话,消散在舌尖。

    算了。

    深陷泥潭的他,凭什么去警示别人?

    他站住了不再往前,扬声道:“不知二位何时启程?”

    迦岚背对着他,冷笑:“我什么时候说了要走?”

    谢玄心里方才生出的那点担忧,立马被怒火烧得连渣也不剩:“能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为什么不走?”

    迦岚转身来看他:“我要休整两日再走。”

    谢玄铁青着脸:“两日?”

    迦岚勾起唇角:“三日。”

    “三日就三日,说定了啊!”

    谢玄低头看一眼袖口,血迹斑斑,沾在玄色的衣裳上,虽然不显眼,但也能看出来,真是讨厌。

    他说完就要走,身后却没有传来脚步声。

    迟疑了下,谢玄转头向后看了看。

    唐宁满头大汗地站在那,身上的绯衣好像都要被汗水给浸湿了。

    回到住处,她独自去了盥洗室。

    凉水冲刷过身体,疼痛渐渐退去。她拿了面镜子,对着自己的背看,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什么。光洁的背脊上,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

    她看得脖子都要断了,镜子里依然没有异样。

    难道是因为手里的菱花镜太小,照不全?

    放下铜镜,唐宁把褪到背中的衣裳拉上来,推开门向外头候着的黑衣小童子问:“还有没有大块些的镜子?”

    她比划了下大小。

    黑衣小童子蹙着眉,摇了摇头。

    唐宁叹口气,退回门内。

    背上其实已经不疼了,但先前的那种痛,叫她想起来便心惊肉跳。死而复生的她,不管怎么看,都不算寻常人。

    谁知道她背上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唐宁又在里头看了半天。

    然而除了脖子疼,一无所获。

    她伸手去摸,也没有摸到什么。

    思来想去没有法子,她从门里探出半张脸,叫了声“阿炎”。

    蓝色的小火球,慢悠悠从半空飞过来。

    唐宁向它招手:“你过来。”

    阿炎嘀咕一声,穿过门缝,向里头飞。可盥洗室里有些冷,又到处是水,它并不想呆:“我?”

    唐宁关上门,走到它面前,正色道:“我有事求你。”

    求我?阿炎模样一变,神情得意起来。

    唐宁举着菱花镜,把事情说了一遍。

    阿炎绕着镜子照了照,镜子里却并没有它。凡间俗物,根本照不出它的英姿,真是废物!

    它嫌弃地绕开镜子,同唐宁道:“好呀!”

    这破镜子照不出的东西,让它看,肯定一眼便能看出来!

    唐宁转过身,背对它。

    它看着少女白皙的背脊,仔细看了半天。

    唐宁面对它,虽然不觉得羞怯,但被盯着看久了,还是有些不自在:“如何?”

    阿炎半天没吭声。

    唐宁把衣裳一拽,回头看它:“看出什么了么?”

    蓝幽幽的火焰,黯了一下:“没有……”

    它和那块废物铜镜,竟然差不多。

    真是不想承认。

    阿炎灰溜溜地从门里飞出去。

    唐宁无声叹息,心想不行便算了吧,兴许上头根本没有什么。可念头冒出来,又沉下去,最终还是无法安心。

    她咬咬牙,推门走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