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奶爸无敌之魔教教主 第175章 马后炮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奶爸无敌之魔教教主最新章节!

    第二天,天气难得的好。

    严冬好象快过完了,空气中居然有了一丝暖意。

    杨恒一身朴素的灰色衣袍,坐在离邹家药坊一百米开外的青记酒肆内浅尝细酌。在他的眼前,是川流如织的行人和雪后复晴时的一派喧嚣景象。

    此时的他用换形术改换了容貌,在外表上来看,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青记酒肆的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一直以来都以环境幽雅,酒香醇正而声名远播。杨恒坐的是临街的靠窗位置,在这里,可以很方便地就看到邹家药坊的全貌。

    邹家药坊是城中一家规模很大的药坊,仅次于四大家族中的丁家与刘家,与新进崛起的刀柄会药坊不相伯仲。他们开设在居民区甲字第四十三区的总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大批的新丹药运到。

    而今天送过来的是外埠红莲教的五箱红净丹。

    红净丹素有虎狼之药的声名,名字虽然不好听,但功效确是非常的劲爆,寻常武者如果不遵循红莲教炼气之法,胡乱服用的话,十有八九会因为经脉爆涨而亡。

    五口大铁箱,将近一千斤的红净丹,将在今日未时一刻,由驿站巨鹰直接送至邹家药坊大门口的鹰站上。

    鹰站四周,除了禁卫森严的邹家侍卫之外,还有鹰站的标配——南北矗立的两块烈日大明咒符碑。

    这两块符碑相隔十丈,将方圆一里的范围都纳入符区之中。

    凡入符区而又身有妖气者,死!

    未时,阳光正好,鹰站周围开始清场。凡在符碑四周游荡的一干人等全部被清了出去,无论是谁!

    邹家的实力不容小觑,这从担任警戒的护卫阵容都能看得出来。

    杨恒粗略地数了一下,护卫人员中光是先天境中阶以上的高手就达二十一名之多,而其中最猛的那一位更是无限接近于天人境宗匠级别的超级高手。

    此人便是邹家药坊总店的掌柜,邹家的司药长老——邹容。

    象邹容这种已贯通全身所有经脉穴道,仅差一点点武道感悟便可晋入天人境的高手,战力虽未达宗匠级,但亦不遑多让了。邹家每逢有大宗丹药交易之时,邹容必到场,以他的威慑力,烨阳城内敢对他们丹药动歪心思的人可谓屈指可数。

    远离鹰站的一处骡马驿站之中,白鼠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带斗篷的袍子,他整个人都缩在衣袍内,连脸都只露出一小半。

    他遥遥望着那个在两座符碑保护之下的巨鹰降落平台,神情稍微有些紧张。

    他不敢靠近烈日大明咒的符区边缘,生怕稍有闪失,就被炸成飞灰了。

    刚才他与吴胡芦见了一面,吴胡芦拍着胸脯说绝无问题。可是当他问起行动细节之时,吴胡芦却回了他一个白眼。

    这是成为妖物之后,第一次被人类如此地蔑视。白鼠发誓事成之后,一定要让吴胡芦为此付出代价。

    这时,天空上传来了鹰唳之声,随着劲风袭至,鹰降平台四周飞砂走石,雪舞漫天。离平台近一些的人和物都被巨鹰翅翼振起的飓风刮得摇摇欲坠。

    此时,正是未时一刻!

    白鼠紧张地看了看广场日晷上的时间指示。

    巨鹰到了!

    一千斤红净丹到了!

    齐运东在哪?

    吴胡芦在哪?

    来了!

    巨鹰刚刚降落,从一条不知名的陋巷里就突然冲出了一架马车。

    马车由两匹马驾引,车厢全由黑色玄铁所制,封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清车厢内有什么东西。

    车上没有车夫,但两匹马的双眼都被蒙上,马尾有火在燃烧。烈马受惊,风驰电掣地朝鹰降平台上冲过去。

    因为前冲之势太猛太强,以致于沿途还辗死了几个躲避不及的行人。

    ……

    杨恒见了,眼中掠过一丝笑意,暗道:“来了!”

    ……

    烈马如风袭至,这让护卫着鹰降平台的邹家众侍卫们如临大敌,他们的阵形迅速朝中间聚拢,护住了平台之上刚刚卸载下来的丹药。

    五口大铁箱在阳光下闪着黑色冷光,与平台四周杀意盎然的刀枪剑戟相映成趣。

    “截下它!”邹容冷冷地道。他口中所说的“它”,指的当然就是那一辆疯跑的马车。

    在他下令之后的瞬间,至少有一百多支矛,一百多枝箭以及三百二十多件暗器飞了出来,钉在了那两匹马的身上以及后面的那个铁车厢上面!

    烈马几乎被打成了肉酱,它们临死前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鸣,双膝跪地,尸体滑铲出去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而在此时,它们身后的那一架车厢突然散开了。

    车厢内出现了三门炮。

    居中一门炮,“轰”地一声,就朝鹰降平台上打出了一枚炮弹。

    看见炮弹袭至,众人皆惊,邹容却是冷笑,他单手一拨,一股沛然莫御的柔劲释出,就如同在饭桌上赶走苍蝇一样,将这枚炮弹兜住,扔向了远处的废墟。

    用炮弹来对付接近天人境的高手,显然是没用的!

    但这辆炮车要对付的显然并不是邹家的高手们,而是那两座烈日大明咒的符碑。

    在居中那一门炮发射的同时,旁边的两门炮也开火了。

    两枚炮弹直接轰向了烈日大明咒的符碑。

    城中的这两块碑不同于烨阳城墙外沿的那些符碑,是没有添加任何防御装备的,而且在它们前面,又没有邹容那样的特级高手站着。

    所以,炮弹扎扎实实地轰在了符碑上。

    “轰”“轰”“轰”三枚炮弹几乎同时引爆。

    符碑倒了!

    烈日大明咒的符区顿时消失。

    白鼠的眼中闪出狂喜的神色。

    杨恒的眼瞳则倏地变得象针尖一般锐利。

    “他应该也快来了吧!”

    “处心积虑地毁掉烈日大明咒的符区,就是为了这一千斤的红净丹吧!”

    ……

    阳光下,人有影,树有影,丹药箱子有影,就连闪着冷光的兵器也有影。

    据说当一个人倒霉到极点的时候,连影子都不会相随。

    而邹容差点以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了,因为他居然看见自己的影子与自己的身体分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