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天周婉秋小草〕〔神豪狂婿〕〔天下无敌从读书开〕〔你的爱如星光〕〔玄浑道章〕〔我在大唐开酒馆〕〔夏天周婉秋周小草〕〔农门辣妻:将军追〕〔超脑太监〕〔我创造的万事屋〕〔巡灵见闻录〕〔装逼愤怒系统〕〔重生八零做团宠小〕〔听说你很拽啊〕〔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张诺李世民〕〔唐朝林轻雪〕〔影后她只想回家种〕〔魔帝归来〕〔无敌狂婿夏天周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第195章 剑王传承,苏长御又犯病了【新书求一切】
    . ,最快更新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最新章节!

    “前辈,不可过去啊,今生井看不得啊。”

    秘境之中,大旭的声音响起,他想要极力劝阻对方。

    但可惜的是,许洛尘已经走过去了。

    而且根本不给大旭任何一点机会,直接将目光看向古井之中。

    “大旭,为什么不能看啊?”

    “一口井你都怕?你到底什么来路?”

    “可以看到未来为什么不看?”

    这一刻,王卓禹,陈灵柔,包括太华道人都不由微微皱眉。

    觉得大旭有些胆小怕事了。

    这也怕,那也怕?还修个毛仙?

    “不是啊,几位前辈,今生井,可看到今生未来,但一般来说,未来不可观,极其容易影响道心,万一看到自己未来陨落,那岂不是得忧心忡忡?影响修行?”

    大旭开口,他不知道如何解释。

    今生井虽然是可以看到未来,但这种东西对很多修士来说,是禁忌之物。

    毕竟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看到自己未来死于非命,那还有心思修练?天天在思索,产生心魔,会影响自我。

    “我辈修士,难道就不可以逆天改命吗?说的这么吓人?”

    太华道人皱着眉头。

    他听说过,天机不可泄露,但问题是,自己看自己的命运未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啊。

    反而若是能洞悉未来,岂不是可以逢凶化吉?避开灾祸?

    “不是啊,掌门,这今生井可以看到自己最大的命运,基本上很难逃过,有古籍记载,曾有仙人观看自己未来,发现自己会被雷劫劈死。”

    “最终惶惶不得终,产生心魔,再遇到雷劫之后,当真因为心中胆怯,从而身陨道消,所以除非是拥有大气运者,否则不能观井。”

    大旭拼命解释道,怕众人不理解。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更不怕了。

    你说大气运?

    我们那个不是身怀大气运?

    尤其是陈灵柔,更是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还以为是什么麻烦呢,没想到就这?

    大旭有点懵了。

    这群人是什么人啊?

    不过虽然对自己有自信,但众人还是没有贸然行动,而是聚精会神地看向不远处的许洛尘。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半柱香后,许洛尘从今生井走回来了。

    他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怎么了?二师兄,你看到了什么?”

    “二师兄,你有没有看到我成为天下第一阵法师?”

    “二师兄,你说话啊。”

    “洛尘,你快点说啊,神神秘秘作甚?”

    众人开口,十分好奇许洛尘看到了什么。

    “不对啊,大师兄,师父,我看到咱们青云道宗着火了。”

    许洛尘皱着眉头道。

    他刚才观看今生井,本以为能看到自己的未来,可没想到的是,就看到熊熊大火,将整个青云道宗全部烧毁了。

    “什么?青云道宗着火了?你们是不是走的时候,没有封炉?”

    听到这话,太华道人瞬间着急了。

    还以为是没有封炉子,导致道宗大火。

    毕竟青云道宗内还有不少值钱的东西,这要是被一把火烧了,那岂不是血亏?

    “我也不清楚啊,我就看到好像是我们青云道宗,要不你们去看看。”

    许洛尘也搞不清头脑,到底是不是青云道宗,他不清楚,只能让大家自己去看看了。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动身,朝着今生井看去。

    “一个个去,不要一同前去。”

    大旭提醒了一句。

    当下,众人便没有继续前行了。

    “我是掌门,我先去看看吧。”

    太华道人想了想,第一个开口。

    众人点了点头,也没多说。

    当下,太华道人快速走了过去,来到今生井面前。

    他低头看去,很快平静的井面,出现一阵阵涟漪,最终浮现画面。

    青云道宗,大火燃烧,所有建筑都被燃烧着。

    不过很快,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苏长御。

    与之不同的是,苏长御的神态气质也变了,那种绝世剑仙的气质,愈发浓厚,要不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徒弟,太华道人还真觉得自己看到了绝世剑仙。

    不过,井中的苏长御,眼看着道宗被烧,却无动于衷,似乎还在哭。

    这一刻,太华道人不由皱起眉头了。

    宗门都着火了,还愣着做什么啊?

    哭什么啊?赶紧灭火啊。

    也就在这时,井中的苏长御,身影逐渐消失,最终所有画面消失了。

    很快,太华道人收回目光,他皱着眉头,朝着众人走来。

    “怎么了?怎么了?师父,咱们宗门是不是真被烧了?”

    许洛尘立刻过来询问,满是好奇地看着太华道人。

    “恩。”太华道人点了点头,只是还不等众人继续说话,他便忍不住看向苏长御道。

    “为师不但看到宗门被烧,我还看到长御站在宗门口哭。”

    太华道人皱眉说道。

    这话一说,众人更加奇怪了。

    尤其是苏长御。

    他满脸诧异地看着太华道人。

    “师父,你有没有看清楚啊?我怎么可能会哭?”

    苏长御有些懵了,自己乃是绝世剑仙,流血不流泪,怎么好端端会哭?

    “有大师兄在?那就说明,这是未来的景象,哦,我懂了。”

    林北开口,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懂什么了?”

    众人将目光看向林北,不知道他明白什么了。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林北不由开口解释道。

    “掌门,你说会不会是这样的,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离开宗门,这火是大师兄不小心放的,然后宗门被烧,大师兄愧疚不已,想到你回来以后要揍他,他就忍不住哭了?”

    林北这般说道。

    一瞬间,众人莫名感觉好像说的很有道理。

    当下,太华道人不由盯着苏长御,满脸认真道。

    “长御,以后为师下山,你必须要跟着为师一起下山,你要真不小心放火烧了道宗,从今往后为师没有你这个徒弟。”

    太华道人一脸严肃地说道。

    青云道宗是他的根基,若当真如此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苏长御的。

    苏长御:“.......”

    “师父,我吃饱没事干烧什么房子啊?”

    苏长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他没什么好解释的,直接走向今生井旁,将目光看去。

    平静的井面,很快荡漾阵阵涟漪,很快画面出现。

    与之不同的是,苏长御看到的是叶平。

    恩,画面当中,叶平身后浮现四柄飞剑,面对着无穷妖魔。

    这画面很震撼,唯一不够完美的是,不是自己。

    很快,画面消失。

    苏长御也不由皱起眉头了。

    这完全就不知道前因后果啊,天知道是什么鬼,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收回目光,苏长御走来,告知众人他看到了什么。

    待苏长御说完之后,众人的眉头也纷纷皱起。

    “小师弟独自面对那么多妖魔?看来小师弟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啧啧,不愧是咱们青云道宗的排面,出场就是不一样。”

    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主要是这个所谓的今生井,只会浮现一角未来,并不能完完整整将前因后果呈现出来,所以即便是看到了一部分的未来,又能如何?

    “我去看看。”

    王卓禹起身,朝着今生井走去。

    不一会,王卓禹走来,眉头紧皱。

    “你又看到什么了?”

    众人好奇。

    “我这个就更离谱了,我看到老五走上了一条彩虹桥。”

    王卓禹皱眉道,觉得有些离谱。

    “彩虹桥?”

    “这是什么鬼啊?”

    “算了,我去看看。”

    林北起身,朝着今生井看去。

    过了一会,他缓缓走来,也是满脸古怪。

    “别问,我看到四师兄变成了一张符。”

    不等众人询问,林北直接开口,说出他看到了什么东西。

    “我变成一张符?有没有搞错?”

    薛篆有点懵了,怎么越来越古怪了。

    “我去看看。”

    薛篆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他也皱着眉头走来,满是好奇道:“我看到三师兄你蒙着眼睛。”

    他如此说道。

    这下众人就更加感到奇怪了。

    “到底什么是什么啊,你们怎么越说越离谱啊。”

    陈灵柔实在是听不懂这几位师兄说的话,她朝着今生井走去。

    过了一会,注视着古井。

    很快,画面出现。

    磅礴大雨。

    一处石台上,一个白袍男子,躺在上面,染着血,一柄飞剑落在一旁,已经断裂不堪,而地面上刻印着.......二字。

    一时之间,陈灵柔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发现,这个白袍男子,好像......是太华道人。

    很快,画面消失。

    陈灵柔沉默了。

    她不知道要不要说出自己看到的景象,而且更主要的是,她不确定那是不是太华道人。

    “小师妹,你看到了什么?”

    “是啊,小师妹,你这会看到了什么?”

    众人好奇,不由纷纷看向陈灵柔,开口询问道。

    “我看到大师兄放火烧屋。”

    陈灵柔没有说出自己看到的画面,她怕是自己看错了,也担心说出来以后,会引来什么不好的后果,不过她打算将这些告诉大师姐。

    或许大师姐懂得更多。

    所以她才随便胡诌一句。

    此话一说,这一刻,所有目光不由齐齐看向苏长御。

    尤其是太华道人,更是指着苏长御道。

    “好啊,果然是你放的火,长御啊长御,你居然想要放火烧屋?”

    太华道人没好气地说道。

    “哦,我彻底懂了,师父,我怀疑就是,未来你没有把青云道宗掌门的位置,传给大师兄,所以大师兄心怀在恨,烧了咱们青云道宗,大师兄啊大师兄,你可真是心胸狭窄。”

    许洛尘连忙开口,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师兄,是真的吗?”

    王卓禹忍不住问道。

    苏长御:“.......”

    “胡言乱语。”

    苏长御懒得理会众人。

    这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吃饱没事干烧宗门作甚?

    就算当不了掌门,也不会这么无耻吧?

    也就在这时,老古的声音忽然响起。

    “天地轮回,万物因果,前世今生,谁能断定?一口古井,怎能断定他人之未来?”

    老古的声音响起,他罕见开口,一番话让众人不由回过神来了。

    当下,众人不由沉思。

    仔细想想也对,一口古井怎可能让别人看到未来,这有一些荒唐。

    “也是,可能这些都是幻觉,而且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烧宗门,什么放火,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们还是找找出路吧。”

    陈灵柔点了点头,她认可老古所言。

    而大旭瞥了一眼老古,他知道今生井意味着什么,只是吧看各位前辈都没说什么,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只是对老古有些意见。

    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自己人的份上,大旭很想找老古练一练。

    “行了,不要在这种东西上浪费时间,找找出路才是王道。”

    太华道人也不由点了点头。

    大家集体传送到这个鬼地方,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早点出去最好。

    当下,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许洛尘的目光,不由落在这七个石台上。

    “师父,这石台下都刻了古字,要不走上去看看?”

    许洛尘指着这七座石台,不由这般问道。

    “这些古字我认识,从左往右分别是剑,丹,阵,箓,宝,天,运。”

    陈灵柔开口,她认得这七个字,关键时刻发挥出作用。

    “你怎么认识的?”

    众人有些好奇,在他们眼中,陈灵柔就是个只会吃的废物,却没想到陈灵柔在这方面居然还有天赋。

    “看了那么多书,总有点作用啊,你们不会以为我是个废物吧?”

    陈灵柔微微皱眉道。

    众人沉默,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确。

    陈灵柔:“......”

    “剑?这应该是最后一关了,想来这些都是奖励,或许是传承,我身为大师兄,就应该以身作则,我先试试看。”

    苏长御沉思,他隐约感觉这个地方是秘境,而这里应该是到了最后一关。

    既然到了最后一关,显然这些都是奖励。

    所以他话一说完,便直接朝着剑台走去。

    看着走去的苏长御,众人微微沉默。

    “当真不愧是大师兄,能把占便宜说到这个份上,也只有他能做到了。”

    “啧啧,厚脸皮这块,我们还是要多学学大师兄。”

    “是啊,论脸皮这块,咱们加起来都不如大师兄。”

    众人议论,不由自主地夸赞苏长御厚颜无耻。

    不过他们倒不是嘲讽,只是说两句而已,苏长御主动过去,他们也不生气。

    相反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此时此刻。

    苏长御已经来到剑台之上。

    他站在剑台上,目光无比平静,虽然内心有些小慌,可气质这一块,苏长御不输任何人。

    轰!

    就在苏长御踏上剑台的一瞬间,刹那间整个山洞彻底亮起来了。

    也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不由响起。

    “有缘人,你能走到这一步,想来历经重重磨练,很好,非常不错。”

    洪亮的声音响起,吓得众人神色不由一变。

    只是很快,这道声音不由继续响起。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的身份?”

    “既然你好奇,那我便告诉你。”

    “吾乃剑王,三岁踏入剑道,四岁凝聚无上剑势,五岁凝聚无上剑意,六岁剑道一国无敌,十岁横推二百七十五国,二十岁便剑道天下无敌,三十岁便功参造化。”

    “可惜,就在三十五岁那一年,吾证绝世剑道之路失败,此后被困剑道三千五百年,久久无法突破,最终与六位好友,联手突破自我。”

    “但想到一旦失败,可能便要道殒身消,故此留下此秘境传承,等待有缘人,你想得到我的传承吗?”

    声音响起,告知自己的身份。

    这一刻,太华道人等人彻底兴奋了。

    他们之前猜测此地是秘境,但没有确凿的证据。

    可到了现在,他们彻底笃定,这是秘境了。

    所有人都笑了。

    就连苏长御也忍不住想笑,但可惜的是,他笑不出来,天生就是如此,越兴奋反而越平静。

    整个山洞当中,只有苏长御一人表现的极其平静。

    饶是古剑仙,在听到对方的名号之后,也不由动容了。

    大旭更是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剑王,人族七王?”

    大旭略有耳闻,知道人族七王的传说。

    “你知道剑王?”

    一旁的陈灵柔忍不住询问大旭,显得十分好奇。

    “知道一些,人族七大绝世高人,号称七王,是上古时代最强的七个人,据说他们早已飞升仙界,没有留下任何传承,可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留有传承。”

    “这回赚大发了。”

    大旭知道一部分,但多的就不清楚,只是有所耳闻。

    “上古最强的七人?”

    “嘶,早已经飞升仙界?”

    太华道人,许洛尘,王卓禹等人彻底兴奋了。

    仙人的传承?

    这是什么概念啊?

    往常不要说仙人的传承了,就算是金丹修士的传承,他们都求之不得啊。

    这回彻底赚大发了。

    别说他们了。

    苏长御也激动的想哭了。

    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

    他梦寐以求的传承。

    终于要到手了吗?

    七王传承。

    人族剑王传承?

    自己得到以后,岂不是要飞了?

    芜湖!

    起飞啊!

    苏长御激动的想哭。

    而就在这时。

    剑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想得到吾的传承吗?”

    剑王的声音继续响起,再次询问苏长御。

    想!

    很想!

    非常想!

    苏长御心中已经叫起来了。

    只是,心中的言语,到了嘴里。

    瞬间变味了。

    “你配吗?”

    淡然无比的三个字响起。

    一时之间。

    山洞安静下来了。

    死一般的安静。

    苏长御愣住了。

    他知道,自己又犯病了。

    ---

    推荐一本好书《万界圆梦收割机》

    月底了!

    最后一天,求月票!!!!!

    不给也是浪费啊!!!!!

    哭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