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4章把她当佣人使唤
    他说过要让她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她却先背叛了他。他爱她,反而更恨她。恨她对他的不忠。恨她此时肚子里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哇!还真是牛排耶!还为我们两个准备了烛光晚餐。”胡依雪小跑到餐桌前。看着这样浪漫的晚餐,忍不住惊呼道。

    封卿衍慢慢从叶小漫的身边走过。他没有再看她一眼。因为,他恨她,即使她打扮得再漂亮。也不在是专门属于他一个人的女人。他现在已经给她判了死刑。根本就不能再释放她。

    “依雪,你不是喜欢吃牛排吗?那就快吃吧。”封卿衍坐在椅子上。准备拿起刀叉开动。他并没有理会,还站在原地发愣的叶小漫。

    “哎哟。卿衍哥哥,吃西餐怎么可以没有红酒的呢?”胡依雪突然放下刀叉,脸上一幅不悦的表情。“李妈……”

    “让她去就好了。”封卿衍打断胡依雪的话。“叶小漫,去把酒柜上面的红酒拿过来。”

    叶小漫听到封卿衍的话。裙子前面放着的手,本能的将裙子紧紧抓住。努力忍着心中的委屈。使她眼睛里倔强得不肯轻意滑落下来的泪水逼回去。

    叶小漫从容的去把红酒给他们拿来。她直接放在餐桌上,就准备要走。????“慢着。”封卿衍叫住她。“开打!倒在杯子里。”

    坐在封卿衍对面的胡依雪,有意的看了一眼,封卿衍此时的表情。她有点暗自高兴。以前,她怎么缠封卿衍。都不会得到他任何的宠爱。可现在,封卿衍自己找上了她。还让叶小漫做他们的佣人。她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叶小漫吸了口气。将脸上失落的表情收起来。转过身体拿起餐桌上面的红酒。打开之后,直接帮他们两个的酒杯都倒上。

    “你就站在这里。帮我们倒酒。”还没有等叶小漫想做离开的打算。封卿衍便提前对她说道。

    “卿衍哥哥,我今天太开心了。下次你还要带我去那里玩。”胡依雪故意在叶小漫的面前,炫耀她今天是如何得到封卿衍的宠爱。

    “只要你高兴。以后天天都可以。”封卿衍脸上带着笑容。温柔的对胡依雪说。

    “真的吗?”胡依雪端起杯子,在封卿衍的杯子上轻轻的碰一下。

    “我封卿衍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他轻轻的啄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

    他放下杯子,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排,喂到胡依雪的嘴边。胡依雪愣住两秒。然后,脸上呈现出笑容。

    可是他的目光,却下意识的落在了,站在旁边的叶小漫脸上。

    “谢谢卿衍哥哥。”她优雅的吃掉他送来的牛排。

    叶小漫把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以及举动都看在眼里。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风度。尽量不爆发出来。

    6:最}a新}n章4)节、‘上+?n

    封卿衍看着叶小漫脸上毫无表情。连一点妒意都没有。他更加生气。

    “你是怎么当佣人的?杯子里面已经没有酒了。难道你不会再添加吗?”封卿衍朝叶小漫大声吼道。

    叶小漫顺从的拿起红酒瓶,再为他们添加红酒。就算封卿衍对她的态度再恶劣,她此时都努力忍着。她先帮胡依雪倒满。再走到封卿衍的身边。伸手出拿封卿衍的酒杯。

    封卿衍愤恨的盯着她。叶小漫真的不在爱他了吗?看着他和胡依雪这样坐在她面前吃牛排,都她可以无动于衷。

    他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够了!”他一把将叶小漫手中的酒杯拍打在地上。

    “哐铛——”叶小漫手中连同整个红酒瓶都打碎在地上。鲜红如血的酒液,溅到整个餐厅都是。

    胡依雪被那一声酒瓶打碎的声音,整个人吓得惊颤一下。她更害怕此时封卿衍面目挣拧的模样。

    叶小漫只是被动的站在原地。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红如血的酒液。

    “怎么了?怎么了?”李妈从外面跑进来。看着满地都是酒液和碎片,赶紧向叶小漫跑去。“太太,你站在一边吧。小心被碎玻璃扎伤。”她本能的把叶小漫往旁边扶推。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封卿衍瞪着李妈吼道。

    “先生,这里……”

    “这里不用你管。我有叫你进来吗?没看到我们正在吃牛排吗?”封卿衍直接打断李妈的话。

    李妈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片。还有溅着到处都是的红酒。“先生,让我打扫完再出去吧。很快的。”她知道叶小漫一定又是让封卿衍生气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封卿衍狠狠的拍打桌子。叶小漫背叛了他。连一个佣人,现在都可以不听他话了。

    “李妈你出去吧。这里让我来就好。”叶小漫不想让李妈代她受封卿衍的气。他们夫妻的事情,最好自己来处理。

    李妈点了点头,有种无奈的感觉。

    “把地上的碎片都给我收拾了。”封卿衍对叶小漫吼道。

    这是封卿衍回家之后。叶小漫第一次说话。而且,还是对一个下人说的。

    她就那么的倔强吗?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了?中午只是对她做了那种事。她就记一辈子的仇吗?他倒想看看,叶小漫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

    叶小漫慢慢的蹲在地上。她的晚礼服全都拖在地上的红酒上。白色的礼服被染成红色的。好像在对她宣示那嗜血的未来即将到来。

    “不要管她,让她慢慢收拾就好。我们吃我们的。”封卿衍看着胡依雪温柔的说。“刚才一定把你吓坏了吧?”

    “没……没有。”胡依雪维持着笑容。看了一眼地上蹲着的叶小漫,然后拿起刀叉来。

    封卿衍眼睛的余光,一直停留在叶小漫的身上。她光着手将一片一片的碎玻璃捡起来。裙摆已经染红到她的小腿部,她都全然不管。一任那红酒渲染着。

    “嘶——”叶小漫突然放下手中的碎玻璃片,左手握着右手的食指。那手指的血液刹那间,便落入到地上。溅在地板上的血液,顿时形成一朵妖冶的血花。

    封卿衍把叶小漫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抽痛一下。可他并没有起身去看叶小漫的手。脸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左手一直放在大腿上。他此时本能的握紧拳头。

    叶小漫感觉身后一阵凉意,她不再管手指上的血。两下把碎玻璃捡到垃圾桶里。便准备朝外面而去。

    “做的都是什么?吃西餐牛排要几分熟,你都不知道吗?难吃死了。”封卿衍将桌子上面的盘子狠狠的仍在地上。“我要吃中餐。马上去做。”封卿衍猛得站起身来。直接从叶小漫的身边,大步流星向楼上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