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1章她能像腊梅花一样吗
    “我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妻子。更没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封卿衍狠狠的将叶小漫推开。他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叶小漫的心。

    “你不承认这个孩子,我要他。从今天起,小漫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夏宇贤的。”夏宇贤不能再忍受封卿衍对叶小漫的侮辱。便直接为叶小漫承受了孩子。

    夏宇贤的话一出,封卿衍和叶小漫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终于承认了。承认她肚子里的野种,就是你夏宇贤的。”封卿衍瞪着夏宇贤,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

    叶小漫盯着夏宇贤。整个人都不知所措。微微张开的嘴巴,变得有点颤抖。

    “叶小漫肚子里的孩子,他就是我夏宇贤的。根你封卿衍一点关系也扯不上。所以,请你不准再侮辱那个孩子。”夏宇贤的气势毫不示弱。他除了这样去保护叶小漫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没有别的更好办法。

    “你在说什么???”叶小漫回过神来。将夏宇贤狠狠的推开。她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你想害死我吗?什么你的孩子?这是我和卿衍的孩子。你不要胡说。你快向卿衍解释。告诉他你只是说说而已。听到没有。”她几乎是对夏宇贤吼叫出来的。

    “…………”夏宇贤盯着封卿衍,他怎么也说不出口。他也只是想帮她。难道她都看不到他对她的真心吗?为什么她的心里总是把封卿衍放在第一位?????“你快说呀!快点解释啊…………”叶小漫拉着夏宇贤,仿佛已经是在求他解释。

    她不能够让封卿衍误会她。上一次她被开水烫,是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让封卿衍相信她。现在怎么可能就因为夏宇贤的一句话。而让一切重演呢?

    “那就是我们的孩子。”夏宇贤见封卿衍到了此时都还面不改色。所以,他才不顾叶小漫的苦苦哀求。一如既往的说道。

    “啪——”叶小漫十分的气愤夏宇贤。不由自主的打了他一巴掌。那巴掌的声音清脆可响。

    等打过之后,叶小漫才看着她自己的手,她没有想过,她会真的去打夏宇贤。可他的话也实在太让人气愤。

    “够了。想演戏。上戏院去。”封卿衍无法再看下去。大声说完之后,便向他的车子跑去。

    “卿衍…………你回来…………”叶小漫刚跑了几步。可肚子有点反应,她便停了下来。双手还本能的捂住肚子。

    “小漫,不要理他。”夏宇贤跑去扶住叶小漫。

    “你走,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你刚才都在胡说八道什么?”叶小漫推开夏宇贤,不想让他的帮助。反而,此时非常的痛恨他。

    “小漫,你听我说。封卿衍那样对你。你根本就不应该再和他在一起。他根本就不值得你爱他。他连你们夫妻之间,最平凡的相信都做不到。他还怎么…………”

    “你不走是吗?我走!”叶小漫不愿意再听下去。她直接打断夏宇贤的话。向另一边跑去。才跑了几步,她就无力的瘫软下去。好在夏宇贤将她整个人都扶住。“你走开,你听不到我在说什么是吗?”她此时的情绪十分的激动。

    “小漫,不要这样…………”

    “你走开,走开……”叶小漫用手敲打着夏宇贤。“我恨你,都是你!你破坏了我和卿衍的感情。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走开…………”

    “好,我走。但是你不要再那么的激动。对你和孩子都不好。”夏宇贤见叶小漫的情绪实在太激动。他也不应该再刺激她。才只好将她放在地上。一个人走两步,一回头的离去。

    叶小漫坐在地上哭了好一阵之后,她才站起身来。

    此季节正是a市最寒冷的时候。而叶小漫却只穿着单薄的礼服,一个人在马路上寻走着。那让她显得更有气质的高跟鞋,此时变得碍事起来。使得她整个人步履蹒跚。好像一个不稳,便会摔倒在地上。

    天空十分的黑暗,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显得特别的凄凉。马路两旁的树被风吹着,好像在向她示威。连树叶也不肯放过她。直接刮在了她的身上。她用手本能的将披肩拉紧一些。可那薄薄的披肩,又能抵什么事。

    风越吹越大。那已经枯黄的树叶,缓缓的落在叶小漫的脚下。她没有理会,只是从那黄叶踏过。接紧着,风里夹搭着一股香气。她本能的望着前方。

    进入她眼球的是一片黄色。欣喜若狂!她的披肩此时已经掉在了地上。可是,她却没有要去捡它,而是像那一片黄色奔跑去。

    “腊梅…………”她停留在栽满腊梅的花海里。激动的眼泪再一次流出来。

    多么娇艳的花朵!能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开放。它们是最美丽的。

    叶小漫忍不住折断一枝,用鼻子轻轻的嗅着。那香气充满整个肺腑。

    他们别墅里也栽着有腊梅。可是,却没有开得如此娇艳。仿佛,那温室里的花朵,还没有在野外的强韧。

    她需要这些腊梅陪伴她。她也要像腊梅一样。不能为一点点的困难,就放弃了她和封卿衍的爱情。

    市锦别墅。

    “哎呀!太太你这是…………”李妈听到有人叫门。打开来一看,叶小漫站在门口冷得直发抖。

    “…………”叶小漫有点狼狈。头发十分的零乱。衣衫也有点不整。手中还握住一把折断的腊梅。

    “快进来。”李妈不再多说什么。赶紧将叶小漫扶进去。

    李妈帮叶小漫把衣服换下来。还将床给她铺好。所以的事,她都想得非常的周到。

    “太太,你快躺到床上去。刚才一定是冷坏了。暖暖身子。”

    叶小漫手里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她带回来的腊梅。她有点无力。好像只有那腊梅,才能够给她一点温暖。

    李妈把叶小漫扶上床,看她此时的情况。出门前还好好的。不到两个小时,她就一个人回来了。想必,一定又是和封卿衍有关。

    “太太,先生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李妈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和朋友一起去玩了。可能一会儿就会回来吧。”她不想让下人知道,她和封卿衍闹不和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总相信,夫妻吵吵闹闹是很平常的事。

    李妈不再问什么,便离开了卧室。

    你来我往酒吧。

    “喂…………”

    “卿衍哥哥,你在什么地方?”

    胡依雪那个女人消息还真快。他才跑出去一会儿。就打电话来了。

    “你来我往酒吧。”他确实想找个人陪着喝酒。既然,胡依雪自己打电话来。那也正好。

    “你等着我,我现在就过来。”

    封卿衍挂掉电话。将巴台上的烈酒,倒入酒杯中。一口饮尽。

    叶小漫!胡依雪!如果叶小漫有一半胡依雪的好,那封卿衍就满足了。

    ies首0/发a

    为什么爱的人,她不爱你?为什么你不爱的人,又偏偏缠着你?这是什么世道?

    “那就是我的孩子!”夏宇贤之前说的话,还在封卿衍的脑海回荡。

    至始至终,叶小漫都在骗他。那个孩子是夏宇贤的。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一再的心疼叶小漫,一再的容忍她。才会让夏宇贤今天如此的得意。

    “哐铛——”封卿衍将整个酒瓶仍在地上。暴怒不已。“拿酒来。”

    “先生,你喝醉了。”服务员扶着步履蹒跚的封卿衍。

    “滚开!你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他将服务员推开。“拿酒来。是不是怕我付不起钱啊?”

    酒吧的一个领班,对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他去拿。

    “这是什么?”封卿衍瞪着服务员。巴台放着一瓶低度的酒。“我说要这个了吗?拿刚才那个来。”他的声音如发狂的狮子。

    服务员给他这个,只是怕封卿衍一会儿喝醉了酒,在酒吧闹事。

    领班瞪了一眼服务员。他是一个新人来。当然不会懂这些。封卿衍是这里的常客。大家都知道他是封氏的总经理。谁会敢得罪他。

    “封总,你慢慢喝。”领班亲自为封卿衍拿来了烈酒。

    封卿衍并没有理会领班,独自拿起酒瓶倒起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是吗?

    “卿衍哥哥…………”胡依雪走到封卿衍的身边。看了一眼巴上已经喝完的酒瓶。又对领班说“这里交给我。你们都走开。”

    “是。”

    等领班走了之后。胡依雪才坐到封卿衍的身边。

    “卿衍哥哥,你别喝了。”胡依雪将封卿衍的酒杯抢下来。

    “你来做什么的?”封卿衍盯着胡依雪冷冷的说道。

    “我…………”

    “喝酒。”他把酒杯递到胡依雪的嘴唇边。“不喝是吗?那就走开。”他的语言冷得吓人。可能够听得出,他此时并没有喝醉。

    “好。”胡依雪把自己的包包放在巴台上。“我陪你喝。”她把封卿衍给她的酒全都喝完。然后,再倒下一杯。“你也喝啊。”

    封卿衍接过来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