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6章歹毒的女人
    oq最新》章节上x…

    “叫几个人,把车上的东西。搬到我指定的墓碑前。”她戴着黑色的墨镜,她的表情,保安也根本看不清楚。

    “好的。”保安恭敬的回答。

    像开这种名车的人。到这个陵园。一天也有很多。可是,这些保安知道,这些人都是有钱人。他们也惹不起。除了哈腰点头之外。就是听从他们的安排。

    不过,更重要的是,等他们办完了事。来看望埋在这里的人。总是会给他们小费。保安的工资不高。可他们拿到的小费,却已经高过了他们的工资。

    “放这里吧。”胡依雪冷冷的说道。还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为首的那个保安。

    “谢谢…………”保安连连道谢。

    胡依雪没有理会他们。从站在墓碑前,她就一直看着墓碑上面那个照片上的人。????等保安都走了之后,她才摘下自己的墨镜。望着墓碑上面的那个人。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神看起来比较冷漠。好像,她来这里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来看墓碑上面的人的。

    胡依雪直挺挺的站在墓碑前,手中抱着白菊。好一阵都没有说话。

    远处的保安,本能的望了一眼胡依雪。来这里的有钱人是不少。可是,像她这样大方的却很少见。他独自摇了摇头。才大步向保安室走去。

    “你死得太早了。你欠我的,我都还没有拿回来。为什么你的命,要那么的短?连一个让我发泄的机会,都不给我。”胡依雪盯着照片上面的人。冷冷的说道。

    她的眼睛里没有眼泪。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仿佛,照片上面的人,是她的仇人。她只是来嘲笑仇人的。来奚落仇人的。

    “你不应该死这么早。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出头之日。可是,你却已经不在了。那我一直的努力,都还有什么意思?呵呵…………”她不由得冷笑起来。那笑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我忘记了。你不是还有叶小漫吗?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每一个字,都带着力道。“我说过,我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你当初那样的对待我。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报复到你。父债子还!”她把手中的白菊狠狠的仍在墓碑上。

    “我们好久都没有叙旧了。今天,就让我再陪你一次。每一次去你那里。你不是都会对我一翻说辞吗?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我终于可以畅所欲言。而你?却只能够听我诉说。呵呵…………”她的笑声有点凄凉。还带点悲苦。

    胡依雪直接用脚,把墓碑前残留的树叶踢开。然后,自己坐在墓碑前。打开保安抬上来的地酒。拿出两个杯子。全都满上了杯。她一杯放在墓碑前。一杯自己端着。

    “我敬你啊。”她举起杯子,向墓碑前扬了扬。“哦,对了。我以前都是没有那个资格的。你是叶氏药业集团的懂事长嘛。怎么可能和我一个小人物喝酒。”她把墓碑前的酒杯端起来。然后,向前面直接仍去。“我是不配和你喝酒的。所以,你就看着我喝好了。”她猛得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下去。她玩弄着手中的小酒杯。一幅饶有兴趣的模样。再满上一杯。她转身盯着墓碑上面的照片。“你不是讨厌我吗?干嘛还要笑啊?”那照片上面的面孔,确实笑得很灿烂。“我真想知道,你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模样。更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的。”她看起来十分的愤怒。连整个面部表情都变得有点扭曲。连续喝下了三杯酒。“你那么爱叶小漫。可是,你看看你这个地方都成什么样了?连一个打扫的人都没有。而你亲自选的女婿呢?怎么也会丢下叶小漫,一个人跑去美国啊。这都是为什么?因为…………因为你有眼无珠。这都是你的报应。”她步履蹒跚的站起来。用手指着墓碑上面的照片。“我不想陪你了。我要去你宝贝女儿家。好好的照顾她。我也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对待她的。让她也尝尝,你以前对我的痛苦。”

    “哐铛…………”胡依雪再一次,将手中的酒杯。仍在墓碑上面。

    她一定是恨透了墓碑上面的人。所以才会如此的对待他。

    她不是没有血,没有肉的人。她也是哭了的。只是,她的眼泪。不是对死去的那个人难过。而是憎恨。而是愤恨的眼泪。

    玉树街十二号。

    “依雪,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收拾行礼啊?”王熙凤围着一直收拾行礼的胡依雪,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

    “去一个朋友家。过几天就会回来。”她没有告诉王熙凤,她到底是什么地方。如果被王熙凤知道。她一定会反对胡依雪的。

    “朋友家?那是什么地方?”王熙凤不依不饶,还一直追问。

    “妈,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胡依雪一直忙碌着。把自己的衣服和化妆用品。全都装在箱子里。

    “妈怎么可能不操心啊。你是妈的女儿。妈不操心你。操心谁啊?”王熙凤有点着急。

    胡依雪突然要去朋友家住。那都是为什么?虽然,这个家里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可是,对于他们住下,还是可以的。

    “操心你的小女儿刘心纤啊。”她大声的朝王熙凤吼道。

    “依雪我…………”王熙凤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她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听胡依雪这样说她。她也不敢再说什么。站在一旁忍不住摸着眼泪。

    胡依雪收拾好东西。却没有听见王熙凤再说话。她才突然感觉到,她之前说的话。实在是有点重。

    胡依雪放下行礼。走到王熙凤的身边,说“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我真的有事情。我现在都这么大了。做事也知道分寸。所以,你就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管着了。”她的语气比之前好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