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7章再委屈都认了
    “可是…………妈妈担心你啊。你总得告诉我。你要去谁的家里吧。”王熙凤眼睛里还闪着泪花。看着胡依雪十分的疼惜。她知道,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很对不住胡依雪。她让胡依雪受了不少的委屈。

    “我的朋友。妈妈不认识的。说了,你也不知道。”胡依雪将王熙凤脸上的眼泪擦掉。她也知道王熙凤关心她。可是,她真的不能告诉王熙凤。她是去什么地方。

    “她要去就去好了。家里少了一个人,照样可以转的。”坐在客厅喝酒的刘生强,听到胡依雪的卧室里,母女俩的对话。忍不住冷冷的附和一句。

    胡依雪的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客厅外。忍不住想要冲出去,对刘生强说几句。

    “不要去…………”王熙凤看出了胡依雪的气愤。才赶紧将她拉住。

    “有种的话,出去了。你就永远别回来。”刘生强一边喝酒。一边还冷冷的说道。可他的话,又好像不是在对胡依雪说。

    “哼!放心好了。我不会在这个家里呆太长时间。”胡依雪的语气,比刘生强的更冷。

    “你现在是长大了。翅膀也硬了。当然,嘴巴也硬了。老子早就知道,你不想在这个家里呆了。不过,有空的话。也给你妹妹拿点生活费回来。”他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因为,他知道胡依雪一直没有离开家的原因。只是因为王熙凤不愿意离开。还有她的一个妹妹。????“依雪,算了…………”胡依雪恨不得马上冲出去。直接给刘生强一个耳光。可是,王熙凤却一直拼命的拉着她。才她让一忍再忍。

    “王熙凤,没有酒了。去给老子拿酒来。”刘生强对着胡依雪的卧室,大声的喊道。他的语气比对胡依雪说话,还要更加的恶劣。

    “妈,别去。”胡依雪朝王熙凤大声叫道。那声音大得,连客厅里面坐着的刘生强,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刘生强没有再说话。他只需要说一遍。即使是胡依雪反对。王熙凤还是会乖乖的,把酒给他送去。

    王熙凤对胡依雪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她算了。她委屈点没有事。可是,如果她不听话。吃苦的就是胡依雪的妹妹刘心纤。也就是王熙凤的小女儿。

    刘心纤是刘生强的亲生女儿。可是,刘生强对她也毫不手软。目的只是因为刘心纤是牵制住王熙凤的人。而牵制住了王熙凤。就可以牵制住胡依雪。现在胡依雪有出息了。有钱了。刘生强怎么可能轻意让胡依雪离开。

    如果,她们母女三人,全都离开了。那么,他一个好赌博,又好喝酒的人。上哪里去弄那么的钱够他玩乐。

    “倒上。”王熙凤给刘生强送去了酒。可他还不依不饶的使唤王熙凤。

    胡依雪提着行礼。站在客厅里,看着刘生强使唤着王熙凤。她提着行礼的手。本能的紧紧握住。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

    她得忍受着。她一定得忍受着。她已经忍受了这么多年。又何必在乎这几个月呢?她深信自己,一定可以再等几个月。就能把她的妈妈,和她的妹妹刘心纤带出刘生强的眼皮下。

    jv{首k发

    胡依雪提着行礼,硬生生的从她妈妈王熙凤跟前走过。她没有说话。她一定得忍着。

    “心纤快放学了。你一会儿去接她,记得买点菜回来,你给我做点好吃的。晚上有朋友到家里来。不要太寒酸了。”

    在胡依雪快要踏出客厅门时,刘生强赶紧对王熙凤交待着。而胡依雪也顿时停在了原地。

    她知道,刘生强说的那些话。真正的意思,并不是给王熙凤听。而是说给她听的。

    王熙凤的钱都被他拿走了。她还怎么去买菜。只要胡依雪给王熙凤拿钱。刘生强就像一个贼似的。眼睛一直盯着王熙凤打转。放在王熙凤包里的钱,还没有捂热,就已经被刘生强拿走了。

    “妈,你拿着吧。”胡依雪折回去。给王熙凤拿了一些钱。

    刘生强赶紧扭头,盯了一眼胡依雪手中的钱。很想知道,这一次胡依雪会给王熙凤拿多少。

    “妈妈有钱,我不要。”王熙凤推辞着。

    “你拿着吧。给心纤也买点好吃的。”胡依雪不顾王熙凤的反对。直接把钱放在王熙凤身上的包里。然后,她走到刘生强的身边。又拿出一些钱。放在桌子上面。“对我妈和心纤好一点。她们都是你的亲人。如果,等我回来。她们少了一点什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她狠狠的对刘生强说道。

    胡依雪知道,即使她那样说。像刘生强那样的人。也根本不会懂得亲情。可是,她还是说了。

    “好。没有问题。”刘生强对胡依雪毫无感谢之意。拿起桌子上面的钱。就当作胡依雪的面数了起来。

    胡依雪厌恶的盯了一眼刘生强。再看了一眼王熙凤。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客厅。

    ……………………市锦别墅。

    “动作都快一点。你们必需在半个小时内,把所有的树全都砍完,还要清理掉。”小雪用手指着院子里的佣人。大声的呵斥着。

    胡依雪坐在院子里,喝着咖啡优闲的盯着,这些砍腊梅树的佣人。感觉心情特别的好。

    “依雪小姐,你看他们都做得好吗?”小雪跑到胡依雪的跟前献着殷勤。

    “嗯。很好。你也做得不错。”胡依雪脸上呈现出笑容。

    腊梅不是他们两个人的爱情花吗?那么,让就她全都砍完吧。她讨厌腊梅。那香气让她觉得特别的刺鼻。还有那些花朵。仿佛,她的眼前正呈现出封卿衍帮叶小漫摘花的画面。

    只要是有关于叶小漫和封卿衍的。她都不容许再出现。连同叶小漫和封卿衍的婚纱照。她都已经叫人收了起来。

    胡依雪恨叶小漫。明明是她先认识的封卿衍。为什么叶小漫就能够和封卿衍结婚。明明是她应该拥有的一切。为什么全都属于了叶小漫。

    叶小漫是她的克星。有了叶小漫她没有办法翻身。始终,叶小漫都是挡在了她的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