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8章这个家我说了算
    “依雪小姐,你准备把这些腊梅树,都放在什么地方啊?”小雪站在胡依雪的旁边,恭敬的问道。

    胡依雪瞪着小雪。这种事情还用得着问她吗?

    这个小雪还算知趣。知道他们的太太叶小漫,现在不得宠了。懂得见风使舵倒在她这一边。不过也好,胡依雪初来市锦别墅。有一个可靠的人,办事也就方便得多了。

    “仍到外面去,一把火烧掉。”胡依雪面无表情。手中还把玩着咖啡勺子。

    小雪的脸色有点苍白。胡依雪的手段也确实太残忍了。仍掉不就得了呗。还要烧掉。她就那么容不得叶小漫吗?

    可想想也是,胡依雪一直就喜欢封卿衍。现在,封卿衍好不容易让她当家作主。她不弄一翻作为出来。那她就不叫胡依雪了。

    “怎么了?很难办吗?”胡依雪盯了一眼小雪。

    “不,不是。依雪小姐怎么说。小雪就让他们怎么做。先生不是说了吗?他走的时间里,全都听依雪小姐的。”小雪赶紧回答。????“还好你没有忘记。”胡依雪扯了扯嘴角。“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她突然加了一句。

    “是。小雪知道。依雪小姐是好人。所以,小雪才会这么愿意的为依雪小姐办事啊。”她赶紧附和着。生怕胡依雪翻脸,让她也一起去干粗活。

    “太太小心点。”李妈手中提着出去买的东西,还扶着叶小漫。

    “我没事李妈。宝宝现在还不大。用不着人扶的。”叶小漫笑道。

    “先生也真是的,怎么会让依雪小姐住在别墅里。现在连买个东西。都要太太亲自出去买。”李妈抱怨着。

    胡依雪才来别墅一天。整个别墅就变了样。所有的事,都得按照她说的去办。下人们也都不敢吱个声。

    “没关系李妈。

    反正,都是宝宝的东西。让别人去买,我也不放心。”叶小漫安抚着李妈。

    叶小漫知道封卿衍,为什么会让胡依雪来这个家里。他不就是怕他没在别墅的时候。夏宇贤会来找她吗?

    封卿衍的疑心病很重。知道她和夏宇贤有关系的时候。心里就一直不舒服。现在又怀疑叶小漫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夏宇贤的。他能不防着吗?

    “哎。”李妈叹了口气。“太太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受别人的欺负。”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叶小漫苦笑了笑。她不依着封卿衍,还能怎么样?如果,她强行反对胡依雪搬进别墅里。那么,封卿衍又可以找到借口。说她的不是了。

    “李妈,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啊?”叶小漫站在原地。听着用刀子砍着的声音。

    “好像是在砍什么东西吧。”李妈不太确定。

    “你听。是不是从别墅里发出来的?”叶小漫望着别墅里面。

    “嗯。应该是。”李妈没有想太多。胡依雪来了别墅之后。别墅里就奇奇怪怪的。就算砍点什么东西。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我们快点回去吧。去看看他们都在弄什么。”叶小漫有点着急。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家。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封卿衍回家她也不好交待。

    “快点。动作都快点。那边还有几棵。全都砍完了。一棵都不要留下。”小雪催促着他们。

    {看正#a版章…t节上7{

    “你们都在干什么?”叶小漫望着自己的佣人们,都拿着刀子。在砍自己心爱的腊梅。着急得小跑着向他们而去。

    佣人们听到叶小漫的声音。本能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胡依雪望着过来的叶小漫。她的心里有那么几秒发虚。可是,只是那么几秒钟。她的脸色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面貌。还把咖啡杯端起来。一幅享受的模样。

    她要的结果,不就是让叶小漫心疼吗?

    “接着砍。”胡依雪瞪着佣人们,冷冷的发号命令。

    “不准砍!”叶小漫大声吼道。看着已经被砍掉的腊梅。她心疼不已。

    此时,满院子都是腊梅树枝,和残留的腊梅花瓣。腊梅发出来的香气,进入叶小漫的肺腑。她的整颗心都纠结了起来。

    “砍!”胡依雪不带任何的感情。还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命令。好像,她现在已经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她说的话,就是主人的命令。下人们就应该听从她的安排。

    “不许砍。谁敢砍试试?”叶小漫向前一步。她才是女主人。他们应该听她的。

    胡依雪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叶小漫的前面。“我说砍就砍。你们不要忘记了。你们家的先生,在走的时候。是怎么交待你们的。是叫你们听她的?”胡依雪用手指着叶小漫。“还是应该听我的。”她再走到佣人们的面前。“如果,你们不想干了。我现在就让你们离开这栋别墅。现在找一个佣人。也不是那么难找的。”

    佣人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叶小漫。然后,再一次拿起刀,向腊梅树砍去。

    “不许砍,我叫你们不许砍。住手啊。住手!”叶小漫向他们吼叫着。可是,没有一个佣人听她的。而且,好像她喊得越利害。佣人们就砍得起劲。

    “太太,小心身体。”此时除了李妈还会关心叶小漫之外。这个别墅里,也再没有心疼她的人了。

    “李妈,你快让他们住手。快点啊。”叶小漫求着李妈。仿佛,李妈是管家,她的话那些佣人们一定会听。

    可是叶小漫她却错了。她是太太。她是这里的女主人,都不能够阻止。李妈一个女佣又怎么可以呢?

    “太太,让他们砍吧。以后,我们还可以栽。”李妈不能阻止他们。现在,那些外在的东西。李妈也不想多管。只要叶小漫好好的。孩子好好的。她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也就让胡依雪去胡闹吧。

    “不行!那是我和卿衍一起栽的。不能让他们砍掉。”叶小漫见李妈不帮她。她只好自己出手。她跑到佣人的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腊梅树前。

    “不许对太太无理。”李妈赶紧吼道。她被叶小漫的举动吓住了。要是佣人一不小心,把她的肚子碰到,那就麻烦了。“太太,你干什么啊?”李妈跑到叶小漫的身边。吓出了一头的冷汗。

    “接着砍。不要看她们演苦情戏。这个家我说了算。”胡依雪已经坐回了原来的椅子上。玩弄着咖啡杯。脸上毫不带任何的感情,冷冷的说道。

    “不准砍。不准啊!”叶小漫用手拉住那个佣人。可是,她拉住了一个。却拉不住另一个。“你们再砍,就都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我的家。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这里的任何东西。一根草都不许碰。”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不是吗?为什么要被胡依雪牵着鼻子走?

    下人们再一次停住了手中的一切。看看胡依雪,又看看叶小漫。这个地方到底是听谁的?下人们也都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