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9章只怪你嫁错了人
    叶小漫确实是这里的女主人。可是,封卿衍临走前,不是向大家交待了。他走的日子,大家都听胡依雪的吗?

    这样两个女人。谁也不让着谁。下人们真的很难做事情。

    胡依雪愤怒的盯着那些下人。从椅子上直接蹭起来。几个箭步到叶小漫的跟前。

    “我说可以就可以。这个女人。”胡依雪用手指着叶小漫。“她现在说的话。你们谁都不许听。只能够听我一个人的。我的话才是真正的命令。你们的先生走的时候,都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你们最好不要忘记了。她!”她再用手指着叶小漫。“她没有资格说话。更没有资格让你们离开。因为,你们的先生早就不想要她。她的肚子里怀着一个野种。那根本就不是你们先生的孩子。”她狠狠的说道。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的有力道。仿佛,害怕这些下人,会听不懂她所说的话。

    叶小漫瞪着胡依雪,她没有想过,胡依雪会突然这样说。虽然,封卿衍不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一直都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可是,封卿衍终究没有当作下人的面,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吧。

    “依雪小姐,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李妈盯着胡依雪,她说话也太大胆了。好歹叶小漫此时还是封卿衍的妻子。就算她想嫁给封卿衍,也不能乱说叶小漫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封卿衍的孩子吧。

    “什么我乱说。”胡依雪瞪着李妈,直接向她吼道“叶小漫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不是卿衍哥哥的。卿衍哥哥自己也知道。不然的话。卿衍哥哥那么爱她。怎么可能这一次,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她又转移视线盯着叶小漫。“到底是不是,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她怀着的孩子就是夏宇贤的。”

    “不!不是的。这是卿衍的孩子。我不准你侮辱我的孩子。”叶小漫向胡依雪反对着。????这本来就是封卿衍的孩子。胡依雪根本就不知道实情。她为什么要诬蔑她。

    此时,下人们都纷纷议论起来。有的还用手指着叶小漫的肚子妄加指责。什么难听的话,都进入了叶小漫的耳朵里。

    “不。不是那样的。你们不要听她胡说。这是我和卿衍的孩子。你们不能相信她。”叶小漫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她不想听到关于她孩子侮辱的语言。

    “太太,你不要激动。”李妈安抚着叶小漫。“你们都在说什么。都给我闭嘴。”李妈用手扶着叶小漫。朝着下人们吼道。

    “闭什么嘴啊。她能做得出来。还怕别人说她吗?”胡依雪瞪着叶小漫。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砍,接着砍。”她又瞪着下人们。

    别以为叶小漫吼几声,就能够阻止她砍腊梅树。现在她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谁敢不听她的话。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都站着干什么啊?叫你们快点砍。都没有听到吗?是不是都想卷铺盖走人啊?”小雪帮胡依雪附和着。

    “小雪!”李妈盯着小雪。她可是叶小漫的丫头。怎么突然靠在胡依雪那一边去了。

    “我有说错吗?李妈,你也忘记了吧。先生才走了一天。你就不听依雪小姐的话了。小心先生回来。把你的管家之职撤掉。”小雪十分的得意。好像,她已经就是这个别墅里的管家了。

    {看◇h正a版b章6节‘3上i“

    叶小漫盯着小雪。不知道小雪为什么要这样。小雪才和胡依雪接触没多久。为什么要向着胡依雪。难道说,她以前对小雪还差了吗?

    “你这条摇尾巴的狗。”李妈望着小雪,忍不住狠狠的说道。

    “啪——”小雪一个箭步到李妈的身边。直接就给了李妈一巴掌。

    “李妈……”那一巴掌实在太狠。李妈身体一个不稳倒坐在了地上。“小雪你怎么可以……”

    “我怎么不可以了。她以前不是也那样对待我吗?”小雪直接打断叶小漫的话。她打了李妈,却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

    “小雪,你做得好。”胡依雪拍着巴掌。她实在太高兴。本来她想出手的。没想到这小丫头。比她的手还要快。自己人打自己人。真是痛快。“等你家先生回来。我就让他升你做管家。”

    “真的吗?谢谢依雪小姐。”小雪瞪着李妈十分的得意。“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砍啊。想像李妈一样挨打吗?”她如一个管家似的,对下人们发号司令。

    “李妈,你怎么样了?”叶小漫心疼的看着李妈。

    “我没事。太太你不要担心。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李妈知道叶小漫的为人。叶小漫连别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怎么会和夏宇贤怀上孩子呢。一定是他们在诽谤她。“那些腊梅树……”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才长大的腊梅。就那样被他们给砍了。

    “不要管了。”叶小漫打断李妈的话。她不想为了腊梅的事。再让李妈受到伤害。“让他们砍吧。”

    叶小漫望着那些和封卿衍一起栽的腊梅,心痛无比。忍不住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落下来。

    终于,到了最后一棵腊梅倒下的时候。叶小漫也哭得无力的瘫软下去。整个人坐在残花败枝的腊梅树边。

    “让她再好好的回味一下吧。半小时之后。再把这些树拿出去烧了。”胡依雪盯着满地的腊梅残留。趾高气扬的说道。

    叶小漫狠狠的瞪着胡依雪。可她的眼神,对胡依雪来说。根本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她痛苦的表情。让胡依雪心里十分的痛快。

    “你怎么可以这样。”叶小漫气愤的说出一句。

    “我怎么不可以了。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要怪!就怪你自己嫁错了人吧。更重要的是,谁让你红杏出墙呢。哈哈……”她把手中的咖啡杯。直接仍在了叶小漫的面前。那的笑声带着讽刺她的意味。

    胡依雪要把她受过的苦。全都在叶小漫的身上讨回来。

    上帝是公平的。她不会一辈子受苦。现在不就是轮到叶小漫了吗?而且,还是她亲手让叶小漫受苦的。那种快感,也只有胡依雪自己能够体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