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20章家贼
    胡依雪带着笑声走进别墅。佣人们也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全都向别墅里走去。

    院子里只留下李妈和叶小漫。叶小漫的眼泪,除了李妈。再也得不到任何的同情和心疼。

    叶小漫狠狠的抓起一把腊梅花瓣,紧紧的捏在手中。望着满院子里的狼藉,心痛不已。

    这些残花败枝都代表着什么?这些都是叶小漫和封卿衍一起栽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是不是也说明,她和封卿衍的感情。也将从这些花开始断了呢?

    叶小漫左手抓着花瓣,右手将地上刨起一个坑。然后,把花瓣放在坑里。狠狠的埋藏在里面。连同她的眼泪,滴在坑里也一起被埋藏。

    林黛玉葬花!叶小漫葬腊梅!都是两个多愁善感的女人。

    ………………“小雪,你去看看他们的包里,都有没有带走别墅里的东西。”胡依雪双手横抱在胸前。盯着一屋子里的下人,脸上带着满是不耐烦的神情。

    “是依雪小姐。”????小雪把地上的包包,每一个都翻了出来。都是一些普通的衣务。连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依雪小姐,你看这个。”她突然在小米的包里,找到一条项链。赶紧拿去给胡依雪。

    “铂金的。”胡依雪盯着那个项链喃喃道。

    “依雪小姐,你放了我吧。我不是故意拿太太的东西啊。”小米赶紧跪在胡依雪的身边。哭诉着求她。“那天,我去收拾太太的房间。一时起了贪念。才会拿太太的项链。依雪小姐你放了我吧。”

    楼上,叶小漫从卧室里的落地窗前,望着院子外面的青烟。满是伤心的神色。

    胡依雪是故意砍掉她心爱的腊梅。此时连腊梅树都不肯放过。一定就是要让叶小漫难过。

    虽然,叶小漫知道胡依雪的用意。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伤心落泪。那毕竟是她和封卿衍一起栽种的。

    树是死的,人是活的。那腊梅已经栽了快两年。她能不伤心难过吗?

    “太太不好了。太太……”

    “什么事啊李妈?”

    叶小漫见李妈跑进卧室,赶紧用手把脸上的眼泪擦掉。

    “小米,小米她……”

    “李妈你别着急,慢慢说。”叶小漫走到李妈的身边。

    “小米她偷了太太的项链。现在依雪小姐正在下面狠狠的教训她呢。”

    “小米偷我的项链?”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胡依雪会发现?

    “对啊。你快去看看吧。小米已经被小雪打得遍体鳞伤。我怕……我怕会出人命啊。”李妈急得满头大汗。不停的用手擦拭。

    “慢着。”叶小漫听着有点糊涂。“就算小米她偷了我的项链。可为什么大家会知道呀?”她的东西一直都放得很好。如果小米真的偷了。她也不可能拿出来,当作大家的面试戴吧。

    “依雪小姐她……”

    李妈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叶小漫。如果她真说出来。叶小漫又要激动。那么对孩子一点都不好。

    “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去帮小米呢?”叶小漫也开始着急起来。

    “是这样的。”就算想瞒着叶小漫。也是不可能。家里突然一下少了那么多人。叶小漫她能不发现吗?“依雪小姐说下人们,把你心爱的腊梅砍掉了。所以,她要把所有的下人,都赶紧出别墅。目的只是帮你出气。”

    “帮我出气?”

    胡依雪她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她硬让下人砍掉腊梅树。现在,居然都怪到下人的头上了。

    她可真狠。连后路都想到了。

    如果封卿衍回来。她把砍掉腊梅树的下人,都赶了出去。她也有了交待。

    一石二鸟!既把叶小漫心爱的腊梅树砍掉。又把叶小漫的老佣人赶了出去。要是胡依雪真想对叶小漫做什么。那么,叶小漫连一个亲信都没有。

    “在让下人们走的时候。依雪小姐让小雪检查大家的包。所以才发现了小米包里的项链。”李妈解释着。

    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们下去看看。”叶小漫用手撑着腰身。赶紧向楼下而去。

    “啊……好痛啊。呜呜……依雪小姐你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依雪小姐……”

    小米跪在地上哭着求胡依雪,可她却不动声色。好像只是在看电视剧一样。那种苦情戏,她也没丝毫的感动。

    “谁让你偷太太的东西。这就是你偷家里东西的教训。你真该打。打死你……”小雪一边用鸡毛掸子打小米。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吼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雪,你不要打了。我求求你……”小米实在忍不住,便用手抓住小雪手中的鸡毛掸子。

    “滚开。”

    “啊……”

    小雪用脚狠狠的踹了一脚小米。把她直接踹倒在地上。

    “依雪小姐没有亲自打你。那是不想弄脏了她的手。”小雪瞪着倒在地上的小米。狠狠的说“依雪小姐多仁慈啊。她让我教训你。就只是因为想帮太太出气。还有你们这些人。”她又用手指着其他的女佣。“你们简直太可恶了。竟然,连太太心爱的腊梅树都敢砍。那可是先生和太太一起栽种的。你们被赶出别墅,都是因为你们咎由自取。”

    站在大厅里的女佣们,此时都敢怒不敢言。谁让人家是主,她们是仆呢。这就是做佣人最悲伤的地方。

    “起来。跟我上警察局去。”小雪一把将小米抓起来。

    “不!不要……”小米在地上挣扎着。

    “等一下。”叶小漫从楼梯上走下来。

    胡依雪没有看叶小漫。只是独自扯了扯嘴角。

    她终于舍得下来了。还以为,她就那么的铁石心肠呢。

    “小米犯了什么错。要把她送去警察局?”叶小漫已经走到小米的跟前。

    “太太,救救我。太太……”小米赶紧抓住叶小漫的脚,苦苦哀求她。

    小米脸上已经满是伤痕。嘴角还流着血渍。让叶小漫都有点不忍心睹目。

    “太太,小米她偷了你的项链。依雪小姐正让我教训她呢。”小雪把项链交给叶小漫。还显得特别的理直气壮。

    叶小漫看着手中的项链。那的确是她的。她一直放在首饰盒里。小米什么时候偷去的?

    “太太小米不是故意的。小米只是很喜欢。所以…所以才一时起了贪念。求求你太太,不要把我送去警察局。我错了。你放了我吧太太。我以后会为你做牛做马的。太太……小米一定会记得你的好。求求你不要让他们把我带去警察局。太太……”小米跪在叶小漫的脚下,一直哭诉着。

    叶小漫眼睛的余光,停留在胡依雪的脸上。胡依雪把这个家弄得鸡犬不宁。那不就是胡依雪想要的结果吗?她为什么要顺着胡依雪。

    “啪——”小雪见叶小漫一直没有说话。又赶紧给了小米一巴掌。显示她好像就是这个别墅的管家一样。“你哭什么?还没有把你送去警察局呢。家里又没有死人。真是晦气!”

    “小雪,你怎么这样?”李妈都看不下去了。赶紧用手护着小米。

    “我怎么了?她本来就应该打。”她扬起手,又准备打小米。

    叶小漫一把抓着小雪的手。直接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打狗还看主人呢?小米是叶小漫的丫头。小雪也是她的丫头。没有叶小漫的允许,小雪她一个和小米平起平坐的小丫头。凭什么打小米。

    不过,现在小雪这条狗,不是已经跟着胡依雪了吗?

    “太太你……”小雪用手捂着被叶小漫打过的脸颊。“依雪小姐……”她赶紧跑到胡依雪的身边。表现得十分的委屈。

    “小米,你起来。”叶小漫冷冷的喊道小米。

    李妈将小米扶起来。而小雪却憎恨的瞪着小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