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40章如同死灰的叶小漫
    “给我看看。”胡依雪一把抓过报纸。她想知道那报纸上面所写的。到底是不是她想要的。

    胡依雪用手指着报纸上面的字。一行一行的看下去。她脸的上笑意,也逐渐加重。报纸上面写的。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好。不愧是媒体,是不是炒作高手。

    “去,把报纸给叶小漫看看。”胡依雪看着报纸之后。把报纸递给小雪。

    “依雪小姐,太太的房间一直都是关着门的。我……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给她。”小雪脸上满是为难的表情。

    从昨天晚上开始。叶小漫就一直没有吃饭。连李妈都不能够进她的房间。小雪又怎么能够进去呢。

    “你是猪啊!”胡依雪忍不住用手戳了一下小雪的脑袋。“难到不能想想办法。从窗子外面仍进去吗?”

    “哦……是。”小雪点头答应。她只是一个小丫头。哪里敢想到胡依雪,所说的那么大胆的事呢。

    叶小漫的卧室窗,在二楼上面。离地面太高。小雪想了各种办法。最后决定,从旁边的屋里,试试看能不能打开叶小漫的窗子。????很庆幸的事。叶小漫并没有锁住窗子。小雪只是轻轻的一推,窗子就自然的打开了。她把报纸直接仍在叶小漫的卧室里。就算她不去告诉叶小漫。叶小漫自己也能够看到吧。

    “小雪……”

    “啊……”小雪此时正站在凳子上面。听到李妈突然叫了她一声。心虚的她,直接从凳子上面摔倒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李妈瞪着小雪。脸上满是质问的神色。

    “我……”小雪用手揉着被摔痛的脚。“我什么都没有干啊。”小雪低了低头,不住的掩饰着。

    “什么都没有干?”李妈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小雪此时鬼鬼崇祟,不让李妈怀疑都难。

    “你想做什么?”小雪见李妈从她的身边走过。还想去看窗子外面,才忍不住对李妈大声说道。

    “滚开。”李妈对小雪呵斥一声。将小雪抓住她脚的手,狠狠的踢开。

    李妈将头伸向外面。窗子外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她满脑子疑惑。小雪很少来这个房间。如果没有事的话。她今天突然来是为了什么?

    最新8章|节~上d”{,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做。你还疑神疑鬼的。”小雪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对李妈说话的语气,没有半点的客气。“就算我做了什么。你现在也没有资格管我。”小雪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忍不住对李妈再加上一句。

    李妈瞪着小雪蛮横的模样。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可她却没有说什么。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当初选丫头的时候,自己不长眼睛。才会选上像小雪一样狠毒的女人。

    叶小漫卧室的窗子,被小雪打开着。外面的风直接吹进了屋内。让睡在床上的叶小漫感觉有点冷。她本能的睁开惺忪的眼睛。

    她望着窗子前。风把窗帘已经吹得到处飞扬。把安装有空调的卧室,使得温度明显的下降。

    她很不想起身。因为,昨天被胡依雪折磨得太惨了。让她全身都酸痛不已。可是,她又必须得起来。

    此时正是寒冬腊月,a市也算是一个冬天很冷的城市。那风刮在身上,有着刺骨般的冷。现在风吹进卧室。将卧室里的温度下降。她不起来又怎么行呢。

    叶小漫用左手撑在床上。她缓慢的坐起身来。感觉整个头昏昏沉沉的。她的右手狠狠的敲了两下。步履蹒跚的向窗子走去。

    她把窗子关上。再一次拉上窗帘。正想再回到床上的时候。脚却踢到了小雪仍进来了报纸。

    她低头看着地上的报纸。她已经很久没有看报纸的习惯了。最近看的也都是关于孩子的书籍。李妈也不可以帮她订报纸。

    她只是瞟了一眼,并不想正真去看它。她的头真的很痛。此时的她,又哪里有心思去看那报纸呢。

    叶小漫向床边走去。可她的脑子里,却已经出现了,她瞟到报纸上的一个名字。

    封卿衍!!!

    叶小漫很久都没有在报纸上面,见到过封卿衍的名字了。好像,还是在她和封卿衍结婚的时候吧。

    封卿衍一直都不是什么大人物。外界的人,也都很少认识他。如果不是他成为了叶兴达的女婿。封卿衍的名字,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报纸上。

    而此时这张报纸呢?为什么会有封卿衍的名字?

    叶小漫整个精神振奋起来。她必须得使自己的脑子清醒。她快步走到窗子前。将地上的报纸捡起来。

    她没有马上就看那报纸上面的内容。而是,在心里祈祷着,希望报纸上面写的东西。都是有关于封卿衍的好。不是封卿衍在美国那边出事的事情。

    叶小漫将报纸打开。上面的内容让她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所有的事,全都是指向封卿衍和叶兴达的。她握住报纸的手,本能的抓紧,使得她手背的青筋都鼓了起来。她整个人恨得咬牙切齿。眼睛里的泪水,忍不住直接滑落了下来。

    “不……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叶小漫看着报纸上面所写的内容。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这怎么可能,卿衍不可能会做那种事。不会的。我不相信……都是乱写的。都是乱写的……”叶小漫将手中的报纸,一把一把的狠狠撕碎。嘴里还不停的念道。

    “这些人都在搞什么?为什么要污蔑他。不可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她步履蹒跚的向床边走去。拿起床头柜的电话。准备给封卿衍打电话。她一定要问清楚。不然的话,她一会发疯的。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关机!为什么总是喜欢关机啊?”叶小漫气得将电话,狠狠的摔在地上。“你真的是像报纸上面所写的那样吗?所以你才不要我了。所以你才一个人去了美国吗?封卿衍,你好狠!你好狠啊……”叶小漫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整个人泣不成声。

    她的头真的是太痛了。她忍不住将手插进自己的头发里。可此时她才发现,她的头发已经是那么的短了。被胡依雪剪掉之后。她都还没有照过镜子。

    叶小漫双手直发抖。她看着手上还残留着的断发。忍不住的眼泪,再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一步一步走向梳妆台。在她准备看镜子的那一瞬间。她努力并住呼吸,使自己的心平静起来。希望她看到的镜子里面,不是她自己所想的那样。

    叶小漫缓慢的睁开眼睛。镜子里面呈现出,她自己此时的模样。她的眼睛顿时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镜子里面那个丑陋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公认为的美女叶小漫呢?她的脸色苍白得如死灰一样。头上的头发整个参差不齐。她的衣衫也不整。挺着的肚子像一个怪物一样。

    “啊……”半晌之后,叶小漫才发出一声,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叫声。

    她无法忍受自己现在的模样。用手将整个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全都推倒在地上。她恨不得将整个梳妆台一下打碎。光是这样根本就不能够解她的气。她还把整个屋里的东西。全都砸倒在地上。床上的东西更是不剩一丁点。

    她恨现在的自己。她甚至有了死掉的念头。现在如同鬼魅一样的她。还怎么能够出去见人。她的世界完了。真的是彻底的完了。

    …………………国际机场。

    “来了来了……”

    一群记者看到封卿衍的身影。赶紧向他跑去。整个阵势,像迎接什么大人物一样。

    “吴先生你好,请问你去美国,是不是因为处理,叶氏药业集团的公司?从而现在回国之后,就马上把叶氏收入自己的名下呢?”

    “请问你是不是准备把封氏的建材生意,改成药品为主了呢?”

    “这一次你和艾纳维先生谈成合约。是不是也有你的妻子,叶小漫的功劳呢?”

    “你对叶兴达董事长,突然的去世有什么看法,请你说一说好吗?”

    “叶兴达在去世之前,是不是就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后路了呢?”

    “请你说一说好吗?吴先生……”

    封卿衍刚走出机场的门。记者就蜂拥而来。堵着他问一些,让他都还不太明白的问题。

    “对不起。有什么事,等我们回公司之后,开一个记者会,慢慢向你们解释好吗?”封卿衍的助理,赶紧对记者说道。

    “有人说,你已经继承了,叶氏药业集团对吗?”

    “叶兴达董事长突然去世。你连他的葬礼都没有参加。那都是因为什么?是不是早就在处理,接手他公司的事了呢?”

    “现在的封氏建材集团,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封氏药业集团了对吗?”

    “听说你和你岳父叶兴达,一直就不太和气。对不对?封氏以后会强大得过,你岳父的叶氏吗?请你说说好吗?”

    经过封卿衍的助理那样说。记者并没有停止问话。反而,比之前还要的激烈。

    封卿衍此时算是已经明白了个大概。所有的矛头都是指着他,还有他突然把那样一笔大合约谈成的事。

    大家都以为他谈成了那样大的一笔生意。是因为有叶兴达的铺路。还有是叶小漫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