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41章折磨得不成人形
    那可是他封卿衍自己的成就。为什么媒体要把所有的功劳归功于叶家呢?

    听记者口中的语气,又好像是他把叶兴达怎么样了一样。

    他是打算把封氏改成以药品为主。那又能说明什么。只能够说明是自己想突然转行啊。

    “不好意思。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们这些问题。如果大家想知道。我会以最快的时间。开一个记者会,帮你们解答心中的迷团。”封卿衍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不希望自己被记者一直拍照。

    封卿衍的司机已经把车开来了。他赶紧上车。让自己的助理,去处理记者们的事。

    封卿衍在车上思索着。到底是谁把消息放出去的。他才刚回国。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放消息出去。那些记者是不可能,知道得这么快。

    胡依雪吗?他只打电话告诉了胡依雪一个人。是她告诉记者的吗?

    可是,她就算告诉了记者这些事。对她又有什么好处。????那些记者对他问的问题。好像对他并没有好处。而是,指向着叶兴达的死因。还有叶兴达自创的集团有关。

    一个星期前。封卿衍是没有那么能力。以叶氏药业相比较的。可现在的他。如果要把叶氏收入公司。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要加入药品事业。那是一定没有错的。可是,他真的把叶氏药业收入公司。外界的人会怎么想?叶小漫呢?她又会怎么想?

    对了!会不会是叶小漫自己放出去的消息?她在怀疑什么?怀疑是他杀死了她爸爸吗?

    就算他们的感情不和。叶小漫也不用那么狠吧。他是她的老公。他的事业成功。不也有她的一份吗?她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回市锦别墅。”封卿衍对司机突然说道。

    “先生刚才不是说要去公司的吗?”

    “先回别墅。”他再强调一句。

    他想回去问清楚。这件事情,他不会这样就算了。因为,这关系着他把建材改成药品。关系着他公司的整个命脉。

    市锦别墅。

    “依雪小姐……先生回来了。先生回来了……”小雪把门打开,看到封卿衍,不由得向别墅里面,坐在沙发上的胡依雪大声叫唤着。

    现在的她好像已经忘记了。叶小漫才是她的主子。连男主人回家。都是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卿衍哥哥……”胡依雪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不由得叫了一声封卿衍。可是,只是那么一秒的兴奋。从而,她再一次沉重了下去。

    此时的胡依雪在削苹果。小几上面已经放着她削好的几个苹果。她的手中还不停的在削。她需要好好的静下心来。临危不惧才是一个有智慧的女人,应该有的表现。

    她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更要把对叶小漫所做的事。当成没有做一样。她只管理了这个家。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

    “依雪……”封卿衍已经到了客厅里。他看着胡依雪坐在沙发上削苹果。好像并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似的。

    r看正版章e节n上?

    “卿衍哥哥,你回来了。”胡依雪抬头盯了一眼封卿衍。给了他一个笑脸。又接着削苹果。那苹果的皮已经连接到了地上。可都还没有断过。可想而知,胡依雪是多么的沉得住气。“你先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削好了。我准备为你做水果沙拉。”她好像就已经是这个家的主人一样。招待客人也是她分内的事。

    封卿衍看了看整个别墅里面。空荡荡的。让他感觉到从所未有的凄凉。

    家里的人呢?怎么才小雪和胡依雪两个人。叶小漫呢?他最期待见到的人呢?她还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吗?

    整个别墅里的东西,全都变了位置。院子里的腊梅花。是他最疑惑的。连一棵树都没有了。谁把腊梅树砍掉的?

    小雪站在旁边,一直都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封卿衍僵硬的站在客厅里。整个眼睛都气绿了。他回来这么久。连一个倒茶水的丫头都没有。胡依雪还那么有兴致的削着苹果。好像对他已经是视而不见。

    “家里的人呢?都去什么地方了?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吗?”半晌之后,封卿衍实在忍不住,才大声的吼道起来。

    他再不说话。可能会被憋死。这个别墅里的安排。是他最不喜欢的。所有的东西都移动了位置。让他很不顺眼。

    小雪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封卿衍。又赶紧低了下去。胡依雪都没有说话。她一个丫头冲什么前锋。

    “为了节省别墅里的开支。我把其他的丫头,都打发走了。”胡依雪看着她手中的苹果。却不冷不热的对封卿衍解释。

    “那外面的腊梅呢?是谁砍掉的?”封卿衍吼叫的声音并没有减下去。反而更加大声。

    “是小漫自己。她说她再也不会喜欢腊梅了。所以,就叫那些丫头们砍掉了。”胡依雪抬了抬眼睑。对封卿衍说。

    “不可能。”封卿衍一点都不相信。

    他向胡依雪几个箭步冲去。一抓把起胡依雪的手。胡依雪毫无防备,她手中削苹果用的手刀。直接将她的手划了一个口子。血顿时从手指上面流出来。

    “是你叫人砍的对吗?是不是?”封卿衍瞪着胡依雪向她吼道。

    叶小漫此时去了哪里?他的心里突然猛得抽痛一下。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不是我。是她自己叫人砍的掉。不信。你可以问小雪。”胡依雪的眼睛里已经挤出了眼泪。她的手让她感到疼痛不已。她的演技让站在一边的小雪,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

    “是……是的。”小雪被动的答应一声。

    “那机场的记者呢?是谁告诉他们,我今天回国的事?”他还是狠狠的抓住胡依雪的手。对她手上流着的血,没半点怜惜的神色。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胡依雪楚楚可怜的盯着封卿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你就给我装吧。我只打电话告诉了你一个人。我今天回国的事。还有我和艾纳维先生的签约。那些记者是怎么知道的?”他瞪着胡依雪。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有记者去机场找你吗?昨天晚上,我把你回国的事。告诉了小漫。不知道是不是她说的。”她抬头望着封卿衍。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滑落到她的脸颊。

    封卿衍抓着胡依雪的手。不由得放松。心里对胡依雪之前的态度,还有点抱歉。

    叶小漫!果然是她。她到底想什么?

    “她在什么地方?”他的语气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可是,里面还是带着种气愤。

    “她在楼上。”胡依雪楚楚可怜的对封卿衍说。好像,她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一样。“这几天,她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我上楼去看她的时候。如果她的心情不好,她还会打我。你看我脸上的伤。”她侧着脸。左边脸上确实有一个巴掌的痕迹。

    “你受苦了。我去找她。”封卿衍直接将胡依雪的手放开。大步流星向楼上而去。

    “卿衍哥哥,你千万要好好和小漫说啊。她的心情不好。你可不要刺激她。”胡依雪忍不住对封卿衍的背影大声说道。

    等封卿衍走掉之后。胡依雪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她再看着还血流不止的手指。直接用舌头将手指上面的血舔掉。眼神发出一种让人害怕的寒光。

    叶小漫的卧室。

    “太太,你怎么会想不开啊。太太……”李妈跪坐在叶小漫的脚下。帮她把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她还不停的哭诉着。

    叶小漫的房间里零乱不堪。满地都是碎玻璃片。叶小漫用玻璃片将自己的手脉割断。还好李妈发现得早,不然的话,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叶小漫坐在床上,整个人傻傻呆呆的。她的眼神已经不知道看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一个定点的目标。仿佛一个死人的眼神一样。

    “叶小漫……”封卿衍人还没有到,声音就已经传进了叶小漫的卧室里。

    李妈和叶小漫本能的看着门口的封卿衍。他终于回来了。可是,叶小漫却已经被胡依雪,折磨得不成人形。

    封卿衍站在门口。他本来还想质问叶小漫什么的。可是,看到叶小漫此时的尊容。顿时将他嘴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

    他打量着整个卧室。这里被洗劫了吗?怎么会如此不堪呢?

    叶小漫是怎么了?她的头发呢?此时的她,和一个疯女人。又有什么两样。

    叶小漫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封卿衍。她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陷入痴呆的状态。

    封卿衍回来了。她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喜悦之色。可慢慢的,她的眼泪竟然滑落了下来。

    “这里是怎么了?”封卿衍望着李妈。他的呼吸也变大喘起来。

    “先生,你可回来了。”李妈望着封卿衍,就突然大哭起来。“你可知道太太这些日子都是怎么过的吗?先生啊……”李妈替叶小漫难过。替叶小漫抱不平。她一边哭,一边用手拍打着地。以发泄她心中的气愤。

    封卿衍对李妈的哭泣,并没有半点的心疼之色。此时的他,只是想弄明白。叶小漫是怎么了?她的头发又去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