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48章浪漫玫瑰钻戒
    胡依雪品尝着她一直就喜欢的拿铁。眼睛却一直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刘心纤。

    一转眼,刘心纤就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让胡依雪感觉,好像她自己老了一样。

    刘心纤是学会计的。为了让她能够有一个好的前途。胡依雪才把刘心纤叫去做封卿衍的秘书。

    与其让其他女人呆在封卿衍的身边。她宁愿选择自己的妹妹。

    “什么那么好看?又见到帅哥了?”

    胡依雪见刘心纤看着杂志,脸上都呈现出笑容。是不是又在杂志上面,看到什么帅哥美男了。

    像刘心纤这样的年纪。犯花痴,也是很正常。如果有中意的。她这个做姐姐的。一定会帮她好好安排一下。

    “不是帅哥。是美女。”她盯了一眼胡依雪。然后,眼睛又落到杂志上面。“一个刚回国的女强人。看她的年纪应该只有二十五六岁吧。能当上一个集团的总裁。真是了不起。”她自顾自的说道。听胡依雪没有表态。她便说“其实,姐姐你也挺能干的。和这个女人差不多。你一直辅佐卿衍哥哥。也恰似一个总裁了。”????“让我也看看。”

    (更!新ho最i、快上

    胡依雪听刘心纤那样的夸一个女人。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忍不住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既漂亮又能干。还和她差不多一样。

    “叶小漫!!!”

    原本端着咖啡杯的胡依雪。看着杂志上面的叶小漫。惊讶得手中的杯子连同杂志一起,硬生生的掉在地上。

    穿着全黑职业装的叶小漫。高贵又显干练。脸上冷艳的笑容,还有她那冷酷的眼神。好像此时就在对着胡依雪示威一样。

    “姐姐你怎么回事啊?”刘心纤赶紧将地上的杂志捡起来。她还没有看完呢。要是被咖啡打湿就不好了。

    她望着胡依雪,真的觉得,今天晚上的她,好奇怪哦。

    胡依雪此时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从沙发上蹭起身。便向楼上跑去。

    “依雪,吃水果……”

    从厨房出来的胡熙凤。望着胡依雪跑去楼上的身影。忍不住想叫住她。

    “不知道。”她拿起胡熙凤放在桌子上,盘子里的苹果吃起来。“可能是困了。想睡觉了吧。”

    叶小漫离开a市的时候。刘心纤还在上学。那个时候的她,才十五岁。对于胡依雪和叶小漫的事。她是完全不会懂的。

    冲进客房的胡依雪。望着窗子前面只穿着浴袍的封卿衍。她的心才踏实一点。

    她把门轻轻的关上。向封卿衍走去。

    胡依雪进房间那么大的冲动。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卿衍,我们……我们结婚吧。”她突然环抱着封卿衍的腰身。将头紧紧的贴在他的背上。

    叶小漫离开的这六年里。她无时无刻不想告诉封卿衍。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尽快结婚。

    由于封卿衍一再的说辞,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他们两个人的婚事,才一拖再拖。可是,当胡依雪知道叶小漫又回来的消息。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她要马上结婚。那样的话,她才能够光明正大的和封卿衍在一起。也不会再担心,突然有一天,叶小漫会把他给抢走。

    叶小漫变了。她可以从那杂志上面看出来。叶小漫比以前更成熟了。更漂亮了。更有女人味。眼神里多了一股狠劲。脸上多了一股冷艳。

    她害怕,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叶小漫的对手。她没有六年前那样的自信。可以一手遮天,再一次把叶小漫打倒。

    “为什么突然想结婚?”封卿衍转身盯着胡依雪。“不是说好。等我的事业进军国外的时候。一起同庆吗?”

    封卿衍栗色的短发,还在不停的滴着水。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淡。对看胡依雪的眼神,并不是像两个快要结婚的人一样的甜蜜。

    “不是突然。这件事,我已经想很久了。我想马上我们就结婚。等我们结婚之后。你还是可以继续工作啊。我们的年纪都不小了。”胡依雪的言语中,带有一种苦涩的味道,是啊……她已经不小了。

    这些话,封卿衍已经听过无数多遍了。可胡依雪叫不能告诉他。是因为他的前妻回来了吧。

    “卿衍,答应我好吗?都已经六年了。这六年里,我为你做的。你都是看到的。难道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吗?”

    封卿衍看着对面的小女人。满脸都是泪痕。他的心有点悸动。

    是的,这六年里。虽然他还是没有以前的任何记忆。可是,这个女人却一直对他很好。真的把他当成求婚夫一样的对待。如果没有她的支持。或许,他还真的撑不到现在。

    和她结婚吧。只有和她结婚之后。那个一直在他脑袋里,挥之不去的女孩儿。才会从他的记忆里抽去。

    封卿衍用手本能的抱着胡依雪。想要给她一点安慰。

    “好。”半晌之后。他才回答。

    “谢谢你卿衍。”她紧紧的闭上眼睛。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相信只要她和封卿衍结婚了。那个女人。就休息从她的身边。把封卿衍带走。

    “明天拍卖会上的那枚钻戒,就是我送给你结婚的礼物。”

    胡依雪抬头望着封卿衍。虽然他的声音很冷。可是,她却已经习惯了。

    这是她听过封卿衍说过的话。最好听的一次。

    东城大酒店。

    “都查清楚了吗?你确定他们一定会来?”

    “是的。”

    叶小漫坐在自己最喜欢的蓝色劳斯莱斯车里。望着酒店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众多名门贵族。相拥而入酒店。

    “那件珠宝,起价是多少?”

    “五百万。”阿飒从后视镜盯了一眼叶小漫。顺从的回答。“他们不仅会来。而且,好像对那件珠宝,是势在必得。”

    “是吗?”她扯了扯嘴角。脸上完全就是讽刺的意味。

    “现在是早上九点。拍卖会会在九点半开始。而他们最晚都会在九点二十,出现在拍卖会会场。”

    叶小漫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厚。阿飒跟她有四年了吧。真不愧是她的助理。连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她都可以完全准备妥当。

    “宏承集团的叶小姐来了。”

    在叶小漫下车的那一瞬间。原本正在采访,当红影星雪娇儿的记者,全都向她跑去。

    “叶小姐,拍张照吧。看这边……”

    “那个女人是谁?”雪娇儿人如其名。说话都是娇滴滴的。

    “是宏承集团新任的总裁叶小漫。”她的经纪人面对着叶小漫的美艳。同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就她一个女人?”雪娇儿有点不敢相信。“去查查她。我要她的资料。”说完,她扭着自己的小蛮腰,进了拍卖会会场。

    一小时之后。

    “现在,我们拿出来的是,今天最后一件拍卖品。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十分的期待这件珍宝吧。”上台主持人响亮的声音。带动着台下那些高官达贵,商业巨子。

    所有的人都并住呼吸。等待着那件珍品出场。

    突然,拍卖会会场的灯熄灭了。只留下台上一个小小的弱光。照射着台上那玻璃框里的钻戒。如玫瑰花一样的钻石花纹的钻戒。不停的在玻璃框旋转着。那刺目的光芒,闪闪发光。让人忍不住澎湃心中的激动。

    “啪——”在主持人的一个响指声中。会场的灯再一次亮了起来。

    “这件来自世界顶极的珠宝设计大师,伯尼丹儿设计的唯一一件名叫浪漫玫瑰的钻戒,起价为五百万。”

    “五百二十万。”

    “台下六号先生,加了二十万。有谁再比五百二十万多的吗?”主持人仔细观望着台下。盯着那些有钱人的一举一动。“八号先生叫价六百万。还有再加价的吗?”

    胡依雪坐在封卿衍的身边。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幸福微笑。下一刻,那件封卿衍准备用它求婚的钻戒,就能够戴在她的手指上了吧。

    她盯了一眼封卿衍。他已经叫价六百万了。看来,她在他的心目中,还是有一定份量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用价值六百万以上的东西,来向她求婚了。

    “六百一十万。坐在第二排的那位十一号的小姐。加了十万上去。”主持人用手指着叫价的那位小姐。镇定自若的解说道。“还有比六百一十万更高的吗?”他望着台下的人,静静的等候着。“看来,这件特别的钻戒,大家都很喜欢啊。此时的拍卖会,也进入了高潮阶段。”闲暇之余,为了让大家更好的考虑。他也不由得八卦了几句。

    胡依雪扭头,盯着一袭红色礼服的雪娇儿。

    雪娇儿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整个a市的人,有谁会不认识她。她想要的东西。也从来不会轻意让给别人。

    胡依雪盯了一眼封卿衍。不动声色。再看看情况吧。那可是她结婚用的钻戒。绝对不可能,让给雪娇儿那个女人。

    “六百五十万。那位八号先生又一次加价。还有比这价位更高的吗?”

    “娇儿,不要了。那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

    雪娇儿的经纪人,见她还想再举牌子。赶紧用手拦住她。

    “什么底线啊?才六百五十万。连我的一个影后奖,一半的价钱都不如。我的身份就那么的不值钱吗?”她不顾经纪人的反对。再一次举牌子。

    “七百万。此时的浪漫玫瑰钻戒。已经从刚才的五百万,涨到了七百万。”

    主持人的话一落。雪娇儿经纪人的手,已经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如果没有人再加价的话。呆会儿,她们要拿什么,那买那钻戒啊?

    雪娇儿和她的经纪人神色相比。脸上呈现出的是得意。完全不顾那价钱是多么的高。只想图一时的快感。

    “八百万。”主持人用手指着封卿衍。“刚才那位先生又一次加价。而且,直接一次加了一百万。可谓是势在必得啊。”

    胡依雪扯了扯嘴角。封卿衍答应过要送她,那枚钻戒。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到。她眼睛的余光,停留在对自己经纪人发脾气的雪娇儿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