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69章男人看得紧离你越远
    一个几岁大点的小女孩儿。力气怎么会大得如此的惊人?

    “现在相信了吧?还以为我是在骗你呢。”他使劲将自己的手,从封卿衍的手中收回来。“早知道,我会受那样的苦。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跟你去酒店。”他一边倒弄着自己疼痛不已的手。一边又接着说“如果她们真的是你的女儿。你以后,可要好好的教导一下她们。我去上洗手间的时候。那个叫叶思的小邪神。还给了我一拳呢。我现在是肚子也痛。手也痛啊。”

    “得了吧。不想上班,就直说。”封卿衍瞪了他一眼。

    “那你就让下班吧。我的小萝莉还等着我呢。”他见封卿衍的神色。变得有点难看。便转移话题。“实话告诉你。那个叫叶思的,虽然下手也很重。不过,和另一个小女孩儿比起来。她算是好多了。”

    封卿衍抬头盯着程笑。不知道,他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你下班吧。”他想一个人静一静。有程笑这个笑神在这里。他是无法安静下来的。

    “真的吗?”他吃惊的问道。还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早知道,他就早一点说这两个小邪神了。也不用陪他加一晚上的班了。是不是他触动了,封卿衍那父爱之情啊?????“我随时都有可能后悔。”他恨不得将这小子赶出集团。

    他到底是来上班的?还是来混时间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他的好朋友啊。难道不应该帮他想想办法。怎么去证明,那两个小女孩儿。是不是他的女儿吗?

    “我走了,我走了!”程笑拿起沙发上面的西装外套。好像这办公室里有鬼似的,逃了出去。

    不管六年前,封卿衍和叶小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查清楚不可。

    他不了解那个叫叶小漫的女人。却对他有一种特别的好感。还有那两个小女孩儿。他同样是十分的亲切。

    或许,他不应该一直都处于被动的状态。他应该试着去接近她们。去了解她们。

    这所有的迷底。胡依雪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吧。

    “喂……”

    “卿衍,你怎么才回我的电话啊?我都打多少次了。为什么你的手机,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呢?连办公室里的电话,都是程笑在接。你现在还在公司吗?”封卿衍只是想打电话向胡依雪证实一下。可是,他刚开口。胡依雪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

    胡依雪那担心的语气。让封卿衍忍不住向她开口寻问。毕竟,他失忆的这六年里。那个女人,一直都陪伴在他的身边。他如果向她寻问另一个女人的事。是不是会伤她的心呢?

    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突然出现叶小漫那个女人。而他还想寻问关于叶小漫的事。他真的是太对不起胡依雪了。

    “公司里出了点事情。所以,今天晚上我要加班。”半晌之后。他才沉重的回答她。

    “公司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她谈完合约。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可当她回家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封卿衍的身影。连她的妹妹和妈妈都说不知道封卿衍的踪影。所以,到现在为止,今天白天公司发生的事。她还一点都知道。

    “都只是小事。我会解决的。”他改变了之前沉重的语气。想安抚一下胡依雪。

    “小事?小事怎么会加班呢?”

    她是何等聪明的女人。她和封卿衍相处这么多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封卿衍的脾气,以及个性呢。

    “现在已经没有加班了。我会在公司里睡。很晚了。你先睡吧。”他不想再和胡依雪说下去。越说,他的心就越乱。

    他的心很矛盾。一方面,想到胡依雪这几年里,对他的好。另一方面,他又急切的想知道,叶小漫是不是他的妻子。她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他更有点希望,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就是他封卿衍的孩子。因为,她们实在是太聪明。太可爱了。一个男人,此生能够拥有那样的两个女儿。还求什么呢?

    “嘟嘟……”

    “依雪,这么晚了。你在跟谁打电话啊?”胡熙凤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听胡依雪手中的电话,还不断的发出被人挂掉的嘟声。

    “妈,吵醒你了?”她知道自己失态了。又赶紧将电话挂掉。

    “是谁的电话?卿衍的吗?”她坐在胡依雪的身边。关心的问候着。

    “不是……”她的眼睛一直闪烁着。好像是故意回避着胡熙凤的问题。

    “不是的话,就早点睡吧。”她站起身来。又突然说道“男人嘛,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也不要像绑裤腰带一样,紧紧的拴在身上。不然的话。你绑得越紧,他就越是想离你远一点。”

    胡依雪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能不知道吗?

    胡依雪当然也明白胡熙凤的意思。可是,她在心里,并不是那么的赞同胡熙凤的话。因为,胡熙凤连自己的老公都绑不住。她的话能管用吗?

    “妈。”她见胡熙凤要走。又赶紧叫住她。

    她想告诉胡熙凤。如果叶小漫回来了。胡依雪应该怎么做。是把叶小漫还给叶小漫?还是勇敢的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不相信胡熙凤的话没有错。可是,现在的她,却真的很想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怎么了?”胡熙凤转过身去。看着自己女儿略微憔悴的模样。心里有点心疼。

    胡依雪为他们家,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她已经是二十八九的女人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哪一个做母亲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么大了。还没有一个好的归宿。不会不着急呢?

    “你支持我和卿衍在一起吗?”她走到胡熙凤的身边。突然觉得,她有种无力的感觉。

    在叶小漫离开的日子。她的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幸福。可是,有谁知道,她的心其实是那么的忐忑呢。她害怕叶小漫的突然出现。有了叶小漫的存在。她就知道,她永远都无法幸福。

    现在她的噩梦,终于成真了。她没有信心。更多的是害怕。因为,叶小漫回来。一定不会像表面的那么简单。她一定不只是宏承集团的一个女总裁而已。

    “当然了。只要我女儿喜欢的人。妈妈都会喜欢。”

    胡熙凤脸上的笑容。让胡依雪心里舒服了很多。亲情的力量。始终是强大的。

    “谢谢妈。”她虽然带着笑意。却是显得那么的沉重。

    “哎呀心纤,再给点。这么点怎么够啊。你想看到爸爸饿死吗?”

    “我真的已经没有了。身上的钱,不都给你了吗?”

    “可是,两千多块钱。还不够爸爸还债啊。你叫我这些日子。都吃什么啊?”

    “让我想想办法。过几天你再来找我吧。”

    胡熙凤和胡依雪都听到了这样两个声音。等确定之后。胡依雪走到了前面。一把将外面的门打开。

    呈现在她眼球的是,穿着狼狈不堪的刘生强。拉着自己女儿刘心纤的衣服,苦苦的哀求着。

    “心纤!”胡依雪朝着院子里面的刘心纤大声喊道。

    刘心纤和刘生强都望着门口的胡熙凤和胡依雪。刘心纤一把将刘生强推开。

    “你快走吧。”她对刘生强呵斥一声。

    如果刘生强再不走的话。胡依雪知道刘心纤给他那么多的钱。他一分钱也拿不走。

    “好好好,那你可记得哦。我过几天再来找你。”

    “走啊!”刘心纤十分的着急。更是痛恨。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父亲。

    “你在做什么?”胡依雪已经走到了刘心纤的身边。却只是她一个人的存在。

    “姐姐……”她眼睛的余光,还撇着刘生强离开的地方。生怕被胡依雪看到。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胡依雪一幅长姐为母的样子。对刘心纤寻问着。

    “我……没有啊。你听错了吧。”她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摆。努力掩饰着什么。

    “刘生强来过了?”她听得很清楚。是刘生强的声音没有错。

    “啊?没……没有啊。姐姐你听错了。”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再给他钱。你怎么老是不听啊。你也想和刘生强一起住吗?还是说,你从来都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她突然对刘心纤吼起来。

    “我……”在昏暗的夜空下。她瞪着胡依雪,看不太清楚胡依雪此时的表情。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在接济刘生强。你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也就算了。可是,他要钱,居然都要到家门口来了。我警告你。如果再让我发现,刘生强从你那里拿走一分钱。你就和他一起去吧。”说完,她便向屋里走去。

    “走就走。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以为没有你。我就不能够生活了。我已经受够了。”刘心纤早就想对胡依雪爆发了。只是一直都因为胡熙凤才忍耐下来。“好歹,刘生强也是我的爸爸。你张口闭口都是他的名字。你有把他把当是你的长辈吗?他就算再不是人。他也养育过你。”她朝着胡依雪的背影。大声的吼叫着。完全不顾姐妹之间的情宜。撕破脸就撕破吧。

    “心纤,你在说什么啊?你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吗?她可是你的姐姐,没有她,能够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吗?”胡熙凤赶紧拉着刘心纤的手。呵斥着她。让她赶紧闭嘴。

    “妈!她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从小到大。做什么都是错的。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妈妈啊……”

    “啪!”在刘心纤还没有说完话之前。一声清脆可响的声音。却增加了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夜。

    首发hi

    刘心纤顿时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