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76章对雨特别抱歉
    而封卿衍怎么还可能,心平气和的坐在家里。和她一起吃饭呢。

    “你派人跟踪我?”封卿衍盯着胡依雪。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赤裸裸的人。直接呈现在她的眼球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知道自己失态了。本能的将酒杯里的红酒,一口气喝下去。故意掩饰着什么。“我们都已经快要结婚了。你有必要跟踪你吗?”她的口气缓和了不少。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和封卿衍吵架。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去游乐园的事?”他直接以一种质问的口吻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正好也在游乐园玩。”她的理由有点牵强。封卿衍那么精明的人,又怎么会相信她所说的呢。“卿衍……”她走到封卿衍的身边。然后,双手突然紧紧的抱着她。将自己的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膛。“对不起,刚才我的话太过激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她的语气有点歇斯底里。“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在乎你吗?我求求你。不管遇到了什么。都不要抛弃我。因为,我不能没有你。”她的话十分的哽咽。仿佛喉咙中堵着什么东西。

    封卿衍从面对的反光镜中,看着胡依雪小鸟依人的模样。突然心软了。他不应该对一个,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六年的女人发脾气。他的手本能的抱着胡依雪。瞬间性的想安慰一下她。

    “依雪,告诉我,六年前的我。是什么样子好吗?告诉我,我没失忆之前。都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封卿衍抱着她。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温暖。似乎还有丝丝的寒意。????“六年前……”她放开抱着他的手。抬头盯着封卿衍。“六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一样啊。没有什么改变。改变的只是你不记得,以前的事而已。”

    “那你告诉我……”他犹豫了一下。确定自己一定要知道这件事。才又问“他们所说的,叶小漫是我的妻子。那是不是真的?我真的结过婚吗?”

    胡依雪垂了垂眼睑。应该来的,还是来了。注定她是跑不掉的。

    “不是!”她连犹豫都没有一下。就直接的回答封卿衍。她要证明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可能结过婚呢。那些人都是骗你的。如果你真的结过婚的话。你难道会对自己的妻子。一点影象都没有吗?”

    胡依雪的话,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使封卿衍有种不得不相信的感觉。可是,程笑说他也结过婚。他是自己的好朋友。那总应该不会骗自己吧。

    反正,这么多人之中。总有一部分的人在说假话。他不应该听信别人的话。应该自己去证实。

    “相信我吧。不要被他们所欺骗了。如果说那个女人是你的妻子。可她为什么要离开你呢?”

    “嗯。”他只是沉闷的答应一声。“我去公司了。”

    “卿衍……”她拉着他,并没有想马上让他离开的意思。“今天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我妈妈已经帮我们订好了日子。就是在下个月五号我的婚期。我想问问你,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我们还可以再改改。”

    “下月五号?”今天已经是二十六号了。会不会太快了?而且,他也没有做好准备啊。

    “怎么了?不行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他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她一直对自己很好。也从来没有要求过他做什么。一直以来,她都是在全心全意的,帮他辅佐公司里的事。再辛苦,再累,她都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他们可以说是同甘共苦,也不为过。这么好的女人。她把自己的青春,都花费在他的身上了。现在,他已经是事业有成。结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个女人让他无法再挑剔。他还能对她说一个‘不’字吗?

    “可是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做到呢。”说此话的时候。他很明白,自己只是在搪塞这个女人。真正的目的,他真的不想现在就结婚。如果叶小漫不出现的话。说不定,他会毫不犹豫,就会直接答应她。

    但是,变了。一切都变了。从那个女人回来之后。让他知道自己脑海里,一直都看不清楚面貌的女人。终于看清楚的时候。他的心,就再也不能自己了。

    “不!我不需要。因为,那些都只是表面的东西。喜欢的,我爱的,只有你这个人。只要你的心在我的身上。那么,我就会心满意足了。”

    哪个女人不想有一个自己爱的人,给的浪漫求婚仪式。但是,现在的胡依雪她已经要不起了。如果叶小漫不回来的话。她还有可能会一直等待封卿衍,给她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

    封卿衍的眼神,不停的闪烁着。面对如此一个痴情的女人。他无法拒绝她。

    “好吧。你们安排就是了。”说完,他直接拨开胡依雪拉着他的手。然后,向别墅外面走去。

    今天叶小漫对他的态度。也放,也是他能够那么干脆,答应和胡依雪结婚的原因吧。

    宏承集团。

    “小漫,怎么样?在那边的事,都还办得顺利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沉重的声音。

    “还好吧。谢谢义父关心。只是,对于雨的事。我真的很抱怨。”叶小漫拿起电话。向落地窗前走去。

    “呵呵……”美国那边,金宏辉微笑着。好像心情还挺好似的。“相信雨会慢慢理解我的。我是你的义父。你的事情。义父不帮你。哪你还能够依靠谁呢?”

    “自从我上任总裁之后。给雨打电话。他都从来没有接过我的电话。我想,他一定是在生气。”叶小漫站在窗前,望着对面的高楼大厦。整个a市的面貌都呈现在她的眼球。

    “放心吧。等雨回来之后。我会好好向他解释的。”他的语气,突然让电话这头的叶小漫感觉。似乎特别的失落。

    “什么?”她惊讶起来。“义父的意思是,雨还没有回家吗?”

    叶蒙儿来a市接任总裁的时候。本来就应该让金承雨亲自安排交接仪式。可是,她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现在听金宏辉那样说,那么,金承雨是没有回美国了?

    “他来美国了。只是不愿意回这个家而已。”他的话,沉重得让叶小漫都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金承雨。

    本来就是她自己的事。现在居然闹得金家的家里人不和。

    “对不起义父。”如果不是她在无意中,让金宏辉知道,她那么努力学习经商方面的事。是因为有朝一日,回a市找封卿衍报仇的话。金宏辉也不会为了她,而让他的大儿子金承雨下台。把她推上总裁的专用椅上面。

    更q“新最…快c上

    “傻丫头,跟义父还那样说。”他改掉了之前沉重的口吻。“浩来中国。你们有发展吗?”

    “发展?”她明白金宏辉的意思。却又不想正面回答他。“还不就是那样。”

    “宝宝们呢?我都有些想她们了。也好吧?”他了解叶小漫。所以,也还是不便多提。

    “很好。也常常会想您的。”

    “老爷。”金忠走到金宏辉的身边。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点什么。

    站在总裁办公室里的叶小漫。当然也很清楚的听到金忠的声音。只是,后面的话,被金宏辉用手捂住了听筒。所以,才听不见而已。

    “小漫……”

    “在呢。义父请说。”叶小漫几乎是并住呼吸,仔细聆听他的话。

    “雨来中国了。好像也是在a市吧。如果你有看到他。就好好的向他解释一下吧。”

    “雨他……”她很惊讶。只是在电话里,她又不便多说什么。才又赶紧说“我会的。”

    金承雨才回美国多久啊?他怎么又来中国了?是因为她当上了总裁。所以,很不服气吗?还是说,准备找她算账?

    “雨的性格,你也是了解的。所以,如果他说什么话。你也不要介意。”金宏辉并没有偏坦自己的儿子。还提前安慰了叶小漫。这也是叶小漫十分感动的。

    “当然不会。”

    金宏辉不是说,让金承雨回美国,去接任美国那边公司的总裁吗?反正都是当总裁。为什么他不愿意去做。却要回a市呢?

    看来,一定是叶小漫这个外人。把金承雨伤得不轻吧。

    你来我往酒吧。

    这个酒吧里来往的人都十分的杂乱。只要是有钱的人。也都会经常出席在这个地方。当然,这里也是大家放松的最好场所。

    此时酒吧里的音乐。把之前超快的歌曲,突然停了下来。那些在酒吧里自顾自扭动的身躯。也因此停了下来。向自己的专属场地走去。也当作是稍微休息一下吧。

    台上。一个打扮暴露的,头发完全呈红色的女孩儿。拿起了麦克风。然后对旁边的乐队扬了扬手。

    顿时,原本安静又带点小喧嚣的酒吧。响起了抒情而温柔的音乐。

    台上的女孩儿。坐在椅子上面。左手拿着麦克风。右手支持着头部。略稍陶醉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