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77章酒吧相遇
    她唱的是一首王心凌的歌曲《那年夏天宁静的海》那时我们天天在一起太幸福到不需要距离很贪心要全世界注意只是太年轻快乐和伤心都像在演戏一碰就惊天动地今天看你昨天的你去了哪里那年夏天我和你躲在这一大片宁静的海……

    此时,台下角落里的一个男人。突然对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先生是还想要酒吗?”那个服务员恭敬的寻问着。因为,他眼前的这个男人。今天晚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叫酒了。桌子上面也已经摆放了很多的酒瓶。

    “那个女孩儿是谁?”男人带着独特的磁性声音。还用手指着台上的那个正在唱歌的女孩儿。

    “她是这里的常客,而不是我们酒吧里的歌女。名叫刘心纤。”

    在酒吧里的男人。很多都是找乐子的。所以,这个服务员十分的聪明。早一点对这个男人说清楚比较好。免得到时候。这个男人让刘心纤陪他。那他就没有那个资格,叫刘心纤陪客人了。

    “刘心纤?”他在嘴里喃喃道。本能的扯了扯嘴角。“你去告诉她。就说,我想请她陪我喝一杯。”

    “这个……”服务员十分的为难。他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这个男人怎么还给他出难题啊。????“放心,我只是让你传达一下话而已。”男人突然从西装外套里。拿出一些钱。交给这个服务员。又接着说“至于,她要不要过来。就随便她了。”

    “好的,好的。”服务员连声回答。他想要的就是钱。更希望这个男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他就可以两丰收了。

    一曲既终。台下的人都不由自主,拍起了掌声。台上的刘心纤把麦克风递给旁边的人。然后下了台。

    那个服务员,对刘心纤说了些什么。刘心纤顺着服务员指去的手。看着坐在角落里的男人。而那个男人端起酒杯。向刘心纤敬了敬。

    刘心纤见一个端着酒的服务员,从她的身边经过。于是,她便随意的端了一杯红酒。十分大方的向那个男人走去。反正,她也没有什么事。那个男人想陪陪她。让她打发一下时间也好。

    “刘小姐请坐。”那个男人十分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

    刘心纤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坐了下去。

    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她不认识他。更没有任何的交际。而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姓氏呢?

    “不知道,先生叫什么名字?”她开门见山的寻问道。

    “小姐真直接。那么,我也不在含糊了。我叫金承雨。”他自顾自的端起酒杯。然后猛得一口喝下去。

    他的动作的确是很猛。和他帮刘心纤扯椅子的时候的绅士举动,有点不搭。

    刘心纤一边寻问时,一边将自己火红的假发拿下来。呈现出微黄的头发。比之前看起来。更为的清纯一点。少了一些妩媚。多了一些亮丽。

    而她听完金承雨的话。却突然有点惊讶。连拿在手中的假发,都停留在了半空中。

    当然金承雨同样有点惊讶。只是他们的惊讶,不是因为同一件事。

    “金承雨?那么,你和金承浩是有关系了?”

    金承浩和叶小漫在拍卖会会场上面的事。还有叶小漫举办的新药发布会上的事。整个a市,还有谁是不知道的呢?

    而刘心纤是封卿衍的秘书之一。更是封卿衍未来的小姨子。关系着封卿衍的事情。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他是我弟弟。”看着眼前这个让人心动的女孩儿。他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她。

    金承雨见过无数的女人。而这个女孩儿。却突然有种让他心动的感觉。她不像他以前的女人。那么的做作。就此时刘心纤的举动来说,他就可以那么的认为。

    “难怪。”刘心纤的语气。又变得平淡起来。

    难怪她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她会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像谁。原来他们是兄弟。

    “什么意思?”金承雨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她现在不想管封卿衍和胡依雪的事。更不想牵扯到叶小漫那个女人中去。

    她的心有点烦燥。在没有经过金承雨的同意下。她自己直接拿起桌子上面的酒瓶。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她喝了很大一口。没有直接咽下去。而是包在嘴巴里。享受着那辛辣的味道。等酒力全都在她的嘴巴里过后。她才吞了下去。

    “为什么不直接一口喝下去?”金承雨的眉头皱得更拢了。

    “因为,我喜欢苦涩的滋味。”她从小吃过那么多的苦。这点苦味又能代表什么。

    此时刘心纤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挂掉了。心情烦闷的她。此时已经对酒没有了抗体。接二连三的喝下去。

    金承雨没有再寻问她。只是眼睛瞟了一眼,她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手机的屏幕上面,呈现出蓝色的光芒。中间是‘爸爸’两个字。

    十几分钟之后。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而上面的字,却变了。是‘家’。金承雨可以猜想得到,那不是一个人打来的。如果都是她的爸爸。他就不会改电话了。

    刘心纤为什么不接电话?那是导致她一直喝酒的原因吗?

    a市,最出名的海边。

    “干什么约在这种地方?”雪娇儿双脚都沾满了海沙。她的一寸名贵高跟鞋,早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前面,哪里是后面了。所以,对于让她来的女人,让她有点生气。

    “你不觉得,这种地方,很清静。不会有让打扰到我们吗?”望着对面海的胡依雪。突然转过身来。对雪娇儿平淡的说道。

    迎面吹来的海风。将胡依雪披肩的长发。吹得略微的零乱。她的裙摆也随风飘动。确有一种遗世独立的飘逸。

    “是吗?那胡小姐的雅兴还真是好了。”雪娇儿略带讽刺的说道。“说吧,你刚才在电话里面,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不喜欢海,海风里面夹搭着腥味。让她觉得十分的恶心。所以,她想赶紧问完话。就离开这个地方。

    “叶小漫和夏宇贤是什么关系,想必雪小姐比我更清楚吧。不知道,当年雪小姐和林先生婚礼上面的事情。你还记得吗?”她见雪娇儿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她没有停止说话,反而还加重了语气。“你还记得你的未婚夫夏宇贤,是怎么当作那么多人的面,把你一个女孩儿子。仍在婚礼上面的吗?”

    看}正3版q章di节o。上e

    “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和宇贤不是很好吗?”雪娇儿强作镇定。努力不让胡依雪看出她的不适。

    “不!一个月前,你们还算很好。可是,现在就不好了。因为,那个女人回来了。”

    胡依雪像是戳到了雪娇儿的痛处。使得雪娇儿的身体,本能的轻颤一下。

    “那又怎么样?这都是我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提醒我。”她趾高气扬的说道。

    再怎么说,她也是从小娇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还是有的。更何况,她自认为。自己的家底很好。而且,夏宇贤的爷爷也一直站在她的那一边。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那么好吧。”胡依雪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还准备离开。

    “喂?你让我来。就只是想对我说说,我和宇贤七年前的婚礼吗?”雪娇儿有点不甘心。大声的叫住走了几步之远的胡依雪。

    “看雪小姐的意思。好像并不太关心自己的未婚夫。而我又何必在多说什么呢。”胡依雪转过身来。故意调着她的胃口。“前几天,叶小漫和夏宇贤在飘香咖啡厅里的事。不知道,雪小姐都知道吗?还是说,雪小姐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末了,她又加了一句。

    雪娇儿的手,本能的抓紧自己的裙摆。连手背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气愤。

    “你告诉我这些,想干什么?”她平了平心态。努力让自己平和起来。

    胡依雪的话,让雪娇儿的确是从容了。她在乎夏宇贤。也把那个男人当作是她生命中的唯一男人。所以,她更不能够容许。另一个女人,占有了那个她自认为属于自己的男人。

    “我只是想帮你。说好听一点。也只是想帮我自己。我们可以说是天涯同命人。互相帮助难道不好吗?”

    “互相帮助!”雪娇儿在嘴里喃喃道。

    对啊!她只顾着自己的事了。却忘记了。这个胡依雪和封卿衍的关系。比起胡依雪来说。她算是好多了。叶小漫毕竟是封卿衍的前妻嘛。

    “胡小姐是想怎么做?”她雪娇儿也不是傻子。这个女人想让她,去把叶小漫除掉。那可能吗?

    “下个月五号。就是我和卿衍的婚礼。到时候,你也来参加吧。”她把手提包里的请柬,递到雪娇儿的手中。

    雪娇儿盯了一眼胡依雪。然后才将请柬拿着。

    雪娇儿那不适的样子。也正好证实了胡依雪心中所想的。

    “我能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没有什么。只是,想让你们也感受一下,我们的喜庆。更重要的是,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和我们一样的幸福。”她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呈现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