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78章我的婚礼成了噩梦
    雪娇儿看着胡依雪。她真的很不懂这个女人。是她把她叫来的。也是她说让她们互相帮助的。可是,她再有半个月,就要和封卿衍结婚了。她还有什么可以帮助她的地方呢?

    “娇儿,我想我们都是可怜的女人。同样为了自己的爱情。而努力追寻着自己的幸福。”胡依雪突然握住雪娇儿的手。连称呼都已经改掉了。好像,她们是很好的朋友一样。“为了你自己,更为了夏宇贤。你一定要把他紧紧的抓住。千万不能够放手,你明白吗?”她又像是一个姐姐一样。教导她一些要点。

    “我会的。”雪娇儿顺从的回答。

    让她突然觉得。胡依雪这个女人。还是挺好的。虽然她们以前从来没有任何的交际。可是,这两个女人都经常上报纸杂志。在实际上,也算早就已经认识了吧。

    “只是,我没有把握。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宇贤的身边。为了他,我还特意在a市工作。现在,却弄得连工作都掉了。”说此话的时候。雪娇儿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她确实想找叶小漫麻烦。更痛恨她的两个女儿。如果没有她们的话。她原本好好的生活。也不会就这样被她们打乱了。

    “喂,从今天开始,你跟我好好的监视雪娇儿的一举一动。她见过什么人。都去了什么地方。都得告诉我。明白吗?”一边开着红色法拉利的胡依雪。一边打着电话。

    “是。”????胡依雪回想起她在海边,对雪娇儿所说的话。此时的嘴唇边,都还呈现着笑意。

    雪娇儿在胡依雪的心中,可谓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她不用告诉雪娇儿,让她正面去找叶小漫。还让雪娇儿好好的把握夏宇贤。一来,不会让雪娇儿反感她的目的。二来,还可以真正的实现她想要的结果。

    夏氏集团。

    “总裁,雪小姐来了。”

    总裁的办公室里。内线电话里传来,秘书向夏宇贤汇报的声音。

    夏宇贤微微愣住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时间。又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现在雪娇儿被千雨蝶开除了。她此时没有工作。当然也是很正常的事。

    “让她进来吧。”他用手按着内线电话。说了一声,又继续忙碌着手头上的事。

    “宇贤。”雪娇儿走进总裁的办公室。然后,便把门关上。

    夏宇贤听到那娇声娇气的声音。本能的抬头盯了一眼雪娇儿。

    她的打扮和以前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她本来就长得很漂亮。也有着她穿衣服自己独特的风格。所以,在夏宇贤的心中。她穿什么,都还是老样子。美丽动人,高贵娇气,形容在她的身上,都不会为过。

    雪娇儿见夏宇贤只盯了她一眼。然后,又接着工作。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她今天来公司,确实是精心打扮过的。可是,在他的心目中,好像并没有什么两样。

    雪娇儿被开除已经快两个星期了。而夏宇贤到现在,连一个安慰的电话都没有。她是他的未婚妻。却让她觉得,她在他的心中。连一个陌生的女人都不如。

    k首{发1

    “你就真的那么忙吗?忙得连对我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她走到夏宇贤的跟前。语气带点气愤。

    “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不看在雪娇儿的面子上。也应该看在他爷爷的面子上吧。好歹,她也是夏宗胜认定的孙媳妇儿。

    “我现在的时间,已经很多了。可以天天都陪着你。”她有点自嘲的感觉。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不是很清闲吗?

    夏宇贤没有马上接话。他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如果说,雪娇儿被千雨蝶开除,也应该有他夏宇贤的责任。雪娇儿多半都是因为他,才会对叶小漫下手的不是吗?

    “娇儿,我听洪伯父说,他让你准备去美国是吧?”他放下手中的资料。准备好好的向她谈谈。

    “这个消息,你知道的倒是挺快。”她挑了挑眉头。

    他就那样想把她赶走吗?他就那么容不下她吗?爱上这个男人。应该算是她一生的不幸。

    “可是,你觉得我会那么听话。去美国吗?我的事业是从这个地方起步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成就。我怎么可能回美国去?”她见夏宇贤的表情,好像特别希望她走似的。所以,她才赶紧又加上一句。“就算我没有了工作。我也可以当你的助手啊。”她直接把手中的包包,仍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走到另一边。为夏宇贤,也为自己冲着咖啡。“这样我们的感情,还可以更好的培养一下不是吗?”她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可是,用背对着夏宇贤的她。他是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表情的。

    “听洪伯父的话吧。去美国。爷爷在美国,他会好好照顾你的。”夏宇贤起身,走到雪娇儿的身边。还阻止了她手头上面的事。

    “为什么那么想赶我走?”她抬头盯着夏宇贤。

    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气。也很阳光。这么多年了。他的气质,还有他属于男人的魅力,一点都没有变。

    可是,她见过的帅气男人。有气质,有魅力的男人少了吗?为什么她非要缠着这个男人不可?

    “是因为,害怕我会打扰到你们吗?”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里。

    “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他有点心虚。本能的转身,回避着雪娇儿的眼神。

    “我当然知道。”她端起自己泡好的咖啡。犹豫很烫。她只是轻轻的啄了一口。“你不会联合起那个女人。一起谋杀了自己的未婚妻吧?”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幅享受的模样。完全和她嘴里所说的话,一点都不搭调。

    夏宇贤瞪着雪娇儿,感觉,他不认识她一样。这种话,怎么可能,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呢?

    在夏宇贤的心里。雪娇儿虽然很任性。也喜欢耍耍小脾气。更喜欢做一些无理的事情。可是,她并不会伤人性命。更不会说出这样犀利的话来。而且,还是对他说的。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她的脸上带着笑意。是因为夏宇贤难看的脸色。所以,她才得意了。可是,她的心,却和她笑意完全相反。

    她何尝不想做一个好女人。是他们逼她的。

    “你回去吧。我要工作了。”他直接打发掉她。然后,向办公桌走去。

    “我都说过了。我要做你的助手。”她优雅的举止,让夏宇贤有种抓狂的感觉。

    “你到底想干什么?”夏宇贤冲到她的跟前。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话。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我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未婚夫不行吗?”她见夏宇贤向她暴吼着,她早就想暴发的冲动。现在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着夏宇贤大声的吼起来。

    如果办公室外门有人的话,一定可以清楚的听到。

    “你是我的未婚夫吗?你告诉我?”她站在夏宇贤的跟前。吼叫的气息使得她的脖子鼓起了青筋。“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你还要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七年前,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婚礼上。去见那个女人。七年后的今天。你还想和她旧梦重圆吗?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了。

    那个婚礼,是我一生最梦幻的婚礼。可是,却被你搞砸了。成了我一生的噩梦。而你,事后连对我一个解释。一个安慰都没有。独自跑到了a市。从哪以后,我就是大家眼睛里的不幸女人。我好不容易……”她的话突然变得哽咽起来。更是变得歇斯底里。“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出头之日。可是,又是你们,又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把我的梦给打碎了。我的事业,我的爱情。全都毁在她的手中。夏宇贤!你告诉我。你真的没有一点对不起我吗?”她左手狠狠的捏着咖啡杯。那滚烫的杯子,此时好像让她觉得,是她能够暴发出来的勇气。

    “娇儿……”这是夏宇贤第一次,见到雪娇儿发这么大的脾气。以前,她也只会对下人。或者是公司里面的人发脾气。而从来不会向他这样大声的吼叫。或许,他真的把她伤得太深了。“那个婚礼,是我对不起你。一切都怪我。所以,请你要骂就骂我一个人吧。不关小漫的事。”

    “小漫!呵呵……”她狂笑起来。笑声里面还夹搭着口腔。眼眶里的泪水。直接滑过脸颊。“叫得可真亲热。到底叶小漫是你的未婚妻,还是我是你的未婚妻?那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哐铛……”

    “啊……”

    本来夏宇贤扬手想打雪娇儿的。可是,在他举手的那一瞬间。却把雪娇儿手中的咖啡杯子打翻了。直接摔打在地上。而那滚烫的咖啡也直接溅到了雪娇儿的腿上。

    雪娇儿难以忍受。本能的坐在地上。

    “娇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宇贤也慌了。赶紧蹲在地上,去看她的伤势。“怎么样?伤到什么地方了?让我看看。”

    “滚!”雪娇儿一把将他推开。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腿。“你不是想打我吗?现在够了吧?你去维护那人女人去。她才是你的未婚妻。走开!”

    夏宇贤不顾她的反对。一把抓起她的腿。察看她的伤势。已经红了一大片。他把雪娇儿抱在沙发上。赶紧去休息室里拿药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