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83章小女孩儿亲自上阵
    胡熙凤刚打开门,刘生强就抓着胡熙凤的胳膊。好像想把她打一顿似的。整个人暴怒不已。

    “生强,怎么是你?”胡熙凤盯着刘生强,有点害怕。可还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情绪。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难道说,他又是来找她要钱的吗?如果被胡依雪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少费话!”刘生强将胡熙凤推进屋里。然后,顺手将门给关上。“告诉我。我女儿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这么多天。我给她打电话。都打不通。还是说,你们把她给怎么样了?”他将胡熙凤硬生生的推倒在沙发上。

    “心纤……”一提起刘心纤。胡熙凤也很担心。

    刘心纤跑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说啊?她去什么地方了?”刘生强最恨胡熙凤,一幅委委缩缩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按着她的脖子寻问。

    “心纤她……”她想了一下。才回答“心纤不是一直在公司吗?可能是因为她最近太忙了。所以,才没有接你的电话吧。”????她不敢如实告诉刘生强。因为她了解刘生强的脾气。现在告诉他。无非就是让他把她给暴打一顿。这个男人已经欺负她很多年了。她早也已经学聪明了。

    “放屁!老子去过封氏集团。他们说,心纤已经很久都没有去上班了。”刘生强也不敢确定。所以,才胡乱对胡熙凤这样说。原因,只是他最近手头又紧了。所以,想在胡熙凤这里拿点钱用。

    “不……不会啊。”她楚楚可怜的盯着刘生强。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举动来。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只能够自己帮自己了。“心纤被调走了。在另一个部门。可能……可能是因为她刚刚被调了部门。所以,大家才不知道吧。”

    刘生强见她说的话。也不太像假话。才把按着她脖子的手,拿了下来。

    “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的话,有你好看。”他徘徊在整个客厅。眼里满是奢望的表情。

    这么豪华的房子。他刘生强怎么就能够住下呢。上天对他可真是不公平。

    “什么东西?这么香?”他用鼻子使劲嗅着。还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没有什么。”胡熙凤赶紧站起身来。跟着刘生强跑去。

    那是她专门为胡依雪炖的鸡汤。胡依雪因为要办自己的婚礼。封卿衍又不帮她的忙。最近,她眼看着胡依雪憔悴下去。所以,才想帮她好好调理一下。

    “死女人。”揭开锅盖的刘生强。转身用手抓住胡熙凤的手。“做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说还没有什么。”

    “啪!”他一巴掌打在胡熙凤的脸上。不顾胡熙凤的反对。拿起筷子就在锅里吃起来。

    “你不要这样。我帮你盛一碗吧。”

    “怎么?现在闲气我脏了?以前,你是怎么抱着那个野种。求着和我结婚的。”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怕你被烫着。”她胆怯的说道。

    刘生强一身的狼狈。和一个乞丐差不多。全身都脏死了。还有一股臭味。要是被胡依雪知道,是被这个男人吃过的东西。她一定会很生气的。

    “你怕我会烫着?”他扬起手来。又想打她一巴掌。可是,看着胡熙凤害怕的表情。他突然停下了手。“我不吃这鸡也没有关系。不过……”他的脸上突然呈现出笑容。却是十分的挣拧。

    胡熙凤可以想像得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人渣。一个永远都喂不饱的猪。他除了想要钱,还能够干什么。

    “我……我身上就只有这么多了。”胡熙凤从身上的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到刘生强的手中。

    再过不久。胡依雪就快要回来了。与其让她见到刘生强。她还不如给他一些钱。早点打发掉。

    “怎么可能才五百块钱?胡依雪现在是掌握着,整个封氏的财政大权。你想用五百块钱。就直接打发掉我吗?没门儿!”刘生强盯着胡熙凤手上的钱。连手都没有伸一下。

    五百块钱。连他赌两局都不够。他拿着有什么有。要拿就得多拿一些。

    “那……那你到底想要多少?”半晌之后。胡熙凤才问道。

    “这个数。”刘生强像一个痞子似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伸出自己的左手,比划成一个五。

    “五百吗?我这里不就是五百嘛。”

    “什么五百?是五千。”他瞪着眼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白痴。

    “五千!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啊?没有。”她吃惊的呼叫着。然后,不想再理会刘生强。直接向客厅走去。

    “没有五千。四千也可以。”刘生强着急了。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四千也没有。”

    “那你说多少?想用五百块钱,就打发我。那可是不行的。”刘生强见软得不行。还是用硬的最好。

    “最多,三千。多一分都没有。”她转身盯着刘生强。态度十分的肯定。

    “三千?”他想了想。有,总比没有要强吧。“好吧。三千就三千。快去拿啊。”他见胡熙凤愣在原地。忍不住说道“你难道想等你女儿回来。亲自给我吗?”

    胡熙凤真的太痛恨,这个无耻的男人了。这些年,他不也是一直。就抓着她这个弱点吗?

    胡熙凤慢吞吞的将脖子上面的金项链,给解下来。

    刘生强刚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面的金项链呢。见胡熙凤那速度太慢。直接一把抓着那金项链。狠狠的拉扯下来。

    “啊……”胡熙凤的脖子上。顿时呈现出一条血痕。

    刘生强用牙齿咬了一下。确定那是真的。十分的兴奋。

    “把那五百块钱也给我。”本来想离开的他。突然又折了回来。

    他不需要得到胡熙凤的同意。直接在她的身上。把钱给收出来。

    “算你听话。放心,这一次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你的宝贝女儿的。哈哈……”拿着钱的他。还带着讽刺的笑声。才离开了胡公馆。

    胡熙凤瘫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那泪水硬生生的滑落脸颊。她整个人痛苦不已。

    或许,她的一生,都要注定。被这个男人所纠缠。她的一生,也不会那么的幸福。

    如果,当年她也能够像这个男人一个。缠着那个男人。那么,现在的她,也不会成为一个没人爱的女人。胡依雪也不会没有爸爸。一切,都是她的错。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可怜她的女儿刘心纤。现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刘心纤也成为了她的一个牺牲品吧。

    “妈,我回来了。”胡依雪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门口进来。

    胡熙凤听到胡依雪的声音。赶紧把自己的眼泪擦掉。她已经很对不起这个孩子。所以,她的事。也不要太让胡依雪操心了。

    “依雪,都买些什么啊?”半晌之后。她才去帮胡依雪接东西。

    “妈,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生病了吗?”胡依雪提着东西站在原地。盯着胡熙凤憔悴的面容。

    更新1。最1¤快k上

    “啊……”她用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故意掩饰着。“没有啊。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她接过胡依雪手中的包包。放在旁边的沙发上。“都是些什么啊?这么多。”

    “都是婚礼上面,需要用到的。”她的脸色,也沉重下来。

    无论胡熙凤怎么掩饰。胡依雪还是可以看得出来。那是她自己的妈妈。她们一直以来,都朝夕相处着。她能不了解她吗?

    “妈是担心心纤吗?”坐在沙发上的胡依雪,看着胡熙凤问道。

    “心纤都跑出去这么多天了。不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说此话的时候。她本能的拉了拉自己脖子上面的衣领。她不想让胡依雪,发现她的项链不见了。

    “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你不要太担心。她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儿。不会呆在外面太久的。”

    “正因为她什么都不会。以前也都全依靠着你。所以,我才会担心啊。”

    “妈,再过几天,我和卿衍就要结婚了。相信心纤她,一定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再怎么说,我和她也是姐妹。她总不会记一辈子的愁吧。”她用手握住胡熙凤的手。想要安慰她。

    “希望吧。”她点了点头。“依雪,你告诉妈妈。你真的要和封卿衍结婚吗?你觉得,你和他在一起。会幸福吗?”半晌之后。胡熙凤才寻问道。

    她担心自己的女儿。害怕她会不幸福。更害怕。她会走上和自己一样的老路。那是她不想看到的。

    “妈,你看你问得都是些什么话。再过几天。我和卿衍。就要举办婚礼了。如果,我和他会不幸福的话。我又怎么会和他结婚呢?我爱他。我相信卿衍也是爱我的。所以,我们一定会幸福。”胡依雪虽然这样说。可是,她的心又何尝不是和胡熙凤想的一样。

    叶小漫没有回来。她还可以十分的确定。他和封卿衍会幸福。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要尽快和封卿衍结婚。

    只要他们两个人结婚了。那么,就算叶小漫想怎么样。她都不会害怕。因为,她是封卿衍的正牌太太。对付一个第三者。一个情妇。她还怕什么呢?

    “妈是想,封卿衍毕竟和叶小漫是夫妻。而且,重要的是,封卿衍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记忆。如果哪一天。他突然记忆恢复了。还知道,叶小漫就是他的太太。你能够接受吗?你能够接受,一个男人还爱着另一个女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