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90章自杀能解决问题吗
    看着那老太太步履蹒跚的走着。他回想起自己的态度。突然间,有点抱歉。可他并没有去道歉。而是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叮叮……”坐在车里一直发呆的封卿衍。手机响了半天,也没有心思去接。

    他回过神来。将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结果收起来。放在车子里的抽屉中。

    拿出手机。蓝色的屏幕上面呈现出‘胡公馆’三个字。

    封卿衍皱了皱眉头。他还没有准备去找胡依雪问题清楚呢。她倒自己打电话来了。

    “喂……”

    “卿衍啊。你快过来。依雪出事了。”

    封卿衍话音一落。电话里就传来了胡熙凤的哭泣声。????胡公馆。

    “傻孩子,你怎么会想不开啊?再过几天,你就要结婚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啊?”胡熙凤坐在胡依雪的床边。一边寻问,一边哭泣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实在让人心疼。

    胡依雪坐在床边。不言也不语。也不流一滴眼泪。仿佛,她是听不见胡熙凤在说什么。眼神早就飘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依雪,你告诉妈妈啊?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想不开啊?”她握住胡依雪的手。好话几乎都说遍了。可是,还是得不到胡依雪的回应。“心纤走了。如果你再出什么事的话。你让妈妈怎么活啊?”

    自从胡熙凤随着胡依雪搬来胡公馆之后。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除了做家务。就是看好自己的两个女儿。

    然而,她的勤奋,却并没有得到应该有的效应。小女儿出走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大女儿本来快要结婚了。却突然想到自杀。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叮咚叮咚……”门外,传来刺耳的门铃声。

    胡依雪的眼神。突然像是找到了定点一样。头,还本能的抬了起来。

    胡熙凤看着胡依雪的样子。心疼不已。没有办法的她。能够打电话给封卿衍。想必,也是他来了。

    胡熙凤没有注意到自己女儿的神色。自顾自的跑了出去。

    当胡熙凤出了她的卧室之后。胡依雪原本坐着的身体。突然间,向床里睡了下去。

    为了保住她期待以久的婚姻。她宁愿利用自己的妈妈。而帮她演一出好戏。

    “卿衍,你来了。依雪她……呜呜呜……”打开门的胡熙凤,看到封卿衍的身影。就如同看到救星一样。再也忍不住的她。突然大哭起来。

    “伯母,你不要担心。我上楼去看看依雪。”封卿衍顾不得胡熙凤的哭泣。冲进屋里,便向楼上跑去。

    “依雪……”冲进胡依雪卧室的封卿衍。呈现在他眼球的是,她的床头下,有着一滩血。旁边还有玻璃杯的碎片。然而,胡依雪的右手的手腕上,此时还简单的包扎着纱布。

    “依雪,你这是在做什么?”封卿衍几个箭步到胡依雪的床头。看着她憔悴的面容。他心痛了。“你说话啊?为什么要想不开?”他坐在她的床边。双手轻轻的拿起她的右手。害怕会弄痛她。

    “你不要我了。”半晌之后。她才哽咽的说出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滴下了晶莹剔透的眼泪。直接滑落在枕头上。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为什么不要你了?”看着她的样子。他不忍心再多说她一句重话。就算有天大的事。他也希望,等她好起来再说。

    “你不和我结婚了。我还活着干什么?我等了你这么多年。而你,宁愿相信一个小孩子。都不愿意相信我。我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宁愿死。”她的情绪十分的激动。身体本能的卷缩在被子里。

    胡依雪突然提起叶思。原本他想安慰她的心。突然,变得沉静起来。

    这个女人用死来威胁他。一边是他的女儿。一边是陪伴他六年的女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选择。

    “卿衍,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对我,还是这样的态度?在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的地位?”胡依雪突然坐起了身。她见封卿衍又沉静在犹豫之中。她必须得让他有一个决定。她不会让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才得来的爱情。就在叶小漫的回来。而突然破灭。

    “依雪,告诉我。我是不是有两个女儿。叶小漫她是不是我的妻子?”封卿衍在她的威逼下。不仅没有回答她。反而,还让他寻问起了她。

    胡依雪以为自己寻死。就可以,避免掉回答封卿衍的问题。然而,封卿衍并没有心疼她。还在这个时候,直接来寻问她。

    可能是她只顾着自己想办法‘寻死’。却并不知道,封卿衍亲自去了一趟医院。证实了他是叶思颖和叶思的爹地的事实。

    “回答我!”他的话,十分的强硬。让胡依雪无法再回避。

    对于眼前这个,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封卿衍更想知道的,还是关于六年前。他的自己。以及他与叶小漫的事。

    胡依雪的眼神不停的闪烁着。好像在掩饰着什么。她得想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回答他。一旦回答错了。那么,她和他之间,很有可能六年的感情。就在今晚说再见。

    “是……是的。”半晌之后。她才回答他。

    封卿衍之前就冷酷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更加的犀利起来。

    她的意思是,她承认了。叶小漫是他的妻子?孩子也是他?那么,为什么一直以来。她都不告诉他呢?还说他从来都没有结过婚呢?

    “我是和她怎么分开的?她又是怎么去美国的?”他的声音里,变得有点急促。还微微带点颤抖。

    f《正版首k发…#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他突然大声吼叫起来。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不好好谈谈。依雪还伤着呢。”胡熙凤听到吼叫声。赶紧从楼下跑上来。

    “伯母,请你出去一下。我想单独和依雪谈谈。你不适合在这里。”封卿衍连看都没有看胡熙凤一眼。就直接硬生生的说道。

    他的话不带任何的感情。和胡熙凤刚才把门打开时。看着封卿衍那担心胡依雪的模样。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胡熙凤本能的盯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哪一个做母亲的。不会担心自己的女儿呢?

    “妈,你先出去。”胡依雪不想再让封卿衍暴怒下去。便对胡熙凤说道。

    胡熙凤看着两个快要结婚的人。居然会变成这样。那眼泪又落了下来。她只能够走出房间。帮他们把门带上。

    “叶小漫红杏出墙。有了别的男人。而且,还和那个男人私奔过。被你发现之后。她屡次不改。最后,为了逃离你。她去了美国。你也是因为她。所以才失忆的。”

    胡依雪在心里打好草稿。十分顺畅的告诉封卿衍。

    当年,叶小漫的确被封卿衍误以为,她和夏宇贤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才会让胡依雪有机可趁。

    她所说的话,只是稍微改了一点。也并没有其他什么。的确,如果不是封卿衍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他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真的吗?”他有点不相信。他见过叶小漫。她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纯洁。怎么可能,会如胡依雪所说的那样?“那个男人是谁?”只有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才能够证明。叶小漫到底是不是那种人吧。

    “他是叶小漫的在美国一起留学的同学。现在是夏氏集团的总裁夏宇贤。”

    “夏宇贤!”他在嘴里喃喃道。

    在新药发布会的时候。他不是见过他吗?而且,夏宇贤当时还点名,让叶小漫亲自和他签合约。如果他们没有什么的话。就不会那么说了。

    叶小漫居然当作他这个‘老公’的面。和一个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男人。在众记者的眼皮底下,公然亲密的签合约。

    “卿衍,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年,她不顾你的反对。带着你的骨肉。决然离开a市。去了美国。如果你不是为了追寻她。就不会被车子撞。更不会出车祸而失忆了。”她的眼泪,她的话语。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切。仿佛就是发自肺腑的一样。

    “对不起依雪。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今天我知道了,那孩子就是我的。所以,我的情绪。才会变得有点激动。我已经去医院证实了。叶小漫的两个女儿。就是我的亲骨肉。”

    封卿衍的话。让胡依雪顿时愣住了。

    他已经去了医院?已经证实了。那两个孩子,就是他的?

    那明明就是他当年。所说的野种。六年后。居然是他亲自去证实的。如果,他知道,他当年是怎么误会叶小漫的。那么,他一定会痛苦得要死吧?

    还好,她刚才所说的。并不是那孩子不是他的。不然的话,她就是有百口也莫辩了。

    “没有关系。只要,你不要误会我就好。我一直不告诉你。都是怕你会伤心和难过。我也只是为了你好。”

    封卿衍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看来,一直以来。都是他误会她。好在,今天晚上,她没有出事。不然的话,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还会怪我吗?”被封卿衍揽在怀里的胡依雪。忍不住抬头盯着他寻问。“你还会要我吗?你还会在五号。举行我们的婚礼吗?”

    他的手,轻轻的搂着她的肩头。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眸子。他不忍心再伤害这个女人。她为他付出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你知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有多么的担心吗?”

    他的话,对于胡依雪来说。就如同喝了蜜一样的甜。失去几滴血。也是值得的。

    “那是因为,我不敢确定。你是不是,还决定要我。决定和我结婚。没有你。我生不如死。我愿意死……”

    封卿衍的食指,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嘴唇边。打断她未说完的话。

    “我不准你说傻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