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腹黑爹地看招 第122章他已经不要我了
    她胡依雪是多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会相信。那么大的一场婚礼。只因为封卿衍接错了新娘呢?

    叶小漫是她最大的敌人。对于叶小漫的排查。她当然是放在首要。等结果一出来。看她怎么找叶小漫算账。

    “依雪……”

    “答应我好吗?这一次,我们一起办。好好的筹划一下。绝对不会再出错了。”她直接打断了封卿衍的话。

    “我想,我们不要太操之过急。我们都还年轻。再过几年再说吧。”几句话,直接敷衍她。

    叶小漫的出现。他无法再跟着胡依雪的节拍行走。他必须得想办法,把自己的记忆恢复了。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一切。

    “什么再等几年啊?”胡依雪有点生气。放开抓着封卿衍的手。“我们都不小了。你已经有孩子了。可是,我没有。我要一个属于我和你两个人的孩子。你要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婚礼。这已经让我等了不止六年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能够满足我?”她越说越激动。仿佛要抓狂一般。

    这才是胡依雪的本性。她终于还是怒了。

    封卿衍听胡依雪的话。好像,他有孩子了。而她没有。她是在妒恨叶思颖和叶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人以后结婚了。那他的两个女儿呢?胡依雪会对她们好吗?

    这只是封卿衍一相情愿的想法。有叶小漫在。他怎么可能把两个孩子。要回他的身边。

    “或许,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太合适。所以,婚礼上面,才会出现这种事情。”封卿衍有点受不了胡依雪的话。不得不反驳她一句。

    “那根本就是有人故意蓄谋的。是她不想让我们结婚。是她破坏了我们的婚礼。”胡依雪对封卿衍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你怎么还不了解?来接我的人。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我们才刚进酒店不久。那些婚车就全都消失了。那些人,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她?那个她是指谁?”他明白胡依雪的意思。除了叶小漫。还会有谁。可他就想听耳听到,胡依雪的回答。

    叶小漫在利加得酒店。她根本就没有作案的能力。而且,她还被他带去了上山。如果是她做的。他不会一点都不知道。

    “不管是谁。反正,我们的婚礼。就是有人故意破坏的。”她怎么会直接告诉封卿衍呢?至少在没有证据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卿衍……”她走近封卿衍的身边。话突然软了起来。“我已经成为了大家的笑柄。难道说,你不能够帮我弥补吗?”

    为了和封卿衍结婚。整个a市都知道他们的婚礼。是那么的乌龙。封卿衍不答应再和她办一次婚礼的话。她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她是一个女人,不像一个男人。

    “依雪,颖儿和儿是我的女儿。这你是知道的。婚礼的事情。我想先放一放。两个孩子的事。我想和叶小漫商量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有了孩子。孩子就是他的第一位了吗?而她,已经被封卿衍划入了圈外?

    “最近不要和我谈婚礼。”他一口说了出来。

    本来,他今天来这里。不是跟胡依雪说这些的。只是想来看看她。毕竟,那婚礼上面的事。他有很多不周道的地方。而胡依雪一直咬着婚礼不放。他才不得不把两个孩子的事扯出来。

    或许,孩子只是他的借口。真正的原因。在于叶小漫吧。

    你来我往酒吧。

    酒吧里那让人兴奋的音乐。使胡依雪沉痛的心。也燃起了一点*。这个地方,都是供那些有钱人玩乐的场所。她想呆在这里。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个即有钱。又帅气的男人。她就不相信,没有了封卿衍,她胡依雪就不能过日子了。

    如果有比封卿衍好的男人。她会选择嫁给那个男人。这是胡依雪此时,心里自我安慰的想法。

    越是这样想,她的心就越痛。

    桌子上面,已经被她喝掉的酒瓶,放了一堆。那些酒精,对于她而言,根本就不有任何的作用。

    她从十几岁就开始喝酒。陪人应酬。就这点酒,怎么可能让她醉呢?

    “啦啦啦……”她一边喝酒。一边附和着酒吧里的音乐唱起来。

    她直接拿起酒瓶站了起来。身体有点支撑不住。歪歪扭扭的,想进入舞池,去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啊!”突然,她好像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还发出叫声。

    胡依雪没有理会那个人。直接向舞走去。

    “喂?你没有长眼睛啊?”那个被胡依雪撞着的女人。赶紧追上去。“我跟你说话呢?”她将胡依雪拉向她。直接正视着她的脸。“姐姐……”

    “心……心纤!呃……”她打了一个酒呃。望着刘心纤,在酒吧里的暗光下。看不太清楚她的脸。

    “姐姐,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啊?”刘心纤赶紧扶住胡依雪。

    “你别管我。”胡依雪朝刘心纤吼着。还一把将她给推开。“你赶紧跟我回家。妈在家里等着你呢。”她对刘心纤说完。便要向舞走去。

    刘心纤听到胡依雪还是这种态度。真的很不想管她。但是,退一步说。她知道,胡依雪其实对她很好。也从来都没有亏待过她。只是胡依雪的性格如此。她恨刘生强,刘心纤也是很明白的。

    胡依雪始终都是她的亲姐姐。她不应该为了胡依雪之前的气话。就不管她了吧。胡依雪好像喝醉了。要是在酒吧里出点事。她一定会自责。

    胡依雪的那一场婚礼。刘心纤也最清楚不过。在整个a市都闹得沸沸扬扬。她做为一个妹妹。怎么可以连句安慰都没有。

    “姐姐,你喝醉了。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刘心纤扶着胡依雪。向她的位置走去。“不好意思。这是我姐姐。我得带她回去。晚上不能和你们玩了。”在对她的朋友说明去意之后。刘心纤便把胡依雪。带回新绣花园的胡公馆里。

    这是刘心纤离开胡公馆一个月之后。第一次回家。

    “怎么喝这么多啊?去什么地方了?”胡熙凤盯着她和刘心纤一起扶上床的胡依雪,担心的寻问道。

    “我没有喝醉。谁喝醉了?为什么要回家。我还没有喝够呢?”胡依雪确实没有醉。只是她的心情不好。所以,说话时还带着点哭腔。

    “还说没有醉。都在说些什么话啊?”胡熙凤赶紧帮胡依雪把被子盖好。

    胡熙凤看着胡依雪难过的样子。她也十分的心疼。真不知道,今天封卿衍到家里来。都给胡依雪说了些什么。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说什么,她也不会让封卿衍进屋里来的。

    “心纤,这些日子你都去哪里了?为什么都不给妈妈打一个电话。你知道,妈妈有多么的担心你吗?”数落了胡依雪。胡熙凤再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刘心纤的身上。

    两个女儿,没有一个是她能够省心的。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真不知道,她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妈,我没事儿。只是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你先出去吧。我有事情跟姐姐说。”刘心纤不想听胡熙凤的唠叨。

    “什么事儿啊?你姐姐都醉成了那样。还能说什么。”胡熙凤拉着刘心纤的手。准备一次性问清楚。“你倒是给我说说。你一个女孩子,都住在谁的家里?”

    “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妈,你听我的话。先出去好吗?”刘心纤直接将胡熙凤推出胡依雪的卧室。待她把胡熙凤赶出去之后。她才又回到了胡依雪的身边。“姐,是不是因为卿衍哥的事情?”

    刘心纤知道胡依雪和封卿衍的婚礼。没有办成,本来当天就想回来。安慰一下胡依雪的。只是碍于自己的面子。才硬是没有回来。而今天晚上,她在酒吧里遇到了胡依雪。她们是姐妹。有再大的仇。她也不可能,把胡依雪一个人丢在酒吧里喝闷酒。

    “他不要我了。那女人回来了。还带着两个孩子。现在,封卿衍把她们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胡依雪躺在床上,一边说一边哭泣。

    这还是刘心纤第一次,见到胡依雪哭成这样。即使以前,刘生强打她。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哭得伤心。

    “哭有什么用?也不能够把卿衍要回来啊。你不是一直都很要强的吗?怎么?现在就准备认输了?”刘心纤站在胡依雪的跟前。并没有因为胡依雪的眼泪。而同情她。

    在胡依雪的身上。刘心纤学会了很多。把她的要强,更是学会了。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

    现在的刘心纤,就好比没有被封卿衍伤害过,以前的胡依雪。

    或许,是旁观者清的道理。

    “那还能怎么办?叶小漫现在是宏承集团的总裁。宏承集团最近发的新药。在a市,只要是药品集团,大家都争着和她签约。我们封氏就因为没有和宏承集团签约成功。所以,业绩才不行。我拿什么跟她去斗?她已经不在是过去的叶小漫了。”胡依雪坐起身来。抱着枕头。一直解说着。

    她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变得十分的无助。除了哭泣,根本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叶小漫为卿衍哥生了两个孩子。你为什么不帮卿衍哥生呢?只要是女人。生了孩子就可以牵制住男人的心了。更何况,叶小漫离开了六年。这六年里,你一直都只是在帮卿衍工作上面的事。感情,好像并没有任何的发展。你不觉得,这也是你自己的过失吗?”

    小 说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