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诅咒之龙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调合
    总之在直觉就是吹牛x的前提下,这个笑脸蕴含的信息真的很多,郑逸尘自己很认真的想了想之后觉得还是把话问明白了比较好,只是很遗憾,丹玛丽娜不想要在这方面多交谈的意思,只是说明了让郑逸尘自己发掘什么的。

    还说有些事情依靠自己去解密很有趣,才怪呢……他又不是什么解密发烧友,这个时候能够快点得到答案才是最好的,主要是一个莫名的存在暗中观察着自己,他自己又无法寻找到对方,这让郑逸尘觉得很被动。

    总有一种自己的隐私被无情强势围观的不适感。

    不找出来估计连吃饭都没有那么舒服了,要不……去雪山避避难?火山也可以,至于在那边建造房子的事情,不是多大的事情,他表示自己和雪山还有火山之主很熟,只要愿意花钱,弄一块地搞房地产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心里琢磨着这件事的可行性,郑逸尘手上已经开始做起来了实际行动,@了一下雪山和火山之主,商量盖房子的事情,两个都能选,两个都是很好选的,作为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了。

    一张纸片轻飘飘的从空中落了下来,这一瞬间郑逸尘立即暴起,警惕无比的扫了一眼四周,这张纸条好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他寻找不到异常痕迹后,将其打开看了看,内容很简单。

    ‘好啦好啦~,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好奇也不是藏头露尾的理由!”郑逸尘哔哔着,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总之这张纸条表示了对方服软的态度吧?明明之前暗中观察着,郑逸尘联系了雪山和火山之主后,立即就有了新动作,明显是对方也觉得对这俩存在感觉到棘手……或者是干脆的忌惮。

    虽说这张纸条影响到了郑逸尘的交谈,但没关系,接着谈就行了,他的行动力很高的,有了如此的想法,还已经连上线了,当然不能轻易的中断联系,虽然那俩存在有的是时间,可郑逸尘不确定她们是不是喜欢煲电话的存在,这么二话不说的就挂断了联系,难免会有一种耍着人玩的意思。

    于是郑逸尘继续保持着严肃的和她们交流完毕,得到了一块能够盖别墅的私人区域……半私人区域吧。

    “……”

    “……”

    “好吧,我知道你的关系很好,但是何必呢,我明明不想要现身的。”一名全身裹在斗篷里面,在屋子里都不嫌闷得慌的女性坐在郑逸尘的对面,一只手隔着覆盖着自己脸的兜帽,轻轻的揉着自己的额头:“何必呢?”

    “因为我身份很重要,不想要身边时时刻刻都多一个能够暗中偷窥我的存在。”

    “我又不看你洗澡。”

    “未必。”郑逸尘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对方既然愿意出现,那在恶意方面估计没有多少了,郑逸尘也不想要用直接搬家这种过激的手段,他真的是对无法发现的存在很在意,这个地方的安全系数可以说是能够短暂的抵挡一下的魔女的,当然是在激发的时候,正常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强烈的攻击,就该花钱去修房子了。

    在这个存在的痕迹出现的时候,郑逸尘动用了那些系统,结果呢?毫无卵用……这能不在意吗?

    “疑心太大了。”

    “换成你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

    “和你一样呐。”女性微微的点了点头,太多显得很随意:“但是遇到的又不是我。”

    这女人……

    郑逸尘的眼角跳了跳,也不在意对方那诧异的视线,开始联系起来高级设计师,准备让对方给自己设计两份别墅的结构图,一份对应雪景环境的,一份对应火景环境,顺便的忽略掉了面前穿着严实斗篷的女性,他在尝试把握住主要的节奏。

    即使对方出现了,他依旧无法了解到这个女人的信息,那个严实的斗篷直接遮挡住了她的一切异常,对方明明存在于自己的面前,可是不是直接看到对方的话,对方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于这里一样。

    有些类似于……天人合一的感觉吧,这样的感觉郑逸尘没有在别的魔女身上感受到过,别的魔女强大是没错,可强大不代表就能够轻易的融入环境,相反她们那强烈的特性反倒是让环境在适应她们,依琳身边能够产生的超魔环境就是环境对她的适应,安妮的生命魅惑也差不多。

    所以强大不代表就能像是修仙一样,动不动天人合一什么的,这个世界主要力量是魔力,那样的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很小。

    “你这可真不尊重人。”看郑逸尘专心的忙自己的事情,斗篷女性略显不满。

    郑逸尘头也不抬:“明明是你先暗中窥视我在先。”

    “可我现在也主动出现了。”

    “我不这么做你会出现吗?”

    “啊~你不觉得保持神秘感很好吗?作为男人,一点一点的探究神秘,得到结果后会很有成就感才对吧?”

    “抱歉,我不至于自不量力的探究我根本‘一点一点’弄不清楚的神秘。”

    他的回答相当的干脆,无形中自己用的最高探查手段都没用了,这还搞什么一点一点的探究神秘啊,为了让自己安心,直接掀桌子才是主要的,成就感?他有成就感的地方太多了,犯不着在一个未知而且不熟悉的存在身上追求什么成就感。

    “没意思啊。”

    女性摇了摇头,对郑逸尘这种软硬不吃的回答感觉到了少许的无奈,话术是引导人的一种方式,可对方若是坚定自己的想法亦或者是一个不听人话的中二,那么话术发挥出来的作用就很低了。

    总的来说郑逸尘目前就是保持着这么一个状态,人家铁了心的掀桌子,她总不能直接跳出来用强吧?郑逸尘现在的身份,已经让很多人都不想要直接去动他了。

    “要不,你露个脸?兴许那个时候我会好说话一点。”联系好了设计师的郑逸尘重新抬头,看着面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性,试图猜测出来一些重要的信息,魔药师协会的会长,以超级低调而出名。

    出名的同时了解对方的人又不多,只知道对方有着极为出色的魔药制作能力!

    “你很在意外貌吗?”

    “至少外貌能够影响到我们之间交流的深度。”郑逸尘一脸严肃的说道,外貌重要吗?当然重要了,很多时候交谈方的外貌优秀的话,谈话的时候自然能够更加容易的进行下去,若是目标的外貌是个牛油果外加话唠……

    先找找自己手边有没有板砖吧。

    “好吧,既然你很在意的话,那就给你看看好了。”

    女性伸手在自己身上那裹得严严实实的斗篷上面扯了扯:“只是要看的话,可是要责任的。”

    “等等!”郑逸尘赶紧开口阻拦,女性发出来了轻微的窃笑声。

    “怎么啦?”

    郑逸尘斟酌了一下后,开口问道:“你这里该不会有着什么看到你的外貌,就要娶你的规矩吧?或者说……你的外貌并不‘出众’?”

    恩,委婉的是这么说,不委婉的就是你很丑吗?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意思了。

    “作为一条龙,你想的可真是美啊,你确定你身边的魔女不会生气?”

    听着女性这样的话,郑逸尘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对方能这么随意的提及魔女,而且还是很习以为常的语气,她的身份多半和魔女也有某些关联吧?同时郑逸尘也想到了丹玛丽娜发的那个笑脸回复。

    “那你说的责任是?”

    “当然是破坏我维持神秘感的责任啦。”

    “……不,我不觉得你有什么神秘感。”郑逸尘摇了摇头,好好的想了想,给出来了一个比较中肯的总结:“这更像是掩耳盗铃。”

    刷拉——

    女性身上的斗篷潇洒的展开,郑逸尘眼里映出来了一抹莹莹的蓝色,那飘扬的蓝色长发,仿佛洒落的河流一样……他继续低头回答着设计师的一些询问的要求,设计师是紫萝商会的,郑逸尘联系上了那就是最高级别的待遇。

    别人想要找对方弄点什么,那态度要摆的端端正正,郑逸尘这里,对方的态度是摆的端端正正的,各种细节上面的问题问的清清楚楚,就为保证郑逸尘得到两份让他满意的设计图。

    至于面前表露出来真容的女性?飘扬的蓝色长发很吸引人,水润的蓝色眼眸如同碧波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沉迷,但……他看的多了,头发可以说是保养的好,眼睛的话,那是心灵的窗户,魔女拥有的强烈特性都会从眼睛上面反馈出来一部分,别人看着当然沉迷了。

    就像是一普通人看到了面前一大块金砖一样。

    还有这种发色和依琳重复了嘛,虽然依琳的发色是深邃的幽蓝色,但也是蓝色。

    因此初次见面的惊艳感没有那么的强烈。

    “我在想明明魔女剩下的数量不多了,可最近几年魔女的数量好像也不少的感觉?”

    “就是活动的多了,其她的魔女才会表示下存在感嘛。”这名蓝发女性很好说话的样子,还有点自来熟的感觉,明明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却和熟人那样。

    “原因呢?”

    蓝发女性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其她的魔女,怎么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至于我嘛,主要是最近出现了诸多感兴趣的事情,所以活动就多了。”

    说着她碧蓝色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郑逸尘:“你说的魔女活动频繁的事情,似乎就是从你正式出道的时候开始的吧?”

    郑逸尘正式出道的时间是魔女狩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可谓是狠狠的刷了下存在感,也是一个属于他无法磨灭的黑历史,现在谁谈到了数年前的魔女狩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郑逸尘怎么当着一大波人的面带走魔女的,也不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一些特别的东西,更不是当初他以弱胜强的锤翻了同族。

    而是……当众放片。

    那可谓是在历史中魔女狩猎的头一份了,魔女狩猎又被破坏的,但郑逸尘那种起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能保证,毕竟今后可能会有人模仿一下嘛?

    总之魔女果断没有省心的!

    魔女狩猎的那一次的确是魔女活动频繁的起始点了,也就是那个时候他被额外的关注到了,之后接触到了命运魔女,再然后……再然后就是几年后的这样了。

    “还有哦,那些让我感性的事情,大部分也都是和你有关系。”

    “……这我还真说感觉到光荣了啊。”郑逸尘皮肉不痒的笑了笑:“魔药的事情?”

    别的事情有很多都是丹玛丽娜干涉的,她的做事能力郑逸尘早就感受过了,若是面前这个新出现的魔女有问题,对方多半也是被丹玛丽娜算计的目标之一,不至于到现在才刷个存在。

    “是啊。”蓝发女性托着腮部轻轻的点了点头:“本来继续保持原来的样子就行了,罗格那孩子也不听话……”

    “喂,他分明就是为了避免某些冲突吧。”郑逸尘没在意她话里的‘孩子’,按照魔女的年龄,面前的蓝发女性多半也是千岁老少女了,罗格的年龄在她眼里还真就是个孩子。

    “所以才多此一举,他不说的话你肯定发现不了的。”蓝发女性摆了摆手:“现在好了,我连神秘感都保持不了,你也是个心急的男人。”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郑逸尘,郑逸尘的一些操作开始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那是为了什么,开局拿出来重磅的东西,不就是为了引起她的关注吗?连多等两天都不愿意,不得不说,那的确是引起了她的关注。

    “我真不觉得你有什么神秘感。”

    “那就换成保密感吧。”

    “你一魔女做事只要不被圣堂教会发现,要什么保密感!?”郑逸尘都觉得面前的这个蓝发女性言不由衷了,保密感?真想要那样,学学情感魔女那样啊,琴那边也算不上是保密感,那是身份伪装,成功的身份伪装和转型。

    “因为……作为一名魔女去研究魔药,让我感觉挺没面子。”蓝发女性轻啧了一声。

    魔女里面就没有多少专门研究魔药的,涉猎可以,专门研究的话,在魔女的圈子里来说就是‘有必要吗?’这样,况且魔药的体系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成熟了,她们只要涉猎,做出来更为强效的就行了,特别的?魔药那种东西高端局效果不明显,低端局又用不上。

    反正在战斗的时候没有多少魔女会用过魔药的,主要是魔女只要对自己的能力开发程度足够深的话,各个都是极为难缠的存在,战斗的时候真要出问题了,根本就不是魔药能够扭转局面的。

    这就是你保持‘神秘感’的理由,就因为觉得有些没面子?郑逸尘对面前的蓝发魔女的想法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吧,你说魔女的数量多了保持神秘感倒没关系,关键是这个时代的魔女貌似没多少了吧,就算是弄个伪装的身份去折腾,其她的魔女也未必知道这件事,搞什么特别的神秘感。

    裹着那么一个斗篷不嫌热吗?

    “只是你弄出来的特别魔药,让我觉得好好的研究这个,似乎能打一些魔女的脸……吧。”说到这里她沉默了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好吧,打不了多少了,能打的都死了,干嘛这么看我?”

    郑逸尘盯着这名魔女看了片刻:“我在想,我们这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没有一点生疏感觉,反倒是像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随着聊天的进行,郑逸尘对这样的感觉是越来越明显了,生疏感?那玩意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在她扯下那个严严实实的斗篷之前就没有,到了现在,反倒是觉得两人之间越来越熟悉了,偏偏他还感觉不到多少的异常,也是怪事!

    和萝丽丝认识的时候,他们好歹还适应了一段时间,在梦境中学习通用语的时候,最开始郑逸尘在态度方面也是端端正正的,而不是熟识之后发现自己认识的高冷新朋友是个闷骚逗比,再怎么闷骚也要先熟悉一下,顺滑的适应一下嘛。

    可在这里完全没有这个过程,这不是丹玛丽娜那种掌握全局的对话方式,让人能觉得‘熟悉’,是真的很自然的熟悉。

    “因为我是调合魔女嘛,唔,用虚幻世界一些词来解释就是被动能力,谁和我说话都是这样的。”蓝发女性摆了摆手,没有掩盖自己的能力,现在剩下的魔女就那么多,她也在郑逸尘面前显露过自己的外貌了,剩下的都不需要他调查,找身边的魔女问询一下,就能够确认她的身份。

    根本不需要隐瞒自己的能力信息,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想要隐瞒,她从一开始在郑逸尘折腾的时候就不会现身,哪怕他的一些骚操作的确是挺磨人的,不仅仅将地下工房给封了个严严实实,更是来了个搬家警告,去雪山和火山那些地方啊。

    对她而言挺麻烦的,过于纯粹的环境她的能力影响力并不优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