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诅咒之龙 第二百一十七章 更眼熟了啊!
    不仅仅是那名青年的状态让让郑逸尘看起来充满了某种即视感,就连之后那沸腾的气血汇聚成的一把血气之刃更是让郑逸尘陷入了沉思,这个时候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好呢?

    异界版的血之狂暴?到底是那个天才搞出来的这种东西,郑逸尘甚至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要有什么属于自己的前辈之类的存在,反正他现在觉得被他暗中观察着的青年现在就是来一个崩山裂地斩啥的大招也不会感觉到有多奇怪。

    总之今天自己似乎是发现了了不得的存在。

    默默的观察着已经和这只熊怪战在了一起的青年,开了这种状态后,力量方面人类面对魔兽是弱势,但是速度却已经超过了显得有些笨拙的熊怪,眼下看起来似乎是他占据了优势,手中的血气之刃每次在熊怪身上划过都能留下一道伤痕,并且有着不少的血液被血气之刃带了出来,融入到其中。

    唔,这个有点像是嗜血诅咒,不过没有诅咒的气息……更像是属于能力系别的吸血,对了,这头熊怪好像是土系的吧,这个想法刚刚在他脑海里闪过,被压制着的熊怪就怒吼了一声,一爪子拍在了地上,地面宛如水波纹一样波动起来,这种波动甚至影响到了地面以上的空间,让青年的动作陷入了迟滞。

    没等他挣脱,熊怪就已经冲了过来一巴掌从他头顶拍了下来,无法回避的青年只能架起血气之刃在头顶防御,攻击力很不错的血气之刃在防御方面就落入了下风,血气之刃和熊爪碰撞坚持了短暂的一瞬,就被拍成了血雾。

    将这个青年直接拍在了地下,让郑逸尘看的都有点牙疼,等等,不对要赶紧救人才对……唉?

    准备蹿出来的郑逸尘歪了歪头重新蛰伏了起来,被拍进了地面的青年浑身青筋暴起,硬生生的托住了熊怪的第二次攻击,只是他的身体却崩裂出来了不少伤口,那些伤口浸出了血液刚刚脱离身体就化成了血雾融入到了身边缭绕的血气里,继续和他的身体进行一定成的循环,让他的肤色呈现出更为赤红的状态。

    血气重新流入身体后,不会补充血液损失的消耗,而是会增幅力量,基本上就是越惨,力量就越强大……mmp这个看起来更加有即视感了!

    郑逸尘微微的抽了抽嘴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会这个世界真的有自己的某个前辈吧,而且还是在玩某个坑钱游戏的时候不小心穿越过来的?怎么自己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有这样的金手指。

    血之狂暴,血气唤醒……啧,一会还能再来个暴走和嗜血吗?郑逸尘嘀咕着,看着重伤爆发的青年,他周身缭绕的血气浓郁的宛如实质的血液一样在体外流动着,郑逸尘觉得将这些血气压入脚下来个爆发什么的,应该就是怒气爆发了吧?

    本体那边,郑逸尘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青年周身环绕的血气就是源于血液,不是某种特殊能量,但在某些力量的影响下,诱导为这种血气后却有着堪比特殊能量的威力,既然是和血液有关系的力量,那么血液的质量越高血气的力量肯定就越强大!

    所以说,自己能学吗?战气什么的郑逸尘努力到了现在,除了身体更加的强壮外,也没有什么成效,这种血气的力量让他再次的心动了,魔法什么的,他看起来真的是太麻烦了,对付一般的敌人常规使用魔法很合适,对付那些厉害的人,就是拼的对魔法掌握的精深程度了。

    不是什么挑选威力大的魔法就能横着走,威力再大的魔法即使学会了,能放出来,了解的程度不高时,估计还不如人家一个普通的魔法,并且消耗还特高。

    想一想博纳凯恩的魔法书里记录的大量魔法,郑逸尘就头疼,魔法什么的点个圣光忽悠忽悠人就行了,魔法师的战斗?先装模作样的念咒,趁着对方不注意,猛地冲上去给他一拳不是更加合适?

    自己可是龙啊,靠身体吃饭的那种,魔法什么的是辅助!自己现在就专精于学习魔兵制作和投影术就行了,别的能用就行,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的额外需求,毕竟魔法想要继续深入的专精需要的是时间而不是力量。

    郑逸尘没有魔女那种天然的对魔法超常的理解能力,这方面他除了能够通过绘制魔法阵纹直接放出来魔法外,别的对魔法了解精深的进度速度和一般人差不了多少,简直就像是地球上的自己那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在郑逸尘看来,自己今后遭遇的战斗如果真的是不可避免的硬战,还不如自己轮着拳头上呢,他经历的魔法战斗实在是太少了,更没有学校派的那些学生一样,平常有着导师喂招传递经验,然后经过一些实战后就可以快速的融会贯通,郑逸尘没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战斗什么的,真不如自己轮着王八拳上去。

    摇了摇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投影那边,青年在重伤后的爆发阶段,力量已经能够撑住熊怪的拍击了,纵然还有着少许的逊色,但也差不了多少,速度也有了极大的提升,在这个时候战斗的结果基本上已经决定了,即使熊怪不断的反击甚至多次动用了类魔法突袭也无济于事。

    那层涌动的血气给青年提供了很大的防护,一些弱小的攻击让他可以直接硬抗去换血,被砍到了的熊怪只会更加的虚弱,而青年却会因为熊怪的血液被吸取而恢复自身,这种循环下,即使战斗的时间拖了一些,熊怪的下场也注定了。

    在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将血气之刃捅进了熊怪的脑袋里后,熊怪连最后不甘心的怒吼都没有发出了,就彻底死翘翘了,战斗结束,青年身上涌动的血气顿时溃散,这些血气只有小部分回流到身体里,大部分不见了……恩,不见了?

    讲道理嘛,虽然血气的运作机制有些奇怪,郑逸尘没有接触过也不能详细的了解,但是既然是血液转化成的,战斗的时候因为要维持血气,所以不能补充血液的消耗,要不然削弱了血气就会导致力量下降……恩,但是战斗结束了,血气既然是血液转化的,那么从郑逸尘作为研究者的目光来看,肯定能够转化回去的!

    即使有折损,折损的比例也不应该会这么的夸张,就比如将一块铁做成了一把菜刀后,菜刀依旧是是铁的本质,即使将其还原也不会改变,最多也就是质量方面损失一些,所以,每一次都损失这么多的血气,战斗的时间长了,累积起来会损失多少,哎呀等等,这种模式看起来也有点即视感呢。

    郑逸尘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压下了心里的怪异感,他继续看着青年的行为,青年身上涌动的庞大血气散掉后,捅进熊怪脑袋里的血气之刃没有消散,继续维持着,熊怪的身躯快速的干瘪着,大量的血液消失不见,暗中释放出来了一个汲魂术。

    不出所料的,熊怪的灵魂也不见了……应该是随着血液被吞噬的时候一起被抽走了,这个也有着嗜血诅咒的痕迹,投影唤出来了魔兵召唤书,翻到了高级魔兵的那几页,郑逸尘看着书页上收录这的一把大剑,盯着图鉴上的那颗眼睛看了片刻,细细的感知了一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魔兵召唤书联系着的魔剑阿波菲斯一切正常啊……自己想多了?

    摇了摇头,那就想的多一点好了,等会将这把魔兵召唤出来看看。

    至于这名青年,他击杀了熊怪受了严重的伤,但这伤却在之后恢复了过来,看起来就是衣服破烂了一些外,根本没有受伤的地方,反而气息还变得强大了一些,这种变强的方式也是不错啊。

    郑逸尘表示如果没有副作用,他就更加的感兴趣了,留下了这个投影,郑逸尘把注意力重新转到了本体身上,二话不说一拍召唤出来的魔兵召唤书,从里面抽出来一把暗紫色的妖邪大剑,郑逸尘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说呢,阿波菲斯被他做出来之后,就属于那种不经常用的。

    即使这把武器今后可能在魔兵使中特别受欢迎,郑逸尘自己战斗的次数不多用的次数也是少了,之前的战斗中,这样属于狂砍系的武器用起来也不合适,不如附带了超强魔法的胜利誓约之剑。

    现在重新拿出来了这把武器后,郑逸尘真的是有点惊了,曾经这把剑虽然邪异,可更多的是加持在上面的嗜血诅咒带来的邪恶气息,而现在这种气息明显发生了一种新的变化,变得更加的自然,气息方面与武器极为的搭配,这并不是嗜血诅咒的邪恶气息,而是一种进阶后产生额外变化的邪恶气息。

    甩了甩阿波菲斯,甩动的过程中剑身上还拖曳着一些实质办的深紫色邪恶气息,如同燃烧的火焰一样,纵然邪恶,但郑逸尘依旧忍不住称赞一声漂亮!哪怕是游戏里,魔剑阿波菲斯攻击的时候拖曳的剑影也是相当的吸引人,只不过这一把是更加写实的,剑影不可能拖曳成为那种形态,但是剑身上附带的气息却可以。

    这种邪恶的气息不单单是能够体现在视觉效果上面的,郑逸尘轻轻的在地面上划过,地上的一些小草在这种邪恶气息的效果下直接被腐蚀成为了微粒。

    真是……厉害呢。

    郑逸尘啧啧有声的说道,表情称赞,心里却没有放送而是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一下这把武器,恩,虽然是投影,却是百分百的投影,和本体差不多啦,把本体弄过来的话,太麻烦了,之后也没地方安置,不说别的,就单单是剑身上无时无刻泄露的邪恶气息,装进了口袋里也能导致口袋内的东西被腐蚀破坏,甚至整个口袋都会崩溃。

    “没毛病啊……”郑逸尘嘀咕着,武器里加持的嗜血诅咒的结构已经改变了,这属于正常的现象,随着魔兵的使用,原本加持在了上面的魔法都会有提升的,所以这种改变更不如说是属于契合魔兵的改良,不仅仅是阿波菲斯,别的魔兵或多或少也都有这样的改变,只不过受制于出场率的原因,改变不同而已。

    之前改变最大的是霜之哀伤,现在却成了阿波菲斯……而且改变的进度竟然将最高的霜之哀伤给完爆了,说起来现在能够召唤出来高级魔兵的人数不多吧,这玩意怎么提升的这么快,难道说有着一大批狠人拿着这把武器没日没夜的搞事?

    搓了搓下巴,也没有检查出来什么不对劲的郑逸尘准备将阿波菲斯重新的放回去,却注意到了莉莉好奇的目光:“咋嘞?你对这玩意有兴趣?”

    郑逸尘挥了挥手里的魔剑,莉莉轻轻的点了点头,当初那些魔兵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不感兴趣是假的,即使知道自己没可能接触到这方面的力量,这不影响她对其的向往,魔法自己用不成了,武器……总是可以的吧?

    “好吧,小心点摸一下吧。”郑逸尘将魔剑插在了地上,适合他体型的魔剑迅速的缩小着,变成了适合普通人的大小,即使是这样,魔剑的长度也比莉莉高一些,当然还能变得更小一些,只是郑逸尘没有选择那么做,本来就是霸气的武器,缩小成袖珍的还不如弄个q版的呢,况且……大剑萝莉什么的,看看也是很带感。

    在郑逸尘的刻意控制下,莉莉接触到了魔剑后,并没有遭到嗜血诅咒的侵袭,至于重量,魔法凝成的魔兵不存在使用者拿不起来的情况,即使看起来很重,这种重量也只是施加在被攻击者身上而已,使用者拿着的时候重量都是刚刚好的。

    所以莉莉很不费力的就将这把暗紫色邪恶魔剑拔了出来,双眼放光的轻轻在四周挥了挥,剑尖不经意的扫在了地上,却不收任何阻碍的从地面划过:“好厉害啊!”

    “嘛……也就这样啦。”郑逸尘吧唧吧唧嘴,那种毕竟是高级魔兵啊,如果挥动的时候被地面或者墙壁等因素影响,受到了阻碍,那也对不起这样的等级,中级魔兵中大部分都能做到这一点,做不到的?那是法杖好吧!

    “喜欢你拿着当玩具玩吧,别砍着自己了。”郑逸尘摆了摆手,不战斗的时候,魔兵的消耗很低,魔力也不用郑逸尘或者莉莉供给,作为权限狗,拿着魔兵召唤书当做魔力源有什么不对?

    现在郑逸尘更感兴趣的还是青年的那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