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诅咒之龙 第五百八十二章 稳定
    修复好了的机械战龙重新的发挥出来的原来的性能,恩……至于有破损的魔力源这类的东西,郑逸尘表示那玩意其实有替换的,所以用不了多少功夫,若不是时间的限制,他还会扣下了这个机械战龙的炼金核心看看那玩意到底有什么新的变化。

    然后刚刚离开了这里的郑逸尘就被一大堆的人给堵住了,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为了交流而来的……学术上的交流,他们对郑逸尘给机械战龙添加的外壳很感兴趣,想要用一些郑逸尘没有的东西进行交换,知识什么的东西。

    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可问题是郑逸尘表示自己这边还真就没有什么能够交换的,更重要的是现在蒂茜娅的表现,她似乎很想看到郑逸尘郑逸尘现在被纠缠的样子,这他能说什么?

    肯定不会让你如愿啊,于是郑逸尘就从语言上面打发了这些人。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想要参与到这件事里面……不过有一句话我要提前说好了,你最好是别做一些危险的事情,这里是封锁圈。”蒂茜娅提醒着,封锁圈虽然不如封锁结界那样,但是强度方面,也不是现在在这里的任何存在能够突破的,包括魔女。

    所以一旦这里有什么危险的情况,就别想着能够从这里出去,或者是带着什么东西出去了。

    “知道啦知道啦。”郑逸尘压了压双手,自己想要带出去什么东西你还能发现不成?

    石林内部,来到了这里依旧能够看到一些穿着装甲的教会成员在这里活动者,之外就是不少尝试获取这种装甲信息的人,这些人教会的人都没有搭理!哼,无非就是一些想要了解这些东西的获取方式。

    这些人这段时间里他们见到的太多了,不好好的想着如何彻底解决封锁圈的问题,反倒是觉得事情有了起色之后,就想怎么从中获取点什么东西,这类人……好吧,很多。

    他们基本上都知道这种东西和郑逸尘有关系,毕竟风格上就是郑逸尘才能够做出来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这种东西的获取途径,究竟是教会和那条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还是别的某些他们所不知道的途径?

    毕竟炼金化身这种东西都有外售的,虽然价格高昂,想要更好的就需要花费大价格去定制什么的,但是这些东西至少能够买到,不过那些炼金傀儡多半都是阉割版的,内部的结构中规中矩的,和这个世界里大部分的炼金傀儡都差不多,唯一可取的就是那独特的骨骼构架的,之外能够和发挥出来的战斗力都很一般,用在量产上的战斗?

    那还不如用旧式的炼金傀儡了,总而言之用于高数量使用的前提下,郑逸尘做的炼金傀儡性价比并不高。

    可封锁圈里郑逸尘弄出来的东西却不同啊,那些装甲能在血湖里洗澡不说了,光是这逼格看起来就比那些盔甲一类的装备好太多了,这东西的提升不仅仅是防御上面的,对于攻击也有额外的加成,还能够隔绝生命气息,可以说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

    往那里一站,就能够cos雕像来让别人误会自己是死物,一些人尝试用魔法对这种装甲侦查,上面的黑色图层对于一些侦测的魔法有着一定程度的反制效果,性能相当优越的装备,比起炼金傀儡来说,这东西同样独特。

    炼金傀儡是炮灰,而装甲却是让人变成炼金傀儡这样的存在,内核是人类,这很重要,有着这样的内核,那么就意味着可以多出来相当的攻击手段,至于怕死不怕死的问题?

    啊……控制人心的洗脑手段其实不少势力都有的,只要有这样的装甲,完全可以弄出来一群人类内核版本的炮灰。

    “你可要藏好了,藏不好了最好是主动来教会这边。”蒂茜娅扫了一眼那些人,对郑逸尘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吧,有太多的人想要得到你的脑子。”

    “啊切?我就算是藏不好了也不需要去你们那边吧,真当魔女是假的不成?”郑逸尘轻啧了一声,不说心有他想的那部分人,随着教会的人不断的植入新的月之水晶,石林内部的血湖已经可以一定程度的允许别人走路了,甚至还能够看到许多融化迹象的雕像,这些雕像全都是那些血色人形因为条件不足,重新固化后变成的。

    类似于石柱,打碎后也会挺麻烦的冒出来一大堆的魂灵,当然这种情况对于眼下来说是好迹象,石林里的情况进一步的恶化,怎么说都要好过回归原来,不止是教会有这样的想法,其他的存活者全都有这样的想法。

    “进度还有多少完成?”

    “哦?总负责人啊……按照现在的进度,没多久了,也就是最多两个小时,石林的情况就能完全的稳定下来。”奥罗看了一眼郑逸尘后说道,石林的边缘在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被加强了保护,能够保证那个衍生魔女不能因此脱离出去。

    这个保护是直接从封锁圈抽取过来的,这会导致一定成的降低封锁圈的强度,嘛,只要额外的填补力量就行了,这影响不大,而且这种方式也是一种紧急的措施,现在用到了这里刚刚好。

    那个衍生魔女能确定在石林内部,当然要用可以一锤定音的方式,锁死她能活动的位置,将她活动的地点降低到最小的范围。

    之后的事情……就算是不死也没关系,教会这边准备了强力的封印方式,对付难以死亡的存在,什么都不用说,上封印准没错,强力的封印方式教会从来不缺乏,毕竟要对付魔女,这方面的东西一点都不能少。

    “既然这方面的事情安排的可以了,之后就没有我的事情了吧。”奥罗整了整手边的资料,伸了一个懒腰,这两天他的压力可不小啊,基本上没有睡觉,全和蒂茜娅等人商议每一小时甚至半小时内的行动计划,就是为了避免对高危区域植入月之水晶的时候,出现更高的损失。

    这些计划里面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为了最大限度保存战力的,机械战龙能够因此幸存到现在,除了运气的成分之外,他们的即时操作也很重要。

    至于这么做会导致前期进度较慢什么的,奥罗有着周密的计算,前期的效率低,但只要能够做好,就可以在之后把速度给提升回来,不会影响到全局的计划,当然,即使是这样也晚了一段时间,郑逸尘准时准点的回来了。

    只要他们能够再提前几个小时完成最后的部署工作,就可以赶在郑逸尘回来之前进行真正的行动。

    不过晚也有晚点的好处,郑逸尘回来了,就意味着那些有效炮灰能够得到维护,炮灰主力机械战龙也可以发挥出来最大的作用,而不是因为使用过度导致之后必须要小心翼翼使用才能避免损坏……而且机械战龙因为魔力源的泄露已经是一个移动的辐射源了。

    装甲虽然能够隔绝血水,可全封密的模式不代表能够无视魔力辐射,就比如奥罗这样的人,接近机械战龙不超过五分钟,保证要去送到医疗部被那些护士小姐姐抢救区。

    “借你保镖一用。”蒂茜娅看了一眼奥罗后,也不再抓着这家伙不放了,两天的高度用脑,让他现在有着实质性的黑眼圈,天天灌糖水都补不回来。

    “这个我觉得不行。”奥罗想都没想的说道,顺便的拿出来了一张写满字的纸放在了要恼的蒂茜娅面前,立即让她止住了自己的火气,好吧,这人还真就不能去借了。

    奥罗这张纸上面写了一些他在封锁圈内收集的信息,封锁圈里有着他的敌人潜伏着,只要保镖没了,他肯定也没了!至于教会里的其他人,奥罗想要说的是那些人还真不一定能保住他。

    就算不是从一些物理手段干掉他,想要干掉他的方式也是多得很,比如……诅咒,这东西防不胜防,反正一些带有杀伤力的诅咒想要弄死他还真就不是多大的问题,甚至能说是相当简单。

    保镖在这里就不一样了,那些诅咒根本降临不到他的身上,这是别人做不到的,所以,保镖不能走,这些天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找到那批人,抓到他们当苦力啥的。

    可这些人也是经常和他斗智斗勇的存在,压根就抓不到啊,不过对方为了弄死他也是下了血本的,竟然愿意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封锁圈这里,是觉得自己在这里,所以认为封锁圈的事情能解决?

    好吧,若是他们是这样想的,奥罗也就开心了,至少这样意味着那些人已经被他带了节奏了,很多事情都是以他的情况为主要标准,这种情况发生在他身上就很可怕了,确认的确是这样的后,奥罗完全能够带一波特别的节奏,完全的坑死他们。

    现在嘛,正事要紧。

    “保镖是不能走的,走了我就凉了,教会损失掉我肯定是不值的,而且你这边已经有保镖的替代者了,干嘛还要带走我的保镖?”看蒂茜娅已经改变了主意,奥罗趁热打铁……成功地让让她彻底的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奥罗的保镖拉不过去,但是有郑逸尘,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样也不错的,至少郑逸尘在石林里能发挥出来的作用比保镖更大一些,可惜不是本体。

    两个小时的时间,不多不少,等到高危区域被完全植入了月之水晶后,教会这边的人员调动也结束了……恩,教会的力量壮大了不少啊,虽然全都是那些之前搞事的人带来的人员提升,不过嘛,这些人全都是有效可靠的战力,还是冲在最前方的!

    至于冲在最前方,这些人想要抱怨的问题,抱歉,这个完全没有,契约承诺对这些人不会用恶意让他们送死的方式,但是不代表教会会在真正的战斗力过度的保护他们,教会的人会做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少,甚至要做更多,这是之前折腾的代价。

    因此这些人就成了最前线的冲锋者了,当然现在石林的情况已经稳固了,或许还有别的地方会出现小范围的血泊,但那些基本上能无视。

    “呼,站在这上面的压力还真是大!”格林踩了踩脚下已经石化的地面,颇为有些压力的说道,地面石化了,但是石柱的特性依旧,无非就是以前从能够随便拆地的状态,变成了现在陆战必须小心翼翼的形式,不然踩碎了地面是要有魂灵出现的。

    “总决战来了啊。”奥斯有些感慨的说道,之前一直远程战斗的,他一直都是远程支援的,而这方面他并不擅长,因此显得没有多大的用处,不过他倒是在远程攻击方面的成长度提高了很多。

    看到了不少人远程攻击的手法后,他都将其记了下来,这些今后都用的上,特别是一些投掷的手法,他已经不会像是曾经那样完全依靠蛮力去丢血气之刃,而是能够使用一些职业者的战斗方式去进行相关投掷,今天终于能不像是之前那样,打个架还要瞻前顾后。

    明明是要进行热血沸腾的战斗来着,结果却因为一个感染的特性,导致所有人都不能完全放开手脚战斗,现在……呃,现在感觉也只是比曾经好一点,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教会这么一种最终决战的态度,打完这次的战斗就能回家看自己的妹妹了吧?

    虽然能够通过魔兵召唤书来一个视频通话,但这种交流和直接通话来说未免有些落差,不如直接见到真人的好,所以啊,打完这次战斗就回老家一次吧。

    “你们的准备真是充分。”郑逸尘对蒂茜娅说道,看了一眼身边聚集的一个大队的装甲人,这些装甲是一个款式的,因此,这么齐齐站在一起给人一种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感觉,虽然有着身高胖瘦的区别。

    在他们身后是已经满血复活的机械战龙,对此郑逸尘想说的是像是自己这样能打能抗的战地工程师是不多了。

    至于教会的充分准备,则是他从蒂茜娅这里了解到了,石林这里的俨然已经是小号的封锁圈了,只要进去了,在教会的控制下,里面的一些不轨想法的人绝对是出不了的,这件事教会没有对外声张,只是说明了罪魁祸首是绝对跑不掉的,这件事告诉了郑逸尘无疑又是给他上眼药,让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是什么样的。

    “正常操作了解一下。”

    之后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就是行动。

    大量的战斗人员进入石林,没有了血色人形的困扰,所有的行动人员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有接触过才会知道那种东西究竟有多么的可怕,解决倒是能解决,可问题是这就像是对付丧尸一样,人类用武器就能解决丧尸,但是被丧尸稍稍的碰触一下,下场也是凉凉的。

    血色人形相对起来就是比起丧尸更加厉害的舔食者。

    现在少了这种能够源源不断出现的‘舔食者’,剩下的一些问题就简单了很多,无论是正面作战还是别的战斗……哦,现在没有正面作战了,有的就是一种对某个目标的搜索,人形已经不会出现了,石化的地面那些人形想要钻出来也很难吧。

    “恩?这是什么?”一名做好了全身防护的佣兵奇怪的看着破裂的地面,略显不解的看了走了过去,这片地面的破裂痕迹并不是什么攻击产生的,更像是因为地震产生的自然开裂。

    通过这道裂痕看了过去,裂痕深处出现了一颗眼睛,心悸感刚一产生,他就彻底的将僵硬在了原地,浑身变得冰冷……等到之后的人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悄然无息的失去了生命气息。

    一种不安的气氛迅速的蔓延起来,发现了这么一个受害者之后,类似于这种状态的受害者陆陆续续的增加了起来,莫名其妙的死亡,让不少人都出现了退却的想法,明明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石林竟然蕴含着更深一层的危险,悄然无息的死亡?

    “到底怎么回事,石林的状态明明稳定了……”蒂茜娅很快就得到了相关的消息,因为不仅仅是那些佣兵和冒险者遇害了,就连教会里的人也有不少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装备装甲的比例很低却不是没有。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统计一下数量,竟然有超过一百人莫名其妙的死亡了!!

    “即死吗?”还真是死亡魔女的某种特性,郑逸尘心里嘀咕,之前那个衍生魔女表现的特点像是富江,不过之后她在石林这里明显额外的得到了什么,让她除了那种常规的不死性之外还多来了额外的力量。

    不然那些受害者是怎么来的?除了他们之外,大概没有谁能做出来这种事了。

    “应该是她获取了和死亡魔女有关的东西,导致石林出现了不稳定,之后即便是教会用独特的手段完善了石林的稳定,但是一些缺失的东西却不会弥补回来。”

    安妮对着地下基地里的郑逸尘说道,消息即时的转移到了郑逸尘使用的化身这里,这话具体的意思就是,石林里封印的某些东西已经被拿走了,之后即便是修好石林这个保险箱,箱子里的东西也不会再回来,依旧能够继续发挥着相应的作用。

    这也是连续出现受害者的源头。

    “那该怎么解决?”

    “正面上她!”安妮相当果断的说道,郑逸尘听的有点愣神,这个是什么意思啊,直接正面上就行了?

    “除了能这么做之外,你们没有任何更好的解决方式,所以老老实实的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吧,石林不会给她带来多大的帮助,同样也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的帮助,就看是她先解决你们所有人,还是你们先一步的将她逼出来解决她。”

    “我知道了。”

    “……你没有要多问的?”看郑逸尘竟然没有别的疑问了,安妮略显诧异的问道。

    郑逸尘更是奇怪的看着她:”我还有什么要问的?“

    “比如石林的核心啊!”

    “那个啊?”郑逸尘挠了挠头:“怎么说呢,石林的封印既然已经被干涉,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了,那么就不是完整的了,教会的人即便是能够临时的将其稳定,可少了月之水晶之后,石林依旧会恢复原状吧,只是少了那个衍生魔女,不会有额外的额外危险性。”

    “好吧……你知道就行。”安妮微微的撇了撇嘴说道:“你自己小心行动吧,关键时候我会帮你一把的,既然是已经死掉的魔女,那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拥抱死亡,别动不动就重新诈尸一下,或者是被某些冒牌货利用。”

    安妮的话里表现出来了对这个衍生魔女的极度不满:“若是能有机会活捉到她,就把她带给我吧,我帮你彻底解决掉那个麻烦。”

    视线重新的转移到了石林这边,郑逸尘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安妮给他的那颗眼镜此时此刻轻轻的跳动着,很明确的沟通到了郑逸尘所使用的炼金化身,郑逸尘的视角也随着这颗跳动的眼睛而出现了新的变化。

    “我想,我有办法找到我们要找的人。”

    “恩?你有办法?”头疼的蒂茜娅立即看向了郑逸尘。

    “恩,对方出手的次数这么多,自然会残留下来不少的痕迹,所以我能尝试下锁定对方的位置。”

    方式嘛,当然是安妮带来的,之前对方没有动手,所以出于一个‘纯净’的状态,想要直接找到对方很难,可是现在她已经动手了,而且还是用了死亡系的能力,这后果就是她暴露的一大原因。

    郑逸尘发现不了对方,教会的强者发现不了,安妮这种生命魔女却能够感知到死亡的痕迹……生死对立,安妮想要捕捉到已经堆积起来的死亡痕迹,即便是通过一颗衍生出来的眼球也能够做到,无非就是效率低一点,速度慢一点,之外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了。

    “既然这样那就快一点,我们这边不能等太久!”

    蒂茜娅心情复杂的说道,她想着让郑逸尘不去参与之后的行动,但是现在……多了他却让事情有了新的转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