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天江花瑾婷〕〔青阳市华鼎大厦门〕〔超绝圣医〕〔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巨富外公〕〔无敌双宝:首席大〕〔唯我独尊楚天江〕〔32392〕〔翻手为云〕〔顶级弃少〕〔林云柳志忠华鼎集〕〔我的外公是西南首〕〔穷小子逆袭高富帅〕〔叱咤风云〕〔楚天江和花瑾婷〕〔微朝〕〔超级私服〕〔左少的深情秘妻〕〔海贼王之海贼无双〕〔人中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八年 第四章 洪承畴
    河南汝宁府信阳州衙,衙前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场中间高高树立着一杆大纛,上书五个大字”五省总督洪”。门口两边,各立着八名彪悍的兵士,披盔戴甲,手按腰刀,目光不断扫视着周围。一看就是久经战阵的强兵,这是五省总督洪承畴的标营护卫。

    州衙的大堂里,一个面容清癯的中年官员身着大红仙鹤补服,头戴乌纱端坐于大案之后,手捋胡须在静静的思考着,身侧立着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幕僚。他便是钦命总督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军务的五省总督洪承畴。

    洪承畴,字彦演,号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镇良山村霞美)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两浙提学道佥事,天启七年调任陕西布政使参政。适逢当地流贼蜂起,洪承畴展示了他的文韬武略,大力剿杀流贼,表现出众。

    崇祯三年,接替死在任上的张梦鲸出任延绥巡抚。上任以后指挥手下勇将曹文昭先后剿杀了王嘉胤、点灯子、王左挂、白汝学等规模比较大的流寇,颇德皇帝的赏识。

    崇祯四年接替被逮捕的杨鹤,出任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兼兵部右侍郎。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整个陕西境内的贼寇不是被剿灭,就是逃窜至他省,洪承畴威名大震。

    崇祯七年接替因为车厢峡招抚贼寇失败,导致其蔓延的陈奇瑜担任五省总督,可谓位高权重。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随着地位的提升,本来意气风发的洪承畴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内心苦不堪言。

    本以为起自陕西的流贼被剿灭后,剩余的以及逃窜的都是疥癣之患不足为道。没成想贼寇却是日益势大,越剿越多,到如今已经成了气候。

    原先的小股贼寇逐渐壮大起来,并且行军作战颇有兵法,尤其以闯王高迎祥部以及射塌天拓养坤部最难对付。他曾经向皇上上疏,谈及剿杀追逐之难已今非昔比:开始是贼兵畏惧官兵,只要看见官兵旗帜就望风而逃,基本不敢正面接战。如今已经敢于和官兵对峙,并且会诱敌,会埋伏,会用骑兵冲杀。

    这其中当然有投贼的官兵教导所致。但也不难看出,贼寇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

    其次是追逐之难。贼兵以骑兵为主,有的甚至一贼双马,阵战不利立刻逃跑。官兵大都是马三步七,就算阵战胜利也只能眼看对方逃窜而追之不及。

    再者就是贼兵逃跑后躲进深山老林的据点,依据险要地势坚守。官兵一是军粮难以为继,二是无法携带攻城器械,很难破敌。因为守着险要地势,攻方宛如攻城一般,没有器械难道凭人命去填吗?

    再次就是敌众我寡。因为持续的干旱,饥民越来越多,很多人抱着都是死,不如死前吃顿饱饭的心态加入贼军。因为贼军四处劫掠,所以一般不缺粮食。加入贼兵作战勇敢的往往都能吃的饱,这对已经饿红了眼,已经开始易子相食的饥民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现在各个贼头加起来,手下的流贼超过了三十万,而围剿官兵仅仅四万余,并且这种差距越拉越大。官兵阵亡后很难得到补充,而贼兵则一呼百应,啸聚非常容易,目前的形式已经越来越棘手,甚至有恶化的态势。

    这次他在汝州召集部属僚佐召开军事会议,研判当前形式和贼寇动向,部署下一步的方略。

    此前他向皇上以及兵部递交了新的作战方案——以四川巡抚,总兵移驻夔门,达州,策应湖广;湖广巡抚,总兵移驻襄阳;郧阳巡抚固守本土;凤阳巡抚北上至亳州,兼顾河南府归德,汝宁;山东巡抚移驻曹州,濮州,防范贼兵南下;山西巡抚移驻蒲州,进援灵宝,陕州;河南巡抚移驻汝宁与南阳之间防御;陕西巡抚移驻商州,策应兴安,汉中;此方案的目的就是四面围堵,争取将贼寇驱赶并彻底剿杀与河南境内。

    虽然皇上已经批准了方案,但遭到了以河南巡抚玄默为首的官府以及河南士绅的激烈反对。因为一旦在河南摆开战场,如此大的战阵就意味着河南会被全部打烂,大部分地区会成为一片焦土。河南士绅的利益将会受到严重损害,到时百姓流离失所,人口大面积减少或流失。

    在这个土里刨食的年代,没有人口光有土地有何用?守着几千上万亩田地可无人耕种,士绅们大部分会破产。况且打起仗来,不管是贼还是官兵,分分钟能毁掉一个大户,贼过如梳,兵过如篦着都是大家所熟知的,大明官兵的名声可不好听。

    .. <

    对于玄默所代表的河南方面的心思,洪承畴心知肚明,但方略已经批了下来,向改变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干脆装聋作哑,河南巡抚几次求见,都被总督府以各种理由所辞。这次会商,气的玄默干脆称病不来,洪承畴也懒得搭理他,毕竟方略开始实施的话,你玄默作为河南首官,也不敢违抗军令,那可不是丢官罢职的事,是会丢命的。

    正思衬间,衙外传来阵阵马蹄声,人声嘈杂,问候声,大笑声,甲胄铿锵作响声,然后脚步攘攘直往衙门而来,随着一声声通传,不一会一群顶盔掼甲的大明军将进入大堂。

    “卑职昌平总兵左良玉参见督帅,副总兵汤九州参见督帅!”

    “卑职援剿总兵左光先参见督帅!”

    “卑职临洮总兵曹文昭参见督帅”

    “卑职四川援剿总兵邓玘参见督帅!”

    “卑职宁夏总兵尤世威参见督帅!”

    “卑职孤山副总兵艾万年参见督帅!”

    各省总兵,副将,参将,游击,都司等都是单膝跪地,拱手过顶,唱名参见,五省总督的威名还是能镇住这群骄兵悍将的。

    “诸位请起”洪承畴缓声道。

    “谢督帅!”一片甲叶碰撞声中,各人纷纷立起,然后分列左右。

    五省总督主要负责的是军务,各省巡抚都要负责本地民政事物。除了河南巡抚,其余主官也没必要召集与会。但河南巡抚心气难平,称病未至,也就无所谓了。至于汝州知府,信阳知州则被安排去筹集大军粮草。

    “今日本督召集会商剿贼方略,你等众将有何良策皆可道来!会商完毕制订下一步作战方案,一旦方案形成,众将皆要严格遵照执行,否则军法从事!”洪承畴目光炯炯扫视众将,语气十分严厉。

    众将面面相觑,他们打仗可以,但战略方面并不擅长。再说总督大人让他们建言献策也就是客气话,谁会信以为实。于是左良玉出列拱手道:“敬请督帅吩咐,咱们听令就是!”

    “那本督就宣布军令!”洪承畴道。

    正要开口时,突闻外面卫兵大声禀报:“报督帅,紧急军情!”

    洪承畴楞了一下,心里有不详的预感,扬声道:“传!”

    眨眼功夫,一名卫兵手捧一个红色匣子快步而入,来到案前单膝跪倒,双手将匣子高举过顶。洪承畴身边文士绕过案几来到卫兵身前将匣子接了过去,转身回到洪承畴身边,打开匣子,将里面的一份文报拿起来迅速扫了一眼后,眉头紧皱着递给了洪承畴。

    洪承畴接过后看了起来,这是郧阳巡按余应桂呈送来的,文字简短,内容明确:趁大督洪公合师会剿,将成未成之时,群寇由潼关,淅川,内乡诸路尽数入秦!

    洪承畴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自己和幕僚辛苦月余制订的方略完全作废了!

    洪承畴心里异常恼怒,该死的流寇,真当得起这个“流“字!自己率领部下辛苦征战,可以说转战千里,方才把贼兵赶到河南,湖广一带。本想着聚而歼之,没成想因为陕西境内有战斗力的军队都被自己带到了河南,贼兵们嗅觉灵敏,竟然趁着陕西空虚杀了个回马枪!

    大兵出行,耗费粮草无数,竟然被贼兵耍的团团转,真是令自己威名蒙羞!还会惹得皇上不高兴!这些该死的流贼,誓要把他们斩杀殆尽!不过,现在最急迫的是要改变方略,拿出相应的对策,以解燃眉之急,否则如果让流贼在陕西再次大肆祸害一番,自己的前途堪忧啊。

    想到这里,他吩咐道:”你等暂且扎营住下,平日里不忘操练军士,等候本督军令!”

    众将齐称遵命,洪承畴起身往后堂而去,众将目送他转过屏风后才纷纷离去。其间有关系不错的不免小声议论纷纷,不熟悉的则默不作声,出了州衙后打了招呼,自有亲兵家丁牵过战马,众将翻身上马,带着各自亲随回归营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