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诅咒之龙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原来你也会飞啊。”卡林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带着略显庆幸的表情,扬了扬手里的酒杯:“祝生还。”

    “祝生还。”安斯洛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他扫了一眼四周,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又是山洞,我们在这里不会出现新的意外吧?”

    “应该不会吧,这个地方又没有山谷,附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卡林有些纠结的将手里的酒水干掉后,向山洞深处打量了一眼,这一次找到的山洞没有隐藏什么野兽或者是凶恶的魔兽,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山洞,八成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对的!

    “那就好,总之先休息一下吧。”安斯洛拿出来了自己的便携房子,一路上飞着跑路,消耗了他不少魔力,现在缓过劲来了就有些疲惫了。

    卡林也没有说什么,也拿出来了自己的便携房子,他虽然力量没有消耗多少,可该做的事情依旧要做,至少要显得疲惫一些,不然安斯洛这个老狐狸不会安心的,回到了便携房子里,卡林看起来了今天的新闻。

    恩恩……魔兵邪神一如既往的老奸巨猾,明明已经弄出来了好几个了,竟然还没有实质性的消息,显然是那些魔兵邪神表现的相当低调,都在默默的积蓄着力量,等过一段时间后,像是新派邪神就会如同雨后春笋一样不断的冒出来了。

    每一把魔兵都有忠实的使用者的,有的没有选择当魔剑教徒,但不代表有了别的机会后,不会选择那种路线,更别说渴求得到力量的人了,总有一名适合他们的新派邪神,至于这些新派邪神给世界的影响。

    啊~若不是卡林好好的了解过了新派的邪神,他还真就不想要做这件事,作为一名合格的成年人,他看事情不光是看表面,要看看更加长久的问题,比如说新派邪神带来的额外好处,就是对旧派邪神的压制啊。

    两个派系的邪神完全走不到一起,只要见面就是干,虽然新派邪神的数量很少,奈何她们的质量很高,当初就一个魔剑邪神直接刚了一群旧派的邪教徒,不仅仅是魔剑邪神的力量特别,魔剑教徒的成长速度快,还有就是魔剑教团能够走到明面上。

    两种邪神的成长方式都完全不一样,新派邪神的信徒能够打怪升级,旧派的能吗?旧派邪神的信徒都是邪神的食粮,想要得到力量就要血祭,时不时的还要看自家邪神心情如何,心情不好了,血祭的时候顺便的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新派邪神的条件就很优秀了啊,虽然有的新派邪神不会组织什么团体,俨然就是放养的姿态,可相关的信徒成长性极高,有多大的付出就能够得到多少力量,个体质量上面就不是旧派邪教徒能够比拟的。

    这种优势下,旧派的邪教徒怎么都比不上新派的,至于指望旧派邪神改革一下?想多了,那群贪婪的邪神才不会放弃自己到手的利益,同时祂们也不具备新派邪神的特性,模仿都模仿不来,新派邪神的力量不会污染信徒,旧派的能吗?

    就不能这一点,已经将两种信徒的区别给划分出来了,如果能选择的话,谁愿意去当智商二百五的丑逼呢?

    总的来说,新派邪神的数量多了,目前而言是利大于弊的,新派邪神讲规矩,旧派邪神才不会将就那么多的,即使狡猾的也不会那么做,主要是它们本质存在着的混乱天性。

    “恩,也不知道教会和黑暗教会这一次的开战,最终会引发什么结果。”卡林看着魔兵召唤书里的新闻,自言自语的说道,两个巨头打架,虽然不像是国家战争,可是激烈程度更高,这不是普通士兵之间的pk,而是职业者之间的战斗了,论起破坏力要比国家之间的战争更加的严重。

    反正因为两者之间的战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相当大的力量灾害。

    力量灾害指的是某些地方的战斗出现的力量残留度太高了,以至于那片地方都受到了污染,环境在一定时间内会出现相当大的混乱,难以恢复过来,毕竟那些战斗的地点可是有人造魔女和圣女的,出现力量灾害很正常。

    然后就是猎魂人有了团体,还和平衡教派干上了的新闻,这个卡林清楚啊,毕竟之前他们被两百多个猎魂人追杀着,差点被砍死,对方和平衡教派干山了就干上了吧,反正不出意外,今后也不会和猎魂人有多接触。

    霜之哀伤那把魔兵已经有了对应的邪神了,这个是卡林了解到的内幕消息,目前知道这个的人数不多,看了今天的大体新闻后,他将魔兵召唤书合了起来,当即准备睡觉。

    安斯洛的便携房子里,这名中年人看着那个小窗户,表情有些阴沉,卡林这个人接触的越多,就越是能够判断出来对方是别有目的的,他是新人没错……可他却是属于那种相当难缠的新人。

    上一个和他接触的堕落者,绝对是被这个新人悄然无息坑死的,被坑死的时候还顺便的将所有的价值都给贡献了出来,现在他和卡林之间的模式就差不多,卡林需要他的经验和研究,而他也需要卡林那些有关于魔兵邪神的记录笔记做研究,奈何对方一直都是需要多少挤出来多少,不见兔子不撒鹰。

    相当难缠,双方都在想尽办法的压榨对方的剩余价值,安斯洛很清楚,一旦他这边的研究达到了一个上限,也就是他的积累被掏空后,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了,当然若是卡林拿不出来支持他后续研究的知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对方给一脚踢开,或者是干脆的永绝后患将其干掉!

    堕落者不需要团体的活动,可以临时在一起研究点什么,但他和卡林之间接触的时间有些久了,正常的研究一两天,双方交换一下各自的心得,干脆利索的分开才是主要的流程,问题是现在的流程是属于异常的,双方都想着利用对方。

    再来两次……两次的实验后,不管后续的研究如何,安斯洛都打算甩掉卡林这个麻烦了,他不想要被这个看不清楚实力的年轻人给干掉,与虎谋皮也要有个限度的,按照现在的研究进度,再有两次的实验结果,他就能够独立单干了。

    同时对卡林的了解也会增加很多,到时候无论是下黑手还是选择跑路都有机会,总之奔波了一天了,先睡觉吧。

    第二天,他们醒过来后,安斯洛双眼立即睁大了两分,他的便携房子并没有调整成为完全隔音的,只是单项隔音的那种,内部的声音不会穿出去,外界的声音却能很明显的传递进来,房子外边有动静,他立即来到了小窗户那边看了一眼,眼角忍不住一抽,心里暗骂了一声该死。

    拿出来了一个空间扩容袋,迅速的从里面倒腾出来了一个小袋子,将里面的粉末洒在了自己的身上,使用这些粉末的时候他显得颇为的心疼,这种东西能够消除净化掉邪神气息,虽然净化幅度不大,可效果却很强大,能够完全的根除掉邪神气息带来的长久影响,平日里都是用在研究邪神仪式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了邪神力量后的……

    属于特别的保命道具,可现在他不得不浪费一些这种稀有的粉末了,山洞里多了另一群人,是圣堂教会的人,他哪敢在这个时候保留着这种东西啊,这段时间没少研究邪神仪式,即使身上不见得沾染了邪神气息,为了预防万一,这东西不用也点用,总比直接暴露的好。

    整理好了之后,安斯洛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表现的还有几分困倦的样子,他开门走出来没多久,卡林也走了出来,安斯洛微微的动了动鼻尖,卡林身上也存留在轻微的气味,这气味让他心里,默默的点了个艹,现在他能确定了,卡林弄死的那个堕落者绝对是一个老手。

    不然卡林用的净化粉末不会比他的还要高级,这让安斯洛心里有些嫉妒,甚至想要杀人夺宝,他太想要知道卡林的空间扩容袋里面还放着什么好东西了,找个机会弄死这家伙,将他的一切都抢过来!

    见财起意也是堕落者的美德之一。

    恩……那么做之前,先将这些不速之客给打发了。

    “不用在意我们,我们就是在这里修整一下,很快就会离开。”这群圣堂教会的人对卡林和安斯洛说道,大家都是这个地方的滞留者,不过总要说个先来后到,人家先来了,他们这些后来者再来这里就算是打扰了。

    “附近……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安斯洛表情谨慎的问道,这些教会的人全都是入阶者,而且有很多都是他看不出深浅的那些,他也不敢用什么方式去仔细窥探对方的实力如何,只能表现的正常一些。

    “你们是冒险者?”埃迪问道。

    “不,我们是行商。”安斯洛摇了摇头,相比起冒险者这样的身份,他更看重自己的行商身份,这个身份他已经运作很久了,在行商中的名气也不错,在一些较大的地方提到他的时候,别人都能想到他的身份,虽然这个比率并不高,却不怕有心人去故意调查。

    反正他们调查了之后,得到的信息也就是自己是个行商这样的情报,至于卡林,别人问起来了,就说对方是自己带的新手,这个时候下绊子是坑自己的,教会的人没有那么傻,更别说这么一群高手了,他们的威胁比起昨天追着他们砍的两百多号猎魂人都要大!

    “哦?既然是行商,那你们这边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吧。”埃迪来了兴趣,他伸手脱掉了自己的手甲,以及身上的铠甲,暴露出来了铠甲下面的一身精悍的便装,这个世界的高级铠甲穿戴并不难的,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完成这个过程。

    有需要了也能在短时间内穿戴完毕,在这里是休整,将铠甲脱下来也没关系,更主要的是这是为了让气氛放松一点,谁让这里有外人呢。

    “有有有。”安斯洛立即拿出来了一个空间扩容袋,将里面的一些特别的商品倒腾了出来,为了运作好自己的这个行商的身份,安斯洛对于商品的准备相当的充分,这些东西在战斗中的或许没有什么用处,但绝对有着收藏的价值以及其他方面的价值,甚至连遗迹之物都有几件。

    看着安斯洛拿出来了这么多商品,埃迪点了点头,这些东西用在战斗中的作用不大,即使有些带着不错魔法波动的饰品存在,可是那些饰品的主要作用也不是直接体现在战斗中的,比如说那个有着大宝石的项链,埃迪就看出来了,那个项链附带这个一个轻微魅惑的恒定魔法,不是什么邪恶的东西。

    就是让携带者在外人看起来会显得更加有魅力一些,还打不到影响神智的程度,当然对方若是上头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真的管不住,有没有这个项链一个意思了。

    总之魔法道具大部分都是属于奢饰品方面的辅助道具,能用在战斗中的也就那么多,比如说其中的一枚看着很漂亮的戒指,那个戒指附带了一个名为水疗术的魔法,能够缓慢的恢复伤势,但是那个魔法在日常中使用的话,却能够给使用者带来不错的保养效果,对皮肤的好处很大……

    至于他为什么能够马上看出来,作为一个合格的施法者,平日里在教会也有一些女性找他给一些尚未刻印魔法的炼金首饰添加这样的魔法,用的多了当然就了解了,什么?施法者不能穿铠甲?谁说的!他是施法者但平日里也很注意锻炼身体的,区区一个铠甲而已,穿着日行百里没有问题,不然对得起高阶的身份吗?

    “东西不错啊,这个还是大师级的作品,你们谁有兴趣。”埃迪拿着那枚带着水疗术的戒指,看向了自己的队友,老爷们直接忽略过去了,虽然战士对水疗术也有需求的,不过那个不是用来保养皮肤的,而是深层的的缓解锻炼后的疲劳损伤。

    有女士在场的场合下,就不要让老爷们来抢这东西了,于是这枚带有水疗术的戒指立即被买走了,带有水疗术的魔法道具不少,可大师级作品却不多,就是埃迪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弄出来刚才那个品质的戒指。

    这个行商可以啊,本来他都没有抱有弄到什么好东西的想法,结果证明他想得有点少了,当然,除了那个戒指之外,剩余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就不多了。

    “只有这些了吗?”埃迪看向了卡林,安斯洛的表情不变,打掩护他已经做到了,至于卡林那边如何应对,他总不能一直打掩护,在这一群厉害的职业者注视下,掩护多了就是一种表演了。

    而且安斯洛不觉得能够在之前和他勾心斗角的卡林会应对不了这种情况。

    安斯洛说道:“他是我带的新人。”

    “所以我可能没有太多的好东西。”卡林脸上带着几分歉意说道,拿出来了一个空间扩容袋,心里默默的叨叨了一声‘老姐对不住’,他虽然也有一些收藏品,可那些收藏品都是潜行者老爷们喜欢的危险收藏品,行商拿出来大部分的东西都有可能,但是清一色的都是危险品就有问题了。

    随机应变下,他只能将黑手伸向了自己老姐的收藏了。

    一些记录着奇怪故事的书籍,一些古怪的雕像或者是一些看着怪异的石头,这里面还夹杂着一些武器碎片之类的东西,看的其他人眼角不由的跳了跳,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书籍就算了,那些怪里怪气的雕像和石头是怎么回事?

    虽然那些雕像只是怪异,没有邪异的感觉,更像是某种疯狂艺术家的作品,和邪神沾不上关系,但直接看着还是有些让人不舒适,至于那些石头则是会给人一种联想的感觉,比如说看到了其中的一块石头后,立即会想到心脏,眼球之类的东西,但这些东西的确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了。

    虽然东西奇怪,安斯洛却放下心来,这些东西作为行商的商品,已经足够了,众所周知,行商除了出售一些正常的东西外,怪异的东西也不少的,卡林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就很合格,其实他也有着诸多怪异的东西,不过面对的都是教会的人,他为了保证稳妥就没有拿出来那些商品,而是这种显得普通的东西……

    恩,女性用品!不说别的,这些女性用品在女性中相当的受欢迎,受女性的欢迎也受那些老爷们的欢迎,女人买这种东西是为了自己,而老爷们买这种东西自然是为了女人,当礼物送出去,当天晚上不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吗?

    那可要比直接花钱来的大气!

    “我刚入行没多久,暂时只能从这些显得奇奇怪怪的东西上面入手了。”卡林脸上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容解释着……让人看不出任何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