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二)
    ,!

    秦照的行动力惊人,下午决定和洛行知同居,晚上的时候就将洛行知连人带行李打包去了秦照在国内的私人别墅。

    洛母本想留人吃个晚饭,却被秦照推掉了,称以后见面的时间很多,过段时间他会亲自带洛行知回来看望二老云云,这副已经把洛行知当做男友的态度令洛母很满意,直接就放人了,于是洛行知“被同居”生涯从这个晚上就开始了。

    到家之后,秦照直接去了书房,带洛行知参观的是别墅的菲佣苏珊,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秦照的影响,这个苏珊顶着面瘫脸,话也不多。

    两人上了二楼,苏珊指着走廊右侧最里面的房间说:

    “这里是秦先生的房间,旁边是书房,洛先生的房间在另一边,请跟我来。”

    秦照住的自然是主卧,剩下的房间有两间副卧,五间客房。两间副卧一间在走廊的最左边,另一个正对着楼梯,和秦照只隔着一个书房,苏珊带洛行知去的是最左边那一间,和秦照的卧室足足隔了一条走廊。

    “秦先生睡眠很浅,希望洛先生平日里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以免影响秦先生休息。”

    “我知道了。”

    “好的,随后我会让人将行李箱给洛先生搬上去。”

    “另外,秦先生工作的时候不想被人打扰,洛先生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把您旁边的房间改成您的专用书房。”

    “不用这么麻烦,在我的房间添个书架就好。”

    “好的洛先生,随后我就让人去办。”

    见洛行知没有再说话,苏珊于是继续介绍。

    “健身房和游泳池在三楼,另外家庭影院,台球房,棋牌室之类设施也在三楼,洛先生如果需要放松,可以随时去。厨房,客厅,餐厅还有一个小型宴会厅都在楼下,洛先生如果想看,可以随我来。”

    “不用了,今天也不早了,以后再看吧。”

    “洛先生还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吗?”

    “没有了,你去忙吧。”

    “是”

    苏珊走后,洛行知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一个简单的,没有人气的房间,就和秦照这个人一样。

    床单被套等都是崭新的,洛行知直接倒在了上面,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脑子里回想起秦照冷漠的面孔。

    “真是一个控制欲强的人啊……”

    名义上他是顶着别墅未来男主人的身份搬进来的,实际却和这里格格不入,秦照强硬的安排好了一切,连房间的风格都是早就布置好的。

    “亏我先前还以为他面冷心热,果然是想多了……”

    “也许吧。”

    两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主仆很轻易接受了这个扯淡的理由,然后洛行知丢开枕头,愉悦的进浴室洗澡去了。

    时针不知不觉走到十点,轻微的疼痛从胃部传来,那是饥饿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好,会让洛行知想起他的第一次任务,那是他第一次杀人——仅仅是为了食物。

    一百个孩子被扔在了荒岛上,每天的食物供给却只有十份,只有抢夺到食物的人才能活下来,洛行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幸存者,为了做到这一点,他的手上足足有十二个孩子的性命。

    “小小年纪,真是残忍啊……你明明只用杀掉九个人的。”任务完成时,那个杀手头领如此叹息着,可是他的表情却是笑着的。

    洛行知已经想不起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却还记得那个头领的表情,之后他就对食物有了执念,按时进食成了他的本能习惯。

    洛行知从床上爬下去,随便换了一身衣服打开门走出去,本想着叫厨房弄点吃的,没想到在走廊遇到秦照。

    秦照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冷冷的看着洛行知,冷冷的语气。

    “你有什么事?”

    “我下楼拿点吃的。”

    秦照看了一眼手表。

    “我的事做完了,一起出去吃。”

    然后也不等洛行知回应,径直下楼了。

    洛行知愣了一下,立即跟上了他的脚步,两人坐车离开了秦宅。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车里也很黑,秦照不说话,车里的氛围很安静,却一点都不温馨。洛行知瞧着车窗上明明灭灭的光影,突然有种和秦照其实是两个世界人的感觉,这种剥离感不是来自于他,而是秦照主动将他排斥在外。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餐厅外面,因为已经错过了饭点,餐厅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零零散散几对情侣,秦照看也没看那些情侣,直接抬脚朝包厢走了。

    很快服务员进来,将菜单首先递给了秦照,秦照也不推辞,拿过来刷刷刷点了几道菜就把菜单还给服务员。

    “就这些吧。”

    “好的,先生请稍等。”

    直到服务员离开,秦照和洛行知全程没有眼神交流,洛行知突然明白了备注里那句“原身深爱着秦照”是什么意思了……

    菜品在两人的沉默中上了上来,理所当然的都是按照秦照自己的口味点了,反正他喜欢的洛行知都会说喜欢,至于洛行知的喜好什么的,这么多年的顺从让他已经忘了有这种东西了。

    秦照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洛行知看着这满桌的西兰花,张了张嘴,却终是没发出声音。

    他其实想说:他不喜欢西兰花。

    一顿饭在诡异的气氛下结束,秦照的独-裁和冷漠让洛行知对自己接下来的度假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饭后,秦照终于说了出门之后第一句话,他说:

    “两年了,你一点没变。”

    语气就像是在说壁炉里的柴灰,说完,秦照站起来朝外走去,竟然一点要等洛行知的意思都没有,哦,他之前也没有。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对秦照的体贴彻底绝望了,本以为这一天就算不如意,好歹也可以风平浪静的过去,没想到一出门就撞到了预料之外的人。

    “秦大哥,表哥,你们怎么在这里?”江秋枫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装从旁边的包厢里走出来,旁边簇拥着几个男孩子。洛行知在年纪相差不大的几个人身上扫过,明白他是和同学聚餐来了。

    “我们来吃饭的。”

    “真是的,早知道表哥在这里,我们就一起吃了。”江秋枫后悔不已的说了一句。

    洛行知微微一笑,心里想着如果你知道秦照这厮多专_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小白花明显没接收到洛行知对他的羡慕,看着两人站在一起,随口开了一句玩笑。

    “外面这么晚了,表哥接下来是要做什么?约会?”

    洛行知抽了抽嘴角,约会?这玩意儿就算他不介意,秦照会做吗?明显是不可能的,明智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洛行知主动问起了江秋枫。

    “你呢,一会儿做什么?”

    “这么晚了当然是回家呀,啊——”

    江秋枫拍了拍头,懊恼不已。

    “我忘了叫王叔来接我了。”王叔是江秋枫的司机。

    “怎么办啊,现在这个点都不好打车了……”说话间,江秋枫可怜兮兮的望着洛行知。

    洛行知赶紧摆手。

    “那个,我没开车来,你问你秦大哥吧。”

    江秋枫又看向秦照,就差把嘴嘟起来撒个娇了,洛行知身体抖了抖,真怕秦照这厮一脚把江秋枫踢出去。

    然而,结果却是:

    “好,我送你。”

    虽然语气还是冷,但这内容已经够惊悚了,洛行知诧异的看着秦照,这厮竟然这么好说话?

    然而更惊悚的还在后面,江秋枫竟然直接一把抱住了秦照。

    “谢谢秦大哥。”

    秦照身体微僵,微垂的眼皮遮住了眼底神色。

    “时候不早了,走吧。”

    秦照率先离去,心情大好的江秋枫立马跟了上去,洛行知站在原地,看着两人靠的极近的背影有些发懵,旁边似乎隐隐传来了江秋枫同学的讥笑声。

    “一个大少爷,被寄住在自己家的小可怜抢了未婚夫,丢不丢人啊?”

    “什么小可怜,没准人家是私生子呢?没看出两人连坐的车都是一样的吗?那有让外人享受这待遇的?”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你看那洛家把江秋枫宠的,没准哪天就登堂入室了……”

    ……

    异于常人的好听力让洛行知把几人对话听个一清二楚,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有点不在状态。

    “系统,现在是什么状况?”

    “什么意思?”

    “……哦”

    洛行知默默抬脚跟上去,如同预料的只剩下副驾驶座的位置,后座上江秋枫正和秦照说着学校的趣事,笑的欢快不已,脸色发红,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不知道的,大概会以为他两才是情侣。

    笑完之后,江秋枫像是刚发现冷落了洛行知一般,主动跟洛行知搭起话来。

    “表哥,卢娇娇的事你也听说了吧?”

    “没有”

    “哎呀,就是上次跟你表白那个女生啊,听说堕胎死了,这年头还有人自个儿怀孕,真是傻,不过她也挺可怜的,好歹人家喜欢过你,表哥你怎么都不关心一下。”江秋枫状似责怪了一声,就又转过头跟秦照说起话来。

    “……”

    原谅我不懂你的脑回路……

    “不懂就不懂吧,反正情情爱爱什么的最麻烦了。”

    洛行知于是专心看窗外的风景了。

    而江秋枫看似在专心和秦照说话,实际注意力有一半都在洛行知身上,发现洛行知沉默下来后,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心里的恶意却在滋生。

    他从小就不喜欢洛行知,明明是一无是处的人,偏偏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明明是那般无趣的性格,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真想让学校的女生看看他们的洛男神这般软弱的样子啊,不知她们会做何感想。

    果然,在秦照面前,洛行知只会变成一条乖乖听话的狗了,既然如此,就一直当一条狗吧。

    洛行知对于恶意的目光很敏感,立刻就转过头去,他本以为是秦照,没想到是江秋枫。

    难道这小白花不是小白花,实际是黑莲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