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三)
    ,!

    吃完饭本来就晚了,送江秋枫回家又耽搁了不少时间,理所当然的,洛行知睡眠时间不够,这就导致了他第二天起床的困难,好在,他最后还是起来了。

    洗漱完,换好衣服,洛行知睡眼惺忪的出现在了饭桌上。秦照已经在吃了,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洛行知随口问候了一声。

    “早啊……”

    “……”

    早餐是煎蛋和牛奶,还有一碟水煮西兰花,洛行知把煎蛋吃了,又吃了一块吐司,牛奶和西兰花都没碰。

    看到他就准备这么走了,秦照从报纸上抬起头来。

    “牛奶喝了。”

    “哈?”

    洛行知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听秦照快速清晰的复述了一遍。

    “牛奶喝了。”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秦照竟然会关心人了,不过洛行知还是委婉的表示了自己不喜欢喝牛奶。

    秦照扫了一眼他的餐碟,声音没有丝毫情绪。

    “你吃的不多,喝杯牛奶。”

    “好吧……”

    洛行知无奈的端起牛奶一饮而尽,然后就看秦照扔了一把钥匙给他。

    “开这辆车去上学。”

    洛行知这才想起,他到了秦照这里,自然是没有专车接送了,不过自己开车也不是什么大事,洛行知很自然的拿起钥匙往车库去了。

    车库里停了五辆车,洛行知轻易找到了自己那辆,是辆银色的超跑,还不赖,在倒车入库的时候,洛行知突然瞥到了停在最里面的黑色轿车,和他昨天在校门口见到的一模一样。

    “那辆车该不会是秦照的吧?”

    01x回忆昨晚秦照跟江秋枫相处的模样,郑重的点了点头。

    “……”

    当日离的远,看不到车牌号,洛行知也不能真的确定是江秋枫上的是秦照的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用不快的速度开到了学校,洛行知踩着最后一道铃声踏进了教室。

    大学的公共课程永远那么无聊,洛行知听了一会儿就不想再听了。

    “睡觉吧。”

    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

    “我觉得好困。”

    洛行知往桌子上一趴,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并且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放学,如果不是有人叫醒他,他没准连午饭都错过了。

    难道熬夜的副作用这么大?

    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眼神迷茫的看着把他叫醒的人,是昨天那个少年,名字好像叫王韭。

    “洛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

    “没什么,看你睡了这么久,以为你身体不舒服。”王韭显得有些羞涩。

    “谢谢关心,我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晚了,补一觉就好了。”

    说完,洛行知顺口加了一句。

    “一起去吃饭?”

    王韭受宠若惊,激动的点了点头。

    “好啊。”

    饭后,洛行知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懒洋洋的靠在窗边晒太阳。

    “好像又有点困了……”

    也许是阳光太舒服了,洛行知不知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然后,他连下午的课也错过了。

    直到快放学了,洛行知才醒过来,这次他是真的睡够了。

    一放学,王韭就找上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声乐室,王韭首先把谱子给每人发了一份。

    “《水边的阿狄丽娜》?”

    “是的,这就是我们这次要表演的曲子。”

    一个清丽的少女,披着长长的秀发,半蹲在江边,迎着晚霞洗纱,她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姿势是那么的美妙,神情是那么的陶醉,仿佛不是在洗纱布,而是在弹奏一首优美的钢琴曲。

    这就是《水边的阿狄丽娜》的创作灵感来源,这是初见的乍喜,是钟情的回味,这样的悸动与喜悦,就是爱情的滋味啊。

    拿到谱子后,洛行知将小提琴往颈窝一架,弓弦一搭,一首流畅的《水边的阿狄丽娜》就倾泻而出,引得众人赞叹,只有王韭皱着眉。

    “你们开始练吧,洛同学,你跟我来。”

    “嗯?”

    洛行知被王韭叫到了阳台上,向来腼腆的少年此时很凝重,他说:

    “洛同学,你的小提琴确实拉的很好,这是你的技艺,但是好的小提琴演奏不仅是技艺构成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那我换个说法,洛同学,你的心里没有爱。”

    洛行知讶然,他本以为只是普通表演,没想到王韭要求这么严格。

    “不管是为了演奏还是为了生活,我都希望你拥有爱。”最后,王韭这样说到。

    “我知道了。”

    于是这一天,洛行知在声乐室待到很晚,他一遍又一遍的拉着《水边的阿狄丽娜》,为了寻找爱的感觉,直到日薄西山,洛行知依旧没有找到。

    “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洛行知收拾好琴盒出了教室,和王韭告别后,自停车场开了车,回了秦照的别墅。

    别墅里很安静,秦照还没回来。

    洛行知先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家居常服,然后下了楼。

    “苏珊,有吃的吗?”

    “洛先生想吃什么?我这就让厨娘做。”

    “难道今天没做晚饭?”

    “晚饭通常是秦先生回来之后才做。”

    “好吧,叫厨房随便给我做碗煎蛋面吧。”

    “好的”

    不一会儿,煎蛋面就做好了,洛行知端着面条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口面条一口煎蛋吃着,面前的电视机上放着那部他看了十年都还没看完的动漫——《金魂》。

    当洛行知看到神乐叼着醋海带带定春散步的时候,秦照回来了,这个时候洛行知刚好把最后一口面塞进嘴里,嘴角还沾着酱汁。

    “吃吗?厨房应该还有。”

    秦照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大碗,和电视上那只白色的巨犬,十分嫌弃。

    “不用了。”

    留下这句话后,秦照直接进了书房,。

    “……”

    这绝对是在外面吃过了吧……

    这时候苏珊走上来,轻声询问洛行知需不需要把电视机的声音关小点,因为秦照在家的时候不喜欢别墅里有声音。

    那他怎么不直接把耳朵废了?

    洛行知没什么心情看了,直接把电视关了上楼,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酝酿睡意,也许是白天睡的多了,洛行知这会儿有些睡不着,正准备找点事做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打扰了。”

    苏珊推门而入。

    “洛先生,这是秦先生叫我送来的牛奶。”

    这算什么?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你放那吧。”

    “秦先生嘱咐要趁热喝。”

    “行吧,给我吧。”

    洛行知接过牛奶一口喝掉,然后将空杯子递给苏珊,苏珊带上门出去了,洛行知刷了牙就重新躺回床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牛奶真的有助于睡眠,这一次洛行知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洛行知的早饭是小笼包加肉粥,然后旁边放着一杯牛奶。

    第三天,洛行知的早饭是蔬菜沙拉加三明治,然后旁边放着一杯牛奶。

    第四天……

    不管主食怎么变,牛奶永远是标配,而且早晚各一杯,弄的洛行知甚至怀疑秦照是不是对牛奶有什么特殊情结。

    除此之外,洛行知每天雷打不动的事就是练习《水边的阿狄丽娜》,全心全力按照王韭的要求去感受爱。至于那些课程,洛行知几乎都在睡觉中度过,弄的一向喜欢他的老师都有了怨言,然而这并不能将洛行知的睡意赶跑。

    又是一天冬困时,洛行知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

    “唉,这具身体怎么就像得了嗜睡症一样,怎么也睡不够。”

    “洛同学,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我陪你去校医室看看吧?”王韭显然也发现洛行知过于喜欢睡觉这一点了。

    虽然是校医室,但配置却不差,洛行知想着自己万一真的得什么绝症了呢?还是去看看吧,于是就答应了。

    结果洛行知当然没得什么嗜睡症,他甚至一点病都没有,关于他长时间犯困校医给出的意见是:晚上早点睡觉,就算年轻,也不要老是熬夜。

    呵,天知道他每晚十点钟就在床上待着了。

    “我反射弧这么长?”

    “算了,既然医生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吧,反正睡着也挺舒服的。”洛行知不负责任的想到。

    然后又过了几天,元旦到了,今天学校要举行庆典,洛行知本打算早点出门,所以预先定了闹钟,谁知道闹钟竟然没把他吵醒。

    等苏珊来叫他的时候,距离庆典开始已经只剩下二十分钟了,洛行知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穿衣下楼,提起书包就准备往车库跑。

    “站住。”

    秦照冷冷的声音从餐桌旁传来,虽然已经同居了半个月了,可他周身的冰好像没有融化的意思。

    洛行知堪堪顿住脚步,转身疑惑的看向秦照。

    “把早饭吃了再去。”

    “可是——”

    “苏珊,关门。”

    “……”

    没办法,洛行知只好走回桌边将牛奶一饮而尽,然后叼了一块吐司往外跑,这次秦照没有阻拦。

    跑到了车库,洛行知将书包扔在副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很快就离开了秦宅。

    “喂,韭菜,我今天可能要晚点到,你们先准备着,嗯,我知道,嗯,好,挂了。”

    挂断电话,洛行知咬了一口吐司,踩下了油门。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绿灯在前一个人通过后变成了红灯,洛行知正打算停车,意识却突然一阵恍惚,随即身体倒在方向盘上,在陷入黑暗的瞬间,洛行知听到了尖叫声。

    该死,不是说好高存活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