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四)
    ,!

    空气中混合着百合花香和消毒水的气味,闻着让人头脑发胀,医院惨白的墙壁好像变成一个旋转的漩涡,不断的加深这种晕眩感。

    洛行知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目光在病房里扫过,空无一人,而与之对比的是走廊上传来的轻微的话语声。

    “那么严重的车祸只是受了点轻伤,称的上奇迹了,先住院观察两天吧,如果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随后是一阵远去的脚步声,洛行知垂头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手臂,神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久后,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坐在床头的洛行知一下高兴的走了过来。

    “太好了,行知,你终于醒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吓死妈了。”

    洛行知抬起头来,发现洛母来了,还有本该在学校的江秋枫以及秦照。

    此时,洛父洛母和江秋枫眼里不管是真是假都充满关切,只有秦照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洛行知的目光在秦照身上顿了一下就移开了,转头对着洛母笑了笑。

    “抱歉妈,让你担心了。”

    看见洛行知还如往常一般温和的样子,并没有因为车祸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洛母放心不少。

    “行知,医生都说你这次是走了大运了,以后还是不要开车了吧,妈派人送你。”

    “不用的妈,以后我会注意的,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可是——”

    “方姨,既然表哥说了会注意了你就不要担心了,表哥也不是孝子了,还能被你照顾一辈子不成?”

    虽说江秋枫这话看似帮洛行知说话,但话里话外都透露出洛行知一把年纪还害方琳担心的责怪意味来,同时也勾起了方琳一直担心的事。

    方琳不说话了,她也明白自己不能照顾洛行知一辈子,但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洛行知无法,继续好言劝着。

    “妈,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就别担心了,况且……”

    话落,洛行知一把拽住床边秦照的手掌,连眼睛里都透出笑意来。

    “我不是还有秦大哥吗?秦大哥会照顾我的,是吧?”

    秦照抽了抽手臂,没抽出来,脸色更冷了,嘴上却自然的接过了洛行知的话。

    “伯母放心,我会照顾行知的。”

    两人皆是才貌俱佳之人,站在一起,仿若天造地设,方琳看到这一幕,心里的忧虑总算少了些。当初老家主提出和秦家联姻的时候,她并没有反对,如今看来,她至少给行知留了一条后路。

    “好好好,既然这样,妈就不打扰你们了,你跟秦照好好相处。”方琳心里高兴,竟然没注意到一边江秋枫脸色不对,拉着江秋枫就出了病房,想把空间留给洛行知给秦照。

    却不知,在她关上房门的一瞬间,秦照就将洛行知的手甩开了,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方巾,细致的擦了擦,那嫌恶的样子,那怕洛行知再迟钝也该感觉到了,何况洛行知对人类的恶意并不迟钝。

    秦照不是不喜欢他,他根本就是讨厌他!

    但洛行知却像是没事人一般看着秦照把手巾扔进垃圾桶,然后若无其事的询问到:

    “我的手机呢?”

    秦照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扔给他,洛行知拿起来之后发现是部新手机。

    “这不是我的。”

    “……”

    “算了,我那手机也该换了,这个就当你送我的了。”洛行知对着秦照摇了摇手机,显得很高兴。

    秦照看着他的蠢样,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自欺欺人到这个地步。随后就看见洛行知的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移动,一串陌生的号码浮现了出来,自从有了通讯录这东西,人们能够被记住的号码就只有最亲近的人的,秦照突然好奇,洛行知这么着急是要打给谁?

    “喂?韭菜。”

    “行知,听说你出车祸了,我一直打你电话都没人接,我们都担心死了,你现在在那个医院?严重不严重啊?喂?你说话啊?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来看你。”

    洛行知还没说话,一连串的轰炸就来了,洛行知愣了一下,突然觉得人类挺有意思的,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为他牵肠挂肚,而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却心思诡谲。

    洛行知放软了语调,耐心解释起来。

    “韭菜,你别担心,只是受了点轻伤,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抱歉啊,那个庆典,因为我的缘故跟你们造成麻烦了。”

    “没事,这都是小事,你没事就太好了……”

    ……

    又寒暄了一阵,洛行知挂断电话,目光却还停留在手机屏幕上。

    “那天,我本来是要参加元旦庆典的,那首曲子我跟别人练习了半个月,没想到就这么错过了。”

    “嗯”

    秦照表情没什么起伏,但好歹回应了一声。

    “你要听吗?”

    洛行知打开琴盒,就那么坐在床上拉了起来,悠扬而缠绵的琴音回荡在病房内,述说着不知名的爱恋。虽说《水边的阿狄丽娜》原本是钢琴曲,用小提琴演奏起来也别有一番韵味,一曲完毕,洛行知放下琴弓,看向秦照。

    “如何?”

    “匠心有陷,匠气十足。”

    洛行知惊讶的看着秦照。

    “你还懂这个?”

    这评价几乎和王韭给的一模一样,换句话说技巧有余,感染力却差,不过从秦照口里说出来,多了几分嘲讽。

    “你好生休息吧,一会儿我会让苏珊来照顾你。”

    秦照抬脚朝外走去,竟然就这么把洛行知扔这了,当然他事务繁忙,能走开这么一会儿都是看在洛行知身份的份上了,要他在这里守着洛行知,那是不可能的。

    “秦照。”

    洛行知突然叫住了秦照,秦照顿住脚步却没有转过身。

    “什么事?”

    “我爱你。”

    “……”

    秦照这次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洛行知的话没有在他心里激起丝毫涟漪。

    江秋枫还站在走廊里,他没有跟洛母一起回去。看到秦照这么快就出来了,江秋枫显得很高兴。

    “你怎么在这里?”

    “秦大哥,你出来了,表哥他没事吧?”

    “不要提他。”

    “哦……”江秋枫被秦照还没转换过来的冷漠语气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像只小兔子。

    秦照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到晚饭饭点了。

    “走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好啊。”

    江秋枫喜滋滋的跟着秦照走了,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选的那条路敲正对着洛行知病房的窗口,于是洛行知就看见了刚才抛弃他的未婚夫,转头就跟自家表弟搞在了一起。

    “……人家两情相悦,怎么能叫奸夫淫夫呢?”

    “狗男男。”

    ……

    两天后,洛行知出院,来接他的是苏珊,至于秦照,他要是出现在这里洛行知才要担心了,回到家后,洛行知将自己的房间上下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什么侵犯隐私的东西,然后才放心的躺在床上装死。

    秦照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回来,如同先前一般,和洛行知没什么交流,洛行知本来想跟他问个好的,就被他装作在看报纸给无视了。就算是再饭桌上,洛行知也坐在离他最远的一方——一个说话都要靠吼的距离上。

    于是,一顿沉默的晚饭结束,洛行知和秦照的关系和昨天一样,和一周前一样,甚至和两年前一样,没有丝毫进展。

    临睡前,苏珊照常端了一杯牛奶来,洛行知让她放在一边,苏珊却希望他趁热喝,直到洛行知表示自己晚饭吃太多了,实在吃不下了,苏珊才迟疑的退了出去,并且告诉洛行知,一会儿她回来收空杯子。

    苏珊一走,洛行知立刻下床把门反锁了,神色也从慵懒变成了凝重。

    “系统,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啧啧,真没看出来,秦照这么狠的心啊,他就不怕洛家跟他翻脸吗?”

    “那这东西是个慢-性毒-药吧,怎么我的反应会这么快?”

    “半年,正好是秦照回国的日子,他倒是打的好算盘。”

    听洛行知用赞赏的语气说起秦照,01x有些不解。

    “生气啊,可是生气又能怎么办?杀了他偿命吗?”

    01x突然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洛行知撑着头望着窗外明亮的夜空,夜风抚动脸颊,洛行知享受的眯起了眼。

    “这里这么美好,我在想,至少有一个世界不用满手血腥吧……”

    就在系统费尽心思准备安慰一下自家宿主的时候,洛行知转身回到屋里把牛奶倒进了洗水池里,看着空了的玻璃杯笑了起来。

    “系统,给我一颗解药,我要陪他玩玩。”

    ……

    第二天

    今天秦照起的很早,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起这么早,但是长久的梦魇让被窝变成了怪兽的巨口,他只想快点逃离那让他不得安宁的地方。

    别墅里一如既往的安静,甚至可以说是寂静,这也是因为他的浅眠,秦照如往常一般的走下楼,拿起桌上的报纸,然后等着苏珊把早餐端上了。

    不一会儿,有人将东西放在了他的身边,很简单的三样,粥、鸡蛋饼还有一碟咸菜,秦照奇怪今天的早餐画风怎么变了,顺手就舀了一勺粥喝,下一秒,动作突然顿住了。

    “怎么样?”

    柔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秦照转过头,才发现身边站着的竟然不是苏珊,而是一身围裙的洛行知,秦照说不惊讶是假的,洛行知虽然学业优秀,却还从没听过他会下厨。

    没有得到回应,洛行知又问了一声。

    “好吃吗?”

    “这是你做的?”

    “对啊,味道如何?”

    秦照放下勺子,虽然他觉得很好吃,但是面对洛行知,他很不想说出夸赞的话,于是生平第一次违心了。

    “难吃。”

    “怎么可能?”

    洛行知不死心的切了一块鸡蛋饼给秦照。

    “那你尝尝这个呢?”

    秦照吃了,葱花的清香混在柔软的饼里,是和秦照习惯了的西式早餐截然不同的触感,可以说是很好吃了,然而他的回答依旧是:

    “更难吃。”

    洛行知上下打量了秦照一眼,眼睛微眯起来,秦照竟然被他看得有些紧张了。

    片刻之后,洛行知收回目光,语气轻松的说到:

    “那我以后换其他的做好了,不是还要上班吗?快吃吧。”

    “你是不是出车祸脑子坏掉了?”

    “……”

    “难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一滩黏在雨靴上的烂泥,怎么修饰也开不出花来。”

    这应该是秦照对洛行知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对比原身的那一句深爱,听起来尤为讽刺。

    洛行知解开腰间的围裙,微笑的着看向秦照。

    “那么雨靴先生,早知道要粘上泥,你为什么还要出门呢?难道是为了采路边的野花?哎呀,这可要不得。”

    “……”

    “既然摆脱不了我,那就拜托你把我看成一朵花吧,不然……难受的可是你自己。”

    “洛行知!”

    “怎么着,秦总,哦不对,亲爱的未婚夫,你还有什么吩咐吗?”面对着洛行知那张无比灿烂的笑脸,秦照的忍耐力以可见速度崩溃,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大步朝外面走去。

    洛行知瞧着人走远,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葱花鸡蛋饼咬了一口。

    “明明就很好吃嘛,真是没品位。”

    然而这事情还没完,洛行知的渗透才刚刚开始。

    中午,秦照如同往常一般让秘书小姐定了餐,然后就坐在办公司里继续处理未完的文件,大概十分钟后,一个穿着灰色毛呢大衣,围着厚厚编制围巾的俊秀少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少年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还有几个塑料盒子。

    秘书跟在秦照身边有一段时间了,立马就认出了来人是秦总的未婚夫,赶紧站了起来。

    “洛先生,你怎么来了?”

    “来给秦大哥送午饭,都是我自己做的,我多拿了一些,你拿去给大家分一分。”

    秘书小姐受宠若惊,忙不矢的接过那几个塑料盒子。

    “谢谢洛先生,秦总就在办公室里,你去吧。”

    “好,我知道了。“

    洛行知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对了,帮秦大哥定的餐就取消了吧。”

    “好的洛先生。”

    洛行知走到秦照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

    洛行知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秦照正埋着头刷刷写着什么,对于洛行知进来头都没有抬起来。

    洛行知慢条斯理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将保温盒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为了刷秦照的好感度,他做的菜样可不少,宫保鸡丁、清蒸黄鱼、水晶肴肉、麻婆豆腐,还有一盅洛行知熬了几个小时的花旗参乌鸡汤,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秦照许是感觉到了来人久久没走,抬起头来看向屋中,然后就看到了盯着桌上的菜发愣的洛行知,早上消减的怒气隐隐又冒了出来。

    “怎么是你?”

    “我来给你送饭啊,外面的饭不好吃又没有营养,所以我特地做了一些给你送来。”

    秦照犹疑的走到沙发旁,看见茶几上摆的色香俱全的菜品震惊了一下,没想到洛行知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你也饿了吧,快尝尝我的手艺。”

    本来早饭就没吃,再闻到这个香味,秦照很不想承认,他确实饿了。

    “既然是来送饭的,送到了怎么还不走?”

    洛行知瞪大了眼,似是没想到秦照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这么多你吃的完吗?我装的两人份的,我们一起吃吧。”

    “那就算了,你影响我的胃口,把你带来的都拿走,离开我的办公室。”

    “……”

    沉默片刻后,洛行知给自己盛了一碗饭,拿起筷子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感叹。

    “真好吃……鱼肉清香味鲜、肴肉酥香不腻,这汤……”

    秦照:“……”

    “你没听到我说的吗?立刻,出去!”

    洛行知腮帮子塞的鼓鼓的,被秦照呵斥之后含糊不清的嘟囔起来:

    “我走了你就要饿肚子了,我已经让秘书小姐把你定的餐取消了。”

    “你——你给我——”

    秦照真是恨不得一脚踹洛行知身上,然而洛行知对于他的反应并不在意,吃的那叫一个高兴。

    过了一会儿,秦照觉得自己在这里生气没用,只会便宜了洛行知这个混蛋,看他吃的嘴都塞不下的,说的是两人份,自己那份都快被他吃光了。

    想罢,秦照杀气腾腾的坐在洛行知对面,端过洛行知给他盛的那碗饭,夹了一快鱼肉放进嘴里。

    洛行知真的没说谎,这鱼肉比外卖好吃多了,秦照立刻就抛弃了外卖,加入了夺食行列。

    一顿饭吃的人生满足,洛行知摊在沙发上,揉着肚子消食。

    “晚饭想吃什么啊,一会我好去买菜。”

    秦照皱了皱眉。

    “不是有人买菜吗?”

    “王姨今天生病了,冰箱里全空了,我准备一会儿去买些。”

    “你还真是操心的多,倒像是生来就是做这些的。”

    这是讽刺他生来就是侍候人的命了?洛行知发现吧,秦照这人,不损人就浑身不舒服,好好跟他相处有那么难吗?

    “既然你喜欢侍候人,那别墅里的佣人都辞了吧,以后这些都交给你做。”

    秦照说完,立刻就打了一个电话,将除了苏珊以外的人都辞了,俨然把洛行知当佣人用了。

    秦照以为,这下洛行知该发火了吧,却看见洛行知轻而易举的接受了这个设定,马上开始收拾起桌上的碗筷来,一副要赶回去接任大总管一职的模样。

    其实在洛行知看来,秦照的做法实在是够幼稚的,别墅里都是有人按期来打扫,按期送食材来的,就算把别墅里那几个辞了,为了维持别墅的日常运转,其他外部人员也还在,洛行知能做的实在有限。

    况且他就算把所有人辞了,洛行知自己不会找吗?这年头的家政服务早就一条龙服务了,一个电话,不说做顿饭,一个宴会都能整起来。

    所以说,秦照果然是被气傻了吧。

    ……

    晚上,秦照处理完积压的事务,洗了一个澡,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么晚了,苏珊他们可不会来打扰他的。

    秦照打开门,就看见洛行知穿着睡衣,抱着被子枕头站在门外。回想起今天洛行知种种不正常的行为,秦照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做什么?”

    “我听说你老是失眠,我睡的特别香,我跟你一起睡吧,这样你就不会失眠了。”

    这是什么鬼逻辑,还想跟自己一起睡?洛行知是脑子进水了吗?

    “滚!”

    说完,秦照就想关门,却被洛行知用手死命撑着。

    “我说真的,你可以试一试。”

    “滚!”

    “要是没用的话,我保证不来烦你了,怎么样,要不要相信我一次?你也想睡个好觉是吧?”

    秦照想起过去大半夜的睡不着的滋味以及那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恐怖的梦魇,迟疑了下来。洛行知瞅着有机会,立刻趁机挤进了秦照房间里。

    打量了一下秦照房间里单调的色调以及几乎不存在的装饰物,洛行知感叹了一声。

    “装修成这样,难怪你睡不着了?你这算什么?自闭症患者?”

    “闭嘴,再说话就给我出去。”

    “好好好,那我睡觉了。”

    洛行知把带来的被子往秦照床边一扔,脱掉鞋子踩上去,把枕头放好,盖上另一床被子就准备睡觉了。

    至于睡床上,洛行知压根没想过,绝对会被秦照踹下来的,秦照很满意洛行知的识时务,也脱了鞋子关灯准备上床睡觉了。

    就在秦照睡意酝酿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床下的洛行知突然从蝉蛹一般的被子里钻了出来。

    “秦照,你睡了吗?”

    “……”

    “问你一个问题啊。”

    “说。”

    “你睡觉打呼噜吗?你要是打呼噜我也睡不好。”

    “╰_╯╬!”

    秦照现在很怀疑,自己刚才一定是疯了才把洛行知放进来。

    感觉到秦照即将暴走,洛行知赶紧钻进了被窝里。

    “睡了睡了,晚安。”

    “……”

    洛行知说睡了以后,就真的睡着了。黑暗里很安静,安静的能听见洛行知轻浅的呼吸声,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有了陪伴一般,无端让人安心。

    秦照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并且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向来雷打不动按时上班的秦总,第一次迟到了。

    当秦照睁开眼看见满室阳光的时候,他自己都震惊了,他已经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难道洛行知真有什么魔力不成?

    一想到洛行知,秦照立刻朝床下看去,却只看到地毯上空荡荡的,哪里有洛行知的身影,难道昨晚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正在秦照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敲响了,秦照以为是苏珊,随口应了一声,然后就看到洛行知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你醒了?昨晚睡的怎么样?”

    洛行知将早餐放在桌子上,打开衣柜随便取了一套衣服放在床边。

    “看你睡的熟,我就没叫你,你应该不介意迟到一次吧?”

    秦照还有点发愣。

    “你?昨晚……”

    洛行知笑了笑。

    “我的方法是不是很管用?”

    “是,但是为什么?”

    “当然是……我身上有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

    实际当然不会是什么令人安心的味道,只是因为洛行知以前因为执行高强度的任务,神经亢奋,失眠,系统就给他使用一种帮助睡眠的道具,这种道具的作用范围只有周围三米,所以洛行知才会跑到秦照房间里打地铺。

    秦照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他很贪恋这种感觉,所以对于洛行知的容忍度因此上升了一点点,竟然没有出口羞-辱洛行知。

    随后,秦照起床洗漱,然后用完洛行知做的早餐就去了公司。洛行知就在家里看了半天动画片,中午去送个饭,回来接着看,然后再做个晚饭又接着看。

    学校的课在元旦之后就结束了,洛行知就这么闲了起来,这一闲就是两个月。

    直到……江秋枫的到来。

    这段时间秦照和洛行知同吃同住,虽然没发生什么,但关系还是可见的缓和了起来,江秋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终于在这天再一次看到洛行知从秦照办公室出来后,江秋枫爆发了。

    “秦大哥,你怎么可以忘了和我约定的事?”

    “我没有。”

    “那你和洛行知是怎么回事?你爱上他了?”

    秦照讶然,爱上洛行知?这怎么可能。

    “小枫,那是洛行知自己来找我而已,我并未授意过他,我也不会喜欢他。”

    “我不信,要是以前他这么找你,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而现在呢,看看你的办公里,多了多少他带来的东西?这个紫水晶的珊瑚,这几盆绿植,还有墙上那幅画,这些都是他带来的变化。”

    “这只是洛行知说这样更有生气——”说到一半,秦照自己顿住了,他已经意识到洛行知改变他的生活了,这种改变悄无声息,却很可怕,就像温水煮青蛙。

    他不能让这种改变继续下去了。

    秦照眼底闪过一丝厉色,本想慢慢来的,现在看来,洛行知留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