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5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五)
    ,!

    郊区一间废弃的工厂里,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进来,车门打开,首先下来的是一个穿着夹克,赤着双膀的大汉,接着是好几名打扮迥异的青年。这些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匪气。

    如同阴沟里滋生的老鼠一般,他们生活在社会的阴影里,平日里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偶尔也会大打出手,但没有闹出过人命;他们没犯大罪,但小罪却接连不断,给正常生活的人们造成无尽的麻烦;他们数量庞大,却又没有规范的领导系,更没有固定的领导者,于是公众称他们为——混混。

    这类人遍布各大城市,影响社会治安,是警-察最头疼的一类人,但是这样的人影响力又很有限,按理说是扯不到洛行知头上的,但是今天,他们做到了。

    洛行知是最后下车的,眼睛上蒙着布,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被两个混混拉扯进了仓库。

    “咳咳……咳咳……”

    仓库里太久没有使用,浓郁的灰尘呛的洛行知咳嗽不停,生理泪水从眼角渗出,浸湿了蒙眼的黑布,衬的洛行知那张俊秀的脸越发柔弱无害。

    在几个混混眼里,洛行知这样的人是最好收拾的,所以他们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着污-秽不堪的言语。

    “听说你还是大公司的大少爷,现在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一会儿该不会尿裤子吧。”

    “要尿那也是被人艹的,妈的,还没见过这么欠艹的男人。”

    “哈哈哈,你别说,这小白脸长的还挺带劲,要换成女人,我非上他一次不可。”

    “朱哥,这小白脸一看就是好吃好喝供着的,比街上那些贱人细嫩多了,而且还没开过苞,等你尝过他的味道,怕是一般女人都看不上了。”

    “真有这么好?”

    朱哥显然有些迟疑,以往他都是嫖-女人,男人还没试过,徐混猥琐的笑了笑。

    “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他都是要死的,浪费多可惜,等你玩腻了给弟兄们留一口,让我们也尝尝这高级货。”

    几个混混在一边摩拳擦掌,激动的帐篷都撑起来了,隐蔽在百米之外的狙-击手金九都要骂娘了,这些精虫上脑的混蛋,不快些动手竟然还在想玩男人,难怪混着这么差。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金九的目光又转到洛行知身上,从下车开始,这个少年的神色就很平静,不是那种吓傻了的平静,而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平静,如果他的眼睛没有被蒙住,他的眼神一定是那种看戏的眼神。

    愉悦还带着一点意味深长。

    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凭仗是什么,但金九还是感觉到了紧张,这是杀手的直觉,这份直觉救了他很多次。为了摆脱这种不安,金九希望那些徐混快点动手,然后他再杀了他们灭口,这样他就可以早点完成任务离开。

    但是那群徐混,竟然在这个时候精虫上脑!

    金九的愤怒徐混没有感受到,洛行知却是感受到了,他本以为会听到些有用的东西,没想到全是些恶心人的,既然这些人不说,洛行知就主动问了。

    “谁派你们来的?”

    咕咚……这是咽口水的声音,完了以后,一汉子破口大骂。

    “妈的,听这个声音老子就能撸一发,朱哥,你别愣着了,老子都等不及了。”

    美色在前,一个干瘦的小喽啰率先忍不住了,舔了舔泛起干皮的嘴唇,猥琐的笑了笑。

    “朱哥,我先去把这小白脸衣服扒……扒了。”

    想着可能见到得画面,朱哥眼睛都瞪直了,竟然感受到了以往没有的刺激感。然而,就在小喽啰的手快要碰到洛行知衣领的时候,仓库里响起一声枪声,那是子弹撞击在水泥墙上发出的。

    几个徐混吓的脸色苍白,立刻抱头蹲在地上,裤裆里的东西可见的软了下去,也不知道以后还硬不硬的起来。

    枪是金九开的,这枚子弹是催促,催促他们快点干正事,也是为了警告,金九实在不想看一个花美男被这么几个磕碜的人糟蹋了。

    被吓-萎了的几个徐混当下不敢再生出多余的心思,打开水果刀朝着洛行知走来,

    见状,洛行知叹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然后几人就看到洛行知轻易挣开了手上的绑绳,将蒙眼的布拿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双白手套戴上,他戴的很细致,像是在进行一场仪式。

    当几人的身影落入眼中的瞬间,洛行知的表情变了,不再无害,不再平和,那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冰冷,那是视人民如草芥的漠然。

    “噗……”

    刀尖刺入肉体的身体轻微却又独特,能够被人耳轻易捕捉到,刚才说要扒了洛行知衣服的混混震惊的看着手中的水果刀转过头插入自己胸口,他的手腕被洛行知拽着,他想挣脱,却骇然的发现这看似瘦弱的少年力气竟然大的惊人。

    解决了第一个倒霉蛋,洛行知将水果刀从他手里抽了出来,在他的外套上擦了擦血迹,然后抬头看向剩下的人。

    “下一个,谁来?”

    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看戏一般的看着他们走向死亡,这个人,是恶魔。剩下的人都惊惧的后退,好似这样就可以逃脱。

    “看来是没有人了,那我随便挑一个吧。”

    洛行知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停在了那个破口大骂的汉子身上。

    “不——啊”

    汉子只来的及打出发出一声急促的声音,然后就被黑暗覆盖,洛行知的刀插在了他眼睛里。在汉子疼的满地打滚的时候,洛行知终于如同第一个人一般解决了他。

    “第一个人我只出手一次,第二个人两次,你们这里有八个人,最后一个人将要遭受八次,那么,下一个,谁来?”

    “啊——我跟你拼了。”

    一个男人受不住死亡的威胁充了上来,洛行知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男人摔在地上,胸骨已经碎了两根了,然后洛行知剁掉了他两根手指,再一刀刺进胸口。

    洛行知说到做到,现在等待已经成了痛苦的代言词,这才是最可怕的。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从工厂里传出来,金九趴在屋顶上,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了下来。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是情报里说的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他被骗了,不对,应该是所有人都被骗了,金九颤抖着手放下目镜,他已经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突然,金九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一股凉气从脚底冒了出来。

    ——惨叫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金九缓缓的转过头,看见洛行知站在他身后,弯着腰看着他,两人的脸颊相距不过一尺。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死了,那么你呢?”

    明明是最危险的时候,金九却冷静了下来。

    “你杀不了我。”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枪,刀再锋利,也没有子弹快。

    “是吗?可是你好像忘了这个。”

    洛行知摊开手,几颗子弹从掌心掉了出来,金九惊讶的睁大了眼。

    “什么时——”

    就是这片刻的放松,洛行知一把踢掉了他的枪,将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就在刚才。”

    “……”

    既然技不如人,金九也不怕死,他从入行的时候就有了觉悟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动手吧。”

    金九闭上眼,准备迎接每个人的归途吗,却久久没有感觉到痛感,一缕温热的气息凑近了他,拂过他的脖颈,从那气息中他闻到了主人身上的清香,很浅,很淡,很特别。想到洛行知那俊美的容貌,潇洒的身手,金九心神一荡。

    噗通……

    噗通……

    噗通……

    这是心跳的声音,沉稳了二十几年的心脏一通乱跳,金九很唾弃自己,什么时候他也精虫上脑了,都快死了还在这里荡漾,荡漾个屁啊!

    “你在想什么?脸色这么红。”

    金九猛然睁开眼瞪着洛行知,却看见洛行知偏着头疑惑的看着他,茶色的眼眸里倒映着他小小的影子,干净的不像话。

    金九突然很惊讶,一个人怎么可以把纯洁和血腥同时诠释的这么淋漓尽致。

    “看在刚才那一枪的份上,我不杀你,以后就跟我混吧。”

    说完,洛行知丢下水果刀转身离去,竟然一点都不担心金九偷袭。金九愣愣的站在原地,好似还没回过神来。

    “他又没想杀我,杀他干嘛?”

    “对了……”

    洛行知转过头看着金九,金九被吓的一机灵,以为洛行知改变主意了,实际洛行知只是指了指工厂的方向。

    “把这里处理了,怎么处理应该不用我教吧。”

    “……”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了。”

    金九将几人的尸体扔进他们开来的面包车,然后开进山坳里埋了,再一把火烧了仓库,用来时藏起来的车载着洛行知回了秦宅。

    金九看到洛行知进了秦宅,心情复杂,欲言又止,杀手的原则让他不能暴露雇主,但他又不愿看着洛行知蒙在鼓里。

    洛行知真的不知道吗?

    有了系统这个超级计算机,秦照手下的联系记录他全部都能查到,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幕后黑手是谁了。说实话,洛行知对秦照挺失望的,他这未婚夫可真是心狠手辣的。

    但是原因呢?他自问对秦照百依百顺,做到了一个未婚夫该做的一切,秦照为什么非要弄死他?

    洛行知摇了摇头,将自己的东西打包进行李箱,然后拖着箱子下了楼,苏珊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很失落,这段日子,洛行知的出现改变了许多东西,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洛行知对秦照的好她也看在眼里,但她对于自家先生要做的事无能为力。

    “洛先生,很抱歉我……”

    “没什么,我妈都想我了,我回去看看。”

    洛行知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秦家,金九对于他的决定很开心,手脚麻利的帮他把行李搬上了车。

    “洛行知,我们现在去哪里?”

    “暂时还是不回家吧,免得我妈担心,去这里住。”

    洛行知报了一串地址,金九立刻发动车子,就此离开了秦家。

    “洛行知,我以后做什么?”

    “再等等吧,看他到底想干嘛。”

    ……

    傍晚时分,秦照回到了别墅,和以往只留下电视机旁的一盏小灯不同,今天别墅灯火通明,秦照把外套交给苏珊,目光习惯性的往沙发上看去。

    以往洛行知就喜欢窝在沙发上等他回来,端着一大碗冰淇淋或者一大碗水果看动画片,可是今天,那里却没看到人。

    秦照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走向餐桌,苏珊将晚餐端了上来,今天的菜是以前的厨娘做的,明明在洛行知来之前已经吃了那么长段时间,现在秦照突然吃不惯了。

    不好吃……没有洛行知做的好吃……

    秦照突然没了胃口,扔下刀叉,想要发火,却又不知道该向谁发火,秦照很烦躁,但是越烦躁就越想发火,恶性循环就导致秦照的气压更低了。

    苏珊见到他这个样子,畏惧的退后一步,将头低的更低了。

    如果是洛行知的话,一定会毫不畏惧的凑上去,问他怎么了,而不是这样开始恭敬的退的远远的。秦照和苏珊同时想到。

    半响之后,秦照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旁边那个空了的位置,原本洛行知的位置是在对面,却被他软磨硬泡换到了旁边,所以现在空了才会这个明显。

    “把这些收了吧,明天重新找个厨师。”

    “是……”

    秦照直接进了书房,有了公司事务转移注意力,秦照总算淡忘了洛行知已经被他弄死了的事实,墙上的时钟一点点一动,不知不觉到了11点,该睡觉了。

    秦照合上文件夹,揉了揉眉心,习惯性的对着书房角落里的圆形沙发椅叫了一声。

    “走了,睡了。”

    没有得到回应。

    秦照怔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又想起洛行知了,冷笑了一声,洛行知对他的影响真是够大的,这大概就是洛行知的目的吧。

    这个混蛋死了都不省心!

    明明是很恼怒洛行知造成的影响,但想到洛行知真的死了,死在他手上的时候,秦照却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像是一堵墙压在了心上。

    秦照独自回到了卧室,卧室空荡荡的,没有了地上那一推挡人的被子,看着竟然有些空旷。不过他的卧室本来就挺大的,空旷一点很正常。

    如此否定完心里那丝越来越强的不安,秦照快速洗完澡爬上床了,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但是秦照显然忘了一点——他失眠,这段时间因为洛行知的陪伴他已经好久没失眠了,所以他忘了失眠的痛苦,现在那份困扰他多年的痛苦重新找上他了。

    秦照艰难的躺在床上酝酿睡意,尝试了之前心理医生告诉他的种种方式,他就不信他睡不着,他不相信洛行知会有这么大的影响,然而结果却是第二天早上,秦照顶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出了门。

    他昨晚竟然一夜没睡!

    其实以前秦照的睡眠质量还不至于这么差,但是一段时间的安定生活让秦照习惯了良好睡眠的状态,自身的调节能力因此下降,所以骤然没有了洛行知身上睡眠工具的帮助,他才会这么严重的失眠。

    一身低气压的进了公司,秦照浑身都透露出:我很不爽,不要来惹我!所以一路上,看见秦照的员工全都乖的跟鹌鹑似得,然后一转身就开始疯狂讨论起来,实在是号称冷面罗煞的秦总已经好久没这么生气了。

    然后众人统一得出的结论是:秦总昨晚跟洛先生性-生-活不和谐,所以才发这么大火。

    秘书小姐正用自己观察的结果和群里众多八卦女佐证自己的结论,突然感觉到头顶罩上一片阴影,秘书小姐抬起头,才发现自家老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心里一机灵,条件反射把手机藏在了背后。

    “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秦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手机拿出来。”

    “秦总,我,我真的没干什么。”

    “拿出来!”

    在秦照冰冷的视线下,秘书小姐视死如归的把手机递给了秦照,这个时候手机屏幕正好亮了,跳出来新的一条消息是:

    青青原上草:哇哦,性-生-活不和谐,是因为秦总不行了吗?然后被洛男神嫌弃了。哈哈哈,你说我们要不要给秦总买点补肾的。

    秘书小姐:哦豁,要完。

    果然,秦照脸色铁青,捏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秘书小姐真担心自己新换的屏幕被秦照给捏碎了,好在秦照最后冷静下来了。

    “你的手机去找财务部陈青青报销吧。”

    然后就拿着秘书小姐的手机走了,秘书小姐有点怕怕的,只能对群里的八卦女说自求多福了。

    秦照脸色铁青的回了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洛行知放在他桌子上那盆袖珍椰子,说是可以净化空气,秦照直接连草带盆扔进了垃圾桶,还有那些画啊,摆饰啊全被秦照扔进了纸箱,让人抱楼下扔了。

    不一会儿,洛行知在办公司里留下的痕迹都被清除了,做完这一切,秦照躺回沙发上,掏出秘书小姐的手机,就一会儿没看,手机里的消息已经出现了好几条,秦照冷笑一声划开屏幕,他倒要看看洛行知一天在他公司里搞什么。

    用生命在作死;楼上瞎说什么大实话,秦总的样子像是不行吗?不过补身子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如我们提醒一下洛男神(吸溜)?

    一只毛驴:我看上次那个花旗参乌鸡汤就不错,我有幸喝到了一口,思念至今啊,洛男神的厨艺真不是盖的,要不我们送只乌鸡给男神,秦总吃肉我们喝汤。

    小小:啊啊啊,口水都留出来了,好想快点到中午啊。

    夏洛特:深有同感,以前上班想的是:今天中午吃什么?现在想的是:今天中午洛男神给秦总送什么?我可以趁机抢到点什么?啊——可不可以偷师啊,不行的话洛男神嫁我。

    ……

    之后的楼就彻底歪了,然而秦照的气却不消反涨,好啊洛行知,竟然收买了这么多人心,如果不是今天所见,他还不知道洛行知人缘这么好,看把他能的!

    不过,花旗参乌鸡汤确实挺好喝的……

    生气,却又有点失落,等到一安静下来,心里强压制的恐慌开始复苏,秦照不能接受这样的发展,他猛然站起身来回到办公桌后,开始处理起公司的事务来。

    到了中午,秦照已经平静下来,至少从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看了一眼手表,秦照用桌上的电话拨通了秘书小姐。

    “给我定份餐。”

    “诶?洛先生不送吗?”

    刚说完,秘书小姐就想抽自己一大嘴巴,正是的,明知道秦总跟洛先生吵架了,还说这个做什么。

    秦照沉默了片刻。

    “以后都不会来了,记得给我订餐。”

    平静的话语,心里却像是空了一块,果然,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他用了三个月去习惯洛行知的照顾,现在他也将习惯回原来的日子。——秦照本来是这么打算的,然后一天还没过完他就被打脸了。

    洛行知根本没事,江秋枫说他在开学典礼上见到洛行知了,他一点事都没有。江秋枫说洛行知是一个男人送来的,而那个男人秦照认识。

    金九,他聘来处理活口的人。

    愤怒一瞬间淹没了秦照,让他忽略了他其实还有一点庆幸,他认为是金九背叛了他,所以洛行知活下来了,而他的行为则可能被洛行知甚至洛家察觉,这会打乱他的计划。

    至于金九为什么会背叛他,他不打算去考虑,他只认定结果。秦照立刻花了重金要金九的命。

    完了之后,秦照注视着手上那张江秋枫偷拍洛行知和金九在一起的照片,洛行知一如既往的笑的温柔,他没有因为这次的事受到丝毫影响,而自己呢,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秦照没有去想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自己,他只是愤怒。

    而此时,另一边的洛行知正和金九逃了课在游乐园消磨时间。地方是金九提出来,金九说,他还没去过,现在不当杀手了,想去看看。

    “好吧,看你这么可怜,满足你吧。”

    洛行知以为,作为一个杀手怎么也该见识广阔,不露声色,然后他就见到了一个傻子,在一个拙劣的鬼洞里,被吓得嗷嗷直叫,抱着他的腰,死活不走,又死活不让他走。

    然后洛行知两人很顺利的被围观了,其中还包括扮鬼的工种人员,没办法,他们工作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胆小的。

    “哈哈哈,那个男的胆子好小。”

    “胆子小才有男朋友疼,没看人家有男朋友陪着嘛,你在得意什么?”

    “……”

    ……

    洛行知看了一眼时间,他们都在鬼洞里耽搁半个小时了,实在不能忍了,对着金九就是一顿暴揍。

    “闭嘴,再嚎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

    “走,赶紧跟我出去。”

    金九拽着洛行知的手臂朝外走去,都快到门口了,一个骷髅怪从头顶上落了下来,正好落在金九面前,金九嘴巴一张,洛行知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把捂住人的嘴,把人连拖带拽带了出去。

    金九本来就比洛行知要高,被他捂着嘴拖着整个人和洛行知凑的很近,他又闻到了洛行知身上的味道,还有洛行知放在他嘴唇上的手指,软软的,暖暖的,金九脸色有点发红。

    “还叫吗?”

    金九摇头,洛行知于是松开他,退到一边。

    “然后呢,你想玩什么?”

    “刚才那个,再去一次!”

    “那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金九显然不愿意,开始考虑起其他项目来。

    “洛行知,我们去玩那个。”金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远处的摩天轮。

    “哦……你等等。”

    洛行知接了个电话,对方是秦照。

    “喂?”

    “……”

    “喂?”

    “你现在在哪里?”

    “……外面,秦总有什么事吗?”

    秦照感觉到了洛行知疏离,但又不确定。

    “伯母打电话让我们今晚回洛家吃饭。”

    洛行知有一点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他妈确实说过让秦照有时间带他回家聚聚的。

    “哦,好,我知道了。”

    洛行知正准备挂电话,却听秦照用一种很别扭,很迟疑的语调说:

    “你住那里,一会儿我跟你一起走。”

    这是要来接他的意思了,洛行知脑中警铃大响,条件反射的接了一句:

    “你要干什么?”

    秦照:“……”

    “难道你希望伯母知道你搬出去的事?”

    “……”

    “五点,我过来接你,你准备一下。”

    “……”

    然后秦照把电话挂了,洛行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四点半了。

    “我五点有事,摩天轮就下次吧。”

    金九眼神闪了一下。

    “是你那个未婚夫?”

    “嗯”

    “你喜欢他?”

    “不”

    金九眼睛亮了起来,原地满血复活。

    “这是你说的,下次你要陪我来。”

    “好的金三岁。”

    “……”

    两人出了游乐园坐上车,过了一会儿,洛行知让金九把他放下去,他就在路边等秦照,不用回家了。这个时候秦照还没来,金九不想这么快放洛行知走。

    “等等,你围巾乱了,我帮你理理。”金九把洛行知的围巾取下来,又重新给他带上去,一圈圈缠好,直到把洛行知裹的密不透风。

    许是不小心,金九的手指碰到了洛行知的脸颊,酥麻的感觉立刻从指间传进大脑,金九很没有骨气的又脸红了。

    “好了,我走了。”

    “洛行知。”

    “嗯?”

    “你早点回来啊。”

    盯着洛行知看智障的眼神,金九厚着脸皮加了一句。

    “外面不安全。”

    然后洛行知就下了车,没过多久,秦照来了,这次没有司机,是秦照自己开车来的,洛行知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沉默……

    和金九的多话不一样,他和秦照在一起只有沉默,换做以前洛行知还会主动说上两句,现在洛行知只想看风景。

    窗外的风景闪的很快,洛行知看的很起劲,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金九发来的信息,问他见到秦照没有,洛行知回了一句:见到了。

    其实他不知道,金九是看着他上车的,对象是秦照,金九实在不放心。

    “我快到家了,不知道今晚吃什么。”

    “出去吃吧。”

    “不,我吃你做的剩菜。”

    “……”

    ……

    洛行知埋头玩手机玩的起劲,没有注意到旁边秦照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在某一刻,秦照把车停在路边,一把夺过洛行知的手机,按了一个关机,扔在后座上。

    秦照脸色不好看,洛行知的脸色更难看。

    “你做什么?”

    “洛行知,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没有啊,这里又没有外人,秦总不用这么较真吧。”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洛行知转过头看向窗外,今天显然不适合跟秦照闹崩,一会儿还要见洛父洛母呢。

    秦照的目光在洛行知身上顿了一下,捏紧了方向盘。

    车上的气氛更凝滞了……好在这段路并不长,很快,洛家就到了。洛行知打开车门走下车,管家已经在一边等候了,看到洛行知出现立刻迎了上来。

    “大少爷,秦先生。”

    “齐伯好,我妈这段时间身体还好吧。”

    “夫人很好,就是惦念少爷,总念着让少爷回来。”

    三人一起朝着客厅走去,远远的,洛行知就看到了客厅里的洛母还有江秋枫。

    “爸,妈,我回来了。”

    “行知,快让妈看看,瘦没有,哎呀,瘦了好多,妈得给你好生补补,妈今天做了好多菜,就等你回来吃呢。”

    “……谢谢妈。”

    方琳又转向一边的秦照,如同所有长辈一般和蔼。

    “秦照啊,我们家行知没给你添麻烦吧,行知从小就皮,你多包容点,等你们以后结——”

    “妈,菜是不是快熟了,你去看看,我都要饿死了。”

    洛行知直接打断了洛母碎碎念,他和秦照结婚,除非他不想活了。

    “看我,关顾着说话了,我这就去端菜。”

    “妈,我帮你。”

    “不用,你就在这陪陪秦照,你爸过会才回来。”

    “小枫,你来帮帮姨。”

    江秋枫满怀怨气的被方琳叫走了,客厅里只剩下洛行知和秦照,洛行知给秦照倒了一杯水,然后自个儿剥了个橘子吃起来。

    秦照抿了一口茶,盯着洛行知吃橘子。

    “你父母很希望我们结婚。”

    “是啊,所以我希望秦总你配合一点。”

    “你要我怎么配合?”

    洛行知惊讶的看着秦照,没想到秦照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很简单,你过来。”

    秦照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洛行知旁边,洛行知凑到秦照耳边,小声的说起来,起初秦照还能认真听,后来呼出的热气喷吐在耳廓上,酥酥麻麻的,让秦照有些不自然,不自觉的就想拉开距离。

    “我还没说完呢,你躲什么躲。”

    洛行知一把拽住秦照的手臂,把秦照扯过来,然而因为拽的力气太大,秦照又有点走神,秦照的身体整个压在了洛行知身上。

    “砰——”

    江秋枫手中的杯子直接落在了地上,他瞪大了眼,用一种控诉又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洛行知和秦照二人,好似两人正背着他通-奸似的。

    “怎么了?是不是伤着了?”

    洛母慌慌张张从厨房走出来,然后就看到叠在一起的洛行知和秦照,噗嗤一声笑了。

    “这孩子,大惊小怪的。”

    然后喜滋滋的回厨房端菜去了。

    洛行知:“……”

    秦照:“……”

    因为先前那场误会,晚饭进行的很和谐,当然这是从洛母的视觉,吃完饭后,洛行正准备告别,就听洛母兴高采烈的说:

    “时候不早了,今晚就留下来住吧,妈都好久没见到你了,住一晚吧。”

    洛行知还能说什么,当然是答应啊。

    “那秦照你就先——”回去吧。

    后面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洛母截住了。

    “秦照就跟你住一起吧。”

    洛行知回过头震惊的看着洛母。

    “妈,你说什么?”

    洛母笑了笑。

    “这孩子还学会害羞了,真是的,先前都看见了,现在还跟妈藏什么。”

    “……”

    “就这么决定了,你也累了,跟秦照去休息吧。”

    江秋枫气的直接上楼了,洛行知看了一圈,他爸肯定不会站在他这一边,那就只有秦照了,不露痕迹的掐了秦照一眼,秦照皱着眉看过来,洛行知给他使了一个眼神,秦照秒懂。

    “好的伯母,那我们这就去睡了。”

    说完率先朝楼上走去,留下洛行知一个人好心累的站在原地,这个时候不是让你演恩爱啊,你要拒绝啊,拒绝!

    最后洛行知当然只能和秦照睡一个房间,床很大,睡相好的话根本不会碰到彼此,但洛行知还是自觉的打开衣柜抱了两床棉被出来,直接在地上铺起来,与其花心思跟秦照抢床位,他还不如自己睡地上。

    等秦照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洛行知已经把地铺打好了。

    虽然原本就没想和洛行知睡在一起,但洛行知这么主动远离他,秦照反而有些不舒服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还想让我去外面睡沙发?”

    “……”

    洛行知拍了拍被子,站起来去洗澡了,不一会儿就洗好了,秦照坐在床边看着洛行知无比顺溜的钻进被窝里,然后身体拱一拱的,像以前许多次一样,将两侧的被子压在身下,变成一个巨大的蚕宝宝。

    秦照突然很想笑,想着想着就真的笑了出来。

    “咚咚咚……行知啊,你睡了吗?”

    糟糕,是洛母,要是让她看见这架势还得了,洛行知一机灵的从地上坐起来,无声的询问秦照。

    “怎么办?”

    “赶紧收啊。”

    两人手忙脚乱将被子塞回了衣柜,然后洛行知去开门,洛母站在门外,手上端着一杯蜂蜜水。

    “行知,你以前喜欢喝蜂蜜水,妈给你泡了一杯。”

    “谢谢妈。”

    “早点睡。”

    “好”

    洛行知关上门,端着蜂蜜水走回房间。

    “你晚上喜欢喝蜂蜜水?”

    “是啊”

    洛行知随口接了一句,一口把水喝了,其实蜂蜜水是原主的习惯,他喜欢凉白开。

    喝完之后,洛行知重新刷了牙,然后准备将被子从衣柜里拽出来。

    “你现在铺了,明天早上也有可能被发现。”

    洛行知大写的面无表情。

    “所以你觉得我还是去睡沙发比较好是吧?”

    “你睡床。”

    “你去睡沙发?”

    “不”

    “你是说……一起睡?”

    秦照没说话,洛行知赶紧将被子塞回衣柜。

    “我是没问题啦,只要你不介意就好。”

    然后洛行知爬到床的右侧睡下,将左边三分之二的空间留给了秦照。

    “晚安……”

    秦照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这才走到另一边睡下,台灯一熄,房间里陷入黑暗,但秦照却没了那种焦躁感,因为洛行知在身边啊。

    “晚安……”

    秦照度过了前所未有、无比舒坦的一夜,然而洛行知却做了一夜噩梦,他梦见自己掉进了树洞里,然后被树妖的枝干缠住了,越缠越紧,越缠越紧,到最后终于把洛行知勒醒了,他睁开眼,看到窗帘上的阳光。

    天亮了啊。

    洛行知感觉到脖子边有些痒,一转过头看到了秦照放大的脸,同时秦照也睁开了眼,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保持了五秒钟,最后是洛行知受不了,率先退开,这一退,就差点退到床底下。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睡到了床沿边上,而秦照就是导致他噩梦的罪魁祸首,他的手臂还搭在洛行知腰上,整个人从床的另一边挪到了床的这一边。

    两人对于这种发展都有点懵,秦照懵之余还有点尴尬,他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个梦:

    梦里他变成了一个孝子,在他过生日那天,他收到了一个礼物,是一个魔法枕头。这个枕头又软又香,魔法师说,只要抱着他就可以做美梦。但是呢,这个枕头有个缺点,就是一旦离开人的手就会飞走,然后再也找不回来。所以秦照一直抱着他,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抱着,枕头的温暖让他迷恋不已,他甚至幻想枕头变成了一个人……

    然后他就醒了,怀里的魔法枕头变成了洛行知。

    “……”

    “我说……你可不可以放手了?”

    秦照猛然惊醒,一下推开了洛行知,洛行知很不幸的摔下了床。

    “秦照,你谋杀啊!”

    虽然知道洛行知是随口一说,秦照还是感觉到了心虚,和心虚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点涩。

    洛行知愤愤的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痛的膝盖,还好地上有地毯,没有破皮。

    秦照想要道歉,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吐不出那三个字,洛行知也没想要秦照道歉,洗漱完换好衣服就走了,等秦照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饭桌上了。

    一顿饭吃的很潦草,饭后,洛行知如愿跟洛母告了别,无视了江秋枫怨恨的眼神,跟着秦照上了车。

    “到这里就把我放下吧,一会儿有人来接我。”

    洛行知望着窗外的白雾,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秦照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慌,好似那个枕头就要飞走了。

    “你那些东西还留在房间里,你跟我回去收拾了。”

    “都是些小玩意儿,你扔了吧。”

    “那你养在楼顶的那些花……”

    “喜欢的话留着,不喜欢的话也扔了吧,到了,我先走了。”

    洛行知拉开车门走下车,不远处已经有一辆车在等他,秦照认识了车上的金九,金九也认出了他。

    “洛行知,你说好会早点回来的!”

    “那明明是你说的。”

    “那你冷不冷?我的围巾给你吧。”

    金九直接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围在洛行知脖子上,然后才发动车子离去。

    秦照看着车子远去,恍然发现,洛行知从来没主动靠近过他,对情侣来说无比频繁的拥抱亲吻,洛行知从来没向他讨要过。他对他的好,更像是努力养成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状态的讨好。

    洛行知,真的爱他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