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6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六)
    ,!

    秦照和洛行知分别之后直接去了公司。

    今天的公司似乎有些许不对劲,具体表现在员工看他的眼神上——除了恭敬之外还多了一点其他东西。等到他进了办公室,遇见秘书小姐,这份不对劲就更明显了。

    明明是一份再寻常不过的日程安排,秘书小姐的眼神却频繁飘向他,眼神中的欲语还休,欲言又止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秦照皱了皱眉,口气不善。

    “有事便说。”

    “没,没有,秦总,我先走了。”

    秘书小姐慌慌张张的退出了办公室,连门都忘了带上,秦照看着大开的门,思索起把秘书小姐炒鱿鱼的可能性。

    压下心底那丝烦躁感,秦照准备如同往常一般将心思投入到公司事务上,打开抽屉却看到了秘书小姐那被收缴的手机。

    想到今日公司的种种不寻常,秦照迟疑再三,还是将手机拿了出来,他其实并不是要八卦,他只是想了解一下员工是不是在认真工作,嗯,就是这样。

    划开手机屏幕,界面还停留在昨日那个聊天群的界面上,消息刷刷往下跳着,显然这段时间积累了很大的信息量。

    青青原上草:秘秘,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我有一只校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jpg。

    用生命在作死;哇个屁,到底什么情况?

    我有一只校苔:秦总那么凶,我怎么可能敢问!早吓的卷尾巴跑了啊……

    小小:怂货!

    夏洛特:同意,不能更怂了!

    我有一只校苔:窝草,youcanyouup啊!老娘还想保住饭碗呢。

    夏洛特:今天的风儿好喧嚣,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看到这里,秦照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直接翻到了最前面的消息,开始是接着昨天的讨论,都是些关于吃的,在秦照定了餐之后,众人开始意识到出问题了,然后中心就转移到秦总和洛男神是不是吵架了。

    这段讨论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也没个定论,直到一个人在群里放了一张图,然后群里就炸了。

    日子好难过;阔怕,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会被灭口吧?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工作也好忙: 1。

    忙成狗: 2。

    忙到怀疑人生: 10086。

    忙到灵魂出窍:身份证号。

    忙到想报复社会:啊啊啊,这是不是代表以后都吃不上洛男神做的饭了!

    这张图是一个休假的员工拍的,本来是拍女朋友和鬼屋的合影,然后也没多看就发到了群里,然后被群里的八卦女八卦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秦照点开图片,然后在背景里看到金九和洛行知的身影,洛行知满脸嫌弃的看着金九,两人动作却十分亲密,洛行知一只手还捂在金九嘴上。

    一位单身二十几年的妹子看了这张图说:她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于是众人结合今天秦照的表现,再结合今天洛行知没有来送午饭,于是一致得出:秦总和洛先生的感情出现危机了。再具体一点:秦总被绿了。

    看到这里,秦照也明白了早上那些员工看他的眼神,那是看原谅绿的眼神。

    砰——

    秦照手中的手机直接飞向了对面的墙壁,两者亲密接触发出砰的一声,然后秘书小姐漂亮的小手机碎屏了。

    “洛行知!”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踩他的脸!

    秦照气的心潮起伏,气到头顶冒烟,气到理智全无,想也没想的拨通了洛行知的电话,三秒过后,电话被接了起来,洛行知柔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喂?”

    “你现在在哪里?”

    “家里啊,怎么了?”洛行知挖了一口冰淇淋进嘴里,漫不经心的回到。

    “金九呢?你是不是跟他在一起?”

    “是啊,怎么,你找他?需要我把电话给他吗?”

    “不!需!要!你立刻给我滚——赶到公司来,我有事找你。”

    硬生生把那个字咽了回去,秦照诧异于这个时候自己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耐心,然而洛行知并不买账。

    “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我很忙的。”

    秦照就差对着手机大吼一声:

    “你有什么可忙的!”

    “怎么说呢,唔,冰淇淋吃完了,要去买了,动画片也快到大结局了,木子快要死了,启元最后还是选择了木子,但是花月怎么办,花月也喜欢启元……哎呀,好为难……”

    秦照深呼吸,忍住了把手机摔出去的冲动。

    “你跟金九怎么回事?昨天有人在游乐园见到了你和他。”

    “这个啊,有问题吗?”

    秦照捏着手机的手不断用力,咬牙切齿。

    “你知道公司现在怎么说我和你吗?你知道这样会对公司声誉造成多大影响吗?”

    “额,就算被误会的话那也是我的错吧,安心啦,外界只会说我不识好歹,秦总你会收回一片安慰同情的,不会连累你的。”

    “……”

    “好了。”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

    “时候不早了,我去做午饭了,先挂了。”

    然后洛行知就挂断了电话,连反应时间都没给秦照,秦照看着黑掉的屏幕久久没有回过神,洛行知竟然挂他电话!洛行知竟然挂他电话,还说什么做饭?你做给谁吃?金九吗!

    砰——

    还是没忍住,于是秦照的手机也光荣牺牲了。

    摔完之后,秦照坐在椅子上,胸口起伏,脸色阴沉,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要想,自从洛行知离开后,他吃不好睡不好,而洛行知呢,这个混蛋竟然跟野男人混在一起!

    气完之后又有点委屈了,洛行知以前总说定的餐没营养,每日打着送餐的口号往他公司凑,现在呢,发生这么严肃的事,让他过来一次都这么艰难。

    难道他就这么不想见他!

    秦照说不出什么感觉,一个必需品当你随时带着的时候你可能感觉不到他的重要,等到他丢了,你才发现你的生活一团糟糕,连生气的次数都变多了。

    不过,发生了这种事,洛行知苦心经营的形象该崩塌了吧,看公司里那群女人还怎么一口一个男神,怀着一丝要洛行知后悔的期待,秦照把屏碎的手机捡了起来,忍着愤怒继续往下看。

    青青原上草:洛男神明明那么喜欢秦总,为什么要这样做?

    草长莺飞二月天:就是啊,以前洛男神对秦总多好啊,干嘛突然就移情别恋啊(虽然别恋那个男的也挺帅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大概是累了吧,你们不觉得秦总对洛男神太敷衍了吗?一点都不像喜欢洛男神的样子,一直都是洛男神在付出啊。

    老夫聊发少年狂:就是,就是,上次我在车库看到秦总对男神可凶了,扔下洛男神自己就走了。

    狂风落尽深红色:不仅如此,我听秘秘说秦总很不喜欢男神,每次男神一来就把他赶回去了,可怜我男神大老远来送饭,做的饭那么好吃,人还那么温柔,秦总实在太狠心了,心疼我洛男神。

    色空空色今安在:心疼 1。

    在天愿作比翼鸟:心疼 2。

    ……

    苍天饶过谁: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男神心灰意冷也正常吧。如果只是一昧付出,再深沉的感情也熬不过时间,唉,希望男神幸福吧。

    秦照看到这里,都快被这群吃里扒外的员工气笑了,说好的人设崩塌呢?说好的不会牵连他呢?结果变成什么了,都成了洛行知阵营的人了!

    不得不说,这一点上,洛行知超出了他的预料,竟然能够将收买人心做到这个程度,看来他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这样下去,跟洛行知结婚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秦照并不相信洛行知会放下他,那么多年的感情那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他太了解洛行知了,这个人为了他抛弃了所有骄傲,只要他流露出丝毫暖意,很快洛行知就会回到他身边。

    秦照将手机拍在办公桌上,努力忽略掉心里那丝不安,装作和往常一般若无其事的处理起事务来,可是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往桌角看去,哪里以前放着一盆袖珍椰子,被他扔了,现在空空荡荡了。

    精巧的盆栽扔在垃圾桶里就碎了,就算捡回来,也无法摆回原位。

    ……

    一天的心不在焉使得秦照工作效率降到了最低,既然如此,也没必要待在这里了,秦照早早的回到了秦宅。

    苏珊告诉秦照新的厨师已经请好了,问秦照想吃什么,秦照很高兴,立即就报了一连串菜名,都是以前洛行知经常做的,只要他喜欢吃,洛行知就会做第二次,而那些他不喜欢的,再也没有出现在饭桌上。

    厨师很快按照秦照的要求去做菜了,等待的时间里,秦照第一次没有一回来就直接进书房,而是坐在了洛行知经常坐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机。

    电视机播放的正是洛行知每天都在看的那部动画片,秦照以前嘲弄过洛行知,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看这种脑残东西。

    洛行知说:人经历的多了,就会喜欢这种简单的东西,因为美好的东西往往很简单。

    剧情果然如同洛行知说的那样发展到了结局,启元选择用一生祭奠木子,花月问启元为什么不忘了木子,明明她们那么相似,启元说:他爱的是木子,木子是不可替代的。

    秦照冷笑一声,那有什么不可替代,这个世界连身体都可以□□,所为的非他不可,不过是孝子的幻想罢了。

    然后很快秦照就被打脸了,因为厨师做不出洛行知的味道,洛行知的厨艺不可替代。

    ……

    饭后,秦照吸取了前天晚上的教训,他没有立刻睡觉,而是选择到书房处理事务,睡眠这东西越勉强越没有,他准备等到困意自然袭来再去睡。

    然后秦照就在书房坐到了两点过,秦照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耐着性子继续看文件。

    滴答滴答……时针终于艰难的移到了三的位置,秦照猛然站起身来,冷着脸穿上外套去了车子,随意选了一辆车子开出秦宅,白天他已经调查到了洛行知的新住处,所以没有多走一条路就开到了洛行知楼下。

    整幢小区的灯都是熄的,毕竟晚上三点还没睡觉的很少了,秦照坐在车里,望着漆黑的公寓,心里涌出一种孤独。

    洛行知应该是早就睡了吧,毕竟他说过他睡的很好的。

    本来就是脑子一热跑来这里,到了之后秦照无论如何不愿再踏出一步,所以他就这样坐在车里。

    四周很安静,在漆黑的夜里独自等待一个人,这样的经历对于秦照来说实在新奇,但是这只是因为洛行知有那种神奇的能力,换成任何一个人有这种能力自己都会如此,所以一切的不正常都是失眠带来的,并不是因为洛行知这个人。

    秦照如此想着,心里认为自己是不是患有黑暗恐惧症,只要开着灯睡觉,亦或是找个人同处一室就可以了?

    纷乱的思绪模糊了时间,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洛行知今天第一节有课,所以起的很早,做了一纸袋小蛋糕,洛行知抱着纸袋叼着豆浆,心情大好的下了楼,然后就看到了楼下秦照的车,因为玻璃从外面是看不见的,所以洛行知不知道里面的是秦照。

    “有没有觉得那辆车很眼熟……”

    洛行知想了一会儿,没有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干脆走到车前仔细研究起来,当洛行知凑近车窗看的时候,秦照就坐在和他相距不过一尺的地方,洛行知每个细微的表情都落入了他眼里。

    那双茶色的眼睛剔透的仿佛琥珀一般,认真看人的时候仿佛把你整个人装在了心里,秦照起初还有点惊慌,后来就变成一动不动的盯着洛行知了。

    洛行知从口袋里拿了一个小蛋糕出来,一口咬下去,蛋糕就只剩下底座了,蛋糕屑沾到了嘴角上,洛行知并不在意,像个仓鼠一样鼓动起腮帮子,洛行知很容易满足,所以看他吃东西总是特别香。

    秦照盯的起劲,突然洛行知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然后勾起嘴角笑开了,笑容真的很温暖啊。

    秦照被晃了一下,正在心神荡漾的时候突然听见洛行知开了口。

    “怎么,你也想吃?”

    秦照吓了一跳,难道洛行知发现他了,都打算打开车门下去了,结果看见洛行知从他车顶上抱下一只猫来。

    然后洛行知就蹲在地上将自己的小蛋糕扳成碎块喂猫吃,那猫小小的一个,倒是挺能吃。

    洛行知一边责怪它,一边把自己的小蛋糕拿出来,一人一猫蹲在一起,看着特别和谐。

    秦照看着这一幕,一夜的疲倦消散了不少,连嘴角都柔和了下来。

    不过洛行知也知道猫不能多吃,喂了一会儿就站起来走了,背影很快消失在秦照眼中,让秦照有些惋惜。

    ……

    “行知,今天你有安排吗?”

    洛行知抬起头看向王韭。

    “怎么?”

    “我高中同学聚会,我,我一个人不太好意思,想让你陪我去。”王韭说到后面似乎真的不好意思起来,低下了头,手都拽紧了。

    洛行知想到金九说今天他有事走了,自己回家也没事可干,不如就走一趟吧,上次庆典没能参加的事他还挺愧疚的。

    “好啊。”

    “真,真的吗?”王韭的声音发着颤。

    洛行知古怪的看着王韭,他这个样子到底是希望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那放学我再来找你。”

    说完,王韭就独自跑开了,洛行知看着王韭踉跄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思索。

    “系统,跟着他。”

    王韭一个人跑了很远,直到了学校里最偏僻的一处花园。

    “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别急,等你把他带过去,我一定会非常感谢你的,那些东西也可以还给你。”

    说话间,江秋枫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一段时间不见,他还是一副清纯的样子,不过现在王韭再也不觉得他清纯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江秋枫才志得意满的走了,王韭则是失魂落魄的站了好久,直到放学铃声响了,才挪动沉重的脚步朝教室走来。

    “江秋枫,他要干嘛?”

    洛行知一边啃着小饼干,一边和系统看着直播,对于江秋枫突然利用王韭约他出去有些不解,要约他可以直接约啊,干嘛这么麻烦。

    不过江秋枫威胁人的样子真的挺颠覆洛行知的想象的,他一直觉得江秋枫的模样柔柔弱弱的,像朵小白花,没想到成了黑心莲。

    “去看看吧,看他做什么。”

    于是在王韭回到教室后,洛行知二话不说的跟着王韭走了,两人绕了好远的路,弄的洛行知都以为王韭是不是迷路了的时候,王韭终于停在了一家酒吧外面。

    洛行知诧异的看着这怎么也不像是王韭这种乖乖男会来的地方。

    “你高中同学在酒吧聚会?”

    “是,是他们确定的,我也,也不知道。”

    “那行,走吧。”

    洛行知抬脚朝酒吧走去,衣袖却被王韭拽住了。

    “真的要去吗?”

    洛行知顿住脚,神色平静的看着王韭。

    “你不想去的话,那我们回去吧。”

    王韭的脸色突然变的很惊慌,他不停的摇着头。

    “来都来了,进去吧。”

    两人于是走进了酒吧,此时天已经快黑了,酒吧里聚集了不少人,洛行知和王韭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两人一看就是还在读书的乖宝宝,那干净的模样说不定还是处,其中洛行知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堪称极品,于是不少喜欢尝鲜的人都移动了战场,朝着洛行知两人走来。

    “抱歉,让一下。”

    拒绝了第n个搭讪的人后,洛行知终于走到了王韭说的包厢外。

    “你,你先进去吧,我想上厕所。”

    洛行知深深了看了王韭一眼,点了点头,推开门进去了,在他进入的瞬间,包厢的门一下就关上了,洛行知转过身扭动把手,已经打不开了。

    一声口哨吹了起来,有灯光照在洛行知脸上,洛行知抬手遮了遮,目光往包厢中看去,人数大概在十二个左右,都是些年轻人,茶几上横七竖八的堆着各样的酒瓶,看来已经开始一会儿了。

    “我听说新来了个极品mb,没想到是真的,这脸,这腰,这屁股,来,先给哥吹一个,满意了哥给你钱。”说话的男人一把推开身下衣不遮体的少年,对着洛行知招了招手。

    “黄少,急什么,对待美人要有耐心。”

    随即端起一杯白兰地,又拿出一沓钞票拍在茶几上。

    “来,喝了这杯,这些都是你的。”

    洛行知盯着这杯酒,不接也不说话。

    “系统,看看酒里有什么?”

    “江秋枫可真是对的起我啊……”

    洛行知的沉默显然惹恼了男人,他直接把酒杯重重放在茶几上,骂骂咧咧的朝洛行知走来。

    “什么玩意儿,给脸不要脸——啊——”

    谁也没料到洛行知会突然出手,而且武力值如此之高,这群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还沾染了不该沾染的东西的人,很快就被洛行知揍的哭爹喊娘。

    完了以后,洛行知走到最开始招呼他的男人面前,一脚踩在男人的手掌上。

    “黄少?你爸是不是叫黄文才?”

    黄少痛的眼泪鼻涕流一脸,都准备求饶了,听到洛行知的话又镇定下来。

    “知道你还敢这么对老子,等老子回去就废了你啊——。”

    洛行知脚底碾了碾。

    “哦……带我向你爸问好,就说洛家有几笔生意想跟他做。”

    “洛家?你是洛行知!”

    洛行知微微一笑。

    “对啊,有何指教?”

    “洛少,哦,不对,洛爷,我有眼不识泰山,说错了话,你就放过我吧。”

    “好啊,你把这杯酒喝了吧。”

    洛行知端起先前准备给他喝那杯酒,送到黄少面前。

    “这……”

    黄少面露为难,最后却在洛行知愈来愈冷的脸色下一口干了,见状,洛行知总算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轻而易举的打开了门,对着那几个被叫来侍候的少年招了招手。

    “你们出来。”

    几个饱受摧残的少年哆哆嗦嗦的捡起衣服走了出去,完了之后,洛行知看着房间里剩下的人,笑的温柔。

    “祝你们周末愉快。”

    话落,砰的一声关掉了门。

    打发掉几个少年,洛行知朝着酒吧外走去,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

    “系统,查一下秦照知不知道这件事。”

    刚知道也算知道吧,反正洛洛只是问知不知道,又没问时间,01x很不负责的想到。

    如同预料中的答案彻底让洛行知冷了脸色,秦照,事不过三,既然你存心跟我作对,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想要我死的人,我就先送你上路!

    洛行知取出手机,拨了秦照的号码,几乎是在拨通的瞬间,秦照就接了起来。

    “见个面吧,橡树餐厅,就现在。”

    然后洛行知就挂断了电话,朝着橡树餐厅走去。

    秦照本来在家里休息,突然接到消息说江秋枫私自调动了他的人打听王韭,他听完之后就知道江秋枫必然是对洛行知出手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占据了他的心神,秦照立刻的朝着酒吧赶去,没想到中途就接到了洛行知的电话。

    看来洛行知是没事,秦照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么急着见自己是做什么?难道终于想明白了?秦照马上调转车头朝橡树餐厅开去,先前的焦躁这会儿全成了暗喜。秦照抽空还整理了一下仪容,务必让自己一见面就把洛行知迷的七荤八素的。

    秦照到的时候洛行知已经到了,他的脸朝着窗外,灯光照在他侧脸上,看起来尤其温柔。秦照的心热了一下,步伐加快了几分,他决定了,如果洛行知提出要立刻完婚,他也不是不可以同意的。

    “你来了。”洛行知转过头,看秦照的目光很平静。

    秦照坐下,恢复了面无表情。

    “嗯,有事就说吧,我很忙,没空陪你浪费时间。”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我很好奇,你先前对我出手是为了什么?”洛行知的双手垫在下巴下面,一动不动的望着秦照。

    轰——

    秦照脑中炸开一丝响雷,满脑子都是他知道了,他知道了,金九告诉他了……

    完了……

    不过洛行知是不是太镇定了,这份镇定给了秦照勇气,他相信以洛行知对他的感情,那怕知道了这些事也只会难过,但是这份难过还不足以放下他,洛行知现在一定在强装镇定!

    “为了解除婚约。”秦照用平淡之极的声音说到。

    洛行知震惊了,他完全被刷新了三观。

    “只是为了解除婚约,你就要弄死我?”

    “是,所以你会解除吗?”

    洛行知被气笑了,他的度假竟然是被这么扯淡的理由毁掉的,实在是可笑。

    “好啊……”

    秦照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好啊,你不是要解除婚约吗?如你所愿啊。”

    秦照镇定不下去了,这完全不是他预想的发展,但是很快秦照想到了洛母,心下稍安。

    “你以为这婚约是你随口一句就能解除的吗?这是洛家和秦家的事,牵连众多。”

    洛行知显然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

    “你放心,这些我自有办法,洛家那里我去搞定,秦家就看你了,秦总都有能力弄死我,这种小事应该不在话下吧。”

    嘲弄的看了秦照一眼,洛行知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以后,他和秦照再见面就不是未婚夫了,而是敌人!

    秦照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洛行知什么意思,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洛行知已经走远了,看着洛行知的背影,秦照突然觉得餐厅有点闷,让他有点窒息,脑中一片空白,只来来回回的闪过几句话:

    如果只是一昧付出,再深沉的感情也逃不过时间。

    放开手的话,枕头就会飞走,再也不会属于你。

    你不是要解除婚约吗?如你所愿啊……

    ……

    于是,他和洛行知,再没有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