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7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七)
    ,!

    出了橡树餐厅,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洛行知一个人沿着街道慢慢走着,一言不发,神色失落,看在旁人眼里,俨然成了一个为情所伤的可怜人了。

    “没有。”

    “只是在想这条路上有没有出租车,都走了这么久了。”

    终于,在洛行知想着是不是要换个方向走的时候,一辆银色的轿车停在了洛行知面前。

    车窗降下,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发丝打理的一丝不苟,仿佛刚从高档宴会回来的俊美男人对着洛行知温柔一笑。

    “看洛少的样子是忘了开车来吧,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送洛少一程。”

    洛行知疑惑的盯着这个和他一样散发着温柔魅力,却因为更成熟而更显吸引人的男人。

    “你是?”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陈付舟,曾经有幸在王家小姐的生日宴上和洛少见过一面。”

    陈家的人?陈付舟洛行知不清楚,但陈家他还是知道的,华国传承了几百年的老家族,比洛家还要胜上一筹。

    这样一个大少爷,怎么会出现在这?

    “多谢陈先生。”

    洛行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陈付舟见他这般疏离,轻笑了一声。

    “我比你年纪大不少,如果不介意,你就叫我一声陈大哥吧。”

    “好的,陈大哥。”

    对于洛行知的乖巧很满意,陈付舟脸上的笑容又温柔了几分。

    “你住在那里?我让司机送你过去。”

    洛行知报了一个地址,司机立刻调转车头朝着目的地开去。

    路上很安静,晚风吹的人很舒服,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如果不是总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就更完美了,洛行知如此想到。

    “我听说你在祈洲大学上学?”

    “是的。”

    “学的什么专业?”

    “汉语言文学。”

    陈付舟惊讶的一瞬,他没想到堂堂洛家的继承人没学金融类,竟然跑去搞文艺了。

    “你的父母同意你学这个?”

    “是的,他们同意了。”

    ……

    闲话了一路,很快洛行知的住处到了,洛行知郑重的给陈付舟道了谢,然后下车消失在夜色中。

    陈付舟望着洛行知进的这幢公寓,手搭在窗口,点了一根烟。

    “你觉得怎么样?”

    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闻言,他一下明白了陈付舟的意思。

    “这孩子挺乖巧的。”

    陈付舟点了点头,弹了一下烟灰。

    “刚才表现的是挺乖巧的,又懂礼貌又听话,像只小绵羊。”

    司机摸不清陈付舟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敢随意接茬,只是想着刚才洛行知的模样,和自家孩子差不多的年纪,有些迟疑的开了口:

    “这孩子不像是您喜欢的类型。”

    陈付舟轻笑了一声,想起在酒吧里看见的一幕。

    “这你就想错了,这人可不是小绵羊,而是只野猫,看起来乖巧,一转头就挠人了,而且下起手人来又精准,又凶狠。”

    那酒吧本就是他名下的产业,因为洛行知的特别,从他进去他就在关注他了,本以为又是一个不知人世险恶的蠢货,没想到看了一趁戏。

    想到洛行知那毫不拖泥带水的身手以及尤不自知的狠毒,陈付舟吐出烟气,眼里带着几分捉摸不定的兴味。

    “人不可貌相啊……”

    知晓自家老板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司机大叔没有再说话。

    ……

    洛行知回到家里,拉开窗帘,陈付舟的车子还停在楼下,许是感觉到了洛行知的目光,陈付舟对着窗口挥了挥手。

    明明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却让洛行知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系统,原主跟陈付舟接触过吗?”

    “给我查一查这个人。”

    洛行知关上窗帘,准备回房间洗漱,没想到一转过头就看见一道黑影直愣愣的立在自己面前,那表情跟死了爹似得。

    “你刚才在看谁?那个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是不是秦照?”

    说完,不等洛行知回答,金九自己先委屈的不行。

    “你说过你不喜欢他的。”

    “……”

    洛行知绕过金九,自顾自的走回客厅倒了两杯水,一杯给金九,一杯自己喝。

    “不是说今天有事不回来吗?”

    金九垂下头。

    “我忙完了,就回来了。”

    洛行知上下扫了金九一眼,那怕对方已经换了衣服,他也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你要忙的事该不会是自己喂自己吃枪子吧。”

    “……”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走到房间拿了医药箱出来,让金九坐到长沙发上去。

    “衣服脱了。”

    金九的脸一下红了,然而脱衣服的速度却相当快,生怕有人阻止他似得。

    脱完衣服之后,金九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腰上,含羞带怯的看着洛行知。

    “裤子需要脱吗?”

    感觉下一秒就要把裤子扒下去了。

    “……”

    所以这人是羞涩还是不要脸呢?

    不过在看到金九身上的伤时,洛行知就没有心情想那些有的没的了,金九身上中了一颗子弹,在腰侧,还有两处擦伤,看得出来对方不止一个人。

    洛行知让金九躺在沙发上,露出伤口,然后开始熟练的给他取子弹。明明是很痛苦的过程,金九却全程的笑的很满足,甚至还想凑近点看洛行知的样子。

    “自己躺好,不要动。”

    “洛行知,你怎么什么都会呢?我要娶你当老婆。”

    洛行知手下的动作重了一点,金九疼的嘶的一声。

    “好嘛,你不乐意,那我嫁给你也行啊。”

    “……”

    洛行知一言不发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这种沉默比直接拒绝更让人难受,金九一把抓住洛行知的手。

    “你不会还想着那什么秦照吧,我这次就是——”

    因为金九放走了洛行知,秦照现在是高价雇杀手杀他,不过这件事金九并不打算让洛行知知道,他不想让洛行知难过,所以赶紧住了嘴。

    再怎么说,秦照都是洛行知的未婚夫,那怕他一点都不珍惜洛行知。想到这一点,金九突然很挫败。

    洛行知抽回手,若无其事的继续给金九处理伤口。

    “我跟秦照分了……”

    “哦分了……什么!分了!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金九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抓着洛行知的肩膀摇个不停。

    “你跟秦照没有关系了?”

    洛行知点了点头,金九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因为扯到了伤口突然惨叫了一声。

    洛行知看到这一幕,突然想到一个词语:笑出猪叫。

    “好了,今晚就别洗澡了,免得伤口感染。”洛行知收回手,开始整理桌上的东西来,完了之后,自个儿回房间洗澡了。

    金九却像是还没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来,时不时的傻乐一下,也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睡的。

    第二天一早,洛行知吃了早饭就准备出门了,嘱托金九在家好好养伤,金九不干,死活要跟着,直到洛行知说是回洛家解除婚约的,金九才勉强点头了。

    今天洛父在家休息,要解除婚约还得他点头才是,所以洛行知选了这么个日子。

    独自开车回了洛家,洛父洛母刚用过早饭,看到洛行知回来,洛母嚷嚷着要亲自给洛行知再做一份。

    “妈,不用了,我吃过了。”

    “这孩子,既然要回来也不早点告诉我,还在外面把饭吃了,嫌弃妈的手艺不成?”

    “不是,妈,爸,我这次回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们商量。”  闻言,洛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洛行知,他这个儿子虽然过于温吞了,但也分得清事情轻重。

    “到书房来。”

    于是洛行知跟着洛父准备去书房。

    “妈,你也来吧。”

    方琳有些摸不着头脑,公司的事她向来是不管的,但是既然是儿子说的,她也跟着去了。

    一进书房,洛行知就宣布了消息。

    “爸妈,我跟秦照分了。”

    “什么z闹!”

    洛父拍了一下桌子,脸上布满怒容,洛家和秦家有不少生意往来,如果婚约解除了,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变故。

    洛母才不管什么生意不生意的,她想的是自家儿子那么喜欢秦照,怎么会突然就同意解除婚约了呢?

    “行知,你告诉妈?是不是跟秦照吵架了?吵架都是小事,过段时间就和好了,哪能说解除婚约呢?”

    “不是吵架,我想清楚了,秦照不喜欢我,我也没必要纠缠。”  “这孩子说什么傻话,还说不是吵架,秦照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跟咱家定下婚约。”

    洛行知将手中的信封递给洛母,洛母将信将疑的打开,却看到了信封中的一沓照片,全部都是秦照和江秋枫在一起的样子,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五年前。

    “爸,妈,据我所知,秦照在与我订婚之前就与小枫熟识,且关系亲密,既然如此,秦照为什么还要与我订婚?”

    “这……”

    洛父洛母显然也是不知情的,如今看到这些照片才知道。

    “就算是订婚之后,秦照和小枫也没有断了联系,甚至秦照在国外的时候,两人也经常见面。”

    到现在,洛行知已经可以确定,当初在校门口见到那辆车就是秦照的,很有可能当时他就坐在车内。好不容易回国一次,没有管自己的未婚夫,却亲自去接未婚夫的表弟,说没有奸-情谁信啊。

    闻言,洛母想到江秋枫确实是喜欢出国旅游的,没想到竟然是跑去见秦照了,再想到以前洛行知对秦照的喜爱,洛行知对江秋枫的亲厚,心里又气又悲。

    “我们对小枫一直是有求必应,视若亲子,他为什么要抢你的未婚夫呢?”

    “准确来说,应该是我抢了他的未婚夫,毕竟是他先认识秦照的。”

    “若是如此,他就该直接说出来,若是秦家要订婚的人是他,我们还会阻拦不成?”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当初订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清楚,就算当初秦照本来想订婚的人是江秋枫,却因为洛父洛母会错意定给了他,现在也没办法改了。

    “无论如何,秦照此人心机深重,所图甚多,这份婚约继续下去,对我们洛家无异于引狼入室。”

    此话一出,洛父脸色一下变了,他和洛母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惊骇。

    “好,此事我知道了,我会联系秦家的。”

    “那爸妈我就先走了,下次再回来看你们。”

    洛父此时心乱如麻也没心思管洛行知的去留,胡乱点了点头,洛母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看着洛行知出了房间。

    “承权啊,你说小枫那孩子是不是知道——”

    洛母话还没说完,洛父立刻站了起来。

    “胡说什么!江家的事早已断定是意外,你不要自找麻烦。”

    洛父气的离开了书房,只有洛母一个人在书房哭了起来。

    ……

    洛行知径直出了洛家,一边走一边叹气。

    “水好深,活得好累,这真的是度假的世界吗?”

    到了停车的地方,洛行知却见到了预料之外的人。秦照依旧是那番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样子,真不知道这样的男人温柔起来是什么样子,洛行知摇了摇头,径直朝着自己的车走去,拉开车门就准备上去。

    “没看见我吗?”

    秦照按住洛行知的车门,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好似要透过那镇静的外表看见那慌乱的心。

    “还是看见了却装作故意没看见?”

    洛行知惊讶了一瞬。

    “你竟然是来找我的?我以为你是来接小枫的。”

    秦照噎了一下,迫人的气势收了几分。

    “我跟江秋枫——”

    “打住,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秦照看着洛行知就算不耐烦依旧俊美动人的面容,想着以前这人对自己温柔的笑,嗓子有些干涩。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点。”

    “哦,那算了。”

    洛行知抓住秦照的手臂,准备拽开秦照的手好打开车门。

    被这人三番两次拒绝,秦照突然有些恼了,上前一步,将人压到了车门上。

    这行为本来只是让人停下来,等到靠近了,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心里竟平白生出一丝妄想来。秦照嗅着洛行知身上的香味恍惚了一瞬,他能确定这不是香水的气味,但确实非常好闻。

    像是被蛊惑般,秦照不由自主凑近了几分,直到那纤细的脖颈近在眼前。

    “不过是几句话的时间,你也没有吗?”

    洛行知面无表情的偏开头,伸出手来将秦照推开。

    “秦总这是做什么?该不会是忘了昨晚说的话了吧?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秦照衣袖下的手指紧了一瞬,随即若无其事的放开洛行知。

    “这件事非同寻常,事情没有定论前,一切言语都还过早。”

    洛行知勾唇,理了理自己略显凌乱的外套。

    “那可未必。”

    秦照的眼神沉了下来,两人间暗潮涌动,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总,好久不见。”

    秦照转过身去,看见陈付舟从另一边走过来,目光落到秦照阴沉的脸上,眼神意味不明。

    “秦总这是怎么了?”

    秦照并没有顺着陈付舟的话题说下去的意思,而是望了望陈付舟身后。

    “陈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这里陈总好像不住在这里。”

    “只是送一个朋友过来。”

    秦总了然,对于陈付舟的多情他也是有过耳闻的,不过他万万没想到陈付舟竟然跟洛行知认识。

    “哎呀,这不是洛少吗?怎么也在这里,难不成是跟秦总有约?”

    洛行知友好的对着陈付舟点了点头。

    “陈大哥误会了,我是回来看爸妈的,正打算回去,昨天多谢陈大哥相送,不如我请你喝杯咖啡?”

    “荣幸之至。”

    洛行知上了自己的车,陈付舟冲着秦照示意后,坐在了副驾驶座上,随后洛行知径直开车离开,陈付舟的车则由司机开着跟在后面。

    瞧着这一幕,秦照心里紧了紧,立刻让人调查陈付舟和洛行知是怎么认识的。

    陈付舟这人他了解,风月场上的老手,爱好美人且男女不忌,明明是个薄情又花心的人,偏偏手段高超,被他玩弄感情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洛行知这种未经世事的,怕是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一想到陈付舟竟然背着自己勾引洛行知,秦照的心里就生出许多杀意来,随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朝着洛行知离开的方向开去。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秦照以为是调查消息的回复了,立刻就接了起来。

    “秦总,洛家的人发来消息说解除婚约——”

    秦照猛然踩下了刹车,车子停在了路边,秦照点开手机上的消息,看完之后直接摔了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