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8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八)
    ,!

    金顶咖啡店

    洛行知和陈付舟相对而坐,洛行知点了一杯拿铁,一份黑森林,陈付舟点了一杯蓝山。

    很快,蛋糕送了上来,洛行知挖了一大口放进嘴里,甜味在口中晕染开,让人心情大好。

    陈付舟看着洛行知满足的样子,轻笑了起来。

    “你喜欢吃蛋糕?”

    “还好吧,好吃的我都喜欢。”

    “方才的事我很抱歉。”

    “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是有意撞见,但你和秦总似乎闹了些不愉快。”

    陈付舟果然早就在那里,洛行知戳了戳蛋糕。

    “这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

    “抱歉。”

    洛行知喝了一口咖啡,用纸巾擦了擦嘴,双手撑在下巴下,一动不动的盯着陈付舟。

    陈付舟从那茶色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产生了一种被对方深爱着的错觉。

    “怎么了?”

    “陈大哥,你这么善解人意,一定不缺少人喜欢吧?”

    陈付舟笑了笑。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突然想到的。”

    根据昨晚让系统查找的资料,陈付舟此人在公众眼里有着相当良好的声誉,甚至于上层社会不少男男女女都想着嫁给他,但是实际上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花心滥情,始乱终弃。洛行知不想跟这人扯上关系,但无奈此人貌似对自己拥有浓厚的兴趣。

    “陈大哥,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这么快?我咖啡还一口都没喝呢。”

    陈付舟伤心不已的看着洛行知。

    “我是洪水猛兽吗?你这么怕我?”

    “不是……”

    洛行知有些尴尬。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走吧。”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厅,洛行知跟陈付舟告别后,上了自己的车,很快消失了。

    陈付舟也回到了车上,很快他收到了一条消息:洛家和秦家解除婚约了。

    “解除了,正好。”

    陈付舟收起手机,身体放松的靠在后桌上,想起早上洛行知和秦照争锋相对的样子,真是个小野猫,眼底的兴味又浓了几分。

    “回公司,另外让人去sweet定一份黑森林蛋糕,送给洛行知。”

    ……

    洛家和秦家解除婚约的声明是两家一起发出的,引起了上流世界的震荡。

    秦家虽然根基在国外,但与国内的合作并不少,以往这一块都被洛家霸占着,但如今婚约解除了,暗示着利益可能重新分配,于是不少家族都开始琢磨着搭上秦家,当然要搭上秦家,从秦照入手是最好的。

    另一边,洛家作为老牌家族也被不少人盯着,洛行知是洛家的独子,未来洛家必然由他继承,可以说谁能俘获洛行知的心就相当于俘获了洛家,于是不少家族也开始摩拳擦掌。

    可以说,洛家和秦家解除婚约是众家族皆乐见其成的。

    三天后,陈家三小姐的婚礼,洛父通知洛行知随他出席宴会,以往洛行知不喜欢凑热闹,加上他还在读书都是推掉了的,但是现在却推不掉了。

    这一天,洛行知早早起了床,换上深蓝色的礼服,让造型师将右侧的刘海全部梳了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这样一来洛行知周身的书卷气淡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干练凌厉,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之后,洛行知驱车回了洛家,和洛父洛母以及江秋枫一起前往陈家。

    今天的江秋枫则穿着一身洁白礼服,这种颜色使得那张美丽的脸更显纯洁,如同象牙塔中养大的小王子,这是一种和洛行知迥然不同的魅力。

    四人到的时候,宴会上已经来了不少人了,都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人,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陈家的影响力。洛行知和江秋枫的高颜值引起了年轻人的注意,但是这并不是一场年轻人的聚会,所以这份注意更多的是放在他们的身份上。

    很快,有熟识的人上来和洛父交谈,这一过程中洛行知就乖巧的跟在洛父身边,随着他认人,偶人插上一句话,让人感叹一声后生可畏。

    江秋枫则是自己和交好的朋友到一边玩去了,等到洛行知逛了一圈下来早就看不到他身影了。

    洛行知觉得有些无聊。

    过了一会儿,洛母走过来,看到洛行知还跟在洛父身边,责怪起洛父来。

    “年轻人有自己的圈子,跟着你这个老头子算什么样子,快去,快去,自己去找朋友玩。”

    终于脱了身的洛行知快速的离开了宴会厅,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瘫着。

    ‘’怎么了觉得无聊?”

    洛行知转过头,看见陈付舟端着一杯香槟和一块草莓蛋糕走过来,然后十分自然的将蛋糕放在他面前。

    洛行知笑了笑。

    ”陈大哥怎么有空来陪我这个闲人?”

    ”我也是闲人,两个人正好作伴了不是?”

    我信了你的邪……虽然知道陈付舟在睁眼说瞎话,洛行知还是聪明的没有开口。拿起勺子挖了一口蛋糕进嘴里,草莓的清甜和奶油的香软混合在一起,极致的味觉享受,洛行知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第一次在宴会上吃到这么好吃的蛋糕。”

    陈付舟抿了一口香槟,眼里流淌出浓郁的,快要将人溺毙的温柔。

    ”这是我特地让人为你做的。”

    ”……”

    你说什么刚才风太大没听见。洛行知若无其事的埋头吃自己的蛋糕,好似完全没感觉到陈付舟营造出来的暧昧气氛。

    过了一会儿,洛行知擦了擦嘴,对着陈付舟灿然一笑。

    ”谢谢陈大哥的款待,你应该有事要忙,就不打扰你了。”说着,洛行知站起身准备走了。

    陈付舟一脸发懵的看着他,这算什么吃完就跑难道他还没有一块蛋糕有吸引力再想到上次洛行知请他喝咖啡也是吃完就走,陈付舟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等等。”

    陈付舟一把抓住洛行知的手,洛行知诧异的回过头。

    ”陈大哥还有什么事吗?”

    入手的手掌手指修长晶莹,肌肤滑腻温润,连层薄茧都没有,陈付舟无法想象这样一双保养得宜的手揍起人来会那么有力。

    ”如果你要找秦照的话,他现在应该在花园里,和……你表弟在一起。”

    洛行知不露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

    ”陈大哥想多了,我和秦照已经解除了婚约,他跟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如果小枫真的喜欢他,我是不介意的。”

    说这话的时候,洛行知的神情轻松随和,丝毫看不出勉强的意思,陈付舟突然觉得这个人就像无尽的宝藏,总有新的一面等着他去挖掘。

    ”外面都说你对秦照用情至深,不能自拔。”

    ”陈大哥不像是会听信传言的人,再说既然是传言就总有虚虚实实的时候,洛家和秦家定了婚,身为秦照的未婚夫我总得做些什么,一般这个叫什么呢?逢场作戏?”

    洛行知看向陈付舟的眼神露出几分意味深长来。

    ”这个词语,陈大哥应该不陌生吧……”

    陈付舟心里一跳,有种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的感觉,心里慌乱之后却升起了更强烈的征服欲,然而不等陈付舟说什么,秦照已经脸色阴沉大步朝洛行知走来,想必是刚才的话语全部落入了他耳中,陈付舟想也不想的挡在了秦照面前。

    ”秦总,好巧啊。”

    秦照停下脚步,目光在陈付舟身上扫过,随即转向陈付舟身后的洛行知,眼底似有风暴在酝酿。

    ”洛行知,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洛行知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秦总有话就在这说吧,我听着呢。”

    ”洛行知!”

    秦照杀气腾腾越过陈付舟朝洛行知走去,陈付舟错开一步再次挡在他面前。

    ”哎呀秦总这样可就不好了,强人所难,纠缠不清未免太失风度了。”

    ”你说我纠缠不清,你与他什么关系又有何资格阻拦我?”

    ”行知是我朋友,有人为难他,我自然不能不管。”

    秦照冷笑一声。

    “陈总交友一向随意,“朋友”多如过江之鲫,管的过来吗?”

    听懂秦照言语中的讽刺,陈付舟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这就不劳烦秦总费心了,秦总,二楼设有休息处,我这就让人带你去休息。”

    ”不用了。”

    秦照看了一眼陈付舟身后的洛行知,知道要带人走是不可能了,但是把人和陈付舟放在一起他又不放心,干脆就在洛行知对面坐下了。

    跟着秦照回来的江秋枫见到秦照坐下了,咬了咬唇,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也跟着坐下了。

    本来刚听说秦照和洛行知解除婚约的时候,江秋枫是欣喜若狂的,他立刻联系了秦照,秦照却没有接他电话,江秋枫心里疑惑,但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秦照一定会参加陈家的婚礼,只要他去就可以见到秦照,为此,他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务必要让自己一出现就吸引秦照的目光,结果秦照的目光是看过来了,不过他看的却是洛行知!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江秋枫简直要气疯了,他迫不及待的找上秦照,将他从宴会厅拉走,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但秦照似乎心不在焉,随口解释了一句手机坏了就要回来,江秋枫心里委屈极了,秦照虽然一向待人冷漠,但对他还是特别的,可是现在……

    一回宴会厅秦照就开始找人,江秋枫问他找谁,秦照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秦照似乎确定了人已经不在这里,抓住一名侍者询问陈付舟的下落,得到回答后,秦照立刻朝着目的地赶去,然后江秋枫就看到了陈付舟,以及陈付舟身边的洛行知,也听到了洛行知那番关于逢场作戏的论调。

    秦大哥一定很生气吧!江秋枫立即转头去看秦照,却发现秦照的表情很奇怪,除了愤怒竟然还有几分慌张,似乎有什么一直坚信的东西被打破了。

    秦照在乎洛行知。

    事到如今,江秋枫再也不能说服自己秦照对洛行知没有感情了,他不明白短短几个月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明明之前秦照那么讨厌洛行知。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江秋枫气的快要咬碎牙齿,面上却相当乖巧的向陈付舟问了好,陈付舟点了点头,让侍者送来几杯酒,另外又让自己的助理去拿了一块草莓蛋糕来。

    于是宴会厅的一角出现了相当怪异的一幕,陈付舟和洛行知坐在一边,秦照和江秋枫坐在另一边,其中洛行知在埋头吃蛋糕,而另外三个人……都盯着他。

    洛母坐在贵妇人中央,偶然侧过头看向这边,只见陈付舟满目温柔的拿起纸巾,准备将洛行知嘴角的奶油擦掉,洛行知拒绝了,他也丝毫不恼。此情此景,让陈付舟这个人在洛母心里留下了痕迹。

    婚礼的流程不多缀诉,反正除了洛行知,其他三个人注意力都不在这个上面,等到宴会结束,洛行知吃饱喝足准备回去了。

    ”我送你。”陈付舟和秦照同时站了起来。

    洛行知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这两人没吃错药吧。

    ”不用了,我有人来接了。”

    然后洛行知就上了金九的车潇洒走了,留下心思各异的三个人站在原地。

    “奉劝你不要打他的注意。”

    “秦总这话说的,既然这么关心行知,又怎么主动把婚约解了呢?难不成秦总还想享齐人之福不成?”

    陈付舟目光在江秋枫身上绕了一圈,露骨的视线仿佛在评估一件物品。江秋枫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躲在了秦照身后。

    “啧啧,胆子真小,秦总的口味果然奇特,不要珍珠要这鱼目。”

    “即便是我不要的珍珠,也不会让他落在你手上。”

    “那我们……拭目以待。”

    秦照带着江秋枫走了,原地只留下陈付舟一人,陈付舟从口袋里取出洛行知的手机,眼里满是势在必得。

    ……

    第二天,洛行知接到洛母的电话,让他立刻回家,洛行知不明就以,奈何扛不住洛母的催促,只得草草吃了早饭回了洛家,一进门才发现不仅洛母在,洛父也在,而客厅中央坐着的正是陈付舟,两个人说的正嗨呢。

    ”妈,你让我回来做什么?”

    ”陈先生说你的手机落他哪里了,亲自给你送来了,你还不快谢谢人家。”

    ”谢谢陈大哥。”

    ”没事,只是小事情。”

    你也知道是小事情啊,小事情就让助理送过来啊,自己跑一趟是要闹那样!想着自己已逝去的懒觉,洛行知心好累。

    洛母才不管洛行知的怨念,拽着洛行知坐在了沙发上。

    ”我们家行知就是爱丢三落四的,竟然麻烦你跑一趟。”

    ”伯母言重了,行知他很好。”

    ”好什么好啊,行知这小子就知道给人添麻烦,一会我收拾他。”

    陈付舟赶忙开口。

    ”万万不可。”

    话音刚落,洛母和洛父的目光刷的一下看了过来,陈付舟这才惊觉自己表现的太急切了,尴尬的解释起来。

    ”我是说行知他年纪还小,丢点东西很正常,伯母你不用因此责怪他,如果因为我把东西送回来就责怪他,我会很愧疚。”

    陈家的孩子,事业有成,举止谈吐都不错,对她家行知还这么在乎,洛母瞧着陈付舟越看越满意,眉里眼里都是笑。

    陈付舟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告辞了。

    ”东西我送到了,那伯父伯母我就先走了。”

    ”好好好,我让行知送你。”

    洛行知被洛母推到了陈付舟身边,只得对着陈付舟扬起一抹微笑。

    ”陈大哥,走吧。”

    两人出了门,洛行知脸上的笑意缓缓淡去。

    “你想做什么?”

    “怎么了?”

    洛行知走到陈付舟面前,拽住陈付舟的领带凑到陈付舟的耳边。

    “你有多少蓝颜红颜知己,我一清二楚,所以,不要把我当傻子,也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少年独有的轻柔的嗓音,少年独有的浅淡的香味,一切明媚的好似春日的阳光,却在最后一句急转而下,泛起杀意。

    陈付舟愣了一下,洛行知却若无其事的退开了。

    “好了陈大哥,我就送到这里了,谢谢你的……”

    洛行知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转身离去。

    陈付舟的身体好似还浸在被少年俘获的紧张余韵里,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威胁人的语调都化作一串电流,窜进陈付舟的身体里。

    有点热。

    陈付舟松了松领带,步伐快速而又怪异的回到了车里。

    ……

    半个月后,陈家宣布和洛家订婚,消息一出,震惊无数人。这洛家才刚和秦家解除婚约呢,转头就跟陈家订婚了,怎么看怎么有一种绿绿的味道……

    别人怎么想洛行知不管,他只知道,自己不满意。此时,洛家的书房里,洛行知作为一个当事人,却是最后知道的,正发表着自己的怒意。

    “让你订就订,陈家的人难道还委屈你了不成?”洛父一如既往的只考虑利益,对于洛行知的反抗只有一句冰冷的反问。

    洛行知转向洛母。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行知,陈家的孩子各方面都不错,对你也好,你就答应了吧。”

    “妈……”

    “乖,听妈的话,陈家不会亏待你的。”

    洛行知不说话,方琳突然就哭了起来。

    “是妈对不住你,就当是妈求你了……”

    连月来的恐惧和愧疚几乎要压垮方琳,所以看到一线生机就迫不及待的抓住。

    看到这一幕,洛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想怎么样?难道还想你妈给你跪下不成?”

    这算什么?越想避开麻烦事,麻烦事就非要找上来?洛行知叹了一口气,递了一张手巾给洛母。

    “我知道了妈,你别难过,我什么都听你的。”

    之后,洛行知开车回到了住的地方,金九正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据说是要培养和洛行知同样的爱好,看到洛行知回来了,金九立马扑了过来。

    “洛行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洛行知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轻轻推开金九。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洛行知端起桌上的热水喝了一口,仰躺在沙发上,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我订婚了,这次是和陈家。”

    金九刚从冰箱拿出来的洛行知爱吃的黄桃布丁一下摔在了地上,随即杀气腾腾的往外走。

    “我去杀了他。”

    “你给我站住!”

    金九委屈巴巴的望着洛行知,洛行知揉了揉头,感觉更痛了。

    “他是陈家的大少爷,杀了他你不想活了?就算活下来,你还想一辈子亡命天涯不成?”

    “可是我不想你嫁给他,还有,他嫁给你也不行。”

    “我妈只是想给我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跟谁结婚都一样。”

    “那我立刻去求婚,我也可以保护你。”

    金九再次朝外走去,这次目标是洛家,打定主意死缠烂打也要让洛家人同意。

    “他们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

    “你的身份注定了不能被洛家接受,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正面形象,而不是一个杀手。”

    “那当初秦家——”

    “秦家私下怎么样他们不管,他们只知道他在公众眼中是好的,而且……秦家也能为他们带来利益。”

    金九挫败的低下头,声音干涩。

    “那你跟我走好不好?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我不会走的。”

    金九猛然抬起头,眼底竟然泛起了血丝。

    “为什么!你也觉得我配不上你?”

    洛行知沉默了片刻,他不能离开是因为事情没做完,但此刻不需要解释太多。

    “抱歉……”

    金九的眼神一下灰败了,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好,我明白了。”

    金九走了,洛行知的公寓空了出来,但他的生活没有丝毫变化,执行任务这么久以来,他的生活中充满了过客,他不会为了一个过客忧心。

    ……

    酒吧里,陈付舟坐在沙发最中央,两边坐了几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都是事业有成,人模狗样的人,然而此时却个个左拥右抱,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如果说秦照这种人属于真小人,那陈付舟无疑是伪君子。

    此时这个伪君子却和往日有些微不同,他身边的红粉佳人,蓝颜知己散了个干净,一个人坐在中间,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一个男人首先起了哄。

    “怎么着?陈哥这是收心了?准备为了嫂子守身如玉了?”

    陈付舟抿了一口酒,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为了得到宝藏,总得付出点什么。”

    “付出啥呀?你都为了他走进婚姻的坟墓了,他还能吃醋不成?”

    “吃醋不至于,不过闹腾起来也挺麻烦的。”

    “哈哈哈,还有陈哥降不住的人,改天带来给哥几个瞧瞧。”

    对于男人这轻浮的语调有些不悦,陈付舟端着酒杯不说话了。

    一旁的人见了立刻出来打圆场,心里暗骂那人说话不过脑子,能让陈付舟娶回家的人,能是那些玩玩而已的货色吗。

    “陈哥这是浪子回头了,好事啊,来,我先敬嫂子一杯。”

    陈付舟面色缓和稍缓,伸出酒杯,一旁的侍者立刻弯腰添酒,因为身高的缘故,陈付舟离这侍者有些近,他立刻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然后脑中警铃大作。

    趁着这侍者起身,陈付舟一把将人拽到怀里,从昏暗的灯光下面,果然窥见一张熟悉的脸。

    “你怎么来了?来查你老公的岗?”

    洛行知撑着陈付舟的胸口坐起身来,目光在这包厢里转了一圈。

    “无聊而已,先别出声。”

    然后洛行知就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先前说错话的男人没有错过陈付舟抱人的一幕,立刻就想将功赎罪。

    “陈哥这是……看上这小白脸了?我立刻让人给你开个房间?”

    陈付舟赶紧摆手,第一次认识到猪队友要人命这个客观事实。

    “别别别,不用。”

    男人这就搞不懂陈付舟什么意思了,目光落到一边的洛行知身上,虽然看不真切,但绝对长得不错。

    “既然如此,那你就过来陪我们玩玩。”

    “好啊,几位爷想玩什么?”

    “你会什么?”

    洛行知看到茶几上有骰子,轻笑了笑。

    “那就玩个简单的,比大小,谁摇的点数大谁赢。”

    男人被洛行知撩人的笑声迷的七荤八素,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倒是另一个人看出点端倪来,主动给洛行知下了一个套。

    “慢着,既然要赌总得有点彩头,你拿什么跟我们赌?”

    洛行知混不在意的将骰子装进骰盅。

    “我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就用我自己吧。”

    “好。”

    见猎心喜的众人纷纷下了注,然后开始摇骰子。

    第一局洛行知赢,众人虽然有些失望,但兴致却更高了,加大了筹码。

    第二局,第三局依旧是洛行知赢,众人不信邪了,继续加大筹码。

    十几局下来,洛行知赢了个盆钵满,其他几人却急红了眼,输的只剩下裤子了,陈付舟也输了不少,但他保住了衣服。

    “什么破玩意儿,你该不会是出老千吧?”

    一个男人走向洛行知就想动手,却被陈付舟拦了下来。

    “看你像什么样子,要丢人现眼也别在我这。”

    男子混沌的头脑一下清醒过来,慌忙告罪走了,剩下之人也算看明白了,陈付舟要保的人,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打落牙齿往里吞,各自灰溜溜的走了。

    等到人走光了,陈付舟看着洛行知抱着一堆钞票并一些名表首饰,失笑不已。

    “玩开心了?”

    “自然,这么多钱可以包养多少小白脸啊,是吧陈哥?”

    “……”

    “你在他们酒里下药了?”

    方才几人的样子明显就不正常,洛行知也做出了被陈付舟发现的准备,点了点头。

    “你一个学生哪来的这些东西?还有你这赌术是怎么回事?”

    “业余爱好,随便练了练。”

    “……”

    陈付舟最喜欢的就是洛行知这幅干了坏事还若无其事的小模样,当下心里就热了起来,包厢里又没有人,反正两人都是要结婚的,种种原因让陈付舟做了错误的判断,俯下身体想要亲吻洛行知。

    洛行知避开了,然而这次却没有他发挥的余地,包厢门直接被人踹开了,秦照大步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的样子目光一寒,抬手对着陈付舟就是一拳,这混蛋竟然敢把洛行知带到这种地方来,找死!

    陈付舟虽然看着风度翩翩,实际也不是善茬,立刻还了秦照一拳,两个有头有脸的男人竟然就在这包厢里开始了最原始的决斗方式,拳拳到肉。

    洛行知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看到桌子上有盘瓜子,自个儿端了瓜子吃起来,完全没有成了蓝颜祸水的自觉。

    最后结果当然是两人都成了猪头,然后两个猪头各自去医院了,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回家了。

    本来吧,陈付舟这厮花心也就花心了,就算结婚了,洛行知也有办法收拾他,这样继续下去,洛行知的假期还是可以勉勉强强过的,但洛行知知道两人不是省油的灯,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江秋枫。

    果然,不出一个月,洛家出事了。

    江家旧案被翻了出来,江秋枫提供大量证据,洛父洛母因故意杀人罪被警方逮捕,群龙无首的洛氏集团遭到了秦家和陈家的共同打压,濒临破产。

    洛行知站在洛家客厅,眼睁睁看着洛父洛母被带走,内心毫无波动,一旁的江秋枫还在哭诉洛父洛母的冷血行径,旁边站着安慰他的秦照,以及打着关心他的旗号赶来,实际是来补刀的陈付舟。

    呵……方琳真以为把他嫁进陈家就相安无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警方的人撤走了,江秋枫也不哭了,秦照走到洛行知的面前,神色复杂。

    “回秦家之前,江家收养过我一年,如果不是洛承权……这是洛家欠小枫的。”

    洛行知撩了秦照一眼,慢条斯理的站起身。

    “你是不是觉着我爸害死了江家的人,我就该把我的东西让给江秋枫?”

    秦照不说话,但他的种种行为已经表示了这一点。

    “行知,只要你离开洛家,以后我可——”

    洛行知笑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成了在场唯一笑的出来的人。

    “那你真的抬举我了,我这个人吧,向来自私,想抢我的东西,门都没有!”

    洛行知抬脚朝门外走去,路过陈付舟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陈付舟,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可惜……”

    后一句,洛行知没有再说,他抬脚离开了这个无比熟悉的洛家,剩下的三人看着他的背影,锋利的好似宝剑一夜之间出了鞘。

    明明是达到了目的,几人心头却萦绕着淡淡的不安,还有一种强压着的恐惧。

    秦照不断告诉自己,他做的没错,他是为了江父江母,可是感情却抑制不住,心脏疼的快要窒息了。

    ……

    洛行知独自回了公寓,却在客厅中见到了意外的人,金九一副几天没合过眼的样子立在房间中央,胡子拉碴,眼圈厚重。

    两人目光相对,洛行知看到金九的眼中炸开一丝亮光,像是独行的狼终于找到了归宿。

    “怎么回来了?”

    “我想你了。”

    “哦……”

    洛行知若无其事的走到客厅坐下,然后金九噗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以后我就做你的一条狗,你要我咬谁就咬谁,请你,不要赶我走。”

    “……”

    洛行知看了金九一眼,起身朝厨房走去,金九以为他不答应,都准备拿枪出来自杀了,却听见洛行知平平淡淡的问了一句:

    “今晚想吃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