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9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九)
    ,!

    江家旧案涉及到三条人命,分别是江父,江母和当时开车的司机,这司机并不是江父常用的司机,而是临时顶替的,没想到这一顶替就出了事。

    江秋枫找到了江父原本的司机杨安,不知用了什么方式说服他出堂作证,证明当初是洛父买通他在江父车上做手脚,最终导致了车祸的发生。江秋枫还找到了洛父当时和江氏一些股东的交易记录,这些交易保障了他能够在江父江母的去世中获利,这就是他作案的动机了。有了动机,又人证物证具在,洛父这次实在难逃罪责。

    并且在成为江秋枫的监护人之后,洛父更是直接拿到了江氏的大量股份,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逐步蚕食江氏,直至江氏名存实亡,这无疑让人诟病,加大了翻案的难度。

    而洛母作为江母的姐姐,深受江母信任,在这一过程中她扮演着联络的角色,算是从犯。

    以上,就是洛行知了解的始末,但这始末却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杀人动机不足,洛承权是商人,又不是黑社会,就算要牟利也不会拿人命开玩笑,何况杀的还是自己小舅子,除非他有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

    为了这一个理由,洛行知特地去见了洛父,很快知道了他动手的真正原因。

    当年洛氏和江氏合伙接了一个项目,洛家看中这个项目的前景,几乎投进了全部身家,而江家就要谨慎很多,只投进了一小部分。

    当项目进行到中后期的时候,江家突然要撤资,这一撤资就可能导致洛家血本无归,洛家几次交涉都无果。洛家这才明白,这是江家做的一个局,要的就是洛氏破产。

    于是狠下心来的洛父直接勾结了江父的司机,让江父江母双双遇难,没有江父坐镇的江氏就是一盘散沙,股东各自只管自己的利益,洛父很轻易的收买了几个大股东,要他们在股东大会上做出决议,加大投资。

    最后项目完成,洛家大赚一笔,而江氏也被洛父牵制。

    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没想到平安无事了十几年,竟然还会被翻了出来,也不知道洛父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把江秋枫一起做掉。

    不管怎样,生意场上没有真朋友,现在洛氏是墙倒众人推,不仅是秦家和陈家,谁都想来分一杯羹,洛行知想找人帮忙是不可能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金九,跟我去公司。”

    “好”

    洛行知换了一身干练的商务装,让金九当了司机,很快赶去了公司。

    董事长突然被抓了,公司现在可谓是乱成一团,洛行知从出生就被赠予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也算是大股东了,加上他未来少董的身份,完全有资格召开股东大会,于是洛行知一出现在公司就通知了各位股东。

    大会的目的是稳定人心,洛行知详细的给众人分析了洛氏目前的状况,目前主要的问题是秦家和陈家的打压让洛氏供货不足,供货渠道几乎断掉,但这么大一个集团,没有一点储备是不可能的,洛行知让生产商先照常生产,随后他会去联系供货商。

    “我保证,所有工作一定在一周内到位,洛氏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洛氏未来的继承人,如果洛氏倒了,我的损失比谁都大,我总不见得拿自己的东西开玩笑。”

    “若是你做不到呢?”

    洛行知笑了笑。

    “在座各位都是我的前辈了,我称一声叔伯不为过,对于商场上的是,叔伯们比我明白,那有什么一丝风险都不冒的生意,这风险也是机遇,如何抉择,端看各位自己了。”

    最终只有三位股东选择抛售股票,剩下的人都准备观望观望,看洛行知是不是能履行承诺。

    至于怎么从和秦家,陈家统一战线的供货商中争取到盟友,这就是洛行知擅长的领域了,有了系统掌握的大量资料,洛行知可以精确抓住任何人的弱点,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见点血也是正常的,黑心商人说的就是洛行知这种人,这一点上,他比当年的洛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天后,终于有三家供货商扛不住压力,答应给洛氏提供原材料,再结合洛家已经收购的原材料产商,勉强够用了。

    解决了最主要的供货问题,人心算是稳定住了,但稳定人心还不够,因为董事长被捕,洛氏已经失去了公信力,要想挽回公信力最好的方式,就是给洛承权洗白。

    洛行知聘请了华国最好的律师韩勋来打这一场官司,两人在洛行知办公室待了一夜,讨论如何才能胜诉,第二天,韩勋离开的时候已经和来时大不相同,有兴奋,也有畏惧,到如今他算是明白一件事,最毒的东西往往看起来最无害。

    恰在这时,离开了一夜的金九也回来了,看到洛行知从书房出来,忙不矢的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我让你办的事办的如何了?”

    “都办好了。”

    “那就好。”

    洛行知伸了一个懒腰,接过水杯坐在沙发上,金九十分自觉的走过去给他当了人形靠枕。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三天后,洛承权涉嫌谋害江氏夫妇一案,开庭。

    洛行知带着金九出席,由韩勋担任辩护律师,有意思的是今天秦照和陈付舟也在。

    “是否需要审判人员回避?”

    “不需要。”

    “请原告出示证据。”

    江秋枫呈上所有物证,并传出了人证杨安,一番论述之后,江秋枫的律师请求判洛承权故意杀人罪,方琳判故意杀人罪共同犯罪。

    “现在请被告陈词。”

    韩勋捏紧手上的资料,站起身来。

    “首先,我认为原告证人杨某并不具有作证资格,他的证词不具备法律效应。”

    此话一出,全庭哄然,江秋枫瞪大了眼。

    “你说什么!”

    “肃静!”

    韩勋朝法官点了点头,将洛行知交给他的资料呈了上去。

    “据我调查,当年江全文(江父)在婚期间有过一个情人周某,江全文曾为了周某置办多处房产,这件事江家上下都不知道,而这个周某敲是司机杨安的初恋女友,这件事完全是杨安因爱生妒,自己一手策划的谋杀。”

    轰——

    连江秋枫都没想到江父竟然还有这么一场风流韵事,他本以为江父是全心爱着江母的,如果说江父早就出轨了,那他算什么?

    “我不相信!”

    “肃静,请证人周某上庭。”

    江父当初确实是有情人的,为了找到这个周某,颇费了洛行知一番手脚,不过这个女人失去江父的庇佑之后,生活质量就大不如前,洛行知花了一笔钱就说动她了。

    周某宣誓之后,证明了她是江父的情人,为此特地出示了江父过户给她的房产还有一些照片。也证明了杨安是她的男友,两人在大学时有过一段恋情,并且杨安对她用情颇深。

    于是一场商业谋杀被韩勋定性成了情杀,而犯罪嫌疑人也从洛父变成了原告证人杨安。

    “发现江全文和周某不正常关系之后,杨安因为嫉妒江全文抢走女友周某,一怒之下在车上动了手脚。”

    “这不可能,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我只是按照洛承权的要求办事。”

    “那你怎么证明?当初你和周某交往的事大学里可有不少人知道,听说你追她追了三年。”

    “我,我总不会为了感情就杀人吧,我……”

    江秋枫立刻站了起来。

    “还有那些和股东交易记录呢?你怎么说?”

    韩勋再次递出一份资料。

    “这是陈家和江氏一些股东交易的资料,以及洛家和陈家交易的资料,从这些资料上看不出什么,只知道他们达成了某种交易,这在生意场上再正常不过,商人追求的就是利益最大化,只要谁符合标准,他们就和谁合作。”

    “天下有那么凑巧的事?在交易不久我父母就死了,而有了股东们支持的洛承权成了最大受益者。”

    “关于这件事,据我方所知,当初江氏和洛氏合作的项目,其实是江氏给洛氏设的局,这样的一个局只靠江氏无法完成,这就牵扯到了当时竞标成功却又将项目让出来的陈家……”

    当初江氏设局其实是有陈家的授意,不然以江氏的能力是不会冒这个险的,在这场局里,洛江在明,陈家在暗,一切都只是陈家想吞并其他家族的一环,一旦洛家真的被陈家吞并,江家也不久了,可惜当初的江父只看眼前利益,这样的人就算不死,也守不住江家。

    “我们有理由怀疑,陈家是在利用完江氏夫妇后,灭口杀人,司机杨某,除了出于自身意愿杀人外,也有可能受陈家指示。”

    江氏夫妇去世后,洛家虽然快速的接手了江氏,但仍有一大部分利益进了陈家口袋,这就成了他们背锅的契机。

    这样一来,要么大家都无罪,要么大家一起坐牢,洛行知要的就是把水搅混,陈付舟既然那么喜欢到处插一脚,那就待在泥潭子里别出去了。

    ……

    最后,法院认定证据不足,十日后重新再开庭。

    有了这片刻的喘息,洛氏的公关团队开始疯狂的运作,一边将陈家扯进来,让案件变得扑所迷离,一边又说江秋枫知恩不图报,为了争夺洛家家产,不惜污蔑养父养母云云,甚至于抖出了江秋枫和秦照的私情,彻底把江秋枫黑成了一个为争家产,不择手段的心机婊。

    当然秦照和陈付舟也没落的好,一个成了脚踏两只船的渣男,一个成了为了钱出卖未婚夫的渣男。一场官司下来,洛行知竟然成了最无辜的人。

    “洛行知,你卑鄙!”

    这是临走时,江秋枫对洛行知说的,洛行知对比微微一笑,领着金九大摇大摆的走了。

    外界的舆论如何喧嚣不管,陈家和秦家内部也没安生。

    陈付舟刚离开法院就接到电话,说是有一个怀孕的女人找上门来,要认祖归宗,陈付舟在外面浪了这么多年,都是做好安全措施的,他不相信会留下自己的种,但是一查dna,没想到真是,这可气坏了陈付舟,立刻就跑回家处理这事了。

    很快,这件事也不知怎么抖了出来,加上前面的一起,陈付舟多年苦心经营的名声算毁了,还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现在谁都知道他是个始乱终弃的渣,偏偏那女人离开他后为了钱还跟不少人春风一度过,于是他不仅渣,还成了绿帽子王,偏偏有了长辈的施压,陈付舟还不能把这个怀着他种的女人掐死,必须让头上继续绿着。

    陈付舟别提多憋屈了,而这一切都是洛行知给了,有了系统,造假一个dna鉴定还不容易,也不知道很久以后陈付舟发现自己不仅被绿了,还帮别人养了儿子,会是什么心情。

    而秦家的事就更严重了,竟然被举报在华国从事间谍活动,很快受到了检查机关的调查,秦家的家底本就有点黑,这一调查就查出了不对劲,这下一次审讯还没开始,秦照就要被遣送回国了,一年半载他是没法再踏足这块土地了。

    当秦照站在机场里的时候,他的心情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复杂,本以为面对的是朵温婉的水仙花,结果是朵食人花,不到一个月就将他们都拖下了水,而自己还在岸上好好待着,这样的手腕心计,做他秦家的夫人绰绰有余。

    “洛行知,是我小看了你。”

    就算如此,秦照还是想见洛行知一面,他的目光在机场内扫过,却迟迟没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boss,该走了。”

    “再等等。”

    “洛先生不会来了,毕竟……”

    毕竟已经是仇敌了,道理秦照懂,但就是忍不住心生妄想,自从洛行知离开后,他再没能睡过一次好觉,他甚至尝试过找个床伴,但他们不是洛行知,他不想要。

    后悔吗?秦照想是有的,在他的设想里,洛家一倒,他要么得到洛行知的人,要么得到洛行知的心,可他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于连见到洛行知的机会都失去了,怎么能不后悔?

    最终,秦照满怀遗憾的踏上飞机,离开这片他不熟悉,却无比留恋的土地。

    ……

    “洛行知,就这么放过他吗?”金九坐在车里,目光落在起飞的飞机上。

    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柔若无骨的靠在后座上。

    “秦照有外交豁免权,在华国我们奈何不了他,不过出了国就……”

    金九忙不矢的点头,盯着洛行知的眼睛满是星星,他家洛洛怎么这么厉害呢!

    “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