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0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十)
    ,!

    十日后,判决下来了,洛父洛母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只是要求归还江秋枫应该继承的全部股份。而证人杨安则因为在他自己先前的证词中已经证明是自己在车上动的手脚,此举已经构成犯罪,如果他不能提供受人指使的证据,他将为江氏夫妇以及顶替司机张某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法院判决一结束,杨某就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江秋枫这些年来费尽心机收集证据,结果不但没有让洛氏夫妇伏法,还偷鸡不成蚀把米,竟然让证人杨安当了替罪羊,心中的气愤可想而知。

    ”砰------”

    一回到房间,江秋枫就把桌上放着的茶杯砸了,碎裂的瓷片溅了一地,江秋枫仍觉得怒火难消,看到桌上扣着的他和洛家人的合影,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

    ”洛行知,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砰-------

    砰------

    砰------

    直到房间变得一片狼藉,江秋枫才冷静下来,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翻出书包去学校了。虽说他已经从洛家搬了出来,但这学还是要上完的,他相信这只是一次失败,以后他还有机会,所以,不能放弃!

    不管在房间里如何狰狞,江秋枫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那张清纯的脸给了他好人缘,江秋枫和洛行知一样,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可是今天,江秋枫却感觉到了些许不同,从他进校门起,就不断有目光投注在他身上,江秋枫敢确定,那不是欣赏。

    等到在教室坐下,这份不同就不明显了,江秋枫看到几个女生坐在他后面三排,一边看着他,一边窃窃私语。

    ”这不就是那个”校花”江秋枫吗他竟然还敢来学校,真是够不要脸的。”

    ”那可不是,为了争家产就把自己养父母送去坐牢,一般的人可做不出这种事。”

    ”而且啊,听说他还抢了自己表哥的未婚夫,看不出来啊,长了一副清纯的样子,竟然这么……”

    ”我跟你说啊,这种平日里装的越清高的,私下里往往越放荡呢……”

    ……

    江秋枫把书一把拍在桌子上,走向几个背后说话的女生,眼底翻涌着的除了怒火,还有深深的怨恨,此刻那张清秀的脸庞完全扭曲了起来,恐怖如同恶鬼,几个女生吓的立刻闭了嘴。

    ”你们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女生各自走了,换来的却是更多的指指点点,江秋枫看着周围人那副嘲笑,讥讽还有几分后怕的表情,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猴子,被关在笼中受人观赏。

    待在洛家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江秋枫何时受过这般侮辱,他再也无法在这里待下去,提起书包冲出了房间。江秋枫没有去想自己的错,也没有想过自己曾经更恶毒的设计过洛行知,他只知道,这一切屈辱都是洛行知带给他的。

    ”洛行知,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

    江秋枫的遭遇洛行知一概不知,此时他正坐在自己刚装修好的总经理办公室惬意喝茶呢。

    ”又是一个艳阳天啊……”

    望着落地窗外的天空,洛行知感叹了一句,经此一事,洛母彻底爱上了吃斋念佛,如果不是洛行知拦着,她怕是要出家了。而洛父也一夜老了许多,身体大不如前,于是洛行知就被要求办了休学手续,就这么走马上任了。

    虽说从学生党变成了上班族,洛行知的心态却没怎么转变,一心只是想着……玩。

    ”度假嘛,开心就好……”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洛行知拿过手机看了来电显示,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看来老天见不得我安生啊。”

    慢条斯理抿了一口茶,洛行知划开手机。

    ”喂?”

    ”洛行知,是我。”

    ”秦总啊,你老日理万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我……”

    秦照心里有千言万语,却吐不出一个字,就这么对着电话沉默了。

    ”秦总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

    ”等等,你,你吃饭没有?”

    ”哈?”

    洛行知怀疑自己听错了,随后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秦总,我们还是谈公事吧。”

    秦照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突然反应过来洛行知看不见,赶紧对着电话说了一声。

    ”好”

    然后就是长达十秒的沉默,洛行知盯着自己的手机,怀疑秦照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既然要谈公事你就谈啊,不说话是个什么意思。

    ”我说秦总,你该不会故意消遣我吧……”

    ”我没有。”

    ”我想洛家和秦家已经没有合作的必要了,秦总这个电话是不是打晚了?”

    ”不晚,我知道洛氏现在缺原材料,即便你说动了那三家供应商,原材料仍旧不足,如果愿意重新和秦家订立合约,我可以做主给洛氏让利两成。”

    ”让利两成秦总做生意都是这么慷慨的吗?”

    ”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秦照顿了一下。

    ”以后所有合作事宜都必须由你亲自和我协商。”

    ”……”

    ”那好,随后我让秘书把合同发过去,具体事宜等你看了合同我们再谈。”

    ”嗯”

    ”……”

    看来是没事了,洛行知准备挂电话了。

    ”洛行知……”

    ”秦总还有何事?”

    ”你做的饭……很好吃。”

    明明是句夸奖的话,从秦照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言不由衷呢洛行知觉得秦照这人真是有意思,天生不会夸人似的,不对,应该是天生不会夸他。

    ”秦总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真把我当成天生就是侍候人的不成。”

    ”你还真是操心的多,倒像是生来就是做这个的。”----秦照想起了当初对洛行知说的话,心里有些闷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既然如此,那就合作愉快。”

    ”嘟嘟嘟------”

    秦照握着挂断的电话,心情沉重。如今他身在异国他乡,想见洛行知一面难于登天,没想到,似乎连听听对方的声音都成了一种奢侈。

    ”洛行知……”

    呢喃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秦照苦笑了一声,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曾经弃如敝履,而今求而不得。

    ……

    大早上的就被秦照搅和了一通,洛行知有种倒了血霉的感觉。

    ”洛行知,你看我买了什么?”

    金九推门而入,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蛋糕盒子。

    洛行知转了一下椅子,抱胸看着金九。

    ”金九,你这班上的够自由的啊……”

    金九垂下头。

    ”洛行知,我错了……”

    洛行知瞧着金九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越发觉得对方不像是杀手,倒像一条求抚摸的……狗?

    ”算了,看在蛋糕的份上,原谅你了。”

    金九一下高兴起来,打开包装盒把蛋糕推到洛行知面前。

    ”这是新开的店,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洛行知挖了一口进嘴巴,抹茶的香味充斥口腔,点了点头,味道不错。

    ”新开的店我怎么不知道在那里?”

    ”不远的,就在第五大道。”

    第五大道,那不是在五环吗离这一个小时的车程呢,洛行知上下看了金九一眼,觉得这货真是缺根筋。

    ”总经理,陈氏陈总已经在会客厅,说是有事相商。”

    “让他等着。”金九想也没想的回了一句,秘书小姐有点为难,看向洛行知。

    “既然来了,就见见吧,洛氏总归是要做生意的,和陈家少不了打交道。”

    洛行知放下蛋糕,起身正了正领带,抬脚朝会客厅走去,金九紧随其后。

    陈付舟坐在会客厅沙发上,一身深灰色西装,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俊美不凡,这样的男人,那怕知道他是个渣,也有人把持不住。

    “陈总,别来无恙啊。”

    陈付舟听到洛行知的声音,立刻站起身来,自然的朝着洛行知伸出一只手。

    “祝贺洛总经理上任。”

    洛行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陈付舟只得讪讪的收回了手。

    “行知,可不可以单独和你说两句话。”

    陈付舟看向洛行知身后的金九,意思不言而喻。

    “不行!”金九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挡在洛行知面前,看陈付舟的眼神简直恨不得一把枪突突了他,就是这个人,差点让他被洛行知赶走。

    洛行知摸了摸金九的头发,让他稍安勿躁,然后就着旁边的沙发坐下,让金九当了人形靠枕。

    “陈总有什么事就说吧,金九是我的朋友,不需要回避。”

    “行知……”

    “陈总还是叫我洛经理吧,我和陈总还没熟到这个地步。”

    以前被人这般推拒,陈付舟会觉得有意思,欲擒故纵这种小手段他是完全不介意的,可是现在却觉得有些失落,大概洛行知在他心里是真的不同吧。

    “那个女人怀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不知道——”

    “这是陈总的家事,没必要跟我解释吧。”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喜欢的只有你,婚约我是认真的。”

    “婚约啊……”

    洛行知摸了摸下巴。

    “差点把这件事忘了,既然陈总你主动来了,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婚约解除。”

    陈付舟一下急了。

    “如果你是因为之前洛家的事,我向你道歉,我确实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但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没必要,陈总的为人实在让我放心不下,我们洛家也高攀不上,小艾,送客。”

    秘书小姐走到陈付舟旁边,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

    “陈总,请。”

    “行知……”

    秘书小姐挡在陈付舟面前。

    “陈总,请。”

    无奈,陈付舟只得离开了会客厅,下楼之后,陈付舟站在广场上,望着洛氏集团的大厦,叹了一口气。

    洛行知是真的很合他心意,可惜就这样从他手中逃走了。

    ……

    之后的一段时间,陈付舟发现,想要和洛行知见上一面简直难于登天,他本来是个不喜欢参加宴会的主,为了洛行知,他最近一场宴会都没推,全部去了,可这些宴会洛行知都没有去,好不容易他耽搁一次,偏偏洛行知就去了,等他赶过去,洛行知又走了,他和洛行知成了两条平行线,永远都没有相交的时候。

    而秦照就更惨了,秦家这段时间正在面临调查,为了应付这些检-查机-关,秦照不得不暂停某些贸易活动,这使得秦家的利润至少减少了一半,若不是秦照平日里积威甚重,怕是已经有人忍不住跳出来让他让贤了。

    就算如此,秦照也只是将这个时机推后了几个月,洛行知明面上接受了秦照的好意,私下却鼓动了秦照的叔叔秦天。当初秦天和秦照争夺家主之位,秦天失败,不仅失去了双腿还被秦照软禁了起来,若不是他手里还握着一点股份,秦照怕是连命都不会留给他。

    洛行知找到他提出为他对付秦照提供支持,但他必须让出手中的秦氏股权给洛家。秦天对秦照恨之入骨,只要能报复秦照,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所以很快同意了。

    之后洛行知联系了国外的贸易伙伴,以从秦照那里获取的两成利益为代价,换取他们支持秦天,筹划了大半年,秦天终于在股东大会上对秦照发了难。

    但秦照不愧是尸山血海走出的人,一发现财阀内部生了异心,当晚便进行了清洗,部分高层死于各种意外,紧跟着秦氏内部大换血,这一举动使得秦照肃清了异类,但也让秦家陷入了一段动荡期,洛行知就是趁着这段时间收购秦氏股票,加上秦天之前给他的那部分,等到秦照发现的时候,洛氏已经成了秦氏的大股东之一。

    但秦照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思管洛行知了,再次失败的秦天一下发了狂,当夜秦家发生暴动,秦照身中两枪并多处擦伤,位置和当初金九受的伤一模一样,秦照被紧急转移养伤,而秦天则当场就死了。

    之后,洛行知将秦氏的股份卖给了秦氏在国外的对手,不仅大赚一笔,还欣赏了一场狗咬狗,经此一事,秦家元气大伤,若不是秦照重伤在身还坚持处理事务,秦家怕是都散了,这样做的结果就让秦照的身体再也没恢复过来,长年疾病缠身,就算付出这般大的代价,秦家也不是当年那个秦家了。

    ……

    两年后。

    洛父因为重病去世,在他去世后不久,满怀愧疚和悔恨的洛母也跟着去了,洛行知办完两人的葬礼后,正式接手洛氏集团,今天就是他上任董事的第一天。

    这两年,洛氏在洛行知的带领下日益壮大,本来等着看笑话的人都打了脸,尤其是那三个抛售了股票的大股东,现在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他们当初再坚持一下,现在手中的资产至少增长了一倍。

    更让人称奇的是,原本敌对的陈家依旧选择了和洛家进行了密切合作,即便是混乱中的秦家,也没有和洛家断了交易,两家的大boss更是密切关注着洛董的一言一行,于是两人身边的助理都进化出了狗仔的能力,天天蹲守在洛董上班回家的路上,逮会就向自家老板汇报。

    比如像这样……

    “洛先生今天又去了蛋糕店,买了一块蓝莓蛋糕。”

    “有多大?”

    “多大?”

    这个很重要吗?助理腹诽了一句,不过还是认真回答了。

    “有,有砖块那么大。”

    秦照思索了一下,对比了前几天洛行知买的分量,发现洛行知吃的更多了,只是吃了却没有长胖。

    “让甜品师再研制一点新品出来,给洛行知换换口味。”

    “……好的,秦总。”

    “那洛行知身边有没有跟着什么人?”

    “有的,秦总,还是那个金——”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秦照默默的挂掉了电话,愤怒,大概已经没有用了,很多的是后悔,如果当初不是他一心置洛行知于死地,现在两人只怕婚都结了。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过程,秦家和陈家忙活的起劲,吃瓜群众看的高兴,再一联系到曾经两人和洛行知的婚约,吃瓜群众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场渣男回头的戏。

    不过身高腿长颜值高的洛董貌似对此并不感冒,被烦的很了直接甩脸色,倒是对跟在他身边那只跑上跑下的小金毛挺好。

    金毛,是洛氏集团全体员工给金九取的外号,他们不知道金九本来的身份,只是看金九在洛行知面前软的一塌糊涂的样子就觉得温顺,偶然看见洛行知撸狗一般的摸金九的头发,于是金九就成了金毛。

    下了班之后,洛行知迈动那条长的逆天的腿下了楼,金九跟着他,手里提着洛行知吃剩下的半块蛋糕。

    “洛行知,明天周末,我们做什么?”

    “我让人买了两张游乐园的票,去吗?”

    “游乐园?”

    金九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是以前说过要坐摩天轮吗?正好有时间就去吧。”

    金九喜出望外,忍不住一把抱住洛行知。

    “去去去!洛行知你对我太好了!”

    隐在暗处的狗仔,哦,不对,助理看到这一幕,掏出手机拍了两张。

    “那个老板,金九抱洛先生了,哦,他现在还没放开。”

    “……”

    “他们还说明天要去游乐园。”

    “砰——”

    助理见怪不怪的放下手机,又要听,又要生气,真是搞不懂自家老板的脑回路。

    不管秦照在国外如何生气,洛行知还是在周六早上准时带着金九出现在了游乐园。

    “走吧,去坐摩天轮。”

    “哎呀,我头有点晕。”

    洛行知赶紧扶住金九。

    “怎么了?不是吃了早饭的吗?”而且还吃的不少。

    “不知道啊,我觉得我现在不适合坐摩天轮,晚上再去吧,我们先去坐云霄飞车。”

    “……”

    疯玩了一整天,金九高兴坏了,他决定,把今天作为他人生中第二快乐的一天,至于最快乐的,当然是遇到洛行知那一天。

    晚上,洛行知买了好多菜回家,然后做了一大桌子菜,自从接手洛家之后,洛行知已经很少自己下厨了,本来是找了一个厨师的,后来金九发现那个厨师是秦照的人,一气之下给辞退了,然后自己学了做饭,之后就一直是金九做饭。

    洛行知突然来这么一遭,金九有些受宠若惊。

    “洛行知,你是不是要跟我求婚了?”

    洛行知一巴掌拍在金九脑袋上。

    “吃你的菜,别说话。”

    说着让金九吃菜,洛行知却拿了一瓶白酒出来,然后给金九倒了一杯。

    “求婚不是该用红酒吗?啊,还缺个蜡烛,我马上去拿。”

    金九站起来就准备跑,洛行知拽住了他,将人按在椅子上。

    “金九,我敬你一杯。”

    洛行知仰头把酒喝了,金九看着洛行知也把酒喝了,洛行知又给他倒了一杯。

    “来,再来一杯。”

    看洛行知又要喝,金九赶紧按住他的手。

    “我干就行,你少喝点。”

    “嗯”

    之后一瓶白酒几乎进了金九的肚子,洛行知看着醉趴在桌子上的金九,叹了一口气,将人扶起来送到卧室躺下。

    本来想把金九的外衣脱了就走,谁知道这货醉了也不安生,抱着洛行知不撒手,嘴里还嚷嚷着‘这个萝卜好大,拔不出来’。洛行知无法,只得将就着醉鬼在金九的房间里睡了。等到洛行知睡着了,金九睁开眼,满足的把洛行知抱的更紧了,就像巨龙抱着自己财宝。

    朝阳初升,万物归零。

    洛行知从床上坐起身来,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份文件,就着金九的手按了手印,然后收起文件,回了自己房间。

    过了一会儿,洛行知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换了一身黑色西装,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洛家。

    他知道那些酒没法把金九灌醉,所以让系统在金九睡着之后直接给他下了药,毕竟是有的事情不方便金九看见。

    出了别墅,洛行知直接上了车,朝着城外开去,这一次,洛行知没有任由秦照的人跟随,用了一点手段就把人甩掉了,然后洛行知去了花店买了两束菊花,带着花去了洛父洛母墓地。

    洛父洛母葬的是公墓,一排排看过去全都是墓碑,然而今天却没有什么人来祭拜,洛行知独自一人在墓碑前站了许久,四周都静的悄无声息。直到他放下花束,准备转身离去,一把折叠刀直接插进了他的胸口。

    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却因为穿着深色西装,并不明显。

    洛行知缓缓抬起头,看见了眼前的江秋枫,他感觉到诧异,因为现在的江秋枫和他印象中的差的太多:瘦如骨材的身体,憔悴青黑的面容,不像是风华正茂的少年,倒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在最开始的几个月不见江秋枫现身影后,洛行知就没有关注江秋枫了,他本以为有了洛家还给江秋枫的股份,江秋枫那怕无法报仇也会活得很滋润,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去死吧!去死吧!这都是你欠我的!”江秋枫疯狂的大喊,眼底是刻骨铭心的恨意。

    洛行知的嘴角滑落一缕血丝。

    “我欠你的?难道不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吗?”

    “不是的,不是的,都是你欠我的,你抢走了我的一切,身份,地位,名声,还有秦照,我要杀了你!”

    洛行知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里有嘲弄,也有可怜。

    “即便是我之前抢走了你的一切,但至少有一样你还留着,可惜,现在也要被我抢走了。”

    “是什么?”

    洛行知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你的后半生啊……”

    “啊——”江秋枫猛然后退一步,抱住自己的头蹲在地上,像个疯子一样崩溃的嘶吼着。

    洛行知倒在了墓前,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他想起了几天前和01x的对话:

    “这么快?”

    “怎么死的?”

    “现在看来,果然是意外呢……”

    ……

    秦照用了诸多手段,终于获得了短期踏入华国的机会,文件一批下来,秦照就迫不及待的坐上了飞机。

    两年了,他早已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但对洛行知的感情不淡反浓。终于可以见到活生生的洛行知了,不管怎样,这次他想求得洛行知的原谅,经过这么久的挫败,道歉对于秦照来说已经不是难事了,自尊什么的,傲气什么的,跟洛行知比起来一文不值。

    只有求得了洛行知的原谅,他才能够待在洛行知身边,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秦照满怀激动的坐在飞机上,却在下飞机的瞬间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洛氏董事洛行知……意外身亡。”

    当这几个字传入脑海的时候,秦照眼前一黑,身体踉跄了一下。

    “意外身亡?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同样的声音出现在了洛家和陈家,是啊,洛行知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出意外呢……金九念了两声之后,直接坐地上不说话了。

    ……

    三天后,洛氏董事洛行知的葬礼。

    陈付舟和秦照作为陈家和秦家的代表到场,时隔两年多再见面,两人都变了很多,曾经的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如今只剩下颓然,两人没有相互说一句话,只是站在洛行知的照片前发呆。

    不知呆了多久,灵堂里响起了两声急促的枪声,血花在陈付舟和秦照的胸前绽开,现场一片混乱,陈付舟和秦照被紧急送医。

    在排除嫌疑的时候,众人这才想到,那只小金毛没有到场。不对,现在应该不是金毛了,而是一只失去主人的孤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