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1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未婚夫(完)
    ,!

    番外:江秋枫

    江秋枫很小的时候就讨厌洛行知,但这份讨厌更多的是对于洛行知抢走他东西的讨厌,直到十八岁生日那天,江秋枫才是真正的讨厌洛行知到恨不得他去死,准确说是恨不得洛家全部人都去死。

    这一天,江秋枫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死于谋杀,而告诉他这一点的人就是秦照。江秋枫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秦照了,因为一场秦照设计的意外,秦照对江秋枫很好,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可是秦照对其他人却很冷漠,冷漠到了恨不得把人冻住的地方,对比起来,江秋枫的存在就太特别了。

    江秋枫发现了秦照对自己很特别,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是秦照喜欢自己的表现,后来他才明白,秦照只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弟弟,他,是秦照的责任。

    这个结果让江秋枫难过了好一阵,不过他很快振作起来,既然秦照心里有他,他总会改变秦照想法的,而秦照的未婚夫洛行知,江秋枫从来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他知道秦照讨厌洛行知,但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江秋枫怎么也没想到,秦照的态度改变的那么快,几年来,他费尽心思也无法让秦照对他生出丝毫暧昧心思,而洛行知,却在秦照回国后不到半年,就让秦照对他惦念不已。

    江秋枫嫉妒洛行知,嫉妒蒙蔽了他的双眼,他迫不及待拿出了自己收集的证据,要让洛家的人身败名裂。可是后来的发展却不像江秋枫以为的那样,也是到这时候,江秋枫才发现他从来没有看懂过洛行知,他洋洋自得的捏着的软弱,不过是洛行知的表象。

    数年心血,毁于一旦,最后身败名裂的成了自己!

    江秋枫怨恨,但是却无能为力,他想要去找秦照帮忙,却发觉秦照已经被遣送回国,而他自己,因为此次事件中爆出的信用问题,被限制出国。

    失去了一切,到现在连秦照也失去了,江秋枫几乎要崩溃,那怕是秦照后来派人来照顾他,也不能安抚他,因为他知道,秦照只是把他当责任,他的心早就飞去了洛行知那里。

    他江秋枫,绝不会当个被人同情的可怜虫!

    江秋枫对着秦照发了脾气,并且赶走了那些秦照的人,他发誓要让秦照后悔,洛行知能做的,他也能做到!

    但是江秋枫忘了,虽然洛家谋杀了他的亲生父母,但是对于他,是一点都没有苛待的,他被养的像个小王子,何况他一直还有秦照的保护,他从来没真正见识过社会的黑暗。论身手,他就是拍马也比不上洛行知,没有了人保护的江秋枫很快遇到了意外。

    这场意外不仅成了江秋枫的噩梦,还让他染上了毒瘾,事后秦照知道这件事,让人处理了那帮人,还带着江秋枫戒毒,但是经此一事,江秋枫是彻底毁了,他把所有错怪到了洛行知头上。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多,江秋枫对洛行知的恨积累到了可怕的程度,现在只有亲手杀掉洛行知才能泄他心头之恨,江秋枫避开秦照的人,偷偷潜了出去,这一次上天都站在他身边,让他遇到了落单的洛行知。

    可是江秋枫没有想到的是,洛行知对于他的行为没有丝毫诧异,他连死都在同情他。

    啊----------

    江秋枫疯了,这次是真的精神失常了,余下半生,他都待在了精神病院里。正如洛行知所言,他连剩下半辈子都被洛行知夺走了。

    番外:陈付舟

    陈付舟是个商人,他有着商人典型的特征------贪婪。当手中捏着一件东西的时候,他会物尽其用以寻求更多,永远不会觉得够,这件事在和洛行知的婚约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陈付舟无疑是喜欢洛行知的,但这份喜欢不足以改变他贪婪的本性,他想得到洛行知,同时又不想放开洛家代表的利益,所以在洛家出事之后他才会不顾和洛行知的情分对洛家出手,在他看来,不管洛家存在与否,洛行知都会是他的。

    这份盲目的自信导致了他的惨败,他忘了洛行知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温顺,把他惹毛了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陈付舟付出的代价就是名声和……洛行知。

    ”陈付舟,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可惜……感情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

    之后两年,陈付舟反复的想起过这句话,也深刻的体会了这句话。

    番外:金九

    金九是个杀手,杀手其实没什么特征,最明显的大概就是冷血,是的,他是一个冷血杀手,可是在遇到洛行知的时候,他的血沸腾了。

    洛行知身上有着金九熟悉的气质,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冷漠,同时,洛行知身上又有着金九陌生的气质,那是如三月暖阳般的温柔,金九被这样矛盾的组合吸引,如同吸-毒般的不能自拔。所以他留在了洛行知身边,之后的每一天都如同童话故事一般美好,经历了这种美好,金九再也不愿回到杀手那个冰冷黑暗的世界去了。

    可是他最后还是回去了,因为他的童话故事消失了,他的光消失了。

    洛行知的死让金九一夜之间清醒了,他突然明白,这种美好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是守护不住的,他痛恨自己没有把洛行知保护好,也痛恨那些给洛行知造成灾难的人,他不能容忍洛行知死了,而这些人还活在世上,所以他再次变成了杀手。

    任务内容:杀掉秦照和陈付舟

    任务赏金:0

    任务发布者:金九

    在洛行知葬礼这一天,金九潜伏在远处,看着秦照和陈付舟到来,然后他动手了,第一枪是朝着陈付舟开的,一枪命中心脏,接着他瞄准了秦照。

    金九曾经这样问过洛行知:

    ”洛行知,他们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这样不是很简单吗?”

    洛行知望着暖红的朝阳笑了笑,撸了一把金九的头发。

    ”金九,你要明白,死亡永远不是最可怕的,杀人,不如诛心。”

    脑中蓦地想起洛行知的这句话,金九迟疑了,射向秦照的子弹偏了几分,之后灵堂一片混乱,金九抱着枪快速离开了。

    洛行知把名下所有股份转给了金九,洛行知一死,金九就成了洛氏集团的掌权人,金九不懂商业,他只会杀人,但是为了保住洛行知的集团,他开始学着做生意。

    后来,金九忽然明白洛行知为什么会有那么矛盾的气质,因为商人,都是表里不一的人,面上和你把酒言欢,背后就捅你一刀的不胜枚举。金九遇到了各种各样矛盾的人,但他还是惦记着洛行知,因为洛行知的温柔,到了那种明知有毒也要喝下的地步。

    番外:秦照

    秦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秦家子孙,十岁之前都要隐姓埋名,只有十岁之后,才能认祖归宗,得到秦家认可。

    秦照七岁之前,是在孤儿院度过的,一个小县城里的孤儿院,没有足够的捐款,院里的孩子长期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但秦照是个例外,没有人能够从他手里抢走食物,那怕头破血流,秦照也不会分给别人半点。

    后来,孤儿院垮了,秦照变成了小乞丐,两年间,他辗转了很多个城市,虽然尝遍人间冷暖,但也活了下来,日子过的艰难但平静,秦照以为风暴过去了,殊不知,这才是他噩梦的开始。

    某一天,秦照突然被一个杀手组织掳走,他和另外九十九个孩子被扔在了荒岛上,每天的食物供给只有十份,杀手头领要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只有十个人可以活着走出这个岛。

    当眼前的黑布被拿开,秦照朝四周看去,看到的茫然的,惊恐的,哭泣的各样的表情,这些孩子最大的不超过十二岁,最小的才七岁,突然面临这样的状况,没有人能冷静下来,相比起来,秦照算是其中淡定的了。

    突然的,秦照被一张稚嫩的面孔吸引了,面孔的主人是一个小男孩,年纪比他还小上不少,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笑,如同黑暗中的一团阳光,秦照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温暖的笑容。

    秦照喜欢这个人,一见钟情。

    秦照的目光自然的扫向他胸口印着的数字,杀手组织早就事先对这群孩子的实力做了估计,数字越小,代表能力越强,活下来的几率也就更高,秦照是七,而这个孩子却是九十七,很靠后的数字,代表着……死亡。

    ”你跟我一起走吧。”

    在秦照思维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站在了九十七号面前,说出了这句话。在这个残酷的小岛上,庇佑一个弱小的人是很愚蠢的做法,以往的秦照绝不会这么冲动,但是现在他做了。

    九十七号上下看了他一眼,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

    ”不用了,我不会跟不相信的人一起行动。”

    说完,潇潇洒洒的走了。

    秦照突然感觉很受伤,面对如此不识好歹的人,他多想一走了之,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偷偷跟着九十七号。

    岛上早就空投了不少武器,从小刀到火箭筒,五花八门,一般的孩子都会选择手-枪折叠刀之类方便携带的,而九十七号小小的一个,却扛起了一把八百射程的□□。

    ”……”

    秦照为九十七号的担忧还没开始,就看见对方埋伏在草丛里,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十九号的人,这是岛上死的第一个人,死在了他认为最不谙世事的人手里。秦照汗毛都立了起来,心里那丝朦胧的爱恋摇摇欲坠。

    杀掉第一个人之后,九十七号从草丛里站起来,开始拍打自己身上的草屑,拍着拍着,秦照看见他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似乎是要哭了。

    果然,第一次杀人都会怕的吧,秦照心里松了口气,暗自打定主意,一会九十七号真的哭了,他就出去安慰他,结果对方只是跑到河边,洗了洗裤脚上的泥,然后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接下来半天,就有三个人死在九十七号手上,秦照从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已经麻木了,他已经确定了这个小男孩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笑的天真灿烂,实际比谁都冷血,完全不用担心他会死在别人手里,秦照放心的离开去狩猎了。

    三天后,秦照手里也添了三条人命,正当他以为可以就这样完成任务的时候,他突然听说编号前十的几个孩子准备联手杀掉九十七号,因为短短三天,九十七号就杀掉了九个人,他的存在威胁太多人了,在这群孩子看来,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恶魔。

    虽然心中的幻想已经完全破灭了,秦照还是无法放下九十七号,所以他立刻跟上了这群人,九十七号果然不是吃素的,哪怕就是被人围攻依旧游刃有余,秦照看见他很快解决了八号,十三号,二十一号,就在他准备解决剩下的五号和六号时,突然痛苦的弯下了腰。

    “该死!”

    隐隐约约,听到九十七号咒骂了一声,秦照一下反应过来,九十七号的身体出问题了,五号和六号担心九十七号耍诈,没有立刻围攻上去,这给秦照争取了时间,秦照用枪解决了一个,剩下一个立刻反应过来朝九十七开枪,秦照冲上去把他扑倒了,子弹打空。

    等到秦照把六号解决之后,九十七已经晕过去了,秦照背着人找了一个隐蔽的灌木丛把人放下。

    “喂,醒醒,你怎么了?”

    没有应答,秦照瞧着九十七号红润的脸颊,鬼使神差的伸手戳了戳,好软,像个团子,明知道这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秦照的心还是软的一塌糊涂。

    因为不知道九十七号出了什么问题,秦照只得一直守在九十七号旁边。

    傍晚的时候,天上打雷了,接着就下起了暴雨,荒岛地势平坦,根本没有山洞一类躲雨的地方,秦照找到了一个树洞,刚好够塞下九十七号,然后他自己就堵在树洞外给九十七号挡雨。

    淋了一夜的雨,秦照冻的牙齿都打颤了,但是令他欣慰的是,九十七号还好好的睡着,这样就值了。

    过了一会儿,秦照看到九十七号的睫毛动了动,这是快醒了?秦照激动的立刻奔到九十七号面前。

    “你终于醒了,你没——”

    回应他的是一把捅向胸口的匕首,如果不是他条件反射伸手去挡,这会儿,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竟然没死……”

    九十七号睁开眼,看秦照的眼睛冷漠的要将人冻住,秦照心底窜气一股凉气,心碎成了渣渣。

    眼看九十七号站起身朝他走来,一边走一边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小刀,秦照捂住受伤的手臂,头也不回的跑了。自此以后,秦照就对那些笑的温温柔柔的人产生了心理阴影。

    后来,杀手组织内部出了问题,秦照趁乱逃了出来,重伤之际被江氏夫妇带回家,那个时候江秋枫还小的路都不会走,秦照在江家待了一年,一年后被秦家带回,结束了噩梦般的生活。

    江氏夫妇去世后,秦照为了报答他们收养之恩,一直暗中关照江秋枫,在查出江氏夫妇死于谋害之后,秦照计划给江氏夫妇复仇,就是在这时候,他见到了洛行知。

    洛行知的性格俨然是他最讨厌的温柔型,即便洛行知不像九十七号那么狠辣,秦照依旧厌恶他,正是这份厌恶,他决定除掉洛行知,让江秋枫上位,如此不仅帮江氏夫妇报了仇,也可以让洛承权尝尝失去至亲之人的感受。

    可惜,秦照后来才发现,洛行知俨然是九十七号的翻版,两人即便面容不同,身份地位不同,性格却相似的可怕,他再次被温柔的表象欺骗,把一匹狼当成了绵羊。

    秦照开始被疯狂吸引,他抗拒不了这份温柔,就像他忘不了九十七号,他一直以为他厌恶的是九十七号的人,其实他厌恶的是九十七号对自己下手,他厌恶的是无法获得九十七号好感。

    他其实厌恶的是自己,得不到,又想要。

    可惜秦照明白的太晚,洛行知如同当初的九十七一般,毫不留情的从他生命中消失了,此后再无相似的第三人。

    秦照一直在想,如果不要那么自欺欺人,如果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如果早一点丢掉自己的高高在上,结局会不会不同?这个问题他想了几十年也没想明白。

    今天是他四十岁的生日,虽说活到了四十岁,身体却半截入了土,当初遗留的伤坏了身体底子,他虽然活着,却无异于死人了,但这身体的痛远远比不上精神,十几年的噩梦使得他整个人变了性格。

    这一天,记者涌到了跟前,问他。

    “秦先生,你现在已经是著名企业家,你有没有想对年轻自己说的话?”

    “傲慢,是原罪。”

    “呵呵,秦先生真会说笑……”

    说笑吗……秦照苦笑一声,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桌子上还摆着洛行知的照片,对方依旧年轻俊美,而他却老了,他好害怕洛行知会嫌弃他。

    反正他也活的够久了,死了,也没事了吧。

    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