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3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二)
    ,!

    早上7:30,洛释准时醒了过来,这一觉睡得他神清气爽,精神百倍,比泡了温泉都要舒服。

    洛释满足的喟叹一声,转过头看向熟睡的洛行知,有一缕阳光落在洛行知脸颊上,映的那张姣好的面容白皙无暇,纤毫毕现,此刻照下来的话,不用加后期就可以直接当海报使用。

    确实是个少见的美人,难怪能爬上那么多男人的床,如果再带点脑子的话,怕是没几个人能把持住。

    洛释伸出手拨开洛行知额头上的碎发,指腹轻抚过洛行知的脸颊,眼底划过几丝晦色。

    洛行知迷迷糊糊感觉到脸有些痒,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洛释。

    “哥?”

    “嗯。”

    “现在几点了?”

    “还早呢,哥先去上班,你继续睡吧,一会儿让顾文舒来接你。” 洛释俯身在洛行知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然后起身开始穿衣服。

    “……”

    被洛释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洛行知一下清醒了。

    “系统,我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

    “好像是……”

    洛行知于是心安理得的躺了回去,不一会儿就又睡着了,连洛释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这一回笼觉直接睡到了9:30,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洛行知把手机拿到耳边。

    “喂?”

    “洛少,我是顾文舒,现在在你门口。”

    “哦好,我马上来。”

    洛行知从床上下来,套了一件外套就去了客厅,打开门,顾文舒衣冠楚楚的站在门外,手里还提着一个餐盒。

    “洛总知道你没吃早饭,这是嘱托我给你带的。”

    “谢了。”

    洛行知将顾文舒迎进来,转身倒了一杯水给顾文舒。

    “等我几分钟,我去换个衣服。”

    顾文舒微笑点头,在客厅的沙发坐下。

    洛行知动作麻利的回屋洗漱,然后换了一身休闲服,接着从厨房里拿了碗和碟子出来,将食盒里的粥倒了出来。

    “要一起吗?”

    “不了,谢谢。”

    洛行知于是坐在饭桌上自己吃起来,过了一会儿,洛行知吃完了,把垃圾收拾了,又顺手把碗洗了,然后才拿起外套招呼顾文舒出门。

    顾文舒诧异的看着洛行知这流畅的动作,没想到脾气那么糟糕的一个人,竟然会愿意做家务。

    “顾先生?走吧。”

    “好”

    顾文舒回过神来,站起身跟着洛行知出了门。

    两人上了车,径直去了公司,一到练习室,洛行知就发现少了一个人,那个名叫祝西的少年不在。

    “祝西呢?”

    “听说,洛,洛总的助理把他叫走了。”余琪小声的回答,另外一个名叫丁宁的也点了点头。

    洛行知想起昨天洛释确实说过要见祝西的,这霸道总裁和倔强的小白杨待在一起,那还得了,洛行知立刻出门朝洛释的办公室赶去。

    顾文舒瞧见洛行知风风火火的样子,皱起了眉,果然,还是那副随心所欲的样子,早上的乖巧都是错觉吧。

    “洛少,洛总吩咐了让你好好练习,还有一个月就要发行专辑了。”

    “没事,我就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不理会顾文舒的不赞同,洛行知进了电梯,径直上了24层。

    “米助理,祝西是不是在我哥办公室里?”

    “是的,洛少爷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你先去忙吧。”

    洛行知对着米助理挥了挥手,让她先离开,米助理虽然心有疑惑,但知道自家老板最宠的就是洛小少爷,就算出了事,也不会怪她,于是乖乖回了自己办公室。

    米助理走后,洛行知将门打开一条缝,果然看见祝西站在洛释的办公桌前,许是洛释说了什么过分的话,祝西现在一副强忍着愤怒的表情,倔强的看着洛释。

    “洛总,我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洛少是你的弟弟,我不敢指责他有什么不对,但也请你别把错怪在我头上。”

    “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即便你有几分能力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签这么高级的约,我们辉城签你是付了代价的,你来,就是为了小知服务的。如果没有小知,以你的身份,像现在这样跟我谈论对错的机会都不会有。”

    “你——”

    祝西再怎么坚强也只是一个未成年人,被人如此直接的羞辱,眼泪一下就滚了出来。

    洛释没兴趣看一个人哭,不耐烦的扔了一张银-行-卡在桌子上。

    “这里面的钱你收下,密码就在背面,以后不要再惹小知不高兴了,我既有能力捧红你,也有能力让你永无出头之日。”

    洛释把话说得这么明显了,祝西反而不难过了,没错,他没钱没势,就是一个富二代玩票的附属品,人家心情好了让你红,心情不好就把你雪藏了,这就是娱乐圈的规则。

    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祝西看也没看那张银-行-卡。

    “我明白了,以后我都不会再和洛行知起冲突,但我不要这些钱。”

    “你要什么?”

    “资源。”

    “资源?”

    “是,我要红,红到你没办法把我雪藏的地步。”

    祝西的眼里迸发出强烈的自信,本就出色的容貌因此耀眼夺目,洛释有一瞬间的晃神,等到回过神来,祝西已经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洛释拿起桌上的银-行-卡,眼底泄出一丝笑意,明明是个弱小的虫子,却有着常人没有的倔强和野心,也足够聪明。

    “有意思……”

    ……

    洛行知本来在门外看的津津有味,办公室门一下就被拉开了,祝西看到洛行知,眼里有一瞬间的屈辱,但很快归于平静。

    “洛少好。”

    “你这一见面就知道我好啊,是不是就希望我不好啊?”

    “抱歉,是我不会说话。”

    “行了行了,就等你了,别耽搁本少爷的时间,走吧。”

    两人一起走进电梯,洛行知打量着祝西,感觉吧,这人真是厉害,眼泪说出来就出来,说收就收的,再想起洛释刚才的反应,啧啧……

    “系统,我现在像不像那种以势压人的恶毒男配?”

    “你说以后他要是成了我大嫂了我会怎样?”

    “……”

    两人回到练习室,顾文舒正等在练习室门口,有意思的是洛行知发现对方的目光首先落到的是祝西身上,看到祝西的红眼睛时还皱了皱眉,但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时候不早了,开始吧。”

    洛行知进了练习室,四人站好位,然后音乐开始,四人开始变化动作。

    这首歌名叫《旋转木马》,是他们专辑的主打歌,讲得是纯纯的初恋,洛行知现在练的正是mv要用的舞蹈。

    初恋……洛行知想起了上个世界那首《水边的阿狄丽娜》,练了那么久,根本没有表演的机会,这个世界应该不会这么倒霉了吧。

    四人练了两个小时,今天洛行知总算没有闹出因为记不住动作站错位,然后被人撞到的事。当舞蹈教练说时间到了的时候,四人都松了一口气,另外三个是觉得今天没有招惹到洛行知很幸运,洛行知则是觉得……哎呀,终于可以吃饭了。

    感觉这跳舞比他杀人还累,还一扭就是两个小时,真要命,他现在不做明星了还来得及吗?

    “好了,大家都去吃饭吧,吃了饭休息两个小时,下午接着练。”

    “是,老师再见。”

    祝西和余琪,丁宁洗完澡一起走了,三人不像洛行知那么好命,住的都是练习生宿舍,所以平时里一起行动的时候要多些。

    “洛少,我们也走吧。”

    顾文舒处理完手下的事赶回来,就看见洛行知一个人靠在窗边,一脸惆怅。

    “哦好。”

    洛行知转过身,拿起自己的外套。

    顾文舒见洛行知兴致不高的样子,开口问了一句。

    “洛少有心事?”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不想当明星。”

    顾文舒愣了一下,然后一个头两个大,这个小祖宗该不会这个时候后悔了吧?

    “洛少,此事非同小可——”

    “我知道,逗你玩的。”

    “……”

    “哟,你不会当真了吧?是不是傻?”

    “……”

    洛行知绕过顾文舒走了,顾文舒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把洛行知拖回来揍一顿的冲动,跟了上去。

    “洛少,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会让我很困扰。”

    “哦。”

    顾文舒好脾气的询问:

    “‘哦’是什么意思?”

    “就是‘关我屁事’的意思。” 洛行知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

    顾文舒感觉自己的麒麟臂快要压制不住了,果然,这种自以为是,只知道给别人添麻烦的艺人还是掐死好吧!

    两人下了楼,洛释已经在车里等候了,顾文舒将洛释送进车里,然后退开一步。

    “我下午2:30来接你,洛少,有问题吗?”

    “顾先生不一起吗?”

    “不了。”

    看到你我吃不下饭。

    顾文舒微笑着上了自己的车,然后洛释的司机也发动了车子。

    “哥,我们去那啊?”

    “附近新开了一家川菜馆,听说味道不错,要去尝尝吗?”

    “好”

    两人到了饭馆,洛行知发现这地段真够偏的,装修的也不怎么样,偏偏门庭若市,看来手艺不是一般的好。

    洛释早就定了位置,两人一到,服务员就把两人领进包间,洛释接过菜单直接递给洛行知。

    “喜欢吃什么点吧。”

    洛行知也不客气,拿过菜单刷刷刷的点了一桌子,不一会儿,菜送上来了,洛行知首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这汤名叫开水白菜,名字取得简单,却是一道经典川菜,熬制过程十分复杂。汤底是用老母鸡,老鸭,排骨,火腿,瘦肉并一些姜葱盐熬制成五六小时,然后用瘦肉末除油得到高级清汤,最后加入白菜心煮熟,十分考验厨师的能力。

    “味道如何?”

    “挺好的,哥你也尝尝吧。”

    洛行知给洛释盛了一碗,洛释喝了,神色突然凝住了。

    “怎么了?太烫了?”

    洛释放下勺子,摇了摇头。

    “没什么,挺好喝的。”

    虽然表面平静,洛释的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太像了,这汤的味道和幼时母亲熬的一模一样。

    洛释之母白湘善于厨艺,而她最喜欢做的就是开水白菜,和一般的做法不同,白湘喜欢加入三勺绍酒,这样可以更好冲淡汤中的油腻,不多不少,只有三勺。洛释吃了那么多家开水白菜,只有眼前这份与记忆中的味道相差无几。

    两人开始吃饭,洛行知不知洛释心中所想,只是看洛释越吃越满意,有点同情,以他的阅历,这菜虽然好吃,但还没有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因为他自身的厨艺就出神入化。

    突然的,洛释似是不经意的提了一句。

    “小知,你觉得我们家是不是缺了一个厨师?”

    “啊?哥怎么突然……”

    “我看这家菜馆的厨师不错。”

    “……”

    洛释叫来服务员,要求见厨师。

    “你放心,我不是要为难他,只是想认识一下。”

    服务员请示老板之后,去后台叫了厨师来,当祝西一身厨师服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洛行知突然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是你——”

    祝西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洛释这种人应该是不想认识自己的,赶紧把话咽了回去。

    洛释皱了皱眉,显然也没想到早上才嫌弃了小虫子,竟然是他要找的厨师。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中午有点时间,我做点兼职,你放心,我都是在后面炒菜,不会被人看到的。”

    “没人看到?难道你想出道的时候再被爆出来吗?”

    “不,我只是——”

    洛释摆了摆手。

    “好了,马上去辞职。”

    “洛总,我…我很需要这笔钱……”

    “我也不为难你,我们洛家正好缺一名厨师,你愿意的话就来,工资照给。”

    本来正为赚钱发愁的祝西听到洛释如此说,眼睛一下亮了,连带着看洛释这个人也不像资本家那么可恶了。

    “我愿意,我愿意,多谢洛总。”

    祝西转身出去了,慌慌张张的模样让洛释嘴角翘了翘,一转过头,才发现洛行知撑着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

    “哥,潜规则自己公司的艺人可是得不偿失的事。”

    “瞎说什么,快吃饭,吃完了继续去排练。”

    “啧啧,男人啊……”

    “……”

    洛行知若无其事的低下头吃饭,对于祝西这个人多了几分戒备。

    下午排练过后,洛行知一如既往的到办公室去找洛释,然后就见到了同样站在办公室的祝西,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祝西的眼睛又变成红红的呢,像只小兔子。

    “小知来了,那走吧。”

    洛释拿起外套,揽着洛行知的肩膀往外走,祝西咬了咬唇,跟上两人。

    “大哥,我们晚上吃什么?”

    “回家吃,让他做。”

    “哦……”

    “怎么?不愿意?”

    “没有,只是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心疼。”

    “你还会心疼,欺负他最多的不就是你吗?”

    “不,我是怕你心疼。”

    “……”

    洛释大笑一声,捏了捏洛行知的脸颊。

    “你这张嘴啊,真想给你缝起来,大哥最心疼的不就是你吗?你还担心什么。”

    担心他成了我未来大嫂啊……

    “呵呵……”

    回了家,洛释随便指了二楼一个房间。

    “以后你就住这吧。”

    祝西点了点头,自觉的朝厨房走去,洛释进了书房,剩下洛行知像个咸鱼一样瘫在沙发上。

    瘫了一会儿,洛行知从冰箱里拿了一盘草莓,然后打开电视看起来,依旧是动画片,上个世界洛行知看完了一部,现在又换了一部。

    直看到日落西山,祝西终于端着菜去来了,六菜一汤,还挺丰盛的。

    “我去叫洛总。”

    祝西走到书房前,敲了敲门。

    洛行知则乖乖的坐在位置上,自己把碗筷摆的好好的,就等着一声令下,然后开饭。

    洛释出来,看见洛行知的模样,突然就想起了等着投食的小狗崽。

    “饿了就吃吧,不用等我。”

    “这种事你要早点说。”

    洛行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然后毫不犹豫的拿起筷子吃起来。

    感情这还怪我咯,洛释愣了一下,突然无语。

    “你也坐下吃吧。”

    这句话是对一旁的祝西说的。

    “洛总,不用了,我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

    祝西想也不想的拒绝了,既然是帮雇主做事,就断然没有和雇主一起吃的道理。

    洛行知塞了一块肉在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囔。

    “随便吃那还不是我家的东西。”

    “……那,那我出去吃。” 祝西有些脸红。

    “行了,让你吃就吃吧,别一会儿饿哭了,我哥以为我欺负你呢。”

    “……”

    祝西算是明白了,洛行知这个人,最擅长的不是发脾气,而是煞风景。

    饭后,祝西洗了碗本来想回房间学习,想到今天的洛释又放弃了,在厨房煮了好几个小时,煮出一碗据说可以缓解压力,凝起养神的汤端了出来。

    “慢着,这是什么东西?”

    “养神汤。”

    “养神啊……”

    洛行知摸了摸下巴,眼底露出一丝笑意。

    “那你去吧。”

    祝西于是端着养神汤去了洛释的书房,等他出来的时候,汤碗已经空了,神色也颇为轻松,看来洛释是喝了。

    “洛少,你要吗?我给你盛一碗。”

    洛行知赶紧摆手。

    “不用了,这种东西我可消受不起。”

    祝西只当洛行知故意针对自己,气愤不已的收拾好东西就径直回房了。

    洛行知望了望祝西的房门,又望了望书房,打了一个哈欠。

    “系统,你说洛释多久出来?”

    “那我赌十分钟。”

    十分钟后,书房的门打开了,洛释捂着肚子一脸便秘样子走了出来,洛行知大惊失色,慌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哥,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我,我没事。”

    虽然说着没事,洛释却推开洛行知,径直进了洗手间,感觉是不拉个天昏地暗不会出来了。

    洛行知好整以暇的靠在栏杆上,想起洛释刚才的样子,莫名想笑。

    “系统,你再猜他什么时候从卫生间出来?”

    “抱歉,抱歉,我忘了。”

    然后洛行知回房间倒了一杯水,再朝系统要了一颗药,走到洗手间外。

    “哥,我给你拿药来了,你出来把药吃了,吃了就好了。”

    十分钟后,洛释身无可恋的走了出来,看了眼洛行知手里长得像糖豆的药丸,脸露怀疑。

    “这个是什么?”

    “治腹泻的药,你快吃吧。”

    洛行知把药送到洛释嘴边,洛释迟疑了一下,张嘴吃了,洛行知再把水递给洛释喝了一口。

    完了之后,洛行知架起洛释的手臂。

    “我扶你回房间休息。”

    瞧着洛行知不似作伪的关切,洛释有些感动,但这感动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被冰冷淹没。

    有的事,他被骗了一次,就绝不会重蹈覆辙。

    洛行知的药确实管用,洛释吃下去一会儿,就没有腹泻感了,只是身体依旧乏力。

    好不容易把洛释扶到床上躺下,洛行知抹了一把额头上抗着一座人形大山累出来的汗水,松了一口气。

    敲这时候祝西听到响声从跑过来,一推开门就对上了洛释铁青的脸。

    “洛总,你这是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明天,给我走人。”洛释现在恨不得掐死祝西,一世英名都被他毁了,见过那个霸道总裁像他一样拉肚子拉虚脱的?

    祝西一听洛释要辞了他,一下急了,再想到自己这么尽心尽力的对他,而他这么冷酷的对自己,着急之外还多了一丝委屈。

    “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做?就因为你有钱吗?有钱就可以耍着别人玩吗?”

    然后祝西就急出了泪水,但他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面对这种人渣,他一定不能认输。

    自己遭了罪,还被人用一副看负心汉的样子指责,洛释气的肝都疼了,这那是什么倔强,这分明就是蛮横无理啊,比洛行知还要蛮横无理啊,自己先前是脑子进水了才觉得这人有意思吧。

    “走人,现在,立刻!”

    “走就走,我真是受够你这种大少爷了,你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吗?我还不伺候了!”

    祝西气愤的朝外走,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出手头地,再也不受这些人的气。

    “慢着……”

    一直沉默的洛行知突然开了口。

    “祝西,你走可以,但我们先把话说清楚了,我哥让你走,是因为你给我哥熬的养神汤让他腹泻了,并不是因为一时兴起。”

    “腹泻?这跟我的养神汤有什么关系,我以前经常喝也没有出问题,洛家的人就可以随便污蔑人吗?”

    “污蔑?那你告诉我养神汤里都有些什么?”

    “山楂,木香,柴胡,酒黄苓,人参,黄柏,白术,川芎,升麻,苍术,麦糵,当归身,黄连,甘草,半夏,黄耆,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酸性食品和牛奶一起食用会导致腹泻你不知道吗?其中山楂就是酸性,而今晚的晚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正是有一碗牛奶做的蛋羹吧。”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哥没有说你是故意的,我哥只是把你辞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洛总,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留下来照顾你,你让我将功赎罪好不好?”

    “不用了,我哥我会照顾的,你走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也是好心,何况我都道了歉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抓着不放……”

    这话说的……

    洛行知算是明白了,祝西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我弱我有理,错了都是别人的,就算是他的,别人不原谅他,也是别人错了。

    洛行知懒得跟这种人浪费时间,直接看向洛释。

    “哥,这人是你领回来的,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

    洛释此时还难受着,怎么有心情管祝西是不是倔强。

    “滚!”

    洛释的话果然管用,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祝西捂着脸就跑了,这么晚也不知道打不打的到车。

    洛行知关上房门径直去了厨房,半个小时后,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端了一碗咸粥,洛释还是那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躺在床上,洛行知摇醒他,搅了搅碗里的粥。

    “哥,你现在胃里都空了,我给你煮了点粥,吃点吧。”

    洛释睁开眼,看见洛行知坐在床边,舀起一勺粥吹了吹喂到他嘴边,动作是前所未有的体贴。没想到想到他这个嚣张跋扈的便宜弟弟竟然也有这般温柔的时候,看来确实有些对付男人的手段。

    “小心烫啊。”

    洛释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一片平静,盯着洛行知的脸把粥吃了,入口之后才发现,洛行知做的东西竟然很好吃,一勺又一勺,不知什么时候就把一碗吃了。

    “好了,我先帮你衣服脱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洛行知弯腰开始解洛释的皮带,却被洛释一把抓住了手,那力气大的洛行知手腕都有些疼了。

    “你知道解男人的皮带代表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洛释身上不由的透出一股侵略性,洛行知怔了一下,松开手,也不知道为嘛洛释突然就抽风了。

    “那你自己来吧。”

    洛行知站起身,把碗收拾了,然后径直去了厨房,过了一会儿,等他回来的时候,洛释不仅把衣服脱了,还洗了一个澡。

    洛行知看时候也不早了,抓紧时间洗了一个澡也躺上床了,洛释一直没睡,看他钻进被子后轻车熟路的贴了上来,手臂紧紧禁锢住洛行知的腰,让洛行知不太舒服。

    “哥,你都这么难受了,就别抱着我了吧?”

    “习惯了……”

    “……”

    洛行知沉默不语,洛释又凑近了几分,嘴唇几乎要贴到洛行知的耳廓。

    “你喷的什么香水,怎么比女人还香?”

    “哥,我告诉你,你这句话严格意义上算耍流氓了。”

    洛释轻笑了一声,还真的挑起洛行知的下巴,在洛行知的嘴角亲了一下。

    “那这样呢?”

    妈的智障……

    洛行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走人,洛释紧紧拉住人的手。

    “乖,哥逗你玩的,快睡觉。”

    “……”

    无法,洛行知默默躺了回去,都准备睡了,就听见洛释声音低沉的说:

    “穿着衣服可不算耍流氓。”

    然后就缠了上来,一根大腿压在洛行知身上,洛行知都能感觉到他腿间某个男性物品了。

    “……”

    这种睡姿实在太尴尬了,洛行知一下推开洛释,然后下一秒,洛释再次缠了上来。来回几次后,洛行知算是放弃了,就干脆让他抱着了。

    一言难尽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洛行知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顶着,掀开被子看了看,又默默的放下了。

    明明时间还早的很,洛行知却一刻都不想在床上多待,拿上衣服,径直去了浴室。等到洛行知走了,洛释睁开眼,神色晦暗不明,喉咙里却溢出一丝笑意。

    果然是擅长勾引男人的东西,连他都想下手了。

    洛行知洗了澡之后,看时间还早,顺便把早饭做了,等洛释换好衣服出来,洛行知已经在饭桌旁吃起来了。

    “小知,早啊。”

    洛释十分自然的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舀了一碗粥,一副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

    “早……”

    “今天就不让顾文舒来接你了,一会儿跟哥一起去公司。”

    “好”

    两人开始吃饭,这一次洛释更加清楚的认识到洛行知厨艺不差这件事。

    “小知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刚学的,无师自通。”

    “刚学的就这么厉害?”

    “嗯,可能我比较有天赋。”洛行知一本正经的回到。

    “……”

    洛释发现他这个弟弟虽然性格变好了,但是胡说八道的能力也提升了不少。

    饭后,洛释主动把碗洗了,然后两人一起出了门,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打开了洛释心中的某些禁忌,今天的洛释给洛行知的感觉变了些。

    “小知为什么想当明星?”

    “好玩。”

    “人生能是拿来玩的东西吗?”

    “那哥你开娱乐公司不也是为了玩吗?”

    “为什么这么说?”

    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淡淡的瞥了洛释一眼。

    “娱乐圈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猎艳场啊。”

    “你听谁说的?”

    “媒体都这么说啊,他们还说哥你包养了不少小明星呢。”

    “呵……”

    洛行知瞧着洛释这意味深长的笑就觉得对方像大尾巴狼,本来不信这些传言现在都信了几分。

    “竟然是真的?”

    洛释俯下身凑到洛行知面前。

    “你以为呢?”

    想起今早洛释对着自己都能硬的丧心病狂,洛行知由衷的感到忧虑。

    “哥,你都三十了,就别跟外面的人牵扯不清了,还是正儿八经找个嫂子吧。”

    洛释眼神闪了一下,看洛行知的目光变得很奇怪。

    “你真的希望我给你找个嫂子?”

    “不然呢?”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最喜欢哥了,要跟哥永远在一起。怎么?这么快就嫌弃哥年老色衰不能满足你了?”

    最后一句几乎是贴在洛行知耳边说的,低沉的声音激起了洛行知一身鸡皮疙瘩。

    洛行知默默的坐远了些,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论不要脸的程度,他还真是比不过洛释。

    好在这时候公司到了,洛释很快恢复如常。

    “哥,那我先走了。”

    洛行知打开车门走下去,对着洛释挥了挥手,然后进了公司。

    洛释目睹洛行知背影消失,无声的笑了。

    ………

    大概是因为昨晚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祝西今天顶着两个黑眼圈来练习了,洛行知对此不在意,跟在洛行知身边的顾文舒却是看了他好几眼。

    “顾文舒,你是不是看上祝西了?”冷不丁的,洛行知冒出了这句话。

    顾文舒惊了一瞬,但很快恢复如常。

    “不知道洛少说的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洛行知手撑在墙壁上,凑近顾文舒。

    “你这么关心他,该不会跟他有一腿吧?”

    “洛少!”

    看顾文舒脸色都变了,洛行知立马摆摆手退开了。

    “ok,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若不是心虚何必较真。”

    “你——”

    被顾文舒强忍愤怒的表情取悦了,洛行知啧啧了一声,告别顾文舒,回到了练习室内,继续昨天的练习。

    不知道是不是精神不佳的原因,一向零出错的祝西今天频频出错,面对这种普通练习生,舞蹈教练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当着众人的面就把祝西拎了出去。

    “祝西,你到底怎么回事?要是没睡好觉就回去睡,你以为练习室是你打瞌睡的地方啊?”

    “老师我——”

    “之前我还一直以为你是那种刻苦的人,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想着一步升天,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老师,我没有。”

    “没有?那你大晚上不睡觉跑去干什么了?我听说你昨晚是半夜回的宿舍吧,你一个练习生,在那里过的夜?能怎么过夜?不是去陪-睡能去干什么?”

    “我真的没有。”祝西眼底泪水翻涌,教练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到屈辱,偏偏他无力反驳,只能一遍遍说着我没有。

    “行了行了,有什么好狡辩的,真是的,休息一会儿,要是再出问题,今天中午就别吃饭了。”

    “是”

    祝西低下了头,眼睛红红的,指甲掐进了血肉都没发现。

    洛释本来是抽空来看洛行知的,没想到撞见了这一幕,虽说祝西得罪了他,但祝西对他还有用,他不能让祝西坏了名声。

    “昨晚我身体不适,是祝西送我去的医院,有问题吗?”

    舞蹈教练转过身,看见竟然是洛释来了,脸色一下变了。

    “没,没问题,洛总,我这只是关心祝西,没有其他意思。”

    “没有其他意思都能造谣损害我公司艺人名声,那你要是有其他意思会怎么做?”

    “洛总,我,我这只是一时口快说错了话,洛总你别放在心上。”

    “好了,你走吧,别让我撞见你拿练习生出气。”

    “是是是”

    舞蹈教练点头哈腰走了,走廊里只剩下洛释和祝西。

    “你也回去吧,昨天那张银-行-卡,如果你改变主意了,依旧有效。”

    祝西抹了一把因为洛释出现以下没忍住的泪水。

    “我的事就不劳洛总费心了,以后还请洛总不要管我的事。”

    “……”

    祝西正准备保持倔强的形象从洛释身边飘过,就看见洛行知斜靠在门框上,津津有味的看戏,想到刚才自己屈辱的一幕全落进了洛行知眼里,祝西后槽牙都咬紧了。

    他不明白,明明都是人,有的为什么可以这么好命!

    更让他愤怒的是刚才注意力还在他身上的洛释,洛行知一出现,就将目光放在了洛行知身上。

    “你怎么出来了?累了?”

    “没有,就是出来透透气。”

    “我让人买了你喜欢的曲奇,你早饭没怎么吃,现在吃点吧。”

    “谢谢哥。”

    洛行知咬了一口饼干,看向一边愤愤不平的祝西。

    “喂,那边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年轻人,要不要吃点补充一下?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哭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