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4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三)
    ,!

    一个月后,洛行知所在组合“lieme”首张专辑《旋转木马》发行,辉城公司不惜血本买了各种渠道的推送,还让旗下不少“天王”“天后”转发了相关消息,造成的结果就是专辑还没火,这个组合就先火了。

    好多人都见到了这个组合的消息,本来以为这么铺天盖地应该是那个歌后发专辑了,没想到竟然是四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好奇者有之,嫉妒者有之,于是各种深扒人士就出现了,要研究这个组合的情况,首先必然是研究专辑,这就导致了《旋转木马》的销售量直线上升。

    托洛释找的作曲作词队伍的福,这些歌虽然都是流行歌,但却经得住推敲,许多年轻粉丝一听就爱上了,加上组合内部四人都是高颜值,大部分路人都转粉了,到这时,辉城的目的才算是达成了。

    洛行知窝在洛释办公室的沙发上,刷着公司刚给他开的微博,目前除了他这个队长,粉丝讨论最多的就是拥有海妖一般嗓子的成员祝西了。

    [为什么没有人留言]:哇哇,舔屏@123

    [是不是外面有其他作者了]:洛洛好帅,声音好温柔,听的我幻肢都硬了。

    [是我不可爱了吗]:歌很好听,西西加油,支持你。

    [什么]:西西粉出门右拐,这里是洛男神的天下,抱走洛洛。

    [你说这不叫可爱]:大清都亡了你还在这里刷微博,都是一个组合,有必要分的这么清吗?

    [那叫什么]:我就是粉我洛男神怎么了?

    [丧心病狂]:唯粉有毒,怎么那都有这种人。

    [你们走吧]:屁大的事吵个屁,老子本来好好的怀念初恋都被你们搅没了。

    [我不认识这种读者]:直男竟然有初恋?

    ……

    就是这种一会掐一会犯花痴的微博,洛行知竟然看的津津有味,没办法,他以前不是在逃命,就是在逃命路上,明星,还是第一次做,洛行知觉得挺有意思的。

    洛释端了一杯果汁放在茶几上,顺势坐在洛行知旁边。

    “在看什么?”

    洛行知把手机递到洛释面前,敲最新的一条评论是:唱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老子一首都没听懂。

    洛释抽走洛行知的手机,关掉界面扔在一边。

    “以后少看这些东西。”

    “哦……”

    “刚才顾文舒打电话来说你专辑也出了,粉丝认同了你的歌,只剩下认同你这个人了,准备给你报一个真人秀节目,让粉丝认识一下你。”

    “真人秀?”

    “就是月亮台那个《一起去旅行》,最近挺火的。”

    “这是哥你的意思吗?”

    “怎么?不想去?”

    洛行知估摸了一下用原主的性格去上真人秀,那效果真是想想就觉得可怕,到时他只怕粉没圈到,反而被一生黑。只有祝西这样的人,在真人秀上才是一往无利,洛行知可没有用自己的名声成全他人的习惯。

    “不想。”

    洛释诧异的看着洛行知。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说过想参加这个节目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不想去了。”

    “那你想做什么?”

    “不如哥给我找个电影剧本,让我打打酱油。”

    “电影……”

    洛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有一瞬间的暗沉。

    “你真的想去演电影?”

    洛行知觉得洛释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洛释沉默了片刻。

    “好,一会儿哥让顾文舒去准备。”

    “谢谢哥。”

    不一会儿,高效率的顾文舒就将剧本送了过来,一共八本,都是辉城投资的,里面的角色洛行知可以随便挑。

    洛行知看了看,发现基本都是偶像剧,这种剧本主要是迎合年轻人,出演之后很容易受到年轻人追捧,也算是洛行知这种没有受过系统训练的新人的首选。

    “有没有喜欢的?”

    “都挺好的,就是不知道选那个。”

    洛释拿起剧本看了看,随即扔回茶几上。

    “这些都拿走吧。”

    顾文舒疑惑的看着洛释,他自认这些剧本已经是最适合洛行知的了,不明白洛释为什么不满意。

    “洛总的意思是?”

    “去把黄粱导演的那个剧本拿来。”

    “黄粱……”

    顾文舒震惊了一瞬,看了看一边不明所以的洛行知,又看了看洛释。

    “洛总,那个剧本……”

    “我觉得那个剧本里岑淳的角色很适合小知,就那个角色吧,你去给导演说一下,就说这个角色我们辉城定下来了,一会儿把剧本送过来。”

    既然洛释决定了,顾文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点了点头去安排相关事宜了,十分钟后,米助理进来,手里拿着那个黄粱导演的剧本。

    这个黄粱,洛行知有过耳闻,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导演,当年靠着一部文艺片一举成名,并斩获多项大奖。这次他准备拍摄的剧名叫《冬楼》,依旧是一个文艺片,不过特别之处在于这个《冬楼》它是一个同志片。

    《冬楼》讲诉的是民国时期一个先进青年岑淳和一个土匪头子项宗的爱情故事。岑淳是书香门第出身,念过书,留过学,受到西方先进思想冲击,回国后一心想要改变民国腐朽现状。而项宗是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独霸一方,在当地属于能止小儿啼哭的存在。

    岑家给岑淳说了一门亲事,就在接亲途中,项宗将新郎新娘一起劫走了,要岑家交赎金,两人的爱情就发生在了被劫走的那段时日,不过因为两人理念的不合,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剧情的结尾,岑淳成了蒋氏政府的高级官员,而项宗却成了割据一方的军阀,两人相爱却不能相守,最后岑淳投共,项宗为救他而死。

    算是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有小爱,也有大爱,确实适合用来拍文艺片,不过同志嘛……

    洛行知拿着剧本拍了拍,不明白洛释为什么要给自己选这样一个剧本。

    许是看出洛行知的疑惑,洛释润了润口解释起来。

    “这种剧本拍好了能提高你以后演艺层次,对你以后发展有利无害,黄粱导演的实力有目共睹,如果你能趁机拿个奖就最好了。”

    “这个剧也是辉城投资的?”

    “这个剧本的主要投资方是皇天,早年黄粱欠了我一个人情,定下你这个角色还是可以的。”

    “那行吧,我试试,如果拍的不好你可别怪我。”

    洛释伸手抚了抚洛行知脸颊,嘴角不自觉翘起来。

    “演砸了也没事,哥怎么舍得怪你呢。”

    “……”

    总感觉洛释最近跟吃错了药似的……

    洛行知抓住洛释的手腕,将手掌从自己脸上移开。

    “对了哥,这个剧什么时候开拍,我要准备些什么?”

    “这些你不用操心,顾文舒会给你安排好的,时候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

    “好”

    ……

    《冬楼》剧组很早就开始筹备了,演员基本上都确定好了,如果不是洛释一早就跟黄粱要走了岑淳的角色,这个角色也轮不到洛行知。几乎是在洛行知拿到剧本的一周后,《冬楼》就正式开始拍摄了。

    在洛行知进《冬楼》剧组后不久,祝西也收到了电影邀请,洛行知听说是个修仙剧本,同样是名导拍摄的大制作,演员也多是大腕,而同为lieme成员的余琪和丁宁却只接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广告。

    媒体虽然没有明说洛行知的身份,但也隐约透露出他是有背景的人,这样的人拿到好剧本不奇怪。

    而祝西则是完完全全的白丁,他却能在出道不久就接手这样的大制作,对比同组合余淇和丁宁显得尤为难得,于是祝西的粉丝都盛传她们家爱豆不仅唱歌厉害,嗓音具有辨识度,而且能被名导一眼相中,演技一定也很好,是个天才少年。

    更有偏激者要求lieme解散,让祝西单飞,认为组员拖了祝西后腿,团队粉和唯粉吵的不了开交,都上了热搜了。祝西的风头一时无两,对比之下,连洛行知都黯然失色。

    一个月后,《冬楼》剧组。

    一间无处不透着粗犷风格的大房间里,洛行知一身白衬衣灰西裤躺在虎皮铺的床上,双手被绑在两边的床头柱,嘴里还塞着一团布。

    扮演项宗的著名演员何魏坐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穿着藏青色布衣,衣袖挽的老高,露出了虬髯肌肉。手里捏着一个酒坛,正在大口的灌着酒,等到一坛酒尽了,项宗把酒坛摔在地上,大步走到床边,一手就扯开了洛行知的衬衣。

    岑淳呜咽了一声,身体开始挣扎起来,奈何手臂被绑着,根本挣扎不开。项宗看着岑淳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拿开岑淳口中的布,恶狠狠的捏住岑淳的下巴。

    “一会儿给老子叫大声点,别长得像个娘们,被老子被上的时候也像个娘们要死不活,不带劲。”

    “卡——”

    导演一声令下,洛行知和何魏都停下了动作,有助理立刻上来给洛行知披上衣服并松绑,等洛行知坐起来,才开始一颗一颗自个儿扣衣服。

    何魏坐在洛行知的旁边,似乎有些尴尬,两人都不像同,偏偏演了一个同志电影,演戏的时候还好,出戏了就尴尬了。

    导演气势汹汹的走上来,看来对刚才那一幕并不满意。

    “何魏,刚才你发挥的还可以,但还有上升空间,你是土匪,你要表现出那种凶狠劲,行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导演。”

    然后黄粱转向洛行知。

    “至于你,洛行知,这一幕你完全没有入戏。你是要被强-暴,你以为叫几声就表示痛苦了?重点是你的眼神,你要表示出那种绝望,绝望懂吗?你那个事不关己的样子像绝望吗?不知道以为你来逛街打酱油的。算了,你暂时也别拍了,自个儿回去琢磨两天。”

    遇到洛行知简直是黄粱最心累的一次,新人见到导演那个不是紧张兮兮的,只有洛行知淡定的不像话,如果不是看在洛释面子上,他真想抓着洛行知肩膀大吼一声:

    平时淡定就算了,演戏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

    ……

    洛行知出了剧组,收到消息的顾文舒很快开了车来,因为拍戏的地方距离洛释的住处只有两个小时车程,洛行知决定直接回家了。

    这段时间洛释虽然常来探班,但他毕竟事务繁忙,不能天天守着洛行知,洛行知上一次见他已经是三天前了。听说洛行知回来了,洛释立刻推掉多余的事务,按时下班赶回了家。

    一打开门,洛行知就对着洛释笑了起来。

    “哥,你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在剧组受欺负了?”

    “不是,只是黄导认为我拍不出感觉,让我回来琢磨琢磨。”

    “什么剧情,哥帮你看看。”

    洛行知于是把剧本递给洛释,洛释看完之后表情很奇怪,似乎有一股阴郁劲,阴郁之外又有种莫名的情绪。其实洛行知第一次看完表情也很奇怪,但却不是洛释这个样子。

    “这一幕你卡了几次?”

    “十次,导演让我演出绝望的感觉,可我总是入不了戏。”

    “绝望么……”

    洛释勾唇,眼底泄出一丝恶意。

    “哥可以帮你。”

    “啊?”

    洛释二话不说,拽着洛行知的手进了卧室,然后将洛行知推倒在床上,解下自己的领带将洛行知的手腕绑住。

    现在的洛释实在有些陌生,洛行知本能想要起身。

    “哥——”

    “别动。”

    洛释按住洛行知肩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黑布将洛行知的眼睛蒙上,这一刻,洛行知眼前一片黑暗,房间的光和洛释的身影一起从他眼前消失了,然后,他听到了皮带扣打开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