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5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四)
    ,!

    黑暗中,洛行知感觉到身边的床塌陷了一块,一只手落在自己的脸颊上,从眉角抚到唇上,再顺着脖子移下,在锁骨上打了一个圈,解开了自己衬衣上的第一颗纽扣。

    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

    灼热的呼吸靠近,似有似无的亲吻落在敞开的领口内,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洛行知身体抖了一下,不自觉往床内侧移了移。

    “哥?”

    “嗯”

    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从洛释口中传出,那双总是温柔看向洛行知的眼眸里渐渐退的只剩下仇恨和欲望。当情绪积压到了极点,洛释一口咬在了那觊觎已久的纤细脖颈上,凶狠的力道像是要噬其肉饮其血。

    “嘶——”

    洛行知仰起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被绑住的双手立刻捏紧了,还不等他有所询问,胸口突然一凉,有人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随即一具强壮的男性躯体压了上来,疯狂的啃咬他胸口的皮肤,于此同时,那手掌也隔着布料用力的搓揉起他的腰和臀,疼的人眼泪都要出来了,让人感觉这不是一扯愉,而是一场暴行。

    这下,洛行知全身都崩紧了,他感觉被对方碰触的地方都像是被烙铁烧过,又烫又疼,如果不是眼睛被蒙着,他真想看看自己身上是不是已经青了。

    “哥!别!”

    然而这声音非但没有让洛释收敛,反而让他变本加厉的侵犯洛行知,似乎不把洛行知生吞活剥了就不罢休。洛行知难受极了,曲起膝盖欲将洛释隔开,却被对方的身体按压了下去,有一只手掌趁机抓住了洛行知的裤腰,重重往下一拉……

    “等等——”

    洛行知未出口的话卡在喉咙里,凉飕飕的双腿告诉他刚才洛释干了什么,然而洛行知的震惊不仅如此,他感觉洛释的手放在他光溜溜的腿上,上下抚摸过,又轻浮,又下流,如同对待酒吧里的mb一般。

    洛行知终于生了怒,一脚踹在了洛释胸口,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挣脱了手腕上的束缚,拿开了眼上的眼罩。

    洛行知首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那怎是一个凄惨了的,连大腿内侧都被洛释掐青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强-暴了呢,洛释下手确实够狠的。

    洛行知拿过一边的被子围在自己身上,这才抬眼朝洛释看去,洛行知刚才那一脚一点情面也没留,洛释呆呆的坐在地上,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见状,洛行知围着被子从床上下来,自己去衣柜里拿了衣服,然后径直去了浴室,当热水泡在身上的时候,洛行知感觉身上的疼总算缓和了些。

    二十分钟后,洛行知从浴室出来,一拉开浴室门就看到了门外的洛释。

    “小知,你听我解释。”

    洛行知默不作声从他身边飘过,走到衣柜边,拿了一个行李箱出来,开始装自己的衣服,见状,洛释一下急了,慌忙拦住洛行知的手。

    “刚才是我魔怔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这种事……我错了,你原谅哥一次好不好?”

    “哥,我只是想出去住一段时间。”

    面无表情的说完,洛行知继续收东西。

    洛释没想到洛行知竟然是这般堪比平静的反应,心中一时五味陈杂,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并不想洛行知离开。

    “小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哥最疼的就是你了,你不要生哥的气好不好?”

    “……”

    “明天,明天,我就让人把隔壁房间腾出来,你就先住一晚,哥明天就搬过去。”

    “不用这么麻烦。”

    “今晚,今晚我就走。”

    洛行知手中的动作顿住了,抬眼看了一眼洛释,突然勾了勾唇,那笑里多了一些洛释陌生的东西,少了许多他熟悉的东西。

    “既然哥都这么说了,好啊……”

    洛行知走回床边,蹬掉拖鞋爬上床,拽了被子在自己身上,背对着洛释睡了。

    洛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洛行知是同意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洛释确实是恨着洛行知的,因为这个人曾经害的他一无所有,最后连性命都赔了进去,所以他绝不会让洛行知好过。今天本来只是想给洛行知一个小小的惩罚的,但没想到他向来自得的自制力竟然关键时刻失了控,若不是洛行知踹开他,他可能真的就在意乱情迷之间犯了错了。

    洛释还不想洛行知这么早就察觉,所以立刻道了歉,甚至打算无论洛行知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结果洛行知只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就同意了。

    洛释该感到放松的,然而等他走到近处看到洛行知颈侧的淤青,才真的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出乎预料的,心里竟然有些心疼。

    “小知,哥给你上药好不好?”

    洛行知没有回应,洛释从抽屉里拿出活血化瘀的药膏,挤了一些在棉签上,轻轻掀开被子,露出洛行知的后背,洛释将洛行知的衣服卷上去,露出背后的皮肤。

    洛行知的皮肤本就白皙,如今青青紫紫的横着看起来尤为严重,这些都是他留下的。洛释觉得喉咙有些干涩,拿起棉签小心的沾在那痕迹上,毕竟是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人,那怕是逢场作戏,也养成习惯了。

    “哥给你看看其他地方好不好?哥只是给你上药,没有其他意思。”

    洛行知依旧不回应,洛释绕到另一边才发现他眼睛闭着,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装睡。

    洛释将人扶起来,除掉睡衣,一点点小心上药,这次他是真的没什么绮丽心思,即便是有,看到洛行知的样子也不会有了,颈上那个牙印,几乎都渗血了,而洛行知除了当时吸了一口气,再没哼哼过。

    洛释不明白,被他娇养大的洛行知何时变得这么不怕疼了,偏偏就是这个样子,更让他心疼。

    “小知,此次是哥鬼迷了心窍,哥会补偿你的。”

    这句话,洛释说的真心实意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洛释收好药膏,给洛行知盖了被子,然后抱了被子径直去了书房,当他走后,洛行知睁开眼,将手臂伸到眼前,盯着上面一条淤青,眼底泛起一丝寒光。

    他本想给洛释一点信任的,但洛释辜负了他的信任,经过上个世界后,洛行知已经不想要被动了,虽然不知道外界盛传的弟控为什么会对自己怀有敌意,但有的事情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系统,给我查查原主的资产有那些。”

    “顺便给我把身上这些痕迹消除了,看的闹心。”

    “为了稳固我受害者的地位啊……”

    ……

    洛释到了书房后,久久不能入睡,一想到洛行知可能蒙在被子里偷偷难过就觉得心烦意乱,再想到那伤痕累累的身体,更觉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烦躁了半个小时后,洛释坐起身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对,那段剧情给我删了……什么不能删?不能删你就给我找其他人,小知不演了!”

    洛释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做下这个决定之后,他心里轻松了一些。

    ……

    第二天,洛释照常先去上班,九点过后,顾文舒来接洛行知。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洛释对洛行知更好了,什么都迁就着他,两人没有再提那晚的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除了从同床共枕变成了分房睡,其他并没有改变多少,在外界看来,洛释简直将这个弟弟宠上了天。

    大半年后,《冬楼》上映,票房一开始就飚高,剧情也受到一致好评,就在众人以为这又是黄粱一部代表作时,黄粱被爆出逃避大量税务,被司法机关扣留调查。而男主之一何魏被揭露在一家会所吸-毒,同样被拘留了,剩下的一个男主也深陷出轨门中,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

    于是《冬楼》刚刚上映三天就被强制下架,本来的一众好评也变成了一片骂声,甚至连一些配角都受到了牵连,被观众抵制。《冬楼》被称为年度坑害艺人最成功的电影,在《冬楼》上投了巨资的皇天娱乐公司因此颗粒无收,损失惨重。

    而辉城投资的修仙大剧《问天》却取得了辉煌成就,不仅里面的男主——影帝方禾,女主——流量楔旦唐瑶火了一把,连几个配角也一步登天,一夜之间就红了,其中最明显的当属饰演男主师弟的祝西了。

    祝西精致的外表,温柔体贴的气质,坚强乐观的精神,为他赢得了不同人群的认可,这就导致了很多大妈粉不知道lieme的队长洛行知,但知道演《问天》那个可爱小男孩祝西。

    洛行知自从离开《冬楼》剧组后就再没接过戏,应该说洛释就没给他再安排戏,这虽然让他逃过一劫,但沉寂了大半年的洛行知无论名声还是粉丝量都比不上如今如日中天的祝西。换做以前的洛行知只怕要气疯了,而现在的洛行知只是微笑着看着那些涌上来跟祝西要签名,却忽略了他和另外两个成员的粉丝。

    十分钟后,祝西从人群中挤出来,甩了甩手对洛行知笑笑。

    “对不起啊,让你们久等了。”

    “无妨,这点时间我还是等的起的。”

    祝西感激的对着洛行知说了说谢谢,然后似是不经意的提了一句。

    “洛行知,xk找我做代言,我想以组合的名义接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这当然好啊,不过……”

    “不过什么?你有什么顾忌可以说出来,没准我可以帮忙呢。”

    祝西看洛行知为难的表情,突然有些兴奋,现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仰人鼻息的新人了,现在就算洛释要雪藏他也要掂量掂量,所以面对洛行知的时候,祝西不由自主的用上的随意的语气。

    洛行知看祝西这斗胜的小公鸡样子有些想笑,然后他就真的笑了。

    “你笑什么?”祝西有些生气。

    “那你过来我告诉你。”

    洛行知对着祝西招了招手,祝西迟疑了一下,还是附耳过去了。

    “我是担心,洛释刚把这资源给你,你就拿出来共享,不怕惹怒了金主吗?”

    “你,你怎么会——”知道……后面两个字被祝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但洛行知显然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故意害的余淇迟到,让他丢了代言,还有丁宁——”

    “够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祝西转身就走,先前的所有斗志昂扬如今都变成了后怕。

    不会的,洛释说过洛行知不知情的,他怎么会知道……

    怎么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