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6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五)
    ,!

    洛行知看着祝西狼狈离开的背影,感慨了一声这孩子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然后就事不关己的转身走了,本来是准备去找洛释了,进了电梯才发现电梯里已经有人了,眼熟的模样让洛行知怔了一下。

    “你是……方禾?”

    方禾,拿过影帝,是当下最火的男明星之一,但是这些不是洛行知注意到他的理由,洛行知会注意他是因为他是《问天》的男主,据说在片场的时候对祝西帮助很大。

    一身休闲装的俊美男人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洛行知。

    “请问你是……”

    “我是lieme的队长洛行知。”

    “这个啊,我听小西提起过你。”

    “小西?是祝西吧?”

    “是的,小西说你平时很照顾他和其他队员,很感谢你呢。”

    “呵呵,都是队友间的互帮互助,谈不上什么照顾。”

    ……

    经过一番闲聊,洛行知发现这个方禾对祝西的观感还是很好的,甚至有一些好感,毕竟长得好看又努力又懂礼貌的后辈谁都喜欢,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不会这样想了。

    电梯门打开,洛行知发现方禾竟然和自己去的同一层楼。

    “方先生这是要去见洛总吗?”

    “是的,我的经纪人打电话给我让我来一趟,那我先走了。”

    “好的。”

    目送方禾的背影走进洛释的办公室,洛行知径直去了休息室,打开一盒曲奇饼干,一边吃一边咸鱼瘫。

    “系统,给我转接一下办公室里的情况。”

    办公室里。

    “你先看看这些东西。”方禾的经纪人把平板递到方禾面前,方禾疑惑的接过去,然后在下一秒变了脸色。

    “这,这怎么可能……”

    祝西的爆红一直是娱乐圈的一个迷,众说纷纭,但没有一个定论,粉丝们咬定了是自家爱豆天赋好,但这一理由并不被普遍接受。直到有一天,一个博主爆出一段祝西去找方禾的视频,一石激起千层浪。

    视频中,祝西晚上出现在方禾门前,并在方禾的房间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么长的时间实在由不得人多想。于是不少人对祝西的观感都从刻苦努力的天才少年变成了通过身体上位的心机婊,而方禾也从完美男神变成了潜规则后辈的娱乐圈毒瘤。

    经纪人虽然对这消息采取了紧急公关,但像是有人故意和他作对一般,消息压都压不下来,偏偏这件事还把洛释惊动了,经纪人的烦躁可想而知。

    “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你和祝西的消息,还有这个暧昧视频,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视频是当初祝西拿了剧本来问我,我就给他讲解了一下。”

    “讲解剧本需要花一个半小时?”

    “不是因为这个,给祝西讲剧本的时候我头疼发作了,祝西说他会按摩,可以缓解头疼,就给我试了试。”

    方禾有偏头疼,这件事在外界不是秘密,要解释这个不难,难得是为什么祝西敲就碰上了。

    “你不知道这种做法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吗?当时为什么要由着祝西来?”

    “当时他确实缓解了我的头疼,还说长期按摩可以根治,我就答应了。”

    经纪人也知道方禾头疼起来有多难受,有段时间更是差点因为这个患上抑郁症,他也不怪方禾草率决定了。

    “现在网上都知道了你和祝西夜会,再加上一些扑风捉影的事,要解释清楚很难,公司打算直接公布你和祝西交往的消息。”

    “交往?可是我和祝西……”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麻烦你配合一下,祝西那里我会去交涉的。”

    方禾迟疑了一阵,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是影帝了,但他也知道舆论的可怕。

    “行”

    怔得了方禾同意,经纪人这才转向洛行知。

    “洛总,你觉得这样处理如何?”

    洛释敲了敲桌子。

    “现在也只有这样了,对了,查出那个安装监控的人没有?”

    方禾下榻的酒店是公司特别安排的,保密性极好,监控这类东西都是拆除了的,方禾会放祝西进去也有这个原因,但没想到有人偷偷潜进去装了监控,视频拿到手后,没有跟辉城要价直接就给曝光了。

    “没有,对方的手脚太干净了,我发动所有人也没有找出他的身份,甚至连上传地点都不知道,那个视频就像是凭空出现在网上的。”

    “看来对方应该找了很厉害的黑客,那就别白费时间了,安心公关吧。”

    “洛总,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皇天娱乐那边?这次他们在《冬楼》上吃了那么大亏,成全了我们的《问天》,完全有可能炒作这种事来对付我们。”

    洛释往后一靠,放松自己身体靠在椅子上。

    “皇天是有可能,但他们没那个技术,这样厉害的黑客我不知道,想必皇天也不知道,我猜这个黑客应该是个独行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针对方禾和祝西,但他后续有可能和皇天合作,我会让人关注皇天的动向的,你负责好方禾这边就行了。”

    “好的洛总。”

    “行了,去忙吧,这种事不要再出现第二次了。”

    “是”

    方禾和经纪人一起离开了洛释的办公室,刚走进电梯方禾就忍不住开了口。

    “胡明,洛总怎么会关注这件事?按理说,这件事的影响并不足以惊动他。”

    胡明叹了一口气。

    “方哥,你这次可真的是识人不清了,你知不知道那个祝西什么来头?他是洛总的人。”

    方禾想起初见祝西时这个少年留给他单纯坚强的形象,心里抱着一丝侥幸。

    “洛总的人?难道是说洛总的其他兄弟?”

    “方哥,洛总就洛少一个兄弟,那里能冒出什么祝西来,我看他啊就是洛总养的玩意儿,根本不能跟洛少比,你以后可少跟他接触,免得被拖下水。”

    方禾觉得有些难受。

    “我觉得小西不是这种人。”

    “是也罢,不是也罢,你已经吃了他一次亏了,不要再吃第二次。”

    方禾默然,再想不出辩驳的话,心里刚对祝西萌生的哪一点爱恋,慢慢消失了。

    ……

    另一边洛行知可没管方禾的想法,当然他也可以猜到就是了,此时他正窝在洛释的办公室,翻着自己的微博,没想到祝西的破坏力那么大,此次夜会事件出来后沦陷的不仅是祝西的微博,连洛行知,余淇,丁宁之类也没有幸免。

    毕竟是同一个组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哥,你相信祝西和方禾的事吗?”

    洛释端了一杯水放在洛行知面前,然后在洛行知身边坐下,他没有去揽洛行知的肩,上次那件事让洛行知很反感他的碰触。

    “什么相不相信?”

    “你觉得祝西和方禾是清白的吗?”

    “是啊,他们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是方禾没有?还是祝西没有?”

    洛释疑惑的看着洛行知,不知道洛行知怎么就在意起这件事来了。

    “为什么这么问?你似乎很在意我对他们的看法。”

    洛行知垂着头端着杯子,让杯壁在他手中旋转了一圈。

    “那天我看到祝西脖子上的牙印了,是哥你留下的吧?”

    “怎么可能!”

    洛释惊的立刻站了起来。

    洛行知置若罔闻,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哥你跟祝西到底是什么关系?床伴?情人?亦或是恋人?”

    “都不是,我跟他没有关系。”

    “哦是吗?看来是我想多了……”

    洛行知放下杯子,继续刷自己的微博去了,洛释脸色阴晴不定的站了好一会儿,然后回到洛行知旁边坐下,手掌顿了几下几下,轻轻搭在洛行知肩上。

    “是不是公司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没有啊,我就是看哥你好像很关注祝西的样子。”

    “自己公司的艺人,我当然关注。”

    “哦……”

    发觉洛行知的目光始终落在手机屏幕上,洛释的心情失落,自从那件事过后,洛行知就很少接触他,连正眼看的时候也很少,他最终还是对他心存芥蒂。

    “小知,过几天妈的生日,妈说今年不请客,我们全家出去玩几天,你想去哪?”

    “这种事哥决定吧。”

    “以前你不是说过想去赫尔岛吗?我们去那如何?”

    “行”

    洛行知应了一声,继续刷自己的微博。

    洛释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发现洛行知不会把注意力分给他了之后就回到办公桌后继续处理文件了,却不知在他走后不久,洛行知的手机界面就变成了祝西一个人待在别墅里的画面,他看起来很焦急,想来也是明白事情大条了,洛行知看到他几次拿起手机想打电话,但最后没有打出去。

    虽然看不到界面,但洛行知知道他想打给谁,因为祝西待的这处房产是洛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