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7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六)
    ,!

    傍晚时分,洛释先将洛行知送回了家,然后独自驱车去了金海城,洛释在这里有一处房产,洛家的人都不知道,除了洛行知。

    洛释一推开门,祝西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

    “洛总,现在怎么办?”

    “公司已经决定公布你和方禾交往的消息,你还有什么不满?”

    对上洛释不善的语气,祝西脸色白了一瞬。

    “你相信我,我跟方禾什么都没发生。”

    “那又如何?”

    洛释抬起祝西的脸颊,仔细端详了片刻。

    “你什么心思我一清二楚,所以最好别在我面前耍手段,你只要完成我交代的事,多余的一件都不要做,明白吗?”

    洛释的手突然收紧,捏的祝西脸颊生疼。

    “好疼,你快放手。”

    祝西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滑落的泪水滴在洛释手上,让洛释嫌恶的皱了皱眉,将祝西甩开用手巾擦起来。

    见状,祝西一下觉得自己像是地上的臭虫那般遭人嫌弃。

    “洛释!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那里入不了你的眼了?我又有那点比不上洛行知?”

    “别拿你跟小知比,你不配,而且……”

    洛释目光锐利的看着祝西。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去招惹小知。”

    “我没有招惹他,他耀武扬威了那么久,我不过是稍稍反击也不行吗?是,我是没有洛行知的好命,但我告诉你洛释,如果我有洛行知一半的身份地位,我绝不会让你如此践踏我的尊严。”

    “呵,尊严……”

    洛释轻蔑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去。身后传来祝西气急败坏的声音。

    “洛释,你会后悔的!”

    我是有一点后悔,不过不是因为你。

    ……

    洛释驱车回了家,客厅里没有洛行知的身影,洛释走到了卧室门前,敲了敲门,洛行知没有回应,洛释又敲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推开门走了进去。

    床上没有人,但是浴室里有水声,洛释看到磨砂玻璃上映出一道瘦削的人影,洛释只是看着这影子脑中就勾勒出了洛行知赤-裸的模样,下腹有点发涨。

    很快,洛行知穿着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屋中的洛释时愣了一下。

    “哥?你怎么在这?哎呀,你怎么流鼻血了?”

    听到洛行知的声音,洛释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鼻子有东西流了出来,洛行知扯了几张纸递给他,废了好大的劲总算止住血了。

    “哥,你最近是不是上火了?让厨房准备点清淡的东西吧。”

    洛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确实是有些上火。”

    “对了哥,你来找我什么事?”

    “我是来告诉你,明天我们就去赫尔岛。”

    “啊?这么急?不先回家吗?”

    “飞机票我已经买好了,不回去了。”

    “那爸妈呢?”

    “他们随后就来,乘坐9575航班。”

    “既然这样我们干嘛不跟他们坐同一班机?”

    “爸还有几个老朋友要见,你不是想去赫尔岛吗?我们可以先去玩两天,我假都请好了。”

    “那行吧,哥你安排吧,我没有意见。”

    于是,洛行知第二天就出现在了赫尔岛上,和国内还有些寒冷的天气不同,赫尔岛上十分温暖,暖到甚至有些热了,洛行知一下飞机就换了衣服,然后和洛释乘车去了海边别墅。

    这别墅是洛释很多年前就买了的,如今价值增加了不止一倍,有许多人想要跟洛释购买,但都被洛释拒绝了。

    别墅临海而建,风格类似北欧建筑,所有设施都是最好的,每年光维护费就是一大笔数字,即便是花了这么多钱,今天才是洛释第一次住进来。

    “里面所有房间你都可以选,喜欢那里住那里,我已经让人收拾过了。”

    “谢谢哥。”

    难得的,洛行知对洛释露出一丝笑容,这软化的态度让洛释受宠若惊,恨不得立刻把一切捧到对方面前。

    但是洛行知并没有给他献殷勤的机会,他迫不及待的奔上了二楼,推开一个向海的房间,站在阳台上,面对着蓝天,白云,大海,微风,自然界美好的一切让洛行知心情大好,对这次赫尔之行多了几分期待。

    “哥,我就要这个房间了,让人把我的东西拿进来。”

    “好”

    洛行知趴在阳台上,津津有味的盯着不远处卷起的白浪,洛释看着他这个慵懒的样子,突然就想起了阳台上晒太阳的猫,很是想要撸一把。

    但现在的洛行知根本不让他碰,洛释有些心塞,当初自己为什么要贪一时之欢吓到了洛行知,否则现在也不用束手束脚的。

    不过洛行知确实和记忆中差了很多,那些跟他暧昧不清的男人一个都没出现,唯一出现的方禾还成了祝西的男朋友,难道重来一次的影响力这么大?洛行知也可以安分守己的?

    洛行知出乎预料的乖巧让洛释心里越发愧疚,他多希望当初没有对洛行知施暴,而是温柔的对他,或许洛行知会比以前更黏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避之不及了。

    “小知,我记得你不会游泳吧,要不要去试试?哥教你。”

    说完,洛释期待的看着洛行知。

    洛行知思索了一下,想着自己在海浪里泡着的感觉,有些意动。

    “好啊,可是我没有泳裤。”

    “哥给你准备了,来海边度假怎么能不带游泳装备呢。”

    洛释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泳裤递给洛行知。

    “来,去试试。”

    洛行知到浴室换了泳裤,出来的时候,走路姿势有些怪异。

    “哥,这个裤子是不是小了?穿着好紧。”

    一条紧身的泳裤完全把洛行知臀部的形状勾勒了出来,只是看了一眼,洛释就感觉自己要喷血了。

    “不小,这个款式就是这样的,你看哥的不也是?”

    洛行知抬眼朝洛释看去,发现洛释已经换好了,同样是一条紧身的,不仅能看见洛释大腿上的肌肉线条,连他下腹某物也显了出来,尺寸傲人,对此洛行知只想表示:好流氓!

    “走吧,哥带你去世界最大的游泳池。”

    洛释随便穿了一件长外套就往外走,洛行知跟上了他,两人穿过白色的沙滩走到潜水区,当海浪第一次涌到洛行知身上的时候,洛行知打了一个颤。

    “放轻松,让自己浮起来。”

    洛释走到洛行知的背后,托住洛行知的双臂,教他游泳,这一过程中难免有肢体接触,每一次碰触都让洛释心中一荡,忍不住想凑洛行知近些,更近些,直到洛行知的臀部贴到他下腹,洛释伸出抱住洛行知的腰,将人按进自己怀里。

    洛行知惊了一瞬,身体立刻紧绷起来,准备洛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踢他个半身不遂。

    “哥——”

    “小知,就一会儿,让哥抱抱。”

    好在洛释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洛行知偏过头去看他,只看见了洛释古怪的表情,似懊恼,又似欢愉。

    接下来的时间,洛释以各种理由接近洛行知,奈何洛行知很快就学会了,然后从洛释身边游走了。

    洛释看洛行知游的高兴,而他自己却被吊的不上不下的,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缺一个床伴,用来解决生理需求,否则这动不动就硬,洛行知就是再心大也该生气了。

    如此想着,洛释的脑子里又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那晚洛行知躺在他身下的模样,真是勾人。

    不知道洛释心中的想法何等龌龊,过了一会儿,洛行知回到洛释身边。

    “哥,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

    两人回了房间,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洛释告诉洛行知明天带他去潜水,洛行知很高兴,但他最终没有等到洛释实现承诺。

    当晚,洛父洛母乘坐的9575遭遇空难,机上乘客无一幸免,洛父洛母自然成了遇难者。洛行知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睡觉,然后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洛行知打开门,看见洛释站在门外,很焦急的样子。

    “小知,你没事吧?”

    “我没事……”

    “爸妈的事你不要太难过,我已经订了回国的机票,明早我们就回去?”

    洛行知抬头看着洛释。

    “为什么是明早不是现在?”

    洛释愣了一下,马上说。

    “我这就让人改签机票。”

    在洛释即将走开去打电话的时候,洛行知突然叫住了他。

    “哥,你说我要是和爸妈一起走的话,是不是也死了?是哥你救了我吧?”

    闻言,洛释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收紧。

    “小知,一切都是天意,你别想那么多,你先冷静一下,哥打完电话就来陪你。”

    洛释去阳台打电话了,洛行知回到床边坐下,突然感觉自己成了柯南体质,上个世界的洛父洛母只是受了牢狱之灾,这个世界的却直接赔上了性命。

    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