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8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七)
    ,!

    洛行知和洛释连夜赶回了国,因为机身整个都起火了,遗体无法辨认,需要家属前往,所以洛行知一下飞机就去了遗体存放地方。

    洛释办完了登记手续,向警方提供了洛父洛母的身份证明文件,然后两人就在外面等候。

    差不多天快亮了的时候,鉴定结果出来了,拿着鉴定出来的人先是看了洛释一眼,表情有点奇怪。

    “你是死者洛长海和柳红惠的亲属?”

    “是。”

    “直系亲属?”

    “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对比了家属dna库中的资料,你的dna跟所有死者都不吻合。”

    “这怎么可能,我爸妈的机票是我帮他办的,他们一定在这架飞机上。”

    “这位先生你别着急,我们通过这位洛行知先生的dna已经找到了你父母的遗体。”

    此话一出,洛行知都洛释都愣了一下,什么叫做洛释的dna不吻合,洛行知的却吻合,即便洛释和洛母没有血缘关系,他和洛父也该对的上啊,两人都不吻合,岂不是说明……

    “哥,这是怎么回事?”

    洛行知有一种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

    “此事回去再说,我先去办理遗体火化手续。”

    洛释显得很镇定,这种反应一定程度上让洛行知松了口气。

    “嗯”

    洛释跟着鉴定人员走了,洛行知一个人坐在走廊里,系统飘在他的头顶。

    “还能怎么办?走着看呗。”

    不一会儿,洛释回来了,带着洛行知往外走,两人坐了车,回了洛释的住处。

    “折腾一夜了,你先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会儿。”

    “好”

    看洛行知情绪不高的样子,洛释摸了一把洛行知的头发。

    “别难过,爸妈不想看到你这样。”

    “我知道的。”

    洛行知转身朝浴室走去。

    “小知……”

    洛行知顿住脚转过身,疑惑的看着洛释。

    “哥还有什么事吗?”

    洛释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没有,你快去吧。”

    洛行知于是进了浴室,脱了衣服,打开喷头,当热水淋在脸上的一瞬间他反应过来不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热水里掺着的高浓度迷-药让洛行知身体一软,瞬间倒了下去。

    洛释一直站在浴室门口,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立刻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洛行知人事不知的倒在地板上。

    洛释关了喷头,拿下一边的浴袍将洛行知盖住抱了起来,回到卧室给人擦干净身上的水再塞进被子里,做完这一切,洛释才对着门口开了口。

    “进来吧。”

    话落,两个穿着西装的人推门而入,手里提着一个保险箱。

    “洛先生,这是你要的东西。”

    洛释接过保险箱,打开来,只见里面躺着一个金属针-管和一个装满淡黄色液体的药瓶。洛释拿起药瓶晃了晃,看向两人。

    “东西确定没问题吗?”

    “是的,这东西除了让人暂时丧失行动力外,对人体没有丝毫伤害。”

    “那就好,出去吧。”

    “是”

    两人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洛释端详着洛行知的睡颜,伸出手指抚了抚洛行知的脸颊。

    “小知,别怪哥对你狠心,要怪就怪是你先害惨了哥又让哥对你动心了。原本是想让你声败名裂再杀了你的,可现在哥舍不得了,所以只有让你待在哥身边,这样哥才不会担心你第二次背叛。”

    话落,洛释再没有迟疑,从保险箱里取出针-管,抽出药瓶里的液体,然后捏住洛行知的手臂将液体注入了进去。

    注射的过程有些痛苦,即便是昏睡中的洛行知也感受到了,不自觉皱起了眉,洛释看见了,伸手给他抚平,然后收起保险箱去浴室洗了一个澡,换上睡衣在洛行知身边躺下。

    昏迷的洛行知不会拒绝洛释,洛释抱住人的腰,久违的感觉让他满足的喟叹一声。洛行知确实在他心里占据了不可替代的地位,即便什么也不做,只是这样抱着,也会让他愉悦。

    因为洛行知还昏迷后还吸入了不少迷药,这次昏睡的时间有点长,等到洛行知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周围的环境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洛行知立刻戒备起来,这时他才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他竟然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连起身都做不到。

    恰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洛行知侧过头发现进来的是洛释。

    “你对我做了什么?”

    “别担心,哥不会害你的,只是一些让人肌肉乏力的药。”

    “你不是我哥!”

    洛释走到床边坐下,将手中的饭菜放在床头柜上。

    “确实,从血缘关系上来看,我确实不是你哥,但这不是我的错,是洛长海的错。”

    “洛长海当年一无所有入赘白家,靠着白家的帮助才做大了生意,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了自己的生意,竟然将我妈送到了合作者的床上,结果我妈怀孕了,他不敢告诉我妈真相,只得让我妈生了下来,但也因此厌弃了我妈,害我妈抑郁而终。”

    洛行知不知道这上一辈还有这么大的隐情,难怪白湘死后不久洛长海就又娶了柳红慧,感情这么多年一直在帮别人养儿子。至于洛释,大概算是认贼作父。

    “因为这个你就要报复我?白阿姨的事我并不知情。”

    洛释摸了摸洛行知的头发。

    “虽然你是洛长海和柳红慧的儿子,但我不想报复你,我这是在保护你。”

    洛行知冷笑一声。

    “你这也算保护?”

    “外界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你出去对你没有好处,何况洛家大部分产业都是白家的,即便你是洛长海的亲子,你也是没有继承权的,一旦你离开就没有收入来源,甚至于你的所有财产都可能被没收。”

    “我不在乎,你放开我。”

    洛释恍若未闻,端起一边的饭菜,舀了一勺汤喂洛行知,洛行知闭着嘴不喝,洛释顿了一下,喂进了自己嘴里,然后俯身捏开洛行知的嘴渡了进去,完了之后,还含了含洛行知的嘴唇,可以说相当流氓了。

    “你要是不吃,以后我都用这种方式喂你吃东西了。”

    洛行知一下怒了,恰在这时,系统给的解药起作用了。

    “你真以为可以困住我了吗?”

    下一秒,洛行知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洛释鼓起的胯下一踢,趁着洛释痛苦弯腰之际,随手拿起餐盘上的筷子朝着洛释的面门插去,这狠辣劲让洛释心底大骇,长年锻炼出的格斗能力让他立刻伸手抓住了筷子。

    同样是洛行知一下刺来,同样是他伸手去挡,有那么一瞬间,洛释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但这熟悉感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洛行知已经一个下鞭腿把洛释扫倒了,洛释痛苦的弯着腰躺在地上,看见洛行知从床上跳下。

    正当洛行知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把洛释做掉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个黑衣保镖闯了进来,见状,洛行知立刻放弃了洛释,从窗口跃下离开了。

    “你不是洛行知,你到底是谁!”

    隐隐的,洛释暴露的声音从窗口传来,但洛行知已经没有心思回答他了,他看到一波保镖朝他围拢过来。

    洛行知跳上了停在院子里的洛释的车,钥匙是刚才他从洛释身上顺的,然后一溜烟开车跑了,赶来的保镖只能望着车屁股兴叹。

    房间里,一名保镖欲伸手扶洛释,却被洛释阻止了。

    “洛先生,你没事吧。”

    “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吗?给我叫陈医生来。”

    “是”

    这时候另外一名保镖走了进来,来给洛释汇报情况。

    “洛先生,让他跑了。”

    “去给我追,他身上没有证件,又没有钱,跑不远的。”

    “是”

    随后,洛释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坐下,这么久了,他的胯-下还疼的不行,洛行知那一脚可真狠,希望别把他踢的断子绝孙才好。

    过了这么一会儿,洛释也冷静下来了,从刚才洛行知的狠辣劲来看,根本不像是贵族子弟,反而像是亡命之徒。他能确定他的便宜弟弟没有那么好的身手,所以这个人绝不是他那个弟弟。况且两人性格也有些区别,先前他一直以为是弟弟性格变好了,现在却觉得换了一个人,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