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19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八)
    ,!

    洛行知一开出洛宅才发现洛释竟然把他关到了郊外,若不是抢了车钥匙,他还真的跑不远。

    过了一会儿,洛行知从后视镜看到有车子追了上来,于是加大了油门,这条路上的车并不多,洛行知只有用最快的速度才能不被追上,大约半个小时后,洛行知看到了城市的轮廓,但这时候脑子里却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我知道了。”

    洛释给洛行知注射的药是这个世界的最新科技成果,目前这个世界还没有解药存在,为了不违背世界规则,系统调短了它的作用效果。

    洛行知将车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驶进了城市的街道,有了其他车辆的阻挡,洛行知总算和后面的车拉开了距离,正当洛行知打算停下车的时候,一辆白色轿车突然从转角开了出来,在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后,两辆车撞到了一起。

    五分钟一到,系统的声音准时在脑中响起,洛行知用最后的力气打开了车门,然后就瘫在了位置上。

    片刻之后,对面的车上有人走了下来,碰巧的是这人洛行知还认识,正是洛行知的经纪人顾文舒。

    顾文舒走下车后,直接来到了洛行知车窗边。

    “这位先生,你没事吧?”

    “是我。”

    听出洛行知的声音后,顾文舒诧异了一瞬,立刻拉开了车门。

    “洛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没事吧?”

    “我没事,麻烦你扶我下车一下。”

    顾文舒疑惑的伸手扶住洛行知,当洛行知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发觉洛行知竟然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洛少,你这是……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别管这些了,开你的车,我们走。”

    顾文舒虽然不知道洛行知到底怎么回事,还是按照洛行知的意思做了,两人回到车上,顾文舒开车离开了车祸现场,径直朝自己家驶去。

    路上,顾文舒虽然看似在认真开车,实际上分了几分注意力在洛行知身上。发觉洛行知上车到现在都在闭目养神后,顾文舒忍不住开了口。

    “洛少,你这段时间去那里了?”

    洛行知睁开眼。

    “就是睡了一觉。”

    “……”谁一觉睡好几天的……

    “给我说说外面的情况,关于我的。”

    顾文舒斟酌了一下用语就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告诉了洛行知。

    在洛父洛母遇难的消息出现不久,洛释并非洛父和前妻白湘的儿子的事也被爆出来了,连带着洛父当年的一些不耻行径,甚至有人猜测白湘的死很有可能是洛父洛母一起策划的。

    洛父的名声因此差到了极点,若不是已经身亡了,恐怕洛氏集团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地。而洛行知作为洛父和洛母的亲子,自然也受到了牵连,即便有些人明事理的人觉得他也是上一代恩怨的受害者,出来发声,很快也会被骂声淹没。

    于是洛行知就这样在娱乐圈还没红就黑了,不少人叫嚷着让他滚出娱乐圈,比起前段时间的祝西,他现在可是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祝西有方禾出来宣布恋情,众人就算对他的行为有微词,但是人家方影帝都说了是恋人,在房间里待一个小时有问题?祝西算是洗白了。而洛行知这一次,明明大军都快把平台淹没了,辉城竟然屁都没有放一个,摆明了任洛行知自生自灭了。

    好在洛释还没让他解散组合,不然他可真是要沦为十八线了,但洛行知很快就体会到了什么叫高兴的太早了,在他逃走后不到两小时,洛释就向媒体宣布了和他断绝兄弟关系,而辉城也同时做出回应:解散lieme组合,并且调走了他的经纪人顾文舒。

    这一做法无异于釜底抽薪,若是洛行知真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没有了洛释的支持,不要说混娱乐圈了,他连活下去都是问题。

    洛行知躺在顾文舒的客房里,看着顾文舒给他的最新消息,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你竟然还笑的出来?”

    顾文舒虽然一向不喜欢洛行知,但是看他现在这么惨,还是有点同情。

    “这有什么?又不是要死了。”洛行知无所谓的打了一个哈欠,比起洛释的声明,他现在更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恢复。

    顾文舒叹了一口气。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在娱乐圈瞎混呗,洛释只是跟我解除了关系,又没有封杀我。”

    “娱乐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尤其是对于你这样的年轻人。”

    “那你知道我就简单了?没准我深藏不露呢?”

    顾文舒摇了摇头,显然是不信的。

    “等风波过去你就去跟公司解约吧,想必公司看在洛释的份上也不会太为难你,以后做一个普通人,好歹活的自在。”

    洛行知笑了笑。

    “没看出来我们的顾大先生还看的透彻啊,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劝劝祝西脱离这个大染缸呢?你不是很在乎他吗?”

    “小西他向来固执,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而且小西他……”

    “什么?”

    “没什么,你自便吧,我还有事要出门。”

    然后顾文舒就转身走了,洛行知感受着肚子传来的饥饿感,无语望天,你倒是说说我这个样子怎么自便?

    大概半天过后,洛行知睡醒了一觉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手指能动了,逐渐是手臂,身体,脚……

    洛行知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头,扯了一张便条留在桌子上,出门离开了。

    大半年前的时候,因为洛释的种种异常,洛行知特地划了一部分原主的存款出来,几经转手,翻了几倍,然后买了一间公寓,一辆车,剩下的就给存起来了,这些都不在洛行知名下,所以即便洛释现在冻结了他所有资产,洛行知也是可以用的。至于证件,洛行知早就放在外面了,连电话卡都多准备了几张。

    本来是留的一条退路,没想到真有用上的一天。

    洛行知用银行卡取了些钱,直接打车去了公寓,然后在楼下超市买了一大堆菜回去做了饭,犒劳了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吃饱喝足了,就该干正事了。洛行知拿出笔记本,开始在浏览网页。

    “顾文舒可是祝西的人,你觉得他能见的我好?”

    “我得看看他有没有隐瞒什么重要信息。你看,骂我的文章写的这么文采斐然,义愤填膺,跟帖的那么多,那里像是随性而为,明显就是有备而来啊。我在娱乐圈混的不久,只出了一张专辑,几乎没有树敌,那有动机有能力这种事的一共就三个人。

    “洛释,祝西,还有就是顾文舒。”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看到没有,顾文舒这么快就把我卖了。”

    洛行知的新手机号码只留给了顾文舒,但现在的来电显示显然不是他,只能说明顾文舒已经把他的号码给出去了。

    “喂?”

    “小洛啊……”

    小洛?虽然对这个称呼很懵,洛行知还是淡定的接受了。

    “是我。”

    “我是你的新经纪人刘军,你可以叫我刘哥,你现在住那?明天早上九点我来接你。”

    “有什么事吗?”

    “这个……这个我看你大半年没活动了,给你安排了一个试镜。”

    “可是我是歌手,演戏怕是不在行。”

    “歌手不也是娱乐圈里的吗,既然在一个圈子就有共通的地方,没什么不在行的。”

    “那……行吧,随后我把地址发给你。”

    洛行知关掉手机,冷笑了一声,果然是墙倒众人推,现在连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人也敢招惹他了。

    “有的事总得去看看,才知道别人给你挖了什么样的坑。”

    “回答正确。”

    然后洛行知洗了个澡,倒头就睡,这也是洛行知执行任务这么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天大地大,吃饭和睡觉最大,那怕是灭门之仇,睡醒之前,洛行知也可以扔在脑后。

    这种反应说小了叫自私,说大了就叫冷血,要说恨,跟他有仇的人那么多,他恨的过来吗?

    一觉睡到了自然醒,洛行知起床弄了个早饭,慢条斯理的吃完,然后才把响了三遍的电话接起来。

    “喂?”

    “你到底怎么回事?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想啊,怎么不想,你稍等,我就快下楼了。”

    挂断电话,洛行知继续慢条斯理换衣服,然后出了门,在楼下见到了传说中的刘哥,中分头,尖嘴猴腮的,长得特别像汉奸。

    洛行知扬起一抹灿烂无比的笑容朝刘军走去。

    “刘哥,让你久等了。”

    刘军本来有怒气的,看洛行知的样子也发不出来了,心里暗喜,自己这次真的捡到宝了,这长相,这身材,放到那里不好使,刘军仿佛看到了自己财源滚滚的未来,对洛行知的态度都好了。

    “时间不早了,赶紧上车吧。”

    洛行知忍着嫌弃上了刘军的车,走了一段路,洛行知状似无意的问起。

    “刘哥,我们去哪试镜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半个小时后,地方到了,洛行知下车一看,酒店,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别看了,快走,免得导演等急了。”

    我看是你等急了吧……洛行知心里腹诽,面上还是挂着无懈可击的笑跟着刘哥进了电梯。两人上了二楼,然后刘军七拐八拐把洛行知带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门前。

    “一会儿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学机灵点,只有让导演们满意了,这角色才是你的。”

    “里面的都是导演?”

    “那倒不是,还有一些投资商。”

    洛行知摸了摸下巴。

    “投资商啊……那怎么样才能让他们‘满意’呢?”

    “这个简单,他们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惹恼了这些人,否则有你苦果子吃。”

    “我明白了。”

    刘军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推门而入,洛行知一眼就看见套房里坐了几个四五十岁的啤酒肚,油光满面的,除此之外就是和他一样容貌出色的年轻人了。

    “这些也是来试镜的。”

    刘军随口解释了一句,不过这句话实在没有说服力,见过那个试镜的坐在导演腿上的?

    “刘导,张导,人我给你带到了,您看看还满意不?”

    刘军对着啤酒肚们点头哈腰,让出了身后的洛行知,那谄媚的样子,比汉奸有过之而无不及。

    闻言,中间的啤酒肚抬起头来,色-眯-眯的小眼睛在洛行知身上绕了一圈,笑的脸上满是褶子。

    “不错,不错,很不错。”

    用了三个不错,可见是真的不错了。

    “你叫什么名字?”

    “你呢?叫什么名字?”

    啤酒肚板起了脸。

    “刘军,你带来的人不太懂规矩啊……”

    刘军赶紧赔笑。

    “那是,那是,他是新人,不太懂规矩,赵总你包容一点,他叫洛行知。”

    “洛行知?姓洛?洛释的弟弟?”

    “以前确实是。”

    啤酒肚眼里流露出一丝精光,看洛行知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行吧,你出去吧,洛小弟就留下来试镜。”

    “那好,人就拜托赵总关照了。”

    刘军转身朝外走,突然被洛行知伸手拦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外面等你,你试镜完就出来。”

    “你确定这是试镜?”

    “小洛啊,你也知道,拿个角色不容易,有时候必要的付出也是需要的。”

    “那我不试镜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废了多大劲才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你要是不去,我跟你说,你就等着饿死吧。”

    “……”

    “还当自己是大少爷啊,也不看看你现在名声烂成什么样,除了我谁还要你……”

    洛行知勾了勾唇,一拳砸在了刘军脸上,刘军摔到在地上,起来以后往掌心一吐,牙齿掉了两颗。

    “你俊软敢打窝!”

    刘军爬起来就想抓洛行知,然后被洛行知一脚踢到了墙角,昏死过去了,剩下的人看到这个场景,那里还有心思享受,纷纷爬起来就往门口跑。

    跑到门口,正准备拉开门,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了,然后前面几个就遭了殃,脑袋上撞出了几个大包。

    “谁呀,走路不长——哎呀,原来是洛总啊,洛总你怎么来了?”

    啤酒肚满脸堆笑的看着洛释,然而洛释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他的注意力全在洛行知身上。

    “跟我回去。”

    “我拒绝。”

    “只要我一句话,就能雪藏你。”

    “听洛总你的意思,我现在的状况跟雪藏还有区别是吧?”

    “这些人我会处理,你跟哥回去。”

    “哥?洛总果然贵人多忘事啊,我不跟你啰嗦,既然你说要处理,那我就先走了。”

    洛行知绕过洛释往门口走去,却被门外的保镖拦住了去路。

    “洛总,你觉得这些人拦的住我吗?”

    “我知道你身手厉害,这些人都是特地对付你请的。”

    “那就试试。”

    洛行知一拳朝着保镖面门打去,被对方用手臂格挡住了,正当这人准备迎接洛行知的下一招的时候,洛行知抓过一边的啤酒肚推到保镖面前,然后从房间窗口跳出去了。

    “这么多人,又不能杀了,你以为我傻啊。”

    洛释脸色一沉。

    “给我……算了,把这几个人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