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0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九)
    ,!

    第二天

    洛行知一大早就开车去了公司,准备进电梯的时候前台小妹叫住了他。

    “这位先生,这是公司专用电梯,请您走这边。”

    “我要见洛总。”

    “那您得先预约,洛总同意了,我才能放您上去。”

    洛行知上下看了前台一眼。

    “你是新来的?”

    “是的。”

    洛行知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准备给洛释打电话。

    “小林,这位先生我认识,你先去忙吧。”

    柔和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洛行知抬起头,看到了被人前呼后拥走进来的祝西。

    如今的祝西和当初那个倔强少年有很大不同,一身名牌服饰,带着墨镜,身后跟一大堆助理,俨然是大明星作态。

    比起他来说,洛行知现在的样子就太朴素了,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

    “好久不见啊洛少。”

    以前祝西叫他洛少是恭敬,现在叫就未免有些讽刺了。

    “原来是你啊。”

    “是我,你不是想要见洛总吗?看在老朋友的份上,走吧,我带你上去。”

    说完,祝西率先进了电梯,然后是已经变成他经纪人的顾文舒。此刻的顾文舒神色复杂,跟在洛行知身边近一年,他见多了洛行知嚣张跋扈的样子,明明以前很讨厌的,但如今看他这么低调,他竟然不习惯。

    同时收获了祝西的戏谑和顾文舒的同情,洛行知有些想笑,但他忍住了,沉默了进了电梯,给人感觉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顾文舒到自己办公室就出去了,电梯里只剩下祝西和洛行知。

    “洛少这次来见洛总是为了什么?”

    “有点事想跟他谈一下。”

    祝西嗤笑了一声。

    “如果是洛家的事我奉劝你还是死心吧,你享受了那么多不该享受的该满足了。”

    “我记得这是我们洛家的家事吧,你这么关心洛释,是不是忘了方禾才是你男朋友?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你——”

    “好了,到了,我先走了。”

    洛行知率先走出电梯。

    “慢着,正好我也有事找洛总,一起吧。”

    祝西紧跟其后,摆明了要去看好戏。

    洛行知算是明白了,祝西这人就是迫不及待想看他倒大霉,那他只能让他失望了。

    两人走到办公室门前,祝西首先开了口。

    “米助理,麻烦通报洛总一声,就说我来了。”

    “好的祝先生。”

    片刻之后,米助理出来了,请祝西进去,祝西看向一旁的洛行知。

    “我知道你挺急的,走呀。”

    两人于是一起进了办公室,洛行知打量了一圈,发现洛释的办公室和之前没什么区别,连那个和办公室风格格格不入只是因为洛行知喜欢才存在的圆沙发都没搬走。

    “洛总,你说的那个新合约的事……”

    洛释头也不抬的继续翻开文件。

    “合约就在茶几上,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了。”

    “合约一签我档期就冲突了,那我之前那个代言怎么办?”

    “顾文舒不是你的经纪人吗?这种问题需要问我吗?”

    发觉洛释一如既往的一丢丢耐心都没有,祝西本来还有个问题,默默咽下去,自己坐沙发上看文件了,洛行知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走到洛释办公桌前。

    “洛总,我找你有点事。”

    “你怎么那么多废——”

    洛释烦躁的抬起头,然后说到一半的话就那么卡住了,片刻之后,洛释腾的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来解除合约的。”

    “你和辉城的合约?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自然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啊,这个我可以阐述,只是在此之前……”

    洛行知指了指沙发上看似在看合同,实际在偷听谈话的祝西。

    “闲杂人等,洛总是不是该清理一下?”

    能够和洛行知独处,洛释求之不得,于是立刻开了口。

    “祝西,合约你拿回去看吧,我要和小知谈点事。”

    “洛总,我还有几个问题——”

    “不要让我说两遍。”

    洛释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祝西知道再纠缠下去只会自己倒霉,愤愤的看了洛行知一眼,不甘心的走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当然。”

    “坐下说。”

    洛行知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洛释。

    “据我所知,洛总最近几年的投资都是稳赚不赔,而和辉城对立的皇天却频频投资失败。”

    “这又如何?做生意本就有风险。”

    “但如果有人事先就知道结果了呢?”

    洛释心里一紧,有种洛行知已经看穿一切的感觉。

    “你有什么证据?”

    “实际上这些年你不仅从投资项目上赚了钱,你还操纵辉城的股票,利用你对不同项目的了解从中套利,这方面,只要费点时间,就能发现你每次的行为都是有预谋的。如果不想你手中这份资料交到证监会手里,你就尽快给我解约吧。”

    洛释看了看手中的资料,脸色阴晴不定。

    “你到底是谁?”

    “洛总说什么笑?我当然是洛行知啊。”

    “不,我了解他,他不是你这个样子。”

    “洛总若是不信,大可取了我的指纹叫人检验啊。”

    洛释被噎了一下,这也是他纳闷的一点,从性格和行事风格来看,面前的人和他记忆中的洛行知有很大区别,但他偏偏就是洛长海和柳红慧的儿子,连说是人冒充的都不行。

    难道……

    洛释想到自己脑中突然多出来的那一段“前世”的记忆,如果自己真的是重生的,那洛行知的壳子里换一个人也不是没可能。

    “我可以跟你解约,但你必须告诉我你的真名,你,到底是谁?”

    被洛释一本正经的样子取悦了,洛行知捂着嘴笑了笑。

    “我是谁重要吗?洛总只要知道在相看两厌这件事上我俩达成了共识就行了,以后我走我的康庄大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如果非要斗个你死我活,那就各凭本事了。”

    “小知——”

    “洛总还是不要入戏太深的好,我现在已经不是你弟弟了,况且能对亲弟弟做出那种事,也不见得你多待见我。”

    洛行知显然又想起了洛释当初对他施暴的事,他一直觉得男人嘛血气方刚,偶尔擦枪走火很正常,但洛释那副把他当泄-欲工具,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的作态就让人反感了。

    “小知,我知道,当时是我不对,我冲动了。”

    “不,你不是冲动了。”

    洛行知走近洛释,戳了戳洛释胸口。

    “让我来推测一下你的心路历程,你是不是觉得之前我一直在勾引你?觉得我长了这么一张脸,一副身躯就是用来勾引男人的?觉得我这种人自甘下贱,没必要当人看是吧?”

    洛释无言以对,因为他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洛行知在他死之前就跟三四个男人鬼混在一起,更不要说他死之后了,继承了洛家家业的洛行知比先前还疯狂,恨不得全天下男人都拜倒在脚下。

    洛释见惯了洛行知放浪的样子,面对他的时候不由得生出轻贱的想法,他以为自己摸透了洛行知的本性,却不知壳子里的芯已经换了。

    “是,我承认你说的,但你不是他,我不会这样对你。”

    “可是你做这些事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我!”

    洛释突然无言以对,洛行知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外套。

    “三天之内,我希望见到自己的解约书,希望洛总能尽快兑现承诺。”

    说完,洛行知准备离开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洛释突然开口了。

    “既然你不接受道歉,那我只能采取其他手段。”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

    “好。”

    洛释拍了拍手,走廊里立刻站满了保镖。

    洛行知:“……”

    “老是玩这一招,你不腻吗?”

    “只要有用就行,提醒你一下,电梯我已经封了,要离开要么越过我的人走楼梯要么越过我跳窗,这里是24楼,你选吧。”

    “ok,那我选……”

    说话间,洛行知用最快速度出现洛释面前,手中的刀片抵在了洛释脖子上。

    “你觉得这个选项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会让他们放你走的。”

    “那就没得玩了,既然如此,大家一起下地狱吧。”

    洛行知捏着刀片的手一划拉,鲜血立刻渗了出来。

    “啊——”

    这是祝西富有穿透力的尖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